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全球追责 中共还面临另一大清算

人气 12927

【大纪元2020年04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穆清编译报导)近日,全球越来越多的声音呼吁对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流行的根本原因进行调查,要求对中共政权掩盖疫情真相追责,甚至提出刑事起诉。此刻,犯下另一个与医疗相关的暴行——被称为“中世纪酷刑者”的中共,还将面临另一场大清算

截止4月29日,全球确诊感染病毒人数3,152,557,病亡人数218,491。国际社会提出追查:包括中共让举报人禁声, 对染疫死亡人数和感染率的真实情况缺乏透明度等。来自阿根廷的相关刑事起诉,指控中共犯下 “病毒性种族灭绝罪”,引发“危害人类罪”,导致全球数以万计的人因病毒而死亡。

与此同时,英国保守党人权委员会的联合创始人兼副主席本尼迪克特‧罗杰斯(Benedict Rogers)提出:“如果人们要使中共对其在瘟疫大流行中的(掩盖行为)承担责任,就不应该忽视另一个与医疗相关的暴行,那就是(中共)从良心犯身上摘取器官的报导。”

罗杰斯也是《香港观察报》的创始人兼董事长。 近日,作为人权活动家和作家的他在UCANEWS网发表文章列举了今年3月,伦敦独立机构、独立人民法庭(Independent people’s tribunal )——中国法庭发布的一个“终审判决”。

判决内容的开篇就令人震惊。

“十多年来,中共一直受到公开指责,其残忍和邪恶的行为与中世纪的酷刑者和刽子手不相上下。如果这些指控属实,那么成千上万的无辜者被杀,他们的生命,身体的完整性——在活着的时候被切开,以便将他们的肾脏、肝脏、心脏、肺、角膜和皮肤摘除,并变成商品出售。”

独立人民法庭由英国御用大律师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主持,他曾主导国际刑事法庭对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sevic)的起诉。法庭的任务就是提出一个问题:这些恐怖的指控是否属实,如果是真的,这在国际法中将意味着什么?

这个由来自不同司法管辖区的七名成员组成小组,其中包括四名经验丰富的律师、一位著名的医学专家、一位学者和一名商人。此前,他们没有参与过有关强摘器官的事宜,只有一名中国问题专家,所以没人可以指责他们是竞选活动家,激进主义者或是诋毁中国的人。

罗杰斯表示,他们是真正独立的人,他们运用他们的技能来评估提交给他们的证据,他们还获得其他律师的支持,这些律师此前也同样没有在中国的经历,他们还咨询了另外两名独立法律专家。

在2018年12月,人民独立法庭发布了一项临时判决,根据他们收到的证据,他们“肯定地、一致地、毫无疑问地证明在中国,强摘良心犯器官的做法已持续很长时间,涉及大量受害者”。

此外,在发布临时判决时,他们给予中共政府提起诉讼的机会,请他们提出相反的证据,但该邀请以及其他五项要求北京进行调查的请求,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2019年6月,最后的总结判决发布,该判决书重申了中共犯下强摘器官罪行结论,“构成反人类罪”。判决认为,那些与中国共产党政权打交道的人,必须知道他们是在“与一个犯罪国家互动”。

法轮功学员成目标

今年3月发布的完整判决书长达160页,但包括所有书面证据的附录总计562页。 判决书提供了法庭如何得出结论的详细说明。

判决书还引用了秘密调查电话的内容,指出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发布了书面命令,专门从法轮大法修炼者身上摘取器官,在电话中,中国领先的器官移植医院的医生近乎承认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可用。

法庭听取了28位证人的陈述,他们分享了与强摘器官有关的亲身经历,还收到了16份书面证人证词,并研究了数千页专家们的更多材料。 所有这些都在法庭的网站上公布。

法庭对中共提出了两个核心问题:如何解释在中国进行的移植手术数量与注册捐赠者数量之间的差异?以及如何解释在惊人的短时间内能为患者提供匹配的器官?

终审判决指出:“大量的器官移植手术在中国进行。” “法庭评估,可以确信在2000-2014年期间每年有6万至9万次手术完成。 然而(根据官方数据)截至2017年,合格注册捐助者的人数增至5146名,相比二者数据之间的差异,令人难以理解。”

此外,“为了实现移植手术的数量——最近的估计,在2017年前后——必须存在一个器官组织配型的另一个来源或其它来源。”法庭得出结论,“中国的医院可以接触到一群捐赠者,他们的器官可以根据需求来提取。”

根据证据,法庭补充说,“强摘器官的收集在中国的多个地方、不同场合发生,至少持续了20年,直到今天。”

罗杰斯表示,尽管法庭没有直接得出种族灭绝的结论,但“毫无疑问,这些行为已经表明(中共)在实施种族灭绝罪”特别是针对法轮功和维吾尔人的行为。

毫无疑问,强行摘取器官构成反人类罪。 根据法庭的判决,这是“尽其所能的剥夺人权”,也是现代世界上“最严重的暴行”之一。

如何在几天内配型进行双肺移植?

