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人大会议维稳预算受关注 多年高于军费

人气 990

【大纪元2021年03月05日讯】中共两会3月5日人大会议开幕后,除李克强发表政府工作报告外,有关财政预算报告披露的军费预算、公共安全预算亦受到关注。

中共政协人大两会,不过是个例行的年度会议,然而,据清华大学一份研究报告(详见下文)显示,早在2010年两会,北京投入安保力量就高达70万人。

2011年两会期间,针对有外媒报导称,中国维稳预算首次超过军费,中共喉舌新华网以及财政部先后驳斥,如财政部官员称,在中国政府的预算中,根本没有“维稳”这一项;外媒所称“中国维稳预算”达到6,244亿元人民币,其实是中国公共安全支出,它涵盖了诸多领域,将其称为“维稳预算”,是偷换概念。

2011年3月5日路透社北京采访报导,时任上海同济大学政治学专家谢岳表示,这是公布的公共安全开支预算(6,244亿元)首次出现超过军费预算(6,011亿元)的情况。谢岳说,这些开支大体上是政府“维稳”的费用。谢岳认为,实际维稳费用也要远高于官方预算。据简介,谢岳研究领域集中在抗争政治、城市治理、中国政治发展与社会稳定,著作包括《维稳的政治逻辑》。

事实上,在外媒关注报导之前,新华网2010年6月9日曾刊登一篇评论题为“‘天价维稳’的无底洞有多深?”,人民网2010年7月13日也曾刊登一篇评论题为“‘天价维稳’不是长久之计”。

上述两篇文章罗列的数据一度引发热议:2009年辽宁公安支出223.2亿元,以该省4300万人计算,人均负担维稳费用达500多元,对于一个经济水准一般的省分来说,这是一个不小的负担。重庆市2009年维稳的财政预算为52.7亿元。广东广州2007年维稳费为44亿元,比当年用于社会保障就业资金35.2亿元还多,以及广东惠州2009年仅租用监视器材就花了至少3,664万元,而社会保障中的就业补助、养老医保、急难救济等11个福利项目经费加总起来才5,040万元。

而这两篇文章所引用的相关数据,是来自清华大学社会发展研究课题组的研究报告,《南方周末》网站曾于2010年4月14日刊登该报告。报告内容包括“急需降低的维稳成本”,2009年全国内保费用达到5,140亿,已经接近军费的5,321亿元。并且,公共安全支出成为政府财政支出增长最快的部分之一。

就在2011年,一方面是中共官员振振有词否认有维稳开支,一方面是党媒密集发文将维稳一词说得“头头是道”。《人民日报》2011年5月26日署名“本报评论部”发表评论指出:执政者要在众声喧哗中倾听“沉没的声音”,经网媒转载标题是“人民日报:维权才能真正地维稳”。《人民日报》2011年11月10日刊文《维稳不能与维护群众利益对立》。乃至2012年7月19日《人民日报》刊文《维稳根本目的是维护群众根本利益》。

但自2012年起,中共官方没有再公布全国公共安全预算数,只公布了中央本级支出的公共安全预算数。

上海学者谢岳2010年在《联合早报》上发表的《天价“维稳”将拖垮地方财政》一文中披露:中国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在维稳经费开支中,中央与地方之间大概维持三七开的比例,中央承担30%,而地方承担70%。

旅居澳洲的人权活动家潘晴2014年曾撰文详细拆解中共天价维稳经费。2019年报导,香港学者林和立与吕秉权,分别透过分析不同来源的官方数据,以及比对历年预算,发现中国的维稳费用不仅实际高过国防支出,而且还分散、隐含于各部门,其费用之大,实难计算。

还有新浪财经《谁是第一大财政支出?》一文指出,2018年在中央财政支出上,公共安全支出近2千亿(1991.10亿),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在财政部官网上,缺少2017、2018年的,若以2016年的公共安全支出花了近1万亿(9290.07亿)来推算,全国(中央加地方)维稳费总支出是11,281.17亿。

文章续指,真实的维稳费用,要远远超过预算报表上的公共安全支出,因为公共安全支出仅明列供养公检法司等政法机构的费用,其它部门的维稳费用并没有算在里面。

文章还指,2018年在中央财政支出上,名义上的民生支出是3千多亿(教育支出1711.22亿、社保和就业支出1180.16亿、医疗卫生和计生支出209.05亿)。但这3千多亿中,扣除教育部门、社保部门、医卫计生部门等的人事费用,也就是真正用到民众身上的钱可能还不到2千亿。

文章总结,在中央财政支出上,维稳费用跟民生支出不相上下,维稳费用远远超过了国防费用,是中国的第一大财政支出。

参考一组最新数据,据报导,2020年中央部门预算集中对外公布,102个中央部门过紧日子,2020年财政拨款纷纷减少一半,即便是疫情当前,国家卫健委2020年预算减少58亿多,外界最为关注的“三公”经费,也普遍出现大砍50%以上。不过,公安部三公预算,却是在此次部委公布预算方案中,罕见的大幅增加开支的部委,而且增幅高达320%。

如众所周知的公开信息,中共维稳经费膨胀,以及维稳暴力增长,是时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政法势力扩权的结果,起初用于迫害法轮功,接着延伸到农民工、下岗职工、被拆迁户、异议人士、维权律师等全国民众,后来是其他宗教信仰团体等,新疆维族再教育集中营。现在还要高压管控“一国两制”的香港。仅凭这些,就算两会报告不披露实际数字,都能够明白中共维持国内稳定的支出,只会越来越高于预防外国军事冲突的国防经费。

如今,新华网、人民网可以好好去重温距今11年前各自的刊文,《“天价维稳”的无底洞有多深?》以及《“天价维稳”不是长久之计》。

“天价维稳”表明,中共执政七十多年所谓“得到中国14亿人民衷心拥护和坚定支持”的宣传,是滑天下之大稽。中共宣传建党“喜迎”百年,却仍需极力维稳,可见政权有多脆弱。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中共军费是数字游戏? 武警维稳预算消失
中共军费今年增长7.5%? 透明度受质疑
中共人大代表揭“国家账本”内藏猫腻
周强未参加中共人大会议 引热议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美国制裁才知中国超级电脑有假
【新闻看点】美对台新规猛踩红线 中共诡异没声
【时事军事】美海军惊人计划 快速打击剑指中共
【探索时分】美军隐形航母杀手AGM-158C
【预告】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专访新书作家:成功亚裔与种族歧视的背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