【珍言真语】薛浩然:何君尧为选情再搅死水

人气 2681

【大纪元2020年02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叶依帆、梁珍香港报导)在全香港人都在抵御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来袭之际,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近日多次发起23条立法的喊声,并称用23条立法可帮助“香港战胜疫情,化解当下的社会危机”。近日前立法局议员薛浩然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首先指出,何君尧此人不甘寂寞,政治和疫情完全没有任何关联,何君尧出手是瞄准了今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薛浩然认为23条立法是死水微澜,所谓23条立法能够化解疫情危机的说法必废。

对中国历史和传统文化有着深厚理解的薛浩然还表示,当今的年轻一代在被强迫接受了中共删改的历史教科书后,已经失去了解中国历史和文化的根,他认为,失去了这些,任何法律是制约不了人心的。他奉劝,何君尧应该多做实事,在全港都在抗疫的关键时刻,最好就是帮香港人找多一些口罩。

对于香港政府当前搞生产线制造口罩,薛浩然指出,这种做法不现实,有利益输送之嫌,因为人工保底加起来成本不菲,不如直接拿钱去买口罩更实惠。薛浩然还指出,特首林郑月娥一贯阴阳怪气、表里不一,他希望她不要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关上门一套、公开一套,否则在她退休后也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何君尧发起23条立法 为疫情或选情?

记者:何君尧发起23条全国的连署,说23条立法可以帮助抗疫,怎么看何君尧最近的这个表态?

薛浩然:这个人,第一可能是不甘寂寞;第二是不是因为9月快要来了,那个立法会选举,因此他在这方面希望对选情有所帮助,发起这个23条立法。那么究竟23条是不是一个灵丹妙药呢?他说23条对这次的抗疫有裨益,有帮助,我真不知道怎么能帮助。一个政治议题,一个是疫症的议题,没有任何关系。提23条立法,是不是他想做那个阿爷(中共)的急先锋!其实今日中国大陆那个政情,最牵挂中共的心都是疫情,而不是这个23条立法。23条立法到今天来讲已经是死水微澜。

港教育局删改中国历史 年轻一代失根

薛浩然:回归了这么多年,为什么有人批评年轻人没有中国心、没有中国情怀,考虑问题不是站在国家高度的层次去看,是站在小香港的立场去看。错在哪里,我们要深究根在哪里,就好像牙坏了,要杜根,根源在哪里呢,就是教育。为什么使这么多年轻人对中国不认识,对我们的文化、对我们的历史、地理不了解,从而会产生离心,所以我对香港的年轻人,我都寄予一个很同情、很体谅他们,因为他们从小从读书开始,已经接触不到自己作为一个中国人,应该有对中国文化的认知,对中国历史的了解,那么他们何来会懂得。因为没有文化就没有历史,没有历史就没有民族,没有民族何来国家?所以这个就是香港的问题。

何君尧和其他所谓的有心人,如果是这么关心中国、关心香港23条立法,保证国家安全,首先是从教育着手。但是我们看到这个特区政府在回归之后,由董建华之后,由范罗椒芬和李国宝当教育局长和秘书长,是他们一手策划,将中国历史的教科书的科目剔除出必修课。所以这20年来,年轻人唯一接触历史就是看电视剧,但我们知道所谓的电视剧,基本上不是真正的历史,(年轻人)对自己的历史一无所知,这才是问题的根源。就算给你23条立法,但是香港的下一代,从现在数起再过28年,就是到2047,这一整批,我们整整几代人对中国的历史是空白认知。

法律又如何呢,立了这个国家安全法,又可以做到什么?比如很简单,我们知道法律里有很多,诸如你不可以偷东西,但是社会上仍然见到很多诈骗,很多作奸犯科,所以法律本身不是万应灵丹,是首先我们要使所有的人,产生了对国家、对民族、对历史,起码我们要知道我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起码知道中国,你现在试着问一下年轻人,我们中华民族能繁衍到今天,我们的居住是什么,我们的环境是怎样的,这些你都不清楚的话,你立法没有用的。因为你法律只不过治到约束,但当那个心不在的时候,你怎样呢?

