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众议员格林:中共是友是敌?

人气 4747

【大纪元2020年07月31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秋生编译)“我们的初衷是确保那些拥有我们所需要技术的公司不被中国买走,因为两星期以前他们在全世界购买了8个港口。这非常令人恐惧。美国海军军舰停靠在哪儿呢?他们从联合飞机公司购买了22驾飞机。他们在进行基础设施建设。

“虽然不一定与国防有关,但是美国军队的确要利用美国的飞机部署士兵,比如说到中东,对吧?我们有时从我们自己的飞机制造厂租用飞机运送人员,向海外运送设备。如今中国人拥有了联合飞机公司的22驾飞机,反过来租给我们。这种事令人担忧。”美国众议员马克‧格林表示。

中共正在利用这场冠状病毒大爆发的时机在全球收购处于困境中的公司,那么应该如何保护美国的公司?既然冠状病毒瘟疫暴露了供应链和加工业依赖中国的危险,那么应该如何鼓励美国的公司回迁美国?应该采取什么措施使美国顺利恢复经济和社会生活?

本期节目我们邀请到了来自田纳西州的联邦众议员马克·格林(Mark Green)。他是众议院监督改革委员会和国土安全委员会委员,并且最近被提名进入众议院应对冠状病毒危机特别委员会。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杨杰凯:马克‧格林众议员,欢迎您做客《美国思想领袖》栏目!

格林:我很荣幸!谢谢你的邀请!

中共处理病毒方式 美国陷危机

杨杰凯:格林众议员,您目前正在积极参与各种各样的与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有关的政府活动,或者提出建议。在我们详细讨论之前,我有一个问题。我最近看到您把中共当局处理冠状病毒的方式描述成一场埋伏,您能不能先给我们解释一下?

格林:好的。我的那番话当时是讲给总统听的,作为类比描述我们遭遇到的一种紧急情况,这时你需要快速做出决定,并不是说中国军队伏击了我们的军队。我认为中国没有给我们提供真实情况,因此总统陷入了危机时刻,必须在刹那间作出决定。

杨杰凯:您认为具体情形是什么样的?我们错过了什么信息?当然,我们的节目做过这方面报导,我想您能否给我们提供更多的信息?

格林:可以,没问题。最近《经济学家》杂志上有一篇文章也这样断言,并且分析了病毒的传染方式和传染强度,认为第一位患者可能早在十月份就在中国出现了。我们看到这样一个事实:不仅在第一位患者问题上,而且在病毒是否人传人问题上,他们误导了世界卫生组织,也误导了我们。

我们看到台湾和香港都说早在12月31号就已经有了病毒人传人的迹象,可是中国直到1月14号都一直否认。因此说,这个简单的信息本来可以帮助全世界把抗击病毒的工作做得更好,但是中国封锁了这个信息。

杨杰凯:在您说的那段他们知情的时间里,所有的航班都可以离开中国,您怎么分析这个事实?

格林:是啊,中国允许国际航班飞离武汉,但是却禁止中国国内航班飞离武汉、进入武汉,我想这非常令人不安。因此说,他们是在保护他们自己的公民,但是他们允许国际航班飞行。这真的非常令人不安,非常可疑。他们为什么那样做?我们很想知道。

杨杰凯:您对中国的兴趣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吗?或者是这场冠状病毒疫情引起的?

格林:我是在读了迈克尔‧皮尔斯伯里(白邦瑞)博士的那本书《百年马拉松》后开始关注中国的,那本书促使我又读了一遍《超限战》以及孙子的《孙子兵法》。第一次读孙子是在很多很多年前,当时我是一名步兵军官。

如今我从一个新的视角重读孙子,发现当今中共领导层有一种战国心态,而不是儒家心态,这是我在阅读迈克尔‧皮尔斯伯里的那本书时第一次发现的。自从我认识了皮尔斯伯里博士,我和他做过多次交流,多次讨论他的书,目前还在继续讨论,这使我进一步加深了对中国的认识。

杨杰凯:随着这场冠状病毒,我们把它叫作中共病毒,进一步发展,您在思考些什么?

