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居民困家中 面临断粮

人气 8582

【大纪元2020年03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采访报导)中共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严重冲击经济,中共一方面要求复工,一方面继续封城,并从3月1日起,前所未有地严厉封网。很多生活在武汉的居民,不但经历四十多天封城,也从来没有得到过政府任何帮助。

没有钱购物,眼看就要断粮,家里还有两个小孩子,即便想要出去乞讨都没有机会跨出家门,因为家门都被封了,尽管他门没有感染中共肺炎

一位来自武汉的先生,无助可又无奈,如果得不到援助,无法想像他的绝境。

潘:现在基本上积蓄也用得差不多了,没钱了都得找人借钱。要生活,菜价又这么贵,上街去讨米嘛?你还能上街吗?如果你连讨的机会都没有,那你还找谁讨啊现在?

问:现在还不能出门是吗?

潘:是啊,现在门都封死了。

问:买菜是他们送吗?

潘:这是两个问题,第一个,菜价挺贵吃不起,对吧。第二个,钱从哪里来呢?财务从哪里来呢?没钱,买得了菜吗?谁卖给你啊。第三个出去讨饭,我是准备出去讨饭的,我带着我家人出去讨饭,找谁讨?出不去,怎么讨?

潘:我没有病,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没有病,是我爸染,也不是我要的,我是个正常人,为什么我没有生活的权力,谁能告诉我。我现在每天都在屋里,怎么办,等死?

问:把人给困死在家里,不是很不人道?

潘:现在就是这样一个状况啊。谁打过电话问过我了吗?谁来关心过我们的,没有人啊。所有的救灾物资,我连一颗米我都没看到过。一颗米都没看到过,别说其它的了,我都没想得到,救灾什么捐助的,通通没有。我现在我家里,有两个小孩单独住在一起。我没收到一颗米啊。

问:那让老百姓怎么生活啊?

潘:我如果是这个样子,我问了一些我周围的人,都是就像我这样,都没有收到一颗米呀。那你搞什么呢?今天马上就要进入四十天了,还要封四十天。

问:这样是不是疫情还很严重,还要封40天?

潘:我不知道,没有人报导疫情啊,对不对,如果疫情不严重,是不是要开门,这是很简单的逻辑。是不是要开门,大家出去,正常生活。现在封门,不就是代表现在很严重啊。这还用问吗?

问:没钱就自动断电了?

潘:是啊,当然啊,它(收电费)是跟我手机捆绑的嘛,它自动化扣,不信我把手机给你看看。我现在生活确实很困难啊,我三岁多的小女孩没奶粉吃那怎么办?

问:这样下去我觉得老百姓生活真的是?

潘:我觉得我是个人啊,老百姓对我来说是一个贬义词,我不是个老百姓,我是个人,我姓潘。我儿子女儿也姓潘。我是有名有姓的,我怎么是老百姓呢。每个人都是有名姓有姓的,对吧。是这个道理。

问:这情况在你们那边很多吧?

潘:我父亲那边也没有(得到救济),也是一样。我岳父岳母那边也是这样啊,他们也没得到什么东西啊。我能了解到的就是我的家庭和亲人,都没有啊,我的兄弟姐妹啊,都没有得到啊,什么都没得到啊。如果说哪个说拿了一颗米呀,他会跟我说啊。

问:那些捐的物资哪里去呢?

潘:天知道,那就问老天爷啊,这我哪里知道呢?(各个地方捐了那么多。)这我哪里知道,只有老天爷知道啊。我这个家族大概有十七八个人,那么我们通电话,他们也没有收到所谓的捐赠物资。他们也没收到一颗米,对吧。我父亲冠心病、高血压,他没办法出去,他住不了医院。是吧,这什么世道!

问:好像不是说要推出什么政策吗?

潘:我已经说了从封城那一天,我没有收到一颗米。我也打了很多电话,都有电话记录的,我现在就这样情况。我能说谁呢?我如果骂这个党,骂这个政府,我要坐牢,他说我,说重一点,说我颠覆国家政权,那我怎么办呢?

问:你饭都吃不起了,怎么颠覆啊?

潘:我是个人啊,我有小孩,我有家庭,有父母,我怎么办呢?换句话说,上有老,下有小。

问:对啊,现在像你们这样情况很多,接下来要等到四月底?

潘:这个社会,这不是人,这是地狱,这不是社会,这是地狱,我们在地狱熬着,等待着审判,或者等待着烈火烧我们,就是等死啦。我们还很恐惧,因为中共肺炎的病毒无处不在,要是得了病那更麻烦哪。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一线采访】封城陷绝境的市民:怎么活
【一线采访】孙春兰到哪 武汉居民都会喊话
【一线采访】武汉人爆孙春兰视察的是样板社区
【一线采访】疫情态势不明 武汉人批官员作秀
最热视频
【唐浩视界】隐忍50年 日本为何挺台叫板中共?
【有冇搞错】中共极左派的眼中钉 温家宝文被封
【时事纵横】王岐山战战兢兢?中共博鳌自打脸
【探索时分】二战德国七大名将绰号
【秦鹏直播】王岐山博鳌给习报幕 被嘲林副统帅
香港台访梁珍:坚守良知便能克服恐惧(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