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玛丽莲梦六”入狱 网友纷纷表达祝福

人气 596

【大纪元2021年03月01日讯】

“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
那个深夜追着殡车凄厉地喊着“妈妈”的人。
那个开着货车在高速路上流离失所没有归处的人。
那个坐着死去被家人抱住头等待殡葬车的人。
那个隔离在家中被饿死的人。
那个怀有身孕花了20万最终因无力承担而被放弃治疗的人。
…… ……”

是凡关注去年武汉疫情的网民,几乎没人不知道当时流传甚广的这篇题为《那个坐在阳台上敲锣鸣病的人》的热帖的。

然而令人痛心和悲愤的是,不久前媒体传出消息,这篇热帖的作者微博网民“玛丽莲梦六”已于去年9月被中共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判刑6个月。这是中共以言治罪,践踏和扼杀言论自由的又一新罪行!

闻知“玛丽莲梦六”入狱,许多有良知的网民纷纷表达对她的同情、支持和祝福。

以下是“中国数字时代”网站小编收集的部分网友的言论:

@Co**:二零一九年国庆假期,有天晚上我在三里屯跟网友喝酒。当时我又炸了个账号,微博正处于孤魂野鬼状态。我边喝边刷手机闲逛,忽然发现有人at我炸掉的号,是一位互关了一段时间但没怎么私下交流过的网友。我一直很喜欢看她微博,起初关注她是因为我们都喜欢罗大佑,后来有幸得到她回fo。她有很强的共情力和文字感染力。看到自己忽然被at,我实在感到惶恐又荣幸。

她发微博是因为发现我账号没了,她写了挺长一段。她知道我喜欢王菲和张悬,她说喜欢看我写的东西,她夸我勇敢,她问有没有人可以联系到我,她说希望我有了新账号的话能告知她。更具体的文字我已经记不清了,只是记得看到时开心得有点飘飘然,被自己喜欢的博主记住并寻找,简直太奇妙了。每次炸掉后我都会有一段沮丧期,但那一次意外地短暂,因为被那条微博鼓励并治愈了。

后来我有了新账号,我们又互fo了。发过几次私信,她始终是温暖亲切的。更多时候我们是在首页相遇。疫情期间,我们跟当时首页的其他朋友一样,接力转发求助。很多次我因为愤怒和担忧难以入睡时,发现她也一样。

我又炸了几次,于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再玩微博。在那段时间里,她写了一条微博,被转发了很多次。我听说她因为这条微博被盯上、被谈话,还是在豆瓣看到的消息。后来她的微博停用,问了几个朋友也都不知道她的情况。我一度以为她是因为被谈话后对这个平台意兴阑珊了。发过两次私信问候她想知道她是否还好,没有回音。

我没想到她是失去了自由。几天前看到消息时,看到里面写着我熟悉的她的ID,觉得太不可思议。但又联想到她消失的这样长的时间,发觉消息大概是真的。一位遥远的,并肩的,善意的朋友,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日子里,遭受了我无法想像的痛苦。仅仅是因为写出了一些排比句,写了些我们一起耳闻目睹的人与事。

我酒量很差,看到她at我那天,因为开心得飘飘然晕上加晕。从酒吧出来的时候,因为那时是国庆的缘故,整条街的商铺都插着五星红旗,我走得深一脚浅一脚的,分不清楚眼前的或手机里的哪个是真实的世界。而在看到新闻里写着她名字的瞬间,这两个世界在我眼前终于重合。

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联系到她了,话语太苍白了。我也忘了后来有没有跟她表达过我那天看到她at我的喜悦了,可能那时候很害羞,没好意思说吧。很多事我会永远记得。我永远祝福她。

Z**:诚心祝福你 捱得到新天地

长**:最后一次聊天,我们还聊了星座八卦,像中学生一样。

穿**:愿我们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sa**:[泪][泪][泪][抱抱][抱抱][抱抱]知道你说的是谁 希望她看到你这些话 希望她知道她没有错 很多人都觉得她没有错

子**:看到你说失去自由就猜到是哪位了,祝好

hw**:祝愿以后的日子大家都能顺利平安。虽然很不想活,可还是告诉自己:活着就是反抗。

ka**:啊…是谁…

酸**:应该是玛丽莲梦六,说没有人传人的人没被抓,她被抓了[伤心]

Er**:前几天的那条消息我真的惊吓了,为她的遭遇感到非常难过。我也永远祝褔她[心]

雁**:祝你们都平安健康,保重

翌**:前面有曲折路,千万珍重,衷心祷告。

Ha**:能在黑暗里侥幸免于这种苦难,能在免于苦难、免于黑暗的地方拥抱着哭一场,是我在今天对同温层、对同温层的同温层朋友们最想给的祝福。

有位网友说得好:“支持她,支持一切因言获罪的人,其实也就是在帮助我们自己。”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扼杀言论自由的“报纸出版大国”
廖祖笙:以言治罪将把国家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任世豪:因言获罪 中国人的悲哀与耻辱
袁斌:“玛丽莲梦六”因言获罪 网民抨击当局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北京似现末日景 两千万网军弃五毛
【重播】余茂春博明国会作证:中共经济野心
【有冇搞错】阿里巴巴被罚巨款 为什么很高兴?
【横河观点】美预测全球未来20年5种可能形态
【新闻看点】拜登挚友会蔡英文 中共军演发脾气?
【秦鹏直播】中共被曝脱钩武器化 左媒成打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