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文集
最近有个现象值得深思,替中共站台的很多名人,会得到意外的“礼物”。
中南海迄今都不愿承认和面对造成今日困境和瘟疫流行的根本原因是源于中共在过去二十年犯下的滔天大罪,不愿反躬自省,改邪归正,而是坚决在死路上不回头,那就只好等着最后一刻的到来了。
自新冠肺炎爆发已一月有余,在中国,除了以“政治第一”为己任的官员、医疗专家频频露面、发声之外,人们甚少听到来自民间的真实消息。尤其是在公共领域同样具有代表性和权威性的群体——知识分子也比任何时候都显得沉默、安静。 不久前,墙内一家媒体的网站上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标题——“北大教授沈岿:大疫之下善待每一个人的基本权利”。这位教授大概想要呼吁,在如今这个非常时...
自从武汉封城以来,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每天都在关注那里的局势。
2月18日北京市西城区委副书记、区长孙硕宣布,西城区将严格实行小区封闭式管理,目前对全区1300多个小区、1.1万多处平房院落、48.9万余户居民,进行全覆盖排查,对具备封闭管理条件的小区做到“应封尽封”。 封闭管理的通告,让不少北京人大吃一惊。几天前,微信圈里还在传:武汉肺炎疫情可防可控可治。再者,中国人信守一条,首都北京是最高权力的象征,中国版图上...
在古人的眼中,天、地、人之间有着密切的关联。《易经》说:“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古往今来历朝历代的有道明君,都将天灾视作上天对自己的警告,并加以反省,纠正错误。作为千古圣君的清朝康熙大帝也是如此。
今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21年。这是血雨腥风的21年,这是谎言满天飞的21年,这是中共邪恶登峰造极的21年,这是天怒人怨、人神共愤的21年,这是中共走向最后灭亡的21年。
2月23日,中共在北京召开了名为“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的会议,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七常委和全体政治局委员全部出席亮相。
从武汉封城到今天的这一个月里,因为新型肺炎的肆虐,中国人活的无比惶恐和压抑。为了排遣情绪,网民们创作了大量的笑话和段子。这些段子和笑话具有很强的政治隐喻性质,它们或以黑色幽默的方式曲折表达内心的愤怒和不满,或用反讽的方式针砭灾难中表现出来的社会现实的黑暗面,或通过自我解嘲的方式缓解自身的情绪,不经意间为这场大瘟疫留下了一份另类的历史纪录。
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42分53.8秒,河北省唐山市发生里氏7.8级地震,有感范围广达1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其中,北京市、天津市受到严重波及。仅仅10秒钟,中国北方这座150万人口的工业城市,顷刻间变成人间地狱,全市交通、通讯、供水、供电中断,80%以上正在酣睡的人们,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就被埋在瓦砾之下。
东京的一位好友近日垂询,问看到日本给中国的捐赠,上面引用的古词句了吗?回答说看到了。她又问起,看到后有什么感想?回答说,好在面前没有日本人,要不真想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她说你不用钻地了,把真实的、心里的想法说一说,就行了。
其实,如果能够用自由世界和普世价值的常识,就可以直接从中共造假新闻中看到事实的真相。我们用下面的几个中共官媒的新闻以及他们之间的关联来做分析讨论。 先看这个新闻:
尽管近日中共官媒不断称全国除湖北外,确诊、疑似感染和死亡人数持续下降,并力争在2月底结束疫情,但撒谎成性的中共的公信力早已丧失殆尽,海内外根本没有多少人相信。还有一再被封锁的民间传递的真实信息,也是中南海高层无法回避的。况且病毒哪里会听中共的话,说2月底消失就消失? 就拿帝都北京来说,这几日在中共的权力核心区域西城区,就接连传出新冠肺炎感染确诊病例。不...
政法委俗称“刀把子”,它居然越过中宣部、向媒体发号施令。此反常现象表明,中共要以更强势态“维稳”,企图更严密地管控信息。
从去年年底瘟疫在武汉扩散,经历了重灾区的浩劫,最近多个省市开始复工。这意味着“人定胜天”,还是意味着“中共败给了病毒”?