民国27年,就是1938年,当时蒋介石出席一个中央训练团毕业典礼时讲了一些,我觉得是深具意义的。他说教育的目的,就是培养一个真正的中国人。一个中国人不是说,是有黄皮肤黑眼睛,而是具有中国的文化,具有中国的认知。我们不单只有科学,我们还有人文科学,否则这个国家将不成国。所以为什么中国有什么难的时候,国难当头,都听到一句话,仗义每多屠狗辈,这些街头小巷里面的、简单的中国人,他们明白一个道理,就是国家、民族这个大前提。自从西风东渐,中国因为崇洋、自卑,走错弯路。怎么走出这个历史的阴霾,就是靠我们的教育,不是靠两条立法。好像我们抗日战争,和日本打,是靠什么,是靠一个国家安全法去打的吗?是靠万众一心,同仇敌忾,为了中华民族,避免被人灭种、亡国,而发出这个心。这个民族之所以能够生生不息,不是靠一两条的法律。

全港都在抗疫 何君尧应多找点口罩

记者:23条立法和这次抗疫不相干,去年紧急法提出之后,香港社会更加分化、更加对立,现在香港受到中共肺炎的冲击,他这个时候提这个事情,到底为了什么原因?

薛浩然:我看到何君尧和他那班团伙,首先是不是去占便宜?在这个时间,在整个中国大陆、整个香港,最令香港人担心的就是瘟疫,就是这场新型的肺炎病毒,因为这是要命的,大家都为这个担心。而所谓那个23条立法,有没有迫切性?大家都知道所谓港独,被一些人形容到上纲上线,是不是,其实大家知道香港可以独立吗?你看一下那个政治因素,所谓我们那个地缘政治,台湾都独立不了,台湾自己有飞机大炮,有美军在撑腰,都不敢说独立,我们怎么独立?所以何君尧这些,我认为他应该对抗疫方面多做功夫,我奉劝他不如花多点时间,去周围多找一些口罩回来,这才是为民着想。

认同23条立法香港就会平安大吉?必废

记者:这次不但何君尧支持这件事,我们见到光头的警察刘哲基和那个杨光华,他们都连名在他们的微博上呼吁支持这件事,他们去做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一些政治任务在这里?

薛浩然:它有没有政治任务,我不知道。不过如果来一个全民投票,看大家是不是认同通过23条立法香港疫情就可以安全大吉了?一定废的。就是不知民间的疾苦,不知道民之所好,民之所欲以及民之所护,所以这些人只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面。香港今天最重要的首先抗疫,由于《逃犯条例》引致的六个多月的社会风波,有些人说,要有23条立法了,这个《逃犯条例》的运动就没有了,不会的。不是因为有没有法律,而是政府所做的不得民心,和民意逆向而行,不是挽手同行。

如特首《抗疫报告》内容属实 望其公开内容

记者:特首林郑月娥最近说抗疫报告,提到与立法会选举有关系,好像整个议程都是与政治是挂钩的。

薛浩然:在政治上,当一个执政者陷于一个困境里面,就会利用一些事件,通过对外战争解决内部矛盾,移形换位,藉一些事件意图淡化内部矛盾。我不排除有这样的可能性。这两天报纸都说我们的特首写了一个防疫报告给中央,说了很多东西,那究竟是不是有这个报告呢?我不知道,但如果真是正如我们看到报章所揭露的,我们觉得是非常遗憾的,不过为了公道,我觉得特首应该将这个报告公诸于世,其实这些也不是国家机密,因为这是牵涉香港700多万人,抗疫的成败应该是大家人人一条心,让大家都知道特首你是怎样想的,是不是啊?你特首如果阴阳怪气,表里不一,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关上门一套、公开讲的一套,我们何来会能够同心抗疫呢?所以如果她真是写有这样的报告又不拿出来,以为可以蒙混过关吗?最多根据香港的保密条例她20年后也要曝光的,到时会被钉在历史耻辱之柱上。

港府表面急民所急 但似乎在利益输送

记者:她报告上提到建制派与行政会议都批评她,她说自己是四面受敌。以你所知呢?你自己不是建制派,但有很多建制派的朋友,他们对于特首、施政或者抗疫措施的想法是怎样的?

