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安华托帝:香港新疆化 健康码是追踪器

人气 1696

【大纪元2020年09月01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黄采文、梁珍采访报导)一年多来,中共高压管治香港,外界担忧香港恐将逐渐“新疆化”。对此,流亡英国的新疆维族人安华托帝(Enver Tohti Bughda)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这个(香港新疆化)我觉得不应该是一个问题,是一个事实。就是会的。”

作为原任新疆乌鲁木齐铁路中心医院的肿瘤外科医生,安华托帝发现当地肿瘤的发病率特别高,深入调查后发现是中共在当地进行的核武器试验酿的祸。1998年他协助两名英国Channel 4(第四频道公司)记者拍摄纪录片——《丝绸之路上的死亡》,踢爆中共在新疆罗布泊的核武试验,导致当地人群大量罹癌。拍摄结束后,安华流亡英国至今。

新疆全民抽血检DNA 体检为名建器官库为实

问及港人忧心当前正进行的“自愿全民检测”以及港府计划推行的“全民健康码”,恐将成为中共监控港人的工具,安华托帝以中共宣称完成的中共病毒患者双肺移植手术,做为答复的起点:今年2月29日南医大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团队,对一中共肺炎病例进行了双肺移植手术。该病患2月24日转入该院,5天后即可完成双肺移植手术。

“我最近查过,到上个星期为止,自愿捐献器官登记的人数才200万多一点点。”安华说,自愿捐赠器官人数占全大陆总人口约“0.0014%,是世界上最低的,但是呢,它却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的器官,这些器官哪来的呢?”

这让他联想到中共2016年在新疆进行一场针对维族人免费的“全民健康体检工程”,当族人感谢中共的“德政”时,安华嗅出中共的阴谋。“他们专门给维族人体检,其他民族没有!为什么呢?当地老百姓感谢政府对我们体检。我说:‘你有病,中共给你体检想干啥?’”

“这种体检就是,为它的器官库做资料准备。它有了庞大的器官库和数据以后,只要有买主来了,把买主的血型检查一下,然后输入电脑,就知道在新疆哪个县,哪个农村的,哪个人跟他相配。那么这个人就会被警察带走,说他是极端分子,那么他就失踪了,你就永远见不到他了。”

他提醒港人,这和正常体检方式是一样的,“只是体检出来以后,中共用这个结果去干什么,那你就不知道了。因为体检结果完了,它就知道你的血型,就是你这个所有的生物信息,就被它掌握了。”

自2017年后新疆的全民体检,中共改为DNA检测,“DNA是拿个棉签在嘴巴里面滑一下,就可以检测到,但是它还是在抽血。”“我们就说了,你(中共)在骗人,你还是在做器官匹配的数据库。”安华说。

他说,“当完成全民体检后,就出现‘健康码’,把你所有的生物信息输进去了,任何人在那个Barcode码上扫一下,就知道你的所有的信息,包括你读过什么书,是不是做过什么宗教礼拜,什么东西都有。这不光是用来监控这个群体,也是它一个极其方便的、获利于这个群体的一种手段。”

健康码同追踪器 方便监控人民活动

此前,中共释出消息指,只要持有“健康码”的香港人士在来往港澳或粤港时,可获豁免14天的强制隔离检疫。尽管如此,经民调显示高达76%港人反对“全民健康码”。

“当时在新疆也是,只要有了这个东西(健康码),那么就通行无阻,去哪都可以。因为它知道你在哪里,你去哪里了。所以它不用害怕,你干什么了。而且反过来它可以跟踪你,你跟谁见过面,你到哪去了,然后它就会调查你们说些啥,你干什么去了。这是一种跟踪的、一个极其方便的一个手段。”安华说。

而此次香港全民检测是“自愿”而非“强制”,安华认为,这是由于中共深知港人的“民主意识”高,“中共它还是会稍微有所顾忌,一步一步来。”他说,中共对待长期被其控制洗脑的大陆民众,往往冠冕堂皇地说让民众“自愿”而为,“但是你知道你一定会去,你要去,你不去,那么你就会有麻烦。”

他举了自身一个例子。1990年亚运会在北京举行,中共号召民众自愿捐款。一天他领回工资时,发现短少200元人民币。他问单位:“这200块钱哪去了?”对方答,捐给北京亚运会了。“我说:‘我没有说要捐呢,哎呀!’这是中央的号召,就是说自愿捐款,所以呢我们就替你捐了,它就是这样的。”