中共隐瞒信息 世界付沉重代价

格林:我思考的问题是:中国向世界隐瞒信息,究竟是出于恶意还是企图掩盖他们的形象?我想他们可能是企图掩盖他们的形象,但是让全世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成千上万的人本来可以得救。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和中共当局算账,但是这不太容易。他们很擅长保护他们在全世界的形象,使用虚假信息保护他们的名声。他们通过审查他们自己人的信息来维护形象。只要我们讨论与中国的关系,就要面对这些问题。

杨杰凯:关于您刚才提到的问题我有一个例子。“中国数字时代”网站主要关注中国的网络审查,大约一个星期前我恰好从那里看到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在白宫做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演讲,用的是中文,直接面对中国人。这个演讲遭到了彻底的审查和删改。“中国数字时代”发现了这样一条指示:“审查官先生,你必须把它全部清除,你不把它清除掉,你就会被清除掉。”

格林:是啊,这太过分了!他们一直这样干,已经很多很多年了。其实,如果你回顾历史,当然,我是指我读过的书,这种审查早在六四天安门事件就开始了。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后鹰派人物控制了中共,他们马上开始审查信息,力图改变中国人对美国人的认识。很多事情,例如我们拯救他们,在一星期内就帮助他们收回了依据《凡尔赛条约》割让给日本的领土,可是他们篡改了美国与中国交流的真实历史。

这非常不幸!这实际上毁坏了我们与中国的关系。目前的中国领导人仍在继续审查在中国的亲美的信息,审查有关中国和我们以及全世界交往的历史。这是一件大事,在未来还要继续面对。

对中共的错误和行骗追责

杨杰凯:过一会儿我们要谈到您提出的对付中国威胁的一些议案。这里我先问另外一个问题。您被提名进入众议院应对冠状病毒危机特别委员会,我正在读您的声明,感觉到您加入任何其它委员会都没有这么兴奋过,您在期待什么?期待做什么?

格林:我想我实际上有两个想法。第一个想法:我不需要那种热衷于游说政府的委员会。其它种类的委员会也很多,有一个众议院监督改革委员会,也是国会的一部分。还有其它机制来实施国会通过的各种法案,比如《冠状病毒帮助救济及经济安全法案》——CARES法案,对CARES,实施监督。

我最关心的是:这是不是众议院多数党,即民主党,企图打击川普总统的又一次努力。你看一下他们选的站在他们立场上的委员,看看他们的历史。他们控制着多数,所以这些委员会都要“攻击川普”,因此没有理由指望这个委员会能有什么不同。

可是这个委员会是不是一个机会让我们对中国的错误和行骗追责呢?我想一定是,那可太好了!但是我担心他们不会让我们朝着这个方向走,我担心他们只想打败川普。你可以看看议长佩洛西的言行。

我记得早在二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就在旧金山的中国城,她告诉总统他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因为他限制人们去中国旅行。转眼间他们又跳出来说他行动不够快。议长佩洛西,你在干什么?这进一步证明了一个事实:对他们而言一切都是政治游戏。但是此刻我们真正应该做的是调查中国为什么对世界卫生组织撒谎,鼓励并影响世界卫生组织和他们一起撒谎。我们应该调查,我们期待着进行调查。

杨杰凯:格林众议员,您这么说很有趣。我也一直在关注议长佩洛西20年来的主要记录。坦率地说,她对中国(中共)一直很强硬,非常坦率地说,比很多共和党人都要强硬。也许这是一个机会。您能比较详细地说说您期待这个委员会能做什么吗?

格林:好的,没问题。如果我们关注个人防护设备供应等问题,我们就会问为什么我们的全部或者很多药品、大部分的抗生素、前体都在中国生产?这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必须重新思考的问题。因此,我希望我们能深入调查这个问题,可是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允许我们这样做。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之一。

提议案1:帮助厂家迁出中国

杨杰凯:我们谈一谈您做的两个议案。其中之一是帮助厂家迁出中国,可以说这是我们刚刚谈到的问题的必然结果,涉及到前体生产,我们先谈这个问题好不好?

