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政治安全”动作凸显中共“政治死亡”

人气 2293

【大纪元2020年07月09日讯】庚子年已过半,在大瘟疫的冲击下,中国局势全面地加速恶化。中共的亡党恐惧,自窃国以来从未如此严重。在2019年神经全部绷紧的基础上,中共再加码,把“政治安全”搞得震地响。中共说得也非常坦白,它所谓的政治安全,核心就是“政权安全”和“制度安全”,也就是要保它的专政的长命百岁,但这不过是妄想罢了。

去年1月21日,习近平在紧急召开的“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上”,大谈七大安全,而以“政治安全”为纲。而3天之前的1月17日,在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上,中共公安部部长赵克志指“要以防范抵御‘颜色革命’为重点,坚决打好政治安全保卫仗”,“牢牢绷紧政治安全这根弦,始终坚持把防范政治风险置于首位”。

今年1月17日,中共召开中央政法工作会议,继续声称“要把维护国家政治安全放在第一位”。2月24日,公安部专门召开“统筹推进全国公安机关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防控和维护国家政治安全社会稳定工作部署会议”,赵克志要求各部门严防和坚决打击境内外敌对势力,在关键时刻,公安机关要坚决听从习近平指挥。

开年以来,就公开举动而言,中共为“政治安全”搞了三大动作。

其一,成立奇葩领导小组应对疫情

一月下旬,中共组建了“中央应对新型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成立各种领导小组是中共的惯常行为,本不足为奇,然而,这个领导小组的人员构成却是个奇葩。

李克强任组长,防疫工作却仍由习近平“亲自领导,亲自指挥”。副组长王沪宁,成员包括丁薛祥(中央办公厅主任)、孙春兰(国务院副总理)、黄坤明(中央宣传部部长)、蔡奇(北京市委书记)、王毅(外交部部长)、肖捷(国务院秘书长)、赵克志(公安部部长),竟没有一个专业人员。

显然,领导小组的真实目的并非防疫,而是防疫情转变为社会危机、政治危机,就是“防民变”。这个真实目的在领导小组下设“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的人员配置上,进一步得到落实。

指导组组长孙春兰,是国务院副总理,又是“领导小组”成员,这还说得过去,但唯一的一个副组长,却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担任;而成员里的公安部副部长有多位,又恰恰选择了孙力军,因为孙长期主管“国内安全保卫(政治保卫)工作”。

人命关天。在民众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中共念兹在兹的仍是它的江山,哪管人的死活。既然中共不在乎人们的死活,那么人们又怎么会不盼其早死呢?“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孙春兰视察一居民小区时,居民高喊“假的”、“都是假的”。

其二,以防控疫情的名义,利用健康码、高科技监控全民化

健康码从2月11日在浙江省杭州市率先推出,到全国各地普遍、快速采用,这样一个小小的二维码,红、黄、绿三个颜色就决定一个人的人身自由,决定谁该被隔离。

但健康码并非紧急时刻的暂行应急措施,中共正在推动健康码常态化扩大利用;健康码也并非只在大陆施行,中共还把它推向世界。4月7日,中共的两个部门(中国民用航空局和海关总署)联合发布公告,推出防疫健康码国际版,要求在特定国家居住的中国公民回国前第14天起每日填写个人资料和健康状况,未按上述要求填报的或填写虚假信息的或将被拒绝登机。

对中共而言,健康码的最大价值,在于使社会监控上了新台阶,被外界称为“中国(中共)开展大规模监控历史上的里程碑事件之一”。这也正如“知乎”上一位网友所说:“我原本以为人类被机器和算法统治的日子至少还要等个50年。这个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突然把它提前了。”

原本人们还有机会因为疫情必须配戴口罩的原因,来避免摄像头对其面部做脸部辨识而被监控;但是,健康码APP根据GPS跟踪记录用户的行动,堵塞了所有漏洞,类似于给每个人戴上了电子脚链。《纽约时报》记者对“健康码”代码的分析发现,该系统不仅可以实时判断某人是否具有传染风险,亦会与公安机关共享用户资料,监视其位置以及健康状况,会把用户个资、位置和识别码发给服务器,在疫情结束后可能会长期存在,继而帮助政府进行监控。

中共以防疫之名,行监控之实,但高科技监控就能保中共不死吗?中共曾经嘲笑苏联“卫星上天,红旗落地”,难道它自己能摆脱这一宿命吗?

其三,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翻牌重来

2018年党政机构改革,政法系统大动干戈,政法委的3个机构,即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中央维护稳定工作领导小组、中央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被全部撤并。

然而,开年以来,政局不稳,维稳升级,“政治安全”的叫嚷声嘶力竭。中共又决定成立“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于4月21日召开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第一次会议。中央政法委书记郭声琨任组长,小组成员是现任中央政法委委员。除中央层面外,各地也都纷纷成立平安建设领导小组。根据公开报导,各地多是当地党委书记“一把手”出任小组组长,办公室设在党委政法委。

这个小组大致是以前的综治委、维稳办的翻牌,职能广泛,旨在“因应矛盾”,按照官方披露,重点包括防范打击危害国家政治安全活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决胜战、社会治理现代化、公共安全管理、防控网络安全风险等。

6月8日和15日,平安中国建设协调小组下设的专项组——社会治安组和市域社会治理组,分别出镜,公安部副部长林锐和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王洪祥分别任专项组组长。

7月5日,第三个也是最新的一个专项组——政治安全专项组显身,组长为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雷东生。中央政法委的喉舌对此作了具体报导。但从报导中雷东生的讲话来看,中共的“政治安全”已陷入全面危机之中,它做的只是打鸡血而已。

从国际环境来看:大瘟疫出于中共人祸,全球追责;港版国安法倒行逆施,多国反制;中印边境冲突,印度强硬,中共已是空前孤立。

从民众心理来看: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早已荡然无存。

从政治安全保卫专门机构人员工作状态来看: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盛行;“自觉把维护制度安全、捍卫政权安全放在首要位置来抓,敢于担当、主动作为”,大都是空话。

的确,中共从事“政治安全保卫”工作的人,恐怕是最明白中共灭亡在即的群体之一,他们都是人精,怎么会不考虑为自己留条后路呢?而“政治安全保卫”头目孙力军的落马,更是让他们胆战心惊,谁又不担心自己会被拉出来当吓猴之鸡呢?

从以上的三大动作来看,虽然中共“政治安全”高调得不得了,但都是在沙滩上画画,只是满足自己的一时幻觉罢了。

总体来讲,无论中共如何诡辩、掩盖和粉饰,大瘟疫毕竟点燃了国民的愤怒,恶化了本已岌岌可危的经济,加剧了中共内斗,猛推了美国领导的国际围剿。而大瘟疫来源于中共人祸,其实也是天谴,“天灭中共”从来也没有现在这么迫近。

因恐惧而追求“安全”,因追求“安全”而制造恐怖,因制造恐怖而不断引爆各类定时炸弹,从而被炸得粉身碎骨,这是中共摆脱不了的宿命。

责任编辑:李穹#

相关新闻
粮食危机威胁的是国家安全还是中共政权?
“留港不留人”背后意图 专家解析
华邮:港版国安法为治台蓝图?恐武力犯台
FBI:每10小时启动一起中共相关反间谍案
最热视频
【直播预告】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下)
张爱玲的上海
【新闻看点】美大选辩论 川普2招或击拜登软肋
【时事纵横】蓬佩奥访梵蒂冈 聚焦中国宗教自由
【珍言真语】梁家杰:亲共派要摧毁香港法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