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钟剑华:港官染文革作风 打压初选

人气 806

【大纪元2020年07月12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香港泛民主派举办立法会选举初选前夕,负责设计投票系统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办公室遭受警方搜查;此外有港府官员指,初选是操控选举、违反“港版国安法”。对此,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港府官员将“国安法”变成打压及削弱香港公民权利的一把“万能钥匙”。

他还说,港府官员升迁复制了中共“逆淘汰机制”,官员素质越来越差,还染上中共官员文革式作风,煽动群众斗群众,随意张口就将民众入罪,港版国安法推行之后尤为严重,“动不动就说你犯法,但说不出犯了什么法;或者动不动就靠权势来压制你。”

香港泛民主派7月11、12日举行立法会选举“35+初选”,以选出阵营候选人。10日晚间,警方搜查负责设计初选投票系统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办公室,致使11日延迟3小时才开始投票。9日,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宣称,初选违反《港区国安法》并且操控选举。

“政府用尽各种方法,似乎是想打散我们,甚至有了国安法后,赋予了一些很负面的标签,又说违反国安法、操控选举,我觉得这个说法很荒谬。”钟剑华驳斥港府指控:一、世界各国选举及香港政党内部皆都有初选机制,且有民众参与与否的差别;二、初选由泛民主派自行协调,无人强迫;三、未强迫任何人投票。

为赢得立法会选举35以上席次,泛民主派先行举办初选,选出阵营候选人,“通过初选的结果,令泛民主派能够集中力量支持某些人。”钟剑华说,若抽离民意研究所工作人员的身份来看,“初选是一件很平常、很有意义的事情,也是很正常很合理的。”

钟剑华表示,中共体制“以人代党,以党治国”,可以毫无法源即随意指控民众犯法。近年来港府不仅复制中共体制,也将文革作风带入香港,国安法立法后,更是鼓励民众相互打小报告,鼓励群众斗群众,“初选还没开始,就有人投诉初选是操控选举,接着私隐专员公署介入、警方也介入,政制事务局长(曾国卫)又出来说话,总之就是想你不要搞初选。”钟剑华批评港府的作法,既不能解决问题,还挑动社群之间的对立,他质问:“是否想香港出现‘武斗’?”

他说,中共体制下,官员升迁成“逆淘汰机制”,尤其梁振英政府以至今届,“每一次换人,都换些更加不堪的人上去。”“最高当权者不是去惩罚一些不合格的官员,而是只要对党忠诚,越是不受欢迎、越做一些令人(民众)反感的事,政府就越要抱紧你,林郑月娥就是一个例子。”

“包括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长(曾国卫)、民政事务局长(徐英伟)那种素质的人都可以做局长。他们出来说话,说通俗一点就是‘望之不似人君’。”钟剑华形容港府官员升迁就如“水鬼升城隍”。

“根本没能力用自己的经验、能力、识见、学养以及本身的个人品质去领导社会。所以唯有每次找些不存在的理据来吓唬你,说一些没意义的话,把阿爷(中共)摆到台面上来为自己壮壮胆,这些是整个管治沉沦的迹象。”

尤其7月1日后,港府种种的荒谬作派,指持“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标语及唱《愿荣光归香港》都涉及违反国安法。“在法例上,有哪一句说这些歌不能唱?”他还斥责此类强制手段只会不断挑起纷争,而且相当愚蠢,“我不讲‘时代革命’,不讲‘光复香港’,那我是否讲‘时代’,‘香港’,‘光复’,‘革命’,这样就没事了?”

“你说不允许贴连侬墙,我就做一些只有纸,没有字的连侬墙,你是否也打压我?有人将《愿荣光归香港》的歌词,变成了数目字,那是否也不能唱?”钟剑华痛斥,“香港官员在过去几个月,或过去一年多,越来越染上(中共官员作派)这个习惯,相当之差的。”

而9日挂牌的中共驻港国安公署,由残暴镇压乌坎事件的酷吏郑雁雄接任署长,其流氓般粗俗的谈吐也令外界侧目。钟剑华说,中共中央领导人为巩固自己的权力,更加倾向于用各种方式打压政治对手,官场“逆淘汰机制”越发明显,“过程中尽其所能安插亲信,结果必然是‘近亲繁殖’,周围的都是些类似的人,甚至不够资格的人升上去。”

“驻港的国安公署、委员会诸如此类的东西,其实你(中共)就是在不断扶植这些人,整个官僚层就会被这些小人霸占,正如《赠白马王彪并序》所说的,‘苍蝇间白黑,豺狼当路衢’就是这样的意思,最终造成整个管制素质的陷落。”