格林:好的,没问题。我设计的这个议案实际上就是为了帮助那些受到这场瘟疫影响、正在经受经济危机的企业迁回美国。如果他们的工厂在中国,那么把他们的生产线从中国迁回美国需要花费一千万美元,我的议案是允许他们在报税的时候把这笔费用当作业务开支,然后我们用对来自中国的商品课征的关税收入支付这笔费用。

本质上讲,用关税收入支付美国企业回迁的费用,回迁到美国,最好是迁到田纳西。这样会从根本上鼓励所有企业返回美国。此外还有其它议案。我想参议员玛莎‧布莱克伯恩有一个议案专门涉及个人防护设备生产,但是我的议案旨在支付所有生产企业返回美国的费用。

杨杰凯:在深入讨论这个议案之前,我有一些问题。这个议案前景如何?目前得到了哪些支持?

格林:议案实际上正在提交过程中,我的任务是找到共同发起人。所以我正在为这个议案寻找共同发起人,然后在这个星期,希望如此,提交议案,这就是目前的状态。

杨杰凯:两党支持情况如何?有没有两党支持?

格林:我的第一步是得到共和党的支持,眼下我正在着手。一旦获得大约30位共和党人的支持,那时我们就去说服其他人。说服民主党人,获得两党支持,有点儿难,最好是本人亲自去谈。我很想和他们坐下来说,“你看,这就是你应该支持这个议案的理由。”现在还不能做,参议院正在工作,但是众议院不工作。

杨杰凯:您的提议看起来似乎有助于复苏。

如何把制造业迁回美国?

格林:有助于经济复苏,一定会的。目前我们有三千三百万美国人失业。如果我们能把制造业迁回美国,那一定会给美国人创造很多就业机会。

杨杰凯:我们谈一谈这个议案的具体细节。我们说的是所有规模的所有产业吗?有没有限制?

格林:我的议案对产业种类没有限制,但是必须是制造商,工厂必须是在中国,但是基地在美国,是在中国设厂并且想把工厂迁回美国的美国公司,无论它是生产耳机的,还是生产磨损部件,什么都可以。就是任何制造厂,在中国的美国工厂。

杨杰凯:我知道有一些公司已经开始搬迁了,这些公司可以事后补办吗?

格林:可以。任何今年搬迁并且想要报销成本费用的公司都可以做。如果他们已经开始了,比如说在一月份,都属于2020纳税年度。

杨杰凯:还有一个产业链依赖这个整体概念问题,也是人们经常说的。我想这也是提案的一部分。您能具体说一说吗?

格林:我们有生产商在美国组装成品。如果生产的是药品或者药理产品,他们将来会有前体。磨损部件可以在中国生产,然后运到美国组装。有些产品你现在还不能生产,因为前体部件,比如风扇传动带或者洗衣机滚筒,在运输过程中被耽误,还有一些问题是因为中国爆发瘟疫,因此在中国的生产被中断,零部件无法按时运到美国。

因此,很多工厂在美国组装产品,但是由于得不到组装产品所需要的前体零件因此不得不停止组装洗衣机。我是把它当作一个假设性的例子,我并不知道某家洗衣机工厂是不是因为这个而停止生产。可是这种情况全美都有。由于生产链被中断,因此就业被中断,经济被中断。

中共是友是敌?价值观强加世界

杨杰凯:有一位嘉宾曾对我说实际上洛克希德‧马丁F-35的至少一种或者几种部件也是在那里制造的。

格林: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我们的一些与国防有关的产品也是专门在中国生产。问题是“中国是朋友还是敌人?”我们需要辩论一番。

我听到有人说中国是友敌,但是毫无疑问,中国(中共)企图称霸世界,按照迈克尔‧皮尔斯伯里博士等人说法,他们企图成为全球霸主。他们企图把他们的价值观强加给整个世界。你看他们操纵一些国家的方法,他们采取债务政策,用国债诱惑这些国家,然后控制他们的港口等等。

中国是朋友还是敌人?这个问题必须要问。竟然存在这样的事情:一种关键的飞机、军用飞机的零件,我们要在中国制造。如果对那个问题的回答更靠近“是敌人”,那我们就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杨杰凯:既然您说到这里,我想提一个有关帮助海康威视等公司大量生产监控设备的问题。