薛浩然:我想再澄清一次我为什么不是建制派,自从我没有做议员以后呢,我从来没有、政府没有邀请过我做任何的公职,也不是政府的一员,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我们在这里说话政府不一定听从。至于林郑特首说她的行政会议成员啦什么什么的,那些是她挑选的人,如果她挑选的人都不听她的话,这些不是我们的错,是她先要剖析自己的心、自己检视一下自己本身有什么问题呢?

不要责骂他人,最简单的一件事:她自己所挑选所组织的行政会议,自从这个疫症发生以后,行政会召集人陈智思,又是神隐了,不见出现的,他应该代表行政会议出来说话的呀?但我们整天见到那个医生叫做林正财,是一个年青人,香港人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而陈智思作为行政会议的召集人,说过什么呢?传达政府的什么讯息呀?就是凡此种种,我们觉得林郑作为特首不要搞到自己好像一个怨妇那样吧?是不是?勇敢面对,我们希望她是一个政治人物,彻底地检讨一下自己的得失。

我们再讲工联会,现在做的口罩说一天生产多少万只,我们不知道真的假的,说政府资助他们多少百万做一条生产线,这样投放那么多的钱财,是不是帮工联会?我不是说做这些不对,好过把钱扔进海里。但是这个疫情到什么时候呢?当这些生产线一路投放钱生产,对于生斗市民来说这是不是利益输送啊?为什么会这样啊?现在深圳有一个厂商,生产口罩最多的时候一亿个;在香港做,政府又要养住这班人还要保底,这个疫情希望4、5月就要结束的了,到时候政府怎样呢?与其投放几千万元人工生产,为什么不将几千万元直接去买口罩回来一次办好?所以我们觉得政府有时候似乎是急民所急,但是似乎有些利益输送?对一些人来说不公道的。是不是啊?当然了我不是批评这个工联会,就是它有善心也是好的,但不知不觉地成为了利益输送的另一方,那样就不好了。

重拾民族精神 教育是百年大计

记者:大家都喜欢你以史为鉴,以历史上的故事跟当权者说一说。

薛浩然:我们就说回与这个23条立法有关的。这个故事说明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兴旺团结不是靠两条立的法例可以达至的。我记得1870年普法战争,普鲁士与法国的战争,当时大家都看好法国必胜,普鲁士打不过的。但是结果普鲁士打蠃了,是什么因素呢?历史学家公认的就是说:普法战争赢是因为赢了他的教育;因为普鲁士当时所有的小学教师对他的学生灌输了德国国家的教育,使他知道普鲁士的历史,普鲁士的伟大光明,所以普鲁士人能够坚决一致,在弱势之下,武装相对差之下都能够赢得这场战争。所以问题就是说:要香港人爱国,首先政府要着眼于教育,这才是百年大计。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萧若元:武汉疫情或令中共亡党
【珍言真语】专访刘细良:中共病毒不及共产党的病毒
【珍言真语】吴明德:港府应提取储备救急
【珍言真语】梁家杰:疫症下香港沦失败城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美政府应在大学保障言论自由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踪:欧洲疫情现缓和迹象
【直播】4.6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3万
【纪元播报】杨宁:替中共撇罪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纪元播报】中共隐瞒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约华为
【珍言真语】吴明德:汇丰不派息 英政府御通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