此外,美国日前以涉及重大人权侵犯为由,制裁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丶前新疆政法委书记朱海仑丶新疆公安厅厅长王明山及前新疆公安厅党委书记霍留军,冻结其美国境内财产,并限制其与家人入境美国等等。钟剑华表示,违反人权的香港官员,受美国制裁的可能性极高。

他说,香港主权移交后,国际企业在此投资,政府及民间机构、公司在此设立办事处,都是建基于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及《基本法》的承诺,“这完全是一种国际的公约、国际的盟约,所以才要去联合国登记。”

中共速立国安法,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及《基本法》,“北京以为用一个‘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制造既定事实,以为西方社会很快就会收声,会无可奈何接受事实。以前这招无往而不利,但是到今时今日,我相信这一招,特别在香港问题上,可能未必会是这样。”

他观察目前国际对中共强推国安法的制裁声浪,日渐高涨与强硬,“国际环境的转变,对中国(中共)看法的转变,我觉得惩罚新疆那4个官员只是一个开始,我相信(对)香港(官员的制裁)可能会更加严厉。”

以下为采访整理。

初选意义重大 集中泛民力量

记者:立法会选举初选的意义在哪里?

钟剑华:我们的研究所受委托进行初选的一些操作安排。初选的意义,大家都知道了,以前也都搞过。初选很普遍,世界各地的选举都有初选,美国总统选举都有初选。政党内部都会搞选举,有不给市民参与或者给市民参与的分别而已。美国两大党的初选,选民可以参与。

香港很多政党本身内部都有初选,只不过他们没有给选民参与。面对9月份的立法会选举,经过过去一年的折腾(抗争)后,大家觉得,立法会如果能够反映民意,能够做到有效制衡政府的话,那么可能去年一年出现的事就不会搞得这么离谱。明明那条法例(送中条例)那么违反民意,竟然可以,政府在几万人、几十万人,甚至过百万人上街之后,还坚持送交立法会二读,这就可以反映出整个体制的问题在哪里?

经过这件事情以后,再加上去年的地方行政选举,大家都知道,如果能够可以在议会里,令泛民主派的意见多一点,对制衡政府是有帮助的。再加上过往都搞过初选,在现时的选举方式里,有功能组别,那么立法会的泛民主派,较为反映民意的那一部分,往往是被这个制度给扭曲了的,再加上政府用DQ(取消资格),选举确认书的方法去扭曲选举的结果。所以这次大家都觉得,如果能够继续搞初选,最起码减低民主派之间的竞争。

这次的竞争也比以前激烈。因为自从去年的事(抗争),再加上区议会选举之后,很多新兴的政治组织,和一些所谓的素人。那些素人和政治组织,过去他们在香港,未必有很深入的参与,就因为去年区议会选举结果的刺激,再加上社会气氛的转变,他们都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心态。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完全没有协调的话,那么可能选举的结果,大家自己人打自己人,就是“揽炒”(同归于尽)。会令争取更加多议席这个可能性和机会受到削弱了。

所以这次,有很多团体都想继续搞初选,希望通过初选可以取得一个大家协调的结果。通过初选的结果,而令泛民主派能够集中力量支持某些人。

这个意愿,这个意念不是新鲜的,过往也有,只不过今年在这个特殊的背景下(显得)更加重要而已,所以就决定继续搞。既然要搞了,那就找人做。我们是负责操作的那一部分。那么抽离开来看,当我自己不是民意研究所的工作人员,我觉得初选是一件很平常、很有意义的事情。就是说某个政治阵营,希望通过初选产生一些协调的结果,也是很正常很合理的。

政府负面标签 用尽办法打压初选

政府现在用尽各种方法,似乎是想打散我们,甚至有了国安法后,赋予了一些很负面的标签,又说违反国安法、操控选举,我觉得这个说法很荒谬的。第一,到处都有初选;第二,这个初选是一帮人自己去协调,没有人强迫的。第三,也没有人会强迫任何人出来投票。只不过是每一个区定了一个指标,达到了某些指标,那么那些参与初选的,有意参与选举的人,就会尊重这个结果了。没有人可以强迫任何人做任何的事情。

过往很多次选举,又种票,现在传媒也查不到选举人名册,是不是更加有可能操控选举呢?过去这么多次的选举,都清楚的看到有种票的行为。种票的行为本身有部分是有中联办参与,有一些政协的委员参与。上一届选举,有一个政协的家庭可以有十几个不同的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才是操控选举。但是为什么政府又不出声呢?或者说,我们每一次的选举,都在电视画面上看到有些人,一车一车的将一些已经失去行为能力的老人家,从老人院载到票站去投票。(那些老人家)坐着轮椅,他根本都不知道在做什么。只不过是你叫他投谁就投谁。甚至有些人有掌心雷上写了多少号。这些才是操控选举。