格林:是,他们生产摄像头,是的。

杨杰凯:这些摄像头被用于社会信用制度等方面,当然也在新疆的集中营系统等方面使用。

格林:是的,这令人非常忧虑。可是我更担心的是,那是一家中资公司,对不对?我更担心的是我们美国公司为他们提供的技术,比如人工智能技术,很可能被用于这些系统去侵犯人权。因此我想问谷歌:“谷歌,你能向我保证你的任何技术都没有被中共利用来侵犯人权吗?比如说维吾尔人,他们被关入集中营接受再教育,他们的人权被侵犯。在香港,持不同政见者正在遭到逮捕。谷歌,你的某种技术是否帮助了中国政府侵犯人权?”我认为这个问题比一家中国的摄像器材公司是否正在使用其技术压迫中国人的问题更加重要。

提议案2:保护美国制度免受中共伤害

杨杰凯:是,我明白。接着这个话题我要谈一谈您的第二个议题。甚至北约秘书长都在最近提到,那些大型中资公司,其实就是中国政府,趁目前经济衰退的机会大肆收购,而您恰好正在思考美国应该如何应对。

格林:是,你说得对。我的议案叫做“保护我们的制度免受中国伤害”,旨在防止中国收购那些因为这场瘟疫而陷入困境的公司,防止中国收购那些实际上涉及国家安全的公司。我们假设有这样一家公司,我不能讨论我们真正关心的哪些公司,那等于向中国出卖那些公司。假设有一家公司拥有一种能够让坦克炮塔旋转的技术,这家拥有特殊技术的小而独特的公司目前处境艰难,正在计划出售它的股份以维持运营。

好了,中国人想买下那家公司,一家国有公司能够把它买下,然后就将拥有这项能够让我们的坦克炮塔左右移动的技术。那么我们就必须阻止这桩收购,我们只能让美国公司收购这样的公司,尤其是这种关系国家安全的公司。

我的议案是提供投资担保,吸引美国投资人前去购买那家公司的股份。如果某些公司倒闭了,卖了股份,陷入困境,那么卖出的股份的50%将由联邦政府支付,很像小企业贷款。如果你在瘟疫爆发前得到了小企业贷款,你要开一家新公司并且获得了小企业贷款,那么贷款的70%将由政府支付,即使你的贷款来自一家银行,该银行通过贷款的方式给那家公司投资,然后那家公司得到了小企业贷款。

我们为美国投资人提供那些投资担保,鼓励他们前去购买这些与国防安全、国家安全相关的公司,防止中国人收购他们。我实际上计划由《冠状病毒帮助救济及经济安全法案》CARES出资,就是该法案的公司部分,有五千亿美元专门用于公司,因此资金已经划拨批准好了,我们不用为它重新划拨资金。

杨杰凯:对中共来说,这种收购并不是新鲜事,对不对?

确保美国技术公司不被中国买走

格林:不新鲜。《纽约时报》有一篇非常好的文章。我最近不愿意推荐人们读《纽约时报》,因为他们有一些偏见,但是《纽约时报》的这篇关于中国的文章非常好,主要谈到2017年的大肆收购。其中的一个经典案例是他们收购了一家人工智能公司。

马萨诸塞州有一家机器人公司,美国空军原本想要收购它,购买该公司的股份,拯救这家公司,但是最终决定放弃。就在空军决定放弃的时候,中国人来了,把它买了下来。公司的名字叫Neurala。你可能想,哦,机器人,那是真空吸尘器。

是,这看起来不算什么,可是这家公司开发出了支持中国的机器人的人工智能,那个人工智能具有军事用途。现在中国拥有了它。我们必须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杨杰凯:好,假设您的议案通过了立法,那么您刚才描述的情形会怎么样?

格林:如果议案得到通过,那么情况应该是这样:一个公司意识到必须出卖股份,他们可以通知投资人,然后那些投资人就会向国务院和国防部提出申请,要从小企业管理局开始。因此他们向小企业管理局提出申请,他们负责受理申请,会把公司的信息发送给国防部和国务院,这两个部门都必须表示支持,说“对,它涉及国家安全!”

