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武汉小伙两陷疫区 如入战场

人气 3465

【大纪元2020年07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方净采访报导)北京疫情爆发,各区民众进行核酸检测大排查,人心惶惶。对于曾亲历中共病毒(俗称武汉病毒、新冠病毒)、刚从武汉逃到北京上班的刘军(化名)来说,更是心情复杂,他对大纪元表示,“感觉刚从武汉回来,就直接又投奔另一个战场,心理上过不去,就刚好一点就又开始不好了。”

刘军是武汉人,在北京上班,1月23日封城那天晚上从北京回到武汉,“我没办法,家在武汉。”在武汉他曾疑似染疫,1月28日出现发烧、浑身无力等症状,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他肯定是肺炎,但是由于当时核酸检测试剂短缺,医生给他仅仅开了药回家自行隔离,幸运的是他抵抗力好,一周后康复。

4月8日武汉解封后,他历经艰难争取返京,好不容易真的回到北京上班,没想到立刻又遇上北京疫情大爆发。

“我是6月7日进的京,8日刚上的班,上了5天班,刚好12日,12日还是我生日,然后又爆发了新发地,又把我赶进一个抗疫战场了。”他无奈地说。

武汉曾一天增长一万五千例

刘军回忆,武汉1月底的时候各家医院爆满,“病人急剧增加,当时每天确诊病例都是成千成万的上涨,最恐怖的是2月12日,一天增长了一万五千例。都是确诊过的,但是没有床位。”没有床位和疑似病例,都没给往上报。

刘军自己在一月底被感染,当时肺炎症状明显,但因测试盒稀少,没办法做检测,他也不敢去医院,“当时病患太多,医院那些重症患者连床位都没有,都躺在楼道里,是很危险的。”于是他只去了发热门诊,吃了药同时自我隔离,幸而症状逐渐好转。

他回忆2月中前,很多人不知道疫情严重性,“夜市晚上也有摊位在卖东西,在那么严重的情况下还有做生意的,没有把这当回事。”2月中旬大爆发后,当局就开始严厉封区,“怎么个封法呢?那直接就是来个铁皮、围栏直接里里外外全封一遍,你硬是出不去,像在家里坐牢一样。”

武汉封城时期的特别通行证。(受访者提供)
小区贴区的不让人出门的告示。(受访者提供)

“想买菜的话,一般都团购。当时鱼、肉供应都不足,而且还涨价,当时也没人来得及储备,过得挺惨。”他表示期间感觉度日如年,“因为从吃早饭、吃中饭、吃晚饭都是一个人在家待,我给自己做饭,就将就着吃。”

火葬场日夜不停地烧 搬尸工搬到麻木

刘军表示,武汉当时死亡人数难以估计,“未确诊的那肯定很多很多,就我身边就有很多就走了。”他指出,“未确诊的也应该是新冠,因为当时表现出来的症状都是一模一样的,症状都是那种症状。”

他以朋友父亲为例,症状“疑似”,但是没有床位,“他是在武汉第七医院走廊上走的,就因为没有得到及时的救治。”他指出当时是爆发式的增长,“去世的人挺多的,因为全武汉市各大火葬场开足马力去焚烧去世的尸体,也是烧了很长很长时间,不停地烧。”

刘军父亲有位朋友是做殡葬业的,传出当时找了许多工人搬运尸体,“搬一具尸体就是一千多吧,就是搬运费。从早上一直干到晚上,当时搬尸体搬得都已经麻木了,就干了一个星期,拿回来的报酬有十几万吧。”

“再加上各大火葬场每天24小时不停地开工。后期部队还调了几个临时的移动火葬场,肯定是在边郊地区,不能在市内。你想想一天得烧多少尸体啊。”当时就算死者是自己父母亲也不能探望,就是让救护车或者面包车拉走,直接拉到殡葬场。

刘军还表示,他推测未确诊的死亡人数至少有2万以上,并且他父亲的朋友也提到过,数字与他的推测相同。

回京之路艰难无比 做五次核酸仍排不上

4月8日武汉解封,刘军说,“解封的时候我开心死了,我以为我能回去。”没想到另一种艰难又开始了,“回北京的各种条件太苛刻了。艰难、艰难,非常艰难。”

刘军说,当时北京严格限制进出。“每天返京人员也就一千人。核酸过了才能给你排上号。看你提交报告的前后顺序,依次排。”能不能返京或者能不能在那个地方住,还都得先协商好,然后才能拿核酸报告让武汉所在社区的居委会主任一级一级往上报,“这个时候再报给北京,北京再根据你这个信息再确定你能不能返京,然后在‘京心相助’上给你派票。”

刘军的核酸检测报告单(受访者提供)

刘军在4月20日排上队做核酸,等两天报告才出来,然后赶紧上报给社区,等了七天没排上,这个核酸报告就失效了,就要继续去做核酸检测,再往上报,“然后就不断地往复,一直搞到5月底。做了5次,最近一次是6月3日这次,正好是第5次。然后6月3日做完核酸之后还是没排上票。”

“哪知道到6月6日全部放开了,没有隔离限制了,拿核酸报告就可以进北京了,我当时听了老嗨了。”

“估计北京市政府放心了,全面开放了。”他7日回京,8日上班,没高兴几天,12日北京新发地疫情又爆发了,他又掉进了另一个抗疫战场。

武汉人被歧视 如今换新发地被歧视

刚回北京刘军也经历各种歧视的目光,“歧视很正常,比方说你去外面就餐啊,你去酒店入住啊,你说你是武汉人,多少别人会震惊一下。”他表示前期更严重,“一听说你是武汉的,本来隔你半米的,一下子隔你差不多5米开外。”“我出去,如果别人问我,我尽量不回答。”

“现在武汉还好,说新发地会人心惶惶。”“新发地出事接着就是朝阳区,西城区,海淀区。后来昌平回龙观,那丰台那边绝对是高风险。”

刘军说,目前北京丰台疫情严重,他同桌的同事去过新发地买东西,因此被隔离了,“他小区被封了,他去做核酸,在家隔离,在外面装摄像头,还有测温,东西挺齐全,就禁止你外出嘛。摄像头都是临时装的。”就算住酒店也要装摄像头。

回顾这近半年来,从北京回武汉,又从武汉回到北京,都没脱离被疫情覆盖的阴影,刘军无奈地说,这经历是永久铭心啊。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视频】山体滑坡致京昆高速公路雅西段中断
全球疫情仍凶险 唐绮阳:感恩台湾如诺亚方舟
【拍案惊奇】中美外交降级?崔天凯自曝睡不着
【一线采访】瑞丽市民:被告知禁足医院附近
最热视频
【罗厨寻味】粥烫东星斑
【薇羽看世间】欧中峰会 欧盟对中共转强硬
【大选观察】川普对付中共敢说敢做
【新闻看点】十月惊奇5种可能 天选人塑美国未来
【拍案惊奇】中美外交降级?崔天凯自曝睡不着
【老外看中国】好莱坞制片人:中共连未来都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