政府对这么明显,大家都看得到的操控选举,以及一些不规范的行为,不去管,现在一个初选的活动是没人操控的,说是操控选举。我觉得这是相当之荒谬。

国安法变万能钥匙 削弱港人公民权利

我们作为一个做民调的机构,如果能在一个合理的安排下,使选民在选举前表达的意愿,帮一些派别去做一些协调工作的话,无论如何都不是问题。每一个派别都可以这么做。第二,站在一个民主发展的角度,过去几次初选的操作都是有秩序,没什么特别的、负面的评价。但这次,随便搬一条国安法,将国安法变成了“万能钥匙”,然后说你违反20条、22条、29条,讲了之后不用负责。这进一步暴露了,现在这个政府只是想利用国安法去打压,及削弱香港人的公民权利,更加暴露了这条法律的本质是什么。我觉得这个才是最大的问题。

令人担心的是,政府有这条国安法之后,可以随意地拿一条国安法规出来,说你这样不行,说你那样不行。如果根据7月9日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长曾国卫的说法,那就很有问题了,就是说我回到家里,我和我的兄弟姐妹、父母谈一下,大家不妨配一下票,你投给谁,我投给谁。这也可以叫是操控选举了,那岂不是很可怕?我觉得有点无限上纲,将文革那种随意标签的作风带了出来。

港官染上中共官员作风 随口可解释法律

记者:这就带出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第一,这些官员讲话是否需要负责?第二,应该如何去监察这些官员?

钟剑华:如果留意中国的发展,留意国内那些官员的言论,我们经常觉得“很有趣”,也很令人失望的一点是,国内的体制,是“以人代党,以党治国”。很多时候,它很随意地说你犯法,但它不用跟你说,你犯了什么法。这个做法,以往都是这样的。近几年最大的问题,是香港的官员都染上了这种作风,即随意就说你犯法。现在等于7月9日,政制事务局局长曾国卫说你有可能违法;之前教育局长杨润雄说,这些学生在学校门口排人链,也是犯法;你说“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也是犯法,但他无法告诉你,你犯了什么法。

这种作风很不可取,官员随便地就讲一句,说你犯法,来吓你,或者威吓你,甚至随便出一封信,说你不可以让人说“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不可以唱《愿荣光归香港》。但实际上,在法例上,有哪一句说这些歌不能唱?而且,我觉得很蠢。我不讲“时代革命”,不讲“光复香港”,那我是否讲“时代”,“香港”,“光复”,“革命”,这样就没事了?你是没办法穷尽所有的可能性的。这些很愚蠢,也都只是会不断挑起纷争的问题。是否每一个星期,政府都需要深夜出一份声明,说哪些字不能讲,到下个星期又出另一份声明,又有那些字不能讲呢?语言的组合,人的创意是无限的,如果你只是针对几个字,就说不能做,或者有些歌不能唱的话,这是很愚蠢的做法,这会使人民和政府官员之间不断地玩“猫捉老鼠游戏”。

你说这句不能说,那我就用另一个方法说;你说不允许贴连侬墙,我就做一些只有纸,没有字的连侬墙,你是否也打压我?有人将《愿荣光归香港》的歌词,变成了数目字,那是否也不能唱?政府的这些做法,只会不断制造更多的纷争,这是一个很坏的结果。而香港官员在过去几个月,或过去一年多,越来越染上这个习惯,相当之差的。

跟过往港英政府一直发展过来,官员是一种所谓工具理性,是专业精英、管理精英,用他们的施政的行政程序令社会变得公平一点,标准清楚一点,人权自由逐步受到保障,这个才是做法。现在的官员全都学了这些(中共官员作风)东西。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升上去做局长那些官,素质真的是越来越差。

1997年之前或回归初期,现任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曾国卫,凭什么作局长?他做局长的这两个多月来,有哪次出来说的话,让你觉得他有做局长的素质和条件?这些人,过往根本就连帮局长开门都轮不到他吧?但现在就全都做了局长,“水鬼升城隍”。而他们上来之后,根本没能力用自己的经验、自己的能力、识见、学养以及本身的个人品质去领导社会。所以就唯有每次就找些不存在的理据来吓唬你,说一些没意义的话,把阿爷(中共)摆到台面上来为自己壮壮胆,这些是整个管治沉沦的迹象。