他们会从小企业管理局拿到证明,上面说:支持一半的投资。那些投资人就可以去购买股份,心里知道如果该公司破产,他们可以去找联邦政府,联邦政府会补偿他们的一半投资。投资者也要主动承担投资风险,对吧?我们不希望政府承担他们的全部风险。

但是我们想让他们自己决定,知道投资这家公司有风险,同时作为一个美国投资人也是在拯救这个公司。最后,他们获得了政府的支持。因此,我希望这样做非常合理。

杨杰凯:是的,所以投资人是发起人,对不对?

格林:对!是投资人或者那家公司。眼下我就知道有一家公司,其技术被国防部使用,他们不想被中国买走,但是陷入了经济困境。因此他们可以通知投资人开始启动这一程序,既然他们的技术与国防有关。

杨杰凯:我能想像这一番设计也能刺激与国防工业有关的小企业的发展。

格林:那就太好了。我们的初衷是确保那些拥有我们所需要的技术的公司不被中国买走,因为两星期以前他们在全世界购买了8个港口。这非常令人恐惧。美国海军军舰停靠在哪儿呢?他们从联合飞机公司购买了22驾飞机。

他们在进行基础设施建设。虽然不一定与国防有关,但是美国军队的确要利用美国的飞机部署士兵,比如说到中东,对吧?我们有时从我们自己的飞机制造厂租用飞机运送人员,向海外运送设备。如今中国人拥有了联合飞机公司的22驾飞机,反过来租给我们。这种事让人担心。

田纳西是制造业落户的好地方

杨杰凯:我们来简单谈谈您所在的州。您所在选区的疫情怎么样?

格林:田纳西的情况非常不错。从瘟疫的发展情况看,我们的曲线与纽约和新泽西的大不一样。因此我们正在开放,恢复常态。事实上,在我的家乡田纳西州的克拉克斯维尔,你可以去餐馆吃饭。从本星期开始,你可以去理发等等,我期待着彻底恢复。我们的商家都非常开放,但是也很小心,遵守规定的社交距离。

杨杰凯:您正在推动的两个议案对您的选区和田纳西州将会有什么影响?

格林:我们田纳西州的机遇在于我们是全国目前接受外商投资和美国投资条件最好的州之一,就业正在大量增加,我们的人均负债率在全国最低,个人和公司的税收负担位于全国倒数第二或者第三。

因此说,我们是制造业前来落户的好地方。目前在我的家乡田纳西州的克拉克斯维尔我们有LG电子生产洗衣机和烘干机,那是一家南韩公司。

我们还有一个南韩轮胎制造商韩泰轮胎Hankook,就在我的家乡,年产一千两百万个轮胎。因此说制造业“来田纳西”最完美。在我的议案鼓励下从中国迁回来的公司应该考虑来田纳西办厂。从“保护我们的制度免受中国伤害”SOS ACT的角度讲,我们田纳西有资本。我们不需要去纽约寻求资金,我们本州就有风险投资。田纳西的投资人有机会购买公司的股份并且参与保护美国的国家安全。

杨杰凯:在访谈结束以前我想谈的一个问题是您参过军,后来做了急诊科医生。我记得您说自己是入选冠状病毒特别委员会的唯一一名医生。您认为这个背景可以在这个委员会里发挥什么作用?

格林:我的背景非常有趣,我起初是一名步兵军官,一名指挥官,后来成了一名军医,从事防灾准备工作、化学及生物战准备工作,主要是管理防灾准备工作。我还是一名特殊操作员,被部署在联合作战部队的第一层,该任务技术层面的内容我不能讲,后来离开了部队,开办了一家医疗公司,在11个州经营,在11个州开设门诊部。因此对于全国以及不同州对这场危机的不同反应我有非常有意义的观点。所以我非常高兴能有这个机会在这个委员会运用我的经历,我们会看到的。

杨杰凯:这让我想起这场埋伏。我想我能完全理解您说的埋伏,主要是讲在一种信息极其极其不完整的情况下被迫做决定。当然,正如我们所说,由于中共的所作所为我们得到的信息更加不完整。

格林:是的,是这样的。

杨杰凯:就目前状况而言,您觉得我们得到的信息够用吗?要想做出正确的决定还需要哪些信息?

