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美港青Wesley忆反送中运动:前线如战场

人气 139

【大纪元2021年10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慧真、梁珍香港报导)“港版国安法”实行一年多,移民港人愈来愈多。今年6月随妈妈移民美国的90后港人Wesley,日前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港版国安法’越来越厉害,很多事情都做不了,连游行都做不了,言论自由也被封杀了,这种情况没有办法,唯有妥协与妈妈一起到美国。”

移美港青Wesley。(Wesley 提供)

从雨伞运动政治启蒙 “612”决定坚持下去

Wesley表示,自己从2014年的“雨伞运动”获政治启蒙,那时自己没特别参加,但已经留意到香港的政治环境越来越差;到2016年的“鱼蛋革命”,梁天琦等带领者都被控暴动罪,更感到香港的环境不明朗。

直到2019年香港政府推行《逃犯条例》修订,他发觉“你犯了中国(大陆)的法例,就可以在香港被人抓走,这个是破坏‘一国两制’的,很多人都响应。我了解整件事之后,就发现,不行!一定要出来,一定要做一些事。”

2019年6月9日百万港人大游行当晚,Wesley投入了反送中运动,“我记得在中环的夜晚,警察开始用胡椒水喷我们前面的人,那个时候冲突还没那么大,我在后面上前去帮前面受伤的手足,将他们抬到后面。过程之中也会沾到胡椒水,其实也是很痛的。”

“那是第一次感觉到胡椒水的威力,持续了很久,很激烈的痛。”他回忆道。

6月12日,立法会二读“逃犯条例修订草案”,数千市民自发到场包围立法会及占领附近道路,阻止审议草案。警方出动5,000警力应对,发射近300枚各式子弹,致近百人受伤。

这一天“事情就比较大了”,Wesley提起仍历历在目,“下午警察就开始用催泪弹,武力越来越高,又用布袋弹、橡胶子弹。我是站在最前的,那时候我们的防护装备没有那么好,没有防毒面罩,头盔也很少,因为我们还没有想到,香港政府会用这么厉害的手段对付抗争者。”

Wesley被很多胡椒粉喷到,整个身体都剧烈的痛,接着其他年轻人把他抬到后面,用盐水洗身。“之后警察开始进攻了,越来越多的警察过来,他们(手足)就把我抬去了商场。直到我们去了一间餐厅,那些警察还在门口叫嚣,最后我被抗争、手足带上救护车去了医院。”

警方的镇压并没有让他退缩,相反他意识到,“我们很齐心做一件事情,但是换来的是政府不断的打压。这一刻,使我继续参加这场运动。”

多次被子弹打伤 中大二号桥最危险

Wesley直言,看到抗争现场很多手足都比他小,有些十几岁的都敢走出来,自己二十多岁又有健身,觉得无论如何都应走在最前,保护后边的手足。

“我与其他朋友都是走的很前的,基本上都是与警察面对面,可能隔了十多二十米,他们布了阵,我们也布了阵。很多时候一些子弹、橡胶子弹打过来都会痛,之后还有被警察抓、拘捕的风险。”

“现在想起来都挺危险的,不过那个时候就没想那么多,只是想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他补充说。

Wesley忆述了难忘的一幕幕:经受胡椒水的痛;曾被橡胶子弹打中大腿,造成大面积淤伤;曾被一些碎片打到手流血,要去医院缝针;催泪弹太多沾到皮肤上的痛;接触烟雾弹的气体久了,有时嘴都流血……

他最危险时是2019年的“中大事件”,港警一天在中大校园发射了几千枚催泪弹,当时他就在前线二号桥,“因为二号桥是很窄的,对面就是整帮警察,他们就一直放烟雾弹,接着想进攻。”Wesley跟众多手足不断的往前推,用手弹和杂物成功抵挡了警方攻入,“那些烟雾弹多到差不多喘不过气,就算有消毒防毒面具。”

“后面有很多手足在扔汽油弹,有些就丢到我身上。(种种因素)加在一起,我就觉得在那一刻,要么死、要么就被人抓,但是真的没有想到恐惧。”

