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子上名校行贿 华女被判刑 并罚25万美元

波士顿法庭于去年3月12日呈示的法庭记录显示,有50人被指控参与大学入学造假。这些人中包括好莱坞明星,涉案学校包括耶鲁大学等名校。(Win McNamee/Getty Images)
人气: 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5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多伦多报导)中国父母,多为了子女有出息倾尽所有。爱子护子本为人之人伦,但如挺身走险触犯法律,不仅自己要遭受法律惩处,还给子女树立一个坏榜样。

卑诗省素里市现年49岁华裔女子隋晓宁(Xiaoning Sui,译音),为儿子上美国名校向教练行贿40万美元,结果事情败露,不仅鸡飞蛋打,还因触犯法律最近被美国法院判刑5个月和巨额罚款25万美元。

隋晓宁通过翻译对法官表示,她为孩子树立一个极坏榜样,对儿子影响很不好,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干这种事了。

爱子无微不至

据CBC报导,这起轰动全美甚至全球的大学蓝调(Varsity Blues)招生丑闻法庭庭审文件显示,隋晓宁来自上海,英文名Peggy,拥有电子学学位,曾担任技术与办公室主管。自儿子Eric 2000年出生以来,隋晓宁生活重心就一直围绕儿子转。

2005年,儿子开始网球训练。2007年,隋晓宁辞职开始一心一意照顾儿子。为给儿子更好的教育,2015年隋晓宁携子移居加拿大,和妹妹侄女一家人住在素里,隋晓宁丈夫继续留在中国工作和生活。

隋晓宁妹妹隋晓敏(Xiaomin Sui,译音)在给法庭文件中透露,侄子成长的每一步,姐姐都寸步不离。无论是侄子培训还是比赛,无论寒暑,姐姐都会在一旁观战,帮他进行赛后分析,为的就是提高他的技能。

Eric队友中,有的家长没有车接送孩子,为帮儿子更好训练,隋晓宁就帮这些家长接送孩子。Eric外出比赛时,酒店没有洗衣机,隋晓宁亲自动手为儿子和队友手洗内衣和运动服。

一拍即合

2018年,隋晓宁打听到佛罗里达州有一家招生中介,专门在网球运动员与大学网球教练之间牵线,通过这个机会,隋晓宁结识了该案核心操盘手辛格(William Singer)。

美国控方文件显示,辛格于2007年在加州创办The Key大学咨询与招生中介机构,2013年通过慈善机构审批。辛格在自己制作的《如何上理想名校》(Getting In: Gaining Admission to Your College of Choice )的视频和书籍中推销和吹嘘,他熟谙名校招生背后的秘诀,他能决定哪个学生能上名校,哪个学生不能上。

辛格在视频和书籍中却没透露,家长想让孩子上名校,得花数十几百万。这是因为,想让一个资质普通的孩子上名校,要花巨资找枪手代考和贿赂教练,将客户子女精心包装成一个优秀的运动特长生。

隋晓宁说法是,2018年8月,她通过翻译和辛格及网球招生负责人进行3方对话,她被告知,要让儿子上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得花40万美元。对方还说,他有专门的办法包装大学申请文件,但没说40万中有一部分是用来贿赂。当天通话中,隋晓宁还请对方将花钱的事对儿子保密。

包装和败露

接下来的几个月中,辛格为Eric包装了假简历,安排了UCLA足球教练萨尔西多(Jorge Salcedo)将Eric放入足球特长生招收名单中。造假过程中,他们将Eric打网球的照片与其他足球运动员照片合成,将Eric包装成加拿大2家私人足球俱乐部顶级球员。萨尔西多在申请文件中称,他亲自见过Eric在中国踢球,Eric有极好的爆发力和速度等。

隋晓宁说法是,儿子简历造假初期过程中,她未参与。只到2018年10月,对方要她给萨尔西多写10万元的支票,说她儿子虽是网球运动员,但将以足球选手申请UCAL时,她才了解整个过程。对此,她默认了。

调查人员听取了隋晓宁这一说法,当时整个大学蓝调招生丑闻已经轰动北美,辛格本人也在接受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调查。丑闻牵涉众多影视商界名人,包括美剧《绝望主妇》(Desperate Housewives)女星哈夫曼(Felicity Huffman),美剧《欢乐满屋》(Full House)女星劳林(Lori Loughlin),加拿大职业橄榄球联盟CFL前球员西多(David Sidoo)等人,均被警方指控欺诈。

法官:金钱犯罪得用钱偿还

2019年5月5日,隋晓宁在一起密封起诉书中被起诉。隋晓宁说法是,当时她并不知道自己被起诉,只到9月份在西班牙旅游被捕时才知被起诉。被捕后,她放弃引渡美国,在马德里专门关高级政治犯的VIP监狱被羁押5个月。

VIP监狱关押条件其实非常不错,隋晓宁仍抱怨关押过程恐怖,每天被禁闭长达近15小时,没有说中文的犯人可以交流等。关押1个月左右后,她被转到单人监狱,在西班牙被关押157天后,于今年2月被转至美国执法部门,在美认罪后,以25万美元获保释,并被允许返回加拿大。

隋晓宁律师认为,隋晓宁已经在西班牙被羁押数月,关押时间和条件比辛格招生丑闻中的其它涉案家长被关押时间和条件更长更糟糕,不能再多判了。律师还说,她已经得到教训,不需要再来一次。

法官接受了隋晓宁律师上述辩护理由,但坚持认为还要罚款才能起到真正的警醒作用。法官当庭对隋晓宁表示,“这是一起金钱犯罪,在我看来,就得用钱来付出代价。”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