美国防疫成功 无人因缺少病床而死

格林:相对于1月31号做决定而言,我们今天的信息有很多。比如说,我知道很多人对血清检测提出批评,主要是由于这类检测的特殊性和敏感性。但是如果你看看在加州圣克拉拉、洛杉矶,在迈阿密—戴德,正在纽约发生的事情,至少你会非常确信地说:这个病毒侵入我们人类的程度远远超出了我们原来的想法。那么到了什么程度呢?我们还要做更准确的检测,把检测继续做下去。

但是我们知道如下事实:致死率远不及实际死亡率。此刻领导人做决定所依靠的信息是几个星期前无法得到的。有了较低的死亡率就比较容易决定开放经济。我们得到的信息越具体,我们做出重大决定的依据就越充分。至少在田纳西,我们对我们的曲线图非常有信心。我们可以开放经济。

杨杰凯:居家的目的是防止医院系统被压垮,而不是为了彻底消灭病毒。您能不能讲一讲您的看法?

格林:是啊,似乎某些民主党人改变了球门柱来对付我们,或者也可以说移动了球门柱。你知道,在我们最初开始处理这件事的时候,我们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想把曲线拉直,换句话说就是防止我们的呼吸机和重症病床出现短缺,防止卫生系统被压垮。

我们实际上取得了成功,我是说,全美国没有一个患者因为没有得到呼吸机而死亡。全美国没有一个患者因为重症监护室没有床位而死亡,即使是在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目前我们取得了成功,所以有些人就想移动球门柱了。的确,我们不希望任何人被感染,你可以看看俄勒冈、宾夕法尼亚等一些州是怎么反应的。他们的反应荒谬至极,就是因为你不能彻底制止病毒。我想你可以一直等到(明年)一月份(再开放经济),那时已经有疫苗了,针对这个病毒,很安全。我想你是绝对正确。曲线下面的那些地区没有变化。你只是拉平了曲线,推迟了人们感染的时间,但是你不能阻止它。

杨杰凯:我就在纽约市中心。这里的疫情非常不同,但是据我所知,确诊人数下降越来越快。你们州也正在开放,那么保持社交距离的意义是什么?

格林:我认为还是有意义的,因为这样可以继续拉平曲线。但是有些时候我们的餐馆在顾客只有一半的情况下就很难坚持下去,经济上难以支撑。这会影响大量的就业,对不对?如果顾客只有一半,那么服务人员也只能需要一半,厨师也只能需要一半。我们必须得达到满员的状态,恢复全面运作。我们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做这个决定。田纳西州还有确诊病例,还必须密切监视那些曲线,以便决定何时全面恢复。但是社交距离目前还需要保持。

杨杰凯:这确实非常有趣,因为人们都会密切观察那些开放比较早的州开放结果如何,希望从中得到经验,便于其它各州做决定。

格林:确实如此。我昨天读到乔治亚开放程度较大,就是把开关一开,但是病例并没有因此增加。啊,太好了!我想人们都在观察乔治亚、田纳西等所有正在开放的州,还有德克萨斯,看看确诊率、住院率怎么样。这些都是人们密切关注的方面。

杨杰凯:格林众议员,访谈结束前您要不要最后再说点什么?

格林:谢谢你邀请我参与你们的节目,非常感谢你!你的问题都非常好!

杨杰凯:祝您全天快乐!欢迎您再来做客!

格林:好的!谢谢你!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中共屡用药品短缺威胁美国
【思想领袖】库克:中共病态政治 影响人类生活
【翻墙必看】赵乐际泄露中共“610”秘密
【拍案惊奇】中共特工美国布局 郝海东大陆被封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黄伟国:中共孤立 香港成国际焦点
【重播】蓬佩奥:自由世界联合应对中共威胁
【重播】川普疫情发布会:整体趋缓
【新闻看点】习打压香港 促蓬佩奥组灭共联盟
【思想领袖】布莱克伯恩:让美国人告中共
【薇羽看世间】中共窃国 蒋介石开启反共大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