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左派为何仇恨川普 习近平砸万亿造芯片终烂尾

人气 10578

【大纪元2020年09月30日讯】大家好,欢迎来到《天亮时分》之政论天下,我是章天亮。今天是2020年9月28日。

今天想说两件事。一件事是“十月惊奇”拉开帷幕。美国大选是11月的第一个星期二投票。上次是11月6号,这次是11月3号。通常在十月会发生令人惊奇的影响大选的大事。这两天已经看到了这样的事件。另一件事就是美国制裁中芯国际,由此谈一下习近平准备砸将近10万亿(人民币)去造芯片,但几乎无人看好。

这几天我看到了很多讨论这个问题的文章,和自媒体人的解读。但我想深入一步去分析为什么在中共治下,在芯片制造这样一个关键领域,重赏之下,没有勇夫。这其实跟现在的社会分工越来越细有关系。

在当代社会,是一个分工协作的社会,我以前说过,像苹果手机需要几百个供应商,有的供应商就是专门做电容的。越是一个分工协作的社会,越需要人与人之间的配合,而中共推崇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斗争。如果双赢是注定一方赢两次,另一方吃亏两次的话,这种合作当然无法维持。说到底,这既是一个体制问题,也是一个道德问题。

我看历史发展的进程或者一个文明的形态,有的说是地理决定论,有的说是文化决定论,也有的用经济学原理或者金融角度来解释。其实我是一个道德决定论者,因为任何棘手的问题,归根到底都是人的问题;而人的问题,归根到底都是个道德问题。

这个世界上的很多苦难,都是人给人制造的。包括共产党的出现,它这样一个邪教政权的维持,都是通过败坏人的道德来实现的,这也注定了这样的政权无法持久。这个问题说起来就要展开说一大篇,我们留到会员网站上再说吧。

先说美国大选。在讨论这件事之前,先跟大家说一个通知。明天晚上,也就是北美的9月29号晚上9点,大陆那边就是9月30号早上9点,将举行美国大选之前的第一次总统候选人辩论,也就是川普对拜登的辩论。

美国大选辩论是从1960年开始的一个传统。现在各大媒体都在为这件事造势,估计会有几千万人看。希望之声媒体集团准备做一个辩论的直播和评论的直播。辩论的时候是带同声翻译的,就是把两人说的内容同步翻译成汉语。

希望之声选了五个YouTube频道,包括天亮时分江峰时刻还有希望之声的国语新闻粤语新闻走入美国。到时候,我和江峰,还有其他嘉宾在辩论之后有一个直播的点评,大概有一个小时。

川普和拜登的辩论是六大议题,包括二人的政绩、经济、新冠(中共病毒)疫情、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和表决、现在美国的社会动荡,大选结果的正当性(可信性)。

我看福克斯新闻上说,70%以上的选民已经下定了决心。这场辩论已经对他们不再重要。但因为通常选举的得票都只差几个百分点,所以这场辩论对于帮助摇摆选民下决心还是很有必要的。现在双方都在紧张地准备,而且川普和拜登也都在释放对对方阵营不利的消息。我们所说的“十月惊奇”大概也就要登场了。

其实关于川普这边的负面消息,左翼媒体一直在释放。从川普宣布参选的时候,左翼媒体就开始释放对川普不利的消息——如果没有就编造匿名消息来源和假新闻(fake news)。所以对川普这边来说,我感觉左翼能够制造的十月惊奇的空间比较小。而且川普的选民基本都是铁杆川粉,所以左翼媒体制造这些东西,川粉基本不信,因为这四年多来,左媒把自己的信誉毁得差不多了。

我觉得左派一些人,有一种心态,就是精英意识。他们觉得他们应该是掌握权力和指引人类前进方向的人。其实我觉得,人最可贵的品质或许都不是诚实或者仁爱之类的,而是人的谦卑。

这种谦卑不是说做奴才的那种奴颜卑膝,而是一种对自身有限性和自身不完美的认知,一种对神的敬畏和崇拜。

只有你敬仰神,并且知道自己不断有缺点需要克服的时候,抱着这样的心,你才会愿意反省自己的不足,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不断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但是你看共产党,真是一个邪教。它一方面否定神,一方面把自己塑造为神,搞个人崇拜之类的。而美国的左翼或者各个国家的左翼,其实都跟共产邪教有关。他们也想把自己塑造为神。