最令他情绪波动的不是警方滥用武力,而是香港人付出了那么多,后来一些同路人却开始有一些分歧,以及看到同伴和议员一个一个被捕。“我身边都有朋友被捕过,这些东西加起来令到我觉得很灰,就是整个人很绝望。那时期我可能有一些创伤、抑郁,要吃药看医生的。”

“很多香港人、其他外国人拍了香港(抗争)的纪录片,其实我都不敢看,因为看到那些画面,我就好像身临其境,回去以前那个样子,那个时候的情绪又会再涌现出来,我真是……可能其他去过抗争现场的手足,都明白什么感受。”

曾被抓无罪释放 Gmail遭他人登录

Wesley表示,他2020年7月1日在铜锣湾港铁站被警察查过一次,因没有证据而被释放。但半年之后他才发现,当时Google提醒自己的Gmail被人登陆过。接着他便小心和低调起来,没有再做那些抗争行为。

“我都发现我是有被人跟踪过的。”他分析,“就算没有证据,他肯定知道我是抗争的,可能想保留住我这条线,查我联系过什么人,想一网打尽。”

谈到防护自己的Gmail,Wesley认为,其实总改密码都未必有用,因为警方始终可能都有入侵电脑的手段,这不足为奇。

不在意独裁政权诬“黑暴”要将信念告诉全世界

过去两年间,数百万港人走上街头争取“五大诉求”,香港政府没有答应他们的诉求,中共宣传中则一概称其为“黑衣暴徒”之类。

Wesley表示,中共这样的独裁政权,丑化其眼中反抗它的“敌人”,是很正常的,“因为它是一个独裁政府,所以它说我们什么,其实也影响不了我们的初心,我们是为了追求民主、自由、平等,还有人权。所以它说我们黑暴也好、蟑螂也好,我个人是不在意的,我们只要知道自己追求的东西、价值观是对的就行了。”

他强调,香港人最主要的,是把港人的思想信念告诉全世界:我们争取的是普世价值,都是基本需求和天赋人权,无论中共说他们什么,他们都不会动摇。“去到一些大的层面的时候,其实香港人是很团结、很齐心的,是这股力量使我或其他香港人继续撑下去。”

“但是它出军队、警队,用港版国安法、和即将来的23条去抓我们,我们就要去思考,应该怎样继续去做。”

来到大洋彼岸,Wesley表示,会不停地向世界诉说香港的状况,也希望香港人保持团结,“直到现在香港政府还在继续抓人,未来都会继续抓,我们都要继续做好我们每个人的角色。”

中共欲洗脑学生 港人要留真实记录给后代

香港教育局目标于2022/23年起,从小学到高中全面落实“国家安全教育课程”。Wesley认为,香港的小孩如从小到大被灌输领导人思想、赞扬共产党、不容批判声音,难免受洗脑,“下一代的香港小朋友,一定是与我们这一代不同的。”好在香港的网络目前还不用翻墙,“我们现在清醒的这一代,就要制造更加多的纪录片、电影、书籍等,留在世界上,给我们的后代。”

“就好像32年前天安门那帮大学生,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写下了这个历史,告诫全世界,共产党是个什么党来的。30年之后,我们(仍然)都会记住六四天安门(事件)。@

责任编辑:陈罗亚

相关新闻
台湾要给港人提供人道援助 中共气恼
【役情最前线】防疫特供 闫丽梦:高层服羟氯喹
【声援47】温哥华港人集会要求港府放人
拒中共洗脑 港精英举家移民暑期将现高峰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传习告诉拜登不想开战
【十字路口】四大败象 中共对台统战全失效?
【新闻大家谈】为“大飞机梦” 中共使独门窃术
【秦鹏直播】传习近平拟和拜登会面 什么目的?
【横河观点】五央企从美退市 美中金融脱钩启动
【马克时空】克里米亚基地大爆炸 乌军逆袭还是俄军自爆?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