“现在香港是‘自愿’的,我倒觉得中国共产党什么时候遵守过它的诺言?什么时候它说过一句实话?”他质疑地说。

而他认为当前香港设立“全民健康码”主要目的是“控制”港人,但“我们没有办法排除在将来,就是说你会发现有人开始失踪,找不到尸体,那么很可能他的器官就会被卖掉。这是中国共产党,只有我们想不到的事情,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被安排到刑场做“手术” 活摘死囚器官

一般相信,“活摘死囚器官”始于中共建政之后,并且在隐晦地、秘密地进行着。安华一次亲身经历,证实了中共秘密活摘人体器官。

1995年,任职乌鲁木齐铁路中心医院的安华托帝,受命前往新疆乌鲁木齐的“西山刑场”摘取死刑犯的器官。“那个人被枪毙,但是他还没有死,被子弹打到他的右胸上面。”事后回忆,安华托帝认为,故意枪击右胸可以延长一小段生命,以保持脏器的新鲜。

医院主管催促下,安华快速摘取囚犯的肺脏及肾脏。囚犯微弱地挣扎,下刀时汩汩流出了血,安华明白“他的直接死因,是我把他的器官拿掉了。就是我缩短了他已经剩下的很短的生命。那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我导致了他的死亡。”

医院主管告诫他,“记住,什么事也没发生。”他将秘密沉入心底,自小被中共洗脑的他也尚无罪恶感,“我们所受到的教育,凡是国家的敌人,那么我们作为这个国家的一员,有义务清除国家的敌人。”

“它制造一些冤假错案,然后你就不会觉得它做得很离奇,或者是有什么问题。任何一个人,只要不认同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或者共产党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是国家的敌人。”安华说。

直到发现中共的核试导致当地异常高的肿瘤发生率,他知道自己该做出选择。小时候阅读的一篇《读者文摘》的文章,突然涌至心头。文章描述欧洲某处,一人眼见身旁有人遭遇袭击,却毫无作为,因此被警方逮捕,被判有罪。

“你看到犯罪正在进行,而你没有干涉,你能干涉你没有干涉,你也没有报警,那么你就有罪。这个故事给我的感受很深。就是你看到这个犯罪进行的时候,作为一个旁观者,你不是无辜的。”

铁幕外的世界挣脱枷锁 作证“活摘器官”

于是挺身冒险揭露中共恶行,安华被迫流亡英国。在铁幕外的世界,开始看清共产党的洗脑手法,“然后才觉得,我在国内时的那些思想、那些做法很幼稚,而且很愚蠢。和现在北朝鲜是一样的,觉得这个‘伟大领袖’,‘亲爱的’这个党,他们是永远‘光荣正确’的。”

他也开始反思自己,“我是一个医生,应该抢救生命,怎么会导致别人死亡?”隐藏内心的秘密日渐沉重,“就越来越重,越来越重。最后没有办法,我就把它拿出来了。”

2009年12月10日,英国议会大厦举行了一场中国人权问题研讨会。与会者有英国政要、大赦国际、西藏社区和维族等团体的人士。美国资深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谈及中共活摘人体器官所进行的调查,“想拿到第一手资料是极其困难的。”

观众席上的安华举起了手。“然后我就把这个事情讲出来了。讲出来之后反而就觉得很轻松。”此后,安华成为活摘器官的证人,在欧洲、联合国等议会讲述证言,并揭露中国少数民族受压迫的状况。

2012年,《国家器官:在中国的移植滥用》出版了六篇医疗专业论文,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与葛特曼采访了100名证人,包括法轮功的幸存者、医生、警察和劳教所管理员。

核试验场、药物试验场 按需栽赃“恐怖活动”

在自由世界里获知真实信息,安华拼凑出故乡的真实处境。日本电影《追捕》中的男主角遭到灌食中枢神经阻断药后,变成傻子。安华想起小时候,一个大他五六岁的亲戚。那男孩很调皮,一天与几个朋友上山打柴误闯军事基地,中共军人关了他们几天,给他们吃喝,然后告诉他们:“你们有病,我们给你吃点药、打针吧。”回家后,男孩从此一声不吭。

“我看到这部电影以后,我就想起来,对呀,我的那个亲戚,他也变成这样!”安华这才明白,中共残暴、狂妄的肆意而为,屠害百姓,将人民推向无止境的苦难中。“想把这里搞成什么,就可以把这里搞成什么。它很成功地把这里搞成了核武器的试验场,它很成功地在那里试验各种药品。”