事实上,特别是在梁振英政府,以及今届政府的转变过程中,每一次换人,都换些更加不堪的人上去,这个才是问题。譬如最近一次政府改组,换了几个人,除了刘江华没什么表现的就不用说,但看回那些民调结果,被换走的里面有一两个,譬如刘怡翔、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他们反而在历次的现届政府官员民调的评分里,没有那么差的喔。换了帮更差的换了他,而那些新上来的一上来没多久就全部已经变成负分了。这个是一个“逆淘汰机制”,是一个中共体制的问题体。这个体制造成的结果,中央政府最高当权者不是去惩罚一些不合格的官员,而是只要对党忠诚的话。你越是不受欢迎,越做一些令人(民众)反感的事,政府就越要抱紧你,林郑月娥就是一个例子。

去年,驻英大使(刘晓明)在接受BBC访问的时候,他说这条法例,“送中条例”根本就不是北京要香港做的,只不过林郑月娥要做才这么说的。那为什么中央政府被林郑月娥挟了上台,然后你(中共)唯有继续死撑她呢?自从韩正出来说要支持林郑月娥之后,中央政府就好像没得选择的一样,就一定要保住她,因为这是管治威信的问题。她怎么错都要保住她,然后她解决不了问题,拒绝独立调查、纵容警暴,中央都要透过港澳办,一而再再而三,压在她身上。到了今天走到了一个回不了头的局面,就整出一条国安法。林郑月娥还在说多谢中央政府对她的支持,继续做下去。

由林郑月娥开始做到现在,由官员继续不用问责,由保安局长(李家超)越做越恶心,他说:“你投诉我啊!”都说了几次了,越做越恶心。甚至到了一些完全都不够格的人升上去当了局长,整个过程,就是中共体制逆淘汰机制的结果。

安插亲信当官 社会文革风再现

记者:现在还出了一个国安公署,非常之神秘,署长是郑雁雄,这样低素质的人跟林郑月娥一起并肩主持香港大局,这个是什么信号呢?

钟剑华:这很令人失望,特别过去这几年,中央的政治体制造成的“逆淘汰机制”,已经很明显了,特别是中央领导人要巩固自己权力,更加倾向于用各种方式打压政治对手,而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尽量安插自己的亲信,结果必然是近亲繁殖,周围的人都是一些类似的人,甚至一些不够资格的人升上去。

这个状态在过去几年,从北京到现在香港也是这样,在回归前那段时间或97回归后那段时间里,想像不到现在包括政制及内地事务局长(曾国卫)、民政事务局长(徐英伟)那种素质的人都可以做局长。他们出来说话,说通俗一点,就是“望之不似人君”,也完全没有一种驾驭政治处境的能力,做了几个月,完全看不到讲的有一句话是像样的,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处境。如果这样演变下去的话,继续搞一些驻港的国安公署、委员会诸如此类的东西,其实你(中共)就是在不断扶植这些人,整个官僚层就会被这些小人霸占,正如《赠白马王彪并序》所说的,“苍蝇间白黑,豺狼当路衢”就是这样的意思,最终会造成整个管制素质的陷落。而他们因为没有能力去处理、驾驭这个局面,就只能像现在的政制事务局长(曾国卫),动不动就说你犯法,但说不出犯了什么法;或者像教育局长(杨润雄),动不动就出信,靠权势来压制你。

现在政府的做法甚至到了一个阶段,没有办法用讲道理来说服你的话,也不能用体制的过程,去扭转公众对政府的观感,它唯有用文革的手段去鼓励群众斗群众,有了国安法之后,更加是这样了,只要有人投诉的,它就可以抓着这个投诉去搞你。有个老师跟学生合照,举起了五个手指,就有家长去投诉,接着教育署出信就要来搞你。某个副校长没有用学校校长的名义,他在某些签名运动中签了自己的名字,有人投诉又去搞你。现在这个玩法就是鼓励人互相打小报告,就像当年舒芜给胡风设圈套,说他写了一些诗,然后交给文革小组,同样的行为会出现,这些就是不进则退。

现在香港用这个方法来玩的话,可能一时之间那些官员是很方便的,只要找到自己人去投诉你,等于现在初选还没搞,以前搞几次都没有事,但是现在初选还没开始,就有人投诉初选是操控选举,接着私隐专员公署介入、警方也介入,政制事务局长又出来说话,总之就是想你不要搞。其实这些做法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就是挑动社群之间的对立,你是否想香港出现武斗?是不是。

香港问题引国际愤怒 中港官员将被制裁

记者:美国刚刚宣布制裁新疆四个违反人权的官员,觉得下一步的制裁会不会到香港?