2月29日,中共宣布了一项重大医疗突破——在紧急情况下对冠状病毒受害者进行了双肺移植手术。 瘟疫大流行期间由于Covid-19感染肺部(中共肺炎)而导致的肺移植案例,以及肺供体的等待时间非常短,引发了人们对这些器官来源的高度怀疑。

“如何如此迅速地找到捐赠者,是需要严肃重视的问题。”罗杰斯说。

从那以后,至少有其它三例双肺移植手术的报导,等待时间约为几天。 同样,这怎么可能?罗杰斯质疑。

对于双肺移植,不仅需要血液和组织匹配,而且还需要匹配供体和接受者的体格大小。 尽管它们有所不同,但在世界大部分地区,等待时间至少应在3到6个月之间,而不是几天。

“因此,必须再次问中共当局一个问题:如何如此迅速地配型并进行双肺移植?”

“悲剧是,在Covid-19(中共肺炎)造成的所有的死亡与其它器官衰竭的情况下,这很可能会加剧中国器官采集市场的残酷性。 中共肺炎的重病患者通常会报告器官功能衰竭,尤其是肝脏衰竭,因此对器官的需求将会增加。” 罗杰斯呼吁:“世界不能再无视人民法庭的判决了。”

追责的途径

那么,应该怎么做? 有许多途径可以追寻。

人民法庭指出,途径之一是联合国大会向国际法院提出要求,针对在中共强摘器官是否构成种族灭绝,对法轮功、维吾尔族或其他任何目标人群提供咨询意见。 中共不必同意这一要求,但问题是否有足够的会员国有勇气就此通过一项决议。

可以引用联合国于2005年确立的防止种族灭绝,战争罪,种族清洗和危害人类罪的“保护责任”原则,要求政府干预以制止这些罪行。

罗杰斯表示,当然,这将受到中共对联合国安理会否决权的限制,但即使是呼吁,这也将有助于使国际社会警惕这些指控的严重性。

他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可以审议这个问题,或授权一位特别报告员调查在中国发生的强摘良心犯器官的情况。 中共最近被任命为人权理事会磋商小组成员,负责监督联合国人权任务负责人的遴选,这会有些阻碍,但这也值得一试。

“国际机构应敦促中共允许一个国际、独立的视察小组进行暗访、不受限制的进行访问调查。 如果他们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为什么拒绝? 现实是,我们知道他们会拒绝这样做,但这将再次有助于进一步指出该问题。”罗杰斯说。

法庭判决中提出的其它选择包括在国内法院主张普遍的刑事管辖权,或允许个人原告提起民事诉讼。

加拿大前司法部长欧文‧科特勒(Irwin Cotler)提议,针对马格尼茨基的有针对性的制裁,目前已在几个国家的立法中实行,可以对中共政权中负责器官采集以及掩盖Covid-19(中共肺炎疫情)的官员实施制裁。

正如缅甸枢机主教查尔斯‧博(Charles Bo)勇敢地呼吁,中共政权要为中共肺炎疫情扩散到全球而道歉,并为世界做出补偿一样,我们也应该呼吁采取行动,为强行摘取器官的野蛮罪行进行忏悔。

罗杰斯表示,与中共从事器官移植的机构有联系的医疗机构应研究人民法庭的判决,并考虑断绝这种伙伴关系。

医学专家——无论是医生还是学者都应停止与中共从事移植领域工作的人员交流。 世界卫生组织(目前正因其与中共的关系而受到越来越多的抨击)和移植协会应彻底审查其立场并追究责任。

此外,普通民众可以向政府施加压力,要求他们认真对待这些指控并采取行动,普通公民也可以行使自己的抵制权,抵制那些被人民法庭称其为“犯罪国家”政权的商品

罗杰斯表示, 尽管一些政府正在研究法庭的判决,世界各地越来越多的议员发表了演讲,但到目前为止,政府表现出令人震惊的不愿采取行动。 也许Covid-19(中共肺炎)——它造成的所有痛苦——只是一个警钟。

“但至少,人民法庭对(强摘器官罪行)收集的证据(要利用起来),绝不能它躺在架子上堆积灰尘(被搁置)。 如果要像一些人所主张的那样,在这一瘟疫大流行病爆发后对中共政权进行“清算”,就必须在这一清算中考虑加入对中共强摘器官的指控。”他说。

4月28日,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发布2020年度全球宗教自由报告。报告说,中国的宗教自由状况继续恶化,中共继续大规模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责任编辑:叶紫微#

相关新闻
专访加拿大国会议员:推动人权 不要怕中共
数学公式的骗局 中共伪造人体器官捐献数字
政界名流:为什么全球医疗机构要信中共?
【瘟疫与中共】中共借西班牙器官移植界洗白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中共以疫谋霸风险大 难闯两大危机
【重播】彭斯就宗教自由讲话:强调生命权
【重播】蓬佩奥:自由世界联合应对中共威胁
【珍言真语】黄伟国:中共孤立 香港成国际焦点
【重播】川普疫情发布会:整体趋缓
【新闻看点】习打压香港 促蓬佩奥组灭共联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