蔓延整个中国和全球越来越多国家的新型冠状肺炎,让武汉成了眼下全世界瞩目的焦点。
今年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第21年,也是中共走向灭亡的关键年。
武汉爆发世纪大疫,直接导致封城,死亡和传染人数都超过了SARS传染;被确诊传染者在多国出现,让国际社会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成了2020年新年国际社会的第一关注点。 但人们发现,奔涌而来的信息,是那么不可思议和恐怖,充满悲哀。 疫病因为被刻意隐瞒而大肆扩散了 上一年的12月8日病毒感染就已经被发现,根据中国的传染病上报机制,应该在2个小时内上报这...
即警告中南海妄想以人力“战胜”疫情、“战胜”病毒是行不通的,而是要反省所犯下的罪恶,并勇于清算,才可获得上天的垂怜。
在今年一季度仅剩40天之际,中共卫计委为了尽快大面积复工、开学,大力操作“新增病例15天连降、零增长的省份增多”,以此来表示疫情防控形势缓和,不料监狱系统的疫情却接连爆发。
2月18日,一位身处武汉疫区前线的中共党员官员,冒着风险在网上发文,曝光了当地疫情防控中存在的诸多问题,戳破了中共自我营造的抗疫正面形象。很快,这篇文章就被删除。
应勇、王忠林被调至湖北,履新已一周。陆媒密切关注新官,报导中不乏赞美之词。应、王二人都强调要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不过......
最近,随着武汉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中国,影响全世界,被怀疑是病毒源头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一下子成了全球关注的焦点。与之相关的“谣言”也多起来了。这里着重谈三个“谣言”。
《柳叶刀》上的声明非但没有洗脱中共合成病毒的嫌疑,反而反证了中共的心虚,而俄罗斯的打脸与美国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代表白宫向北京传递的资讯,即“对于病毒来源,中共必须被追究责任”,其实已经在暗示病毒是人工合成的概率非常大,中共迟早要为自己的狂妄和残酷付出代价。
随着武汉肺炎的扩撒肆虐,中共高层各方为推卸隐瞒疫情的责任,展开“甩锅”大战的第一回合较量,暂时告一段落。从结果来看,习近平取得小胜,但也仅是“惨胜”。
看着医生、护士命悬一线,中共不施救,反而忙着给他们写“生死簿”、评“烈士”,这不是来追魂、索命的,又是什么呢?
来势凶凶的“武汉新型冠状肺炎”袭击全球,各国都全力从事防疫工作。虽有十七年前对抗SARS的防护经验,但这次恐怕会更棘手,时间会拖得更久,损失也会更大、范围会更广,毕竟这是“新型”的,无法沿用过去的方法来对症下药。
二月中旬,与北京人大新闻系的校友、资深媒体人士鲁难,和台湾资深媒体人、明镜电视台今天大新闻的主持人薛纯阳,一起探讨了中共两会推迟召开,中国一切不知明天;中共/习近平大失民心,是否会下台;中国当前的做法为什么不符国际规范;中共的数字专制,及华为在其中的作用;日本和新加坡很干净,但为什么疫情那么严峻等问题。其中一个特别讨论的话题,就是为什么美国担忧中国,但欧洲却...
蓬佩奥在慕尼黑的演讲中特别说明,取胜的“西方”,不只限于地理范畴,而是指任何尊重个人自由、企业自由,及国家主权的国家。
众所周知,公众第一次获知武汉肺炎会人传人是1月20日,公布这个讯息的是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那么在这之前有没有人已经发现武汉肺炎会人传人,并告知了有关方面呢?
据陆媒报导,2月17日、18日,高福担任一把手的疾控中心接连发布两篇论文并分载于两个国内学术期刊上。
共有约 46387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死亡率高,不少都是一家、一家地去世,非常惨烈。但最惨烈的莫过于武汉重症患者还没有死,却被装进尸袋送去火化。有刚出院的老人口述了当时亲眼目睹几个病人这样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