而当世界进行反恐战争时,“中共就说,在我的后院也有恐怖分子。然后它就开始塑造这些恐怖分子。在中国新疆发生的所有那些所谓的恐怖袭击事件,我不相信有任何一个是维族人策划的。”

“参与的很可能是维族人,当然有很多维族人也是中共的特种部队的成员,他也是警察,那么那些人都是严格执行命令的,这是很有可能的。如果说是维族人的组织,组织策划的,实在是没有办法相信,因为我太了解维族人。”安华说。

“中共对他们的侮辱已经进入到他们的家庭,这种侮辱是很深的。中共派去个男性官员,就到了被关到集中营的那些维族人的家庭,和他们的老婆睡在同一张床上,你还不敢说话。那么你说,这种仇恨都已经到了个人的层面了,那么这些人,怎么这些恐怖分子没有了呢?没有一次恐怖活动呀。如果他们有过一次,那么我也愿意承认,喔,维族人他们有恐怖分子,没有。”

安华控诉这是中共的手段,挑起恐怖袭击,欺骗中国大众新疆人都是恐怖分子,然后将新疆人全部关起来。“关起来以后就说,你看,我关起来以后就没有恐怖活动了。”“它从来不管外国人怎么看他们,它所关注的是国内的民众对它怎么看,它只要能把国内的民众欺骗好了,就可以了。”

炮制同样手法 中共在香港制造“恐怖分子”

安华说,中共也在香港炮制同样的手法。反送中抗争初期,“也是中共的那些卧底,黑帮那些人先进去,搞破坏,让香港当地民众觉得这些学生可能真的这么坏。等中共开始镇压的时候,民众就说他们(那些学生)就是暴徒,这是中共的一个手腕。”

所幸自由世界的香港,讯息流通,可以识破中共的邪恶手段。“新疆的人没有办法跟香港比。因为香港以前是属于自由世界的一个部分,对外界的沟通渠道非常丰富,所以外面有什么事,他们都知道,而新疆不是这样的。”

“他们(新疆人)生活在一个铜墙铁壁,一个监狱里面的监狱里面。”安华说。

高调发声劝人远离中共邪恶

远离亲人与故土逾20年,问他后悔吗?“你要说我没有后悔,这可能是假话。但是,如果能再来一次的话,我还会这么做的。”目前他积极在国际间揭露中共迫害少数民族、作证中共“活摘器官”。他说,中共的弱点就是害怕民众高调发声揭露它,而这也是他保护新疆家人以及“赎罪”的方法。

安华表示,“人就活这一辈子,还是多多积点善吧。就说,我自己做不到,但是至少我可以发声,至少可以告诉别人,这里有邪恶,大家注意,离它远一点。”

活摘猖獗 中共威胁全世界生存权

他说,中共的邪恶程度往往让人难以置信,而且也已威胁全世界。“整个地球、其它国家的很多人的生存权也被它控制了。因为这个器官的买主是有钱人或者是有权的人。”

安华表示,人权人士在国际推动反对中共活摘器官运动,一直无法得到各国响应,“各个国家在抗击中共的时候,还是留有一手,因为你没有办法知道,哪个国家,有几个国会议员曾经在中国换过肾,这是绝密吧?如果中共一旦把这个拿出来,那将是个丑闻。”

当遭遇生死难关时,如何拒绝犯下“活摘器官”罪恶以延续自己的生命,“那就只有看自己的修炼了。如果他把自己的生命仅构建在另外一个人的生命之上,那么他将来一定会是在地狱里面。因为那个被他拿走了器官的人,一定会在他前面等着他。”

黑暗中,只有人性的道德与良知可以战胜一切。他以自身经历告诫人们,“你看到你的邻居被抓,你不吭声;你的兄弟姐妹被抓,你不吭声;等你被抓的时候就没有人为你吭声了。”

完整的访谈内容请点击《珍言真语》节目。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林匡正:跳出中共圈套 争取选举
【珍言真语】蔡咏梅:大佛洗脚天下乱 末代征兆
【珍言真语】杰斯:港人要顶住 莫被大深圳蚕食
【珍言真语】余慧明:全民检测爆疫危险超选举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再访密西根演讲 双方争夺激烈
【珍言真语】马仲仪:港康码将上路 免检有漏洞
【远见快评】司法部查亨特说明3点 五中释信号
车评:双色多变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闻看点】备战总动员?五中公报泄习近平心头患
【拍案惊奇】美大选“神算”开口 中共甩锅新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