他们说各种漂亮话,作秀啊,同情弱势群体、少数族裔或者LGBT,其实都是希望这些人像信靠神一样地信靠他们。他们会刻意表现自己的大爱,甚至对犯罪分子乃至恐怖分子都表现出超乎正常的同情,好像他们能够包容一切,胸襟如海。

但是他们不懂一个道理,就像儒家讲的“君子爱人以德”。真正对一个人好,是引导他做一个有道德的人,而不是放纵别人的欲望、放纵别人去做坏事。

我要特别强调,引导别人做一个有道德的人,这个道德标准不是人定的、不是这些左派精英定的或者左派媒体宣传的,而是神定的。

而在另一方面,当一个人做出一个不切实际的大爱姿态的时候,难免就变成了伪善。因为你没那么好、没那么善嘛,所以你的善就一定是伪善。所以你会看到他们虽然对犯罪分子之类的充满同情,但是对那些真正信神的人却充满了仇恨,以至于恨不能剥夺这些人的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

从骨子里来说,他们的精英思想也让他们特别喜欢复杂的逻辑和修辞,以显示自己的智力、辩才都高人一等。这也是很多大学教授喜欢当左派的原因。

但他们那一套实际上又不能成立,所以他们就要把学生dumbing down,不让他们相信神的东西,甚至不让他们接触承载了神传的正统理念的传统文化。其实你看西方从启蒙运动以后,那些左派的所谓哲学家们提出的理论都是看起来很高深的,就像马尔库塞说的什么单向度的人啊,杜威的那些教育理论啊等等。

他们对他们圈子以外的人是充满鄙视的。他们认为自己是智慧超群、是道德完人、是圣母情怀。所以他们对川普这样一个竟然不是他们选择的人当了总统,而且还要让美国社会恢复常识、恢复简单、恢复对神的信仰,简直恨之入骨。

他们认为川普的出现,每次他的讲话所使用的那种简单的语言逻辑,诉诸于常识而不是高深的社会学理论,包括他说的我们崇拜神、不崇拜政府之类的观点,都是对他们的权威、对他们的伪善、对他们那些虚假的高深理论的挑战。所以他们的仇恨不仅是因为另一个人坏了自己的好事,更是因为川普剥掉了他们伪善的外衣和他们自我加冕的神圣光环。

我刚才说我觉得一个人最大的美德是对神的敬畏和谦卑。左派失去的恰恰就是这一点。天主教把人的罪分为七类。很多人都知道这个说法,叫七宗罪。其中第一宗就是傲慢。

下面咱们说一下“十月惊奇”。昨天,《纽约时报》说川普在2016年和2017年只付了750美元的所得税。当然《纽约时报》跟往常一样,既没有公布消息来源,也没有公布任何证据。川普说,这些内容是完全错误的。川普的律师艾伦·加藤(Alan Garten)说,实际上川普给联邦支付了几千万美元的个人所得税。在2015年就支付了几百万美元的个人所得税。

川普昨天在福克斯新闻的发布会上则质疑记者为什么对乔·拜登(Joe Biden)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各种犯罪三缄其口。他提到亨特·拜登拿了前莫斯科市长遗孀350万美元。

另外,我们说亨特·拜登从中国银行拿到了15亿美元,但川普说,参议院共和党调查,不止这个数。

我们上次节目中也说了,亨特·拜登跟一个脱衣舞娘2018年生了个女儿,法庭判决他要负担母女的生活费。还有就是亨特·拜登长期给俄罗斯和东欧的一些女人钱,这些女人可能是贩卖性奴犯罪集团的受害者。

我感觉这里的水很深。也许十月份的时候,会陆陆续续揭示出来。还有希拉里的邮件门、川普通俄们造假等等,现在也都有消息陆续揭示出来。

最后说一下中芯国际被美国制裁的事。

我们在9月8号的时候做过一集节目,【《华尔街日报》9月7日报导,美国国防部一位发言人称,美国的几个机构正讨论是否应将中芯国际列入“实体清单(制裁名单)”,一旦实施,美国企业必须获得商务部特别许可才能与中芯交易。】