钟剑华:看来可能性很高了。新疆的问题已经说了很久了,但是新疆始终都不是西方社会有很大的利益在里面,但是香港不一样,香港是国际社会进入中国的一个大门口,以及国际社会许多国家都有许多投资,以至他们地区企业甚至政府的一些办事处在这里,而他们过去愿意投资在香港,愿意参与香港事务,就是建基于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和接着下来《基本法》的承诺。

我经常说香港问题,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中国内政问题这么简单,当然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但香港问题如果纯粹是中国内政的话,那1979年就不用麦理浩去北京之后,回来说第一句,“邓小平叫投资者放心”,这句话已经讲清楚了,香港将来的安排一定会考虑到国际社会的反应。

而1980年,当时的华国锋从接见英国代表团,到亲自去到英国访问的时候,他也重新讲了这一句,“国际投资者可以放心”。接着之后的《中英联合声明》以至《基本法》,完全是一种国际的公约,国际的盟约,所以才要去联合国登记。所以现在你(中共)一句国家内政,不容说三道四,纯粹这个讲法,我相信很多外国西方社会的国家是很不同意。你看看英国外长的讲法,看看澳洲总理的讲法,其实都很清楚表达了这一点。所以我相信香港的问题,引起国际社会的愤怒是更加明显了。正如英国外相所讲,你是在表现中国政府是不会遵守它们的诺言,不会尽这个国际的义务。所以英国觉得不让三百万人去英国都讲不通了。当然再加上对国际环境的转变,对中国看法的转变,我觉得惩罚新疆那四个官员只是一个开始,我相信(对)香港(官员的制裁)可能会更加严厉。

这次除了那四位官员之外,连他们的亲属都不可以进入美国,会冻结他们的相关资产。当然我们没有办法知道他们的资产有多少,现在的呼声,特别在“五眼联盟”,都会循着这个方向去思考。怎样去处理香港问题,连法国都已经说不会袖手旁观了。都看到欧洲整体,他们的调子都有点调整了,以前在这个问题上,避免直接跟中国有冲突。譬如德国已经有国会议员批评默克尔(总理)太软弱,而欧盟那个主席,其实就是德国的前官员,他的讲法也都很清楚。这次北京以为用一个“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制造既定事实,它以前以为这个做法,只要我制造既定事实的话,西方社很快就会收声,他们会无可奈何接受事实,以前这招无往而不利,但是到今时今日,我相信这一招,特别在香港问题上,就可能未必会是这样。

记者:她们已经清楚表明,哪个支持国安法的中港官员,就是制裁的对象。

钟剑华:是的。

记者:对于现在还在台面上,高举支持国安法的中港官员,有些什么样的警示作用?

钟剑华:香港很多官员,我们不知道他本身有没有外国居留权,但是很多都将他的子女,或者可能将自己的一些财富转移了外国,也都一点都不奇怪。如果一旦列入这个(制裁)名单里面的话,其实都可大可小的,即是每一个官员面对的处境可能不同,我想更加多的反而是大陆的那些官员,他们更加难估计,早段时间传闻韩正的情妇、私生子都在美国,我相信这些名单,或者这些相关的资料,你都不要当西方的情报机关“吃素”的,他们可能都已经有这些资料了。

香港的官员,现在当然不当一回事,甚至不断讲“美国的制裁没有用,我们一定有反制措施的,对香港经济没有影响”,当然这么讲了,但是老实说,大家看看香港的形势,看看中环的写字楼,突然多了很多空置的;看看最近这个星期,一而再,再而三出现一些所谓的豪宅,大幅度削价抛出市面的现象,虽然都是一些个案,但是似乎个案越来越多。其实是有些人开始在筹划,下一步另作打算了。所以那些官员怎么讲都没有用的,大家看事实。我觉得如果真是把一些香港的官员,譬如包括林郑月娥,放在(制裁)名单上的话,也都很难反驳,因为他们过去的一段时间的表现确实是很令人反感。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刘锐绍:国安法四任务 借外打内
【珍言真语】梁家杰:国安法虚字多 是整人工具
【珍言真语】白兵:拒当中共奴隶 不自我审查
【珍言真语】袁弓夷:中共自曝其丑 引美英制裁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没有微笑权利?美国媒体病了
【重播】川普8·13发布会:经济强势回归
美制裁中港高官 江家巨额海外资产引关注
【时事纵横】夏粮收购跌千万吨 港警转资产
【新闻看点】美净网联盟扩大 习开倒车军队异象
【拍案惊奇】北戴河传八精神?备打仗备粮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