具体原因是【上个月,美国国防承包商SOS International公布了一份研究报告,提到中芯帮助中共国防建设。有军队背景的中共院校研究人员按照中芯的产品要求,来发展相应的技术。这些院校中有一所在2015年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出口黑名单,因其涉嫌设计用于模拟核试验的超级计算机芯片。】

这里要说一下,芯片制造的工艺极其精密和复杂。你想在一个国家把所有工艺全部琢磨研发出来,那是根本不可能,而一道工序不到位,你整个芯片都做不出来。咱们现在看7nm技术的芯片,就是台积电和三星可以做。

你觉得三星很牛很牛吧?2019年发生一件事,韩国的三星太子李在镕和海力士CEO都紧急飞往日本,讨论日本的半导体材料断供问题。咱们知道现在做芯片光刻机的就是荷兰一家ASML,半导体材料中有三种化工产品也只有日本能做(高纯度氟化氢、光刻胶和氟化聚酰胺)。以三星半导体这么牛,也得求日本提供原材料。

习近平估计是不懂这里的关窍,说要砸下十万亿人民币,把中国自己的芯片产业搞起来。芯片产业不是砸钱能够做得起来。

中国人总好拿两弹一星说事儿,但两弹一星其实原理并不复杂,工艺也不复杂,只要别人做出来了,你照着做就行了。你造了十颗原子弹,十艘火箭,哪怕有一半儿工作就可以威慑敌人了。

但芯片的工艺非常复杂,而且质量要求极高。那是按照亿为单位量产的,你的质量要跟不上,合格率达不到标准,消费者就不会买你的。而且现在人家不买你的,还没谈到质量问题,而是从一开始就不信任你的产品安全,不知道你留了什么后门去搜集用户数据。

所以如果习近平真的砸下十万亿造芯片,可以肯定的是啥都没造出来,最后留下一堆银行的坏帐。

我想说什么问题呢?就是共产党统治时间越长,对于分工协作类的产业发展就越加不利。我们看到中国大陆出来的人,到了海外之后,在公司或者政府部门上升的空间都比较有限。这不是什么种族歧视的问题。

你知道在大公司做一个低级部门的经理,靠的是扎实肯干和执行力,这方面中国大陆的人也比较胜任。到了中层干部的时候,那就是需要各部门协调,这个时候人际沟通和协作能力就显得更加重要。到了大老板这一级别的时候,你的视野和格局,Vision就变成了最重要的,而且你要能够去像一个精神领袖一样激励别人跟着你干。

我说中共党文化,最擅长的就是扼杀人的沟通协作方面、扼杀人的视野和格局。因为党需要的是人和人之间的斗争,就不让你分工协作。党需要你看重眼前利益,这样党才能用短期利益去收买或者胁迫你,所以就扼杀真有大格局的人。同时党的那种僵化思维也在扼杀人的创造力。

所以我可以断定,习近平十万亿什么也砸不出来。在这种体制下,重赏之下,也无勇夫,即使有人冒头,也会被旁边的人干掉的。所以这不是一个勇夫能完成的事,得是千千万万个勇夫一起干。但中共体制下,这些勇夫们自己就跟自己干起来了。

责任编辑:李净#

相关新闻
【新闻看点】习访芯片厂 专家透露研发真相
帮中共走私高端芯片 海外华人面临20年监禁
程晓农:中共梦断芯片路
芯片库存不够 华为Mate X2折叠手机或延迟上市
最热视频
【纽约调查】纽约百年来10场 大运动带来的变化
【珍言真语】刘锐绍:林郑失宠 港官六神无主
【拍案惊奇】纽时围川普救拜登 中共五中换人?
【一线采访视频版】游青岛返粤 民众遭强制隔离
大疫下解救有道 历史启示带您闯过中共肺炎
【珍言真语】梁锦祥:拜登丑闻曝中共靠港漂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