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澳门六四集会违法?区锦新:荒谬

人气 1105

【大纪元2021年06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晨曦、梁珍香港报导)5月29日,《珍言真语》专访了澳门民主派的议员区锦新,他讲述了今年是首个有警方批示,说“六四”烛光集会是违反刑事法律的活动,事件现正上诉中。他形容举行了三十年的“六四”烛光集会现在突然违法,真的是极其荒谬的一件事情。

89民运现今已来到第32个年头,一直以来,澳门和香港都是中共大陆唯一可以公开悼念“六四”的地方。澳门最早回应民运,并仍然坚持举办“六四”悼念集会的澳门民主派议员、澳门民主发展联委会的法定代表区锦新,在采访中讲述了自己的忧虑,并形容“港版国安法”是一个布袋法,布袋法的意思就是什么都可以塞进那个袋子里。

区锦新首先表示,澳门虽小,但1990年开始,每年都在议事亭举行“六四”烛光集会,香港每年的维园烛光,有几十万人,澳门则通常都是两三百人左右参与,虽然与香港无法相比,但澳门在悼念“六四”这方面从未缺席。然而今年警方在收到我们的预告之后,就出了一个批示,说我们这个“六四”烛光集会是违反刑事法律、违反行政程序法典、违反传染病防治法,所以就不批准我们举行这个集会,这是挺荒谬的。去年也是因为疫情原因,不让我们举行这个“六四”烛光集会,但站在一个防疫角度去讲,也算是大条道理。

但是今年,突然间杀出来说我们这个“六四”烛光集会,举行了三十年的“六四”烛光集会,原来是违反刑事法律的,而我们的刑事法律是1995年制定的,在没有修改的情况下,突然间变成违反刑事法律,真的是极其荒谬。我们都觉得这个指控绝对是无道理的,所以我们就根据澳门法律,去向终审法院提出上诉。

当记者问到警方的裁决里面,是否基于对你们的口号做出这样的判断时,区锦新强调从来都没有说过我们违反刑事法律。今年可以说是第一次说“六四”烛光集会是违反刑事法律的,警方搬出来的理据,说我们违反刑事法律的理据,就是所谓的违反澳门的《刑法典》181条和177条,而这些条例都是提到有关损害政府的威信和侵犯政府的公权力的。

因为1989年的7月,人大常委已经做了一个关于“六四”事件的决议,当时已经将这个事件定性了。就凭这个要平反89民运,就变成与这个决议或者是与政府的相关报告不一致。那不一致的情况下,就会侵犯到政府的威信、公权力。

区锦新认为这样的逻辑是非常荒谬的。第一,全世界人都看到,当年是确确实实出现了大量的学生和平民百姓被杀,就如在那个上诉书中举了一个例子,仅是“天安门母亲”,在极度困难的情况下,去收集死难者资料,有名有姓的都有一百八十多人,是记载在书中的。这也都说明,当时大量学生和平民被杀,是铁一般的事实,不是你说做一个决议,或者国务院做一个报告啊,就可以掩盖的。

区锦新再续道,第二,作为中国共产党建政七十多年来,包括反右也好,文化大革命也好,什么反击右倾翻案风也好,都是定义之后,跟着之后若干年,跟随政治情况的变化,随着这时间的不同,也都会去修改的。

那这个很明显,就是说,这个定义又不是一个法律,没什么理由我对它的定义、定性不认同,就会变成是违法。而事实上,一个国家是应该能包容不同的意见,才能真正体现出这个国家的威信和公权力。因此也是基于这个理由做出上诉,觉得警方这个判断是完全不合理的。

另一个更加严重的指控,就是其中的《刑法典》的298条,这个就是更加严重的指控,因为它是指煽动暴力去更改现行制度,就是煽动暴力来颠覆政府,那这个就更加夸张了。因为很重要的一点,这条法律的重点在于它的暴力,以我们民主发展联委会搞“六四”烛光集会这么多年,当然有提出政治诉求,比如建设民主中国啊,或者是结束一党专政啊。

我们认为,一个国家应该是多元政治参与,应该是一个民主的制度,而不应该固定在一个政权,千秋万代地去统治一个国家。三十年来我们举行的“六四”烛光集会,从来都是和平、理性、守法的,我们从来都不会用煽动暴力。所以根本完全和这个《刑法典》的298条呢,是完全搭不上的,所以在这一点上,该指控完全不适用于“六四”烛光集会。

他又指,我们最终是要面对终审法院的上诉结果的,如果它是认同警方这个判断的话,那参加者来参加的时候,就变成是违法的了,虽然可以再上诉,但问题就是,法院应该会最迟在6月3日做出裁决。那距离“六四”就只剩下一天了,时间是比较紧的,所以我们现在都在筹划研究一些方案,到时面对裁决的结果再考虑怎么去处理。

当记者问到,是什么政治原因导致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时,区锦新认为这一定是政治的原因。至于究竟是警方的决定,还是澳门保安司司长的想法,还是澳门特首的想法,或是要立功的表现,则很难去猜测。而随着香港政治空间的越收越小,更难评估以后中华人民共和国范围内还有没有“六四”烛光集会了。

区锦新对香港和澳门的选举制度做了这样的分析:香港整个揽炒,用所谓“完善”选举制度来把整个选举制度都改了,令民主派已经没有可能再在议会的舞台上面去参与。议会本身已经是废的了。

而澳门在2009年,已经立了23条,澳门的民主路也是很难走的,澳门的议会已经是爱国者治澳了。立法会有33个议员,市民有权去投票选举的只有14个而已。而14个里面,还要分成是几个系统。其实主要是三大板块。

一个板块就是自由开放阵营,就以民主派为旗舰的所谓自由开放阵营。一个板块就是所谓建制派,原来是亲北京系统的这些传统的建制派,另一个板块就是资本家,其实都是很亲中央资本家的了。在那样的情况下,澳门整个立法会的倾向都是跟政府比较一致的。已经是爱国者治澳了。

虽然民主派也可能是一些花瓶,但是它这种选举制度是由澳葡时代留下来的,所有人都可以去参加立法会选举,只要你是一个选民,你找到足够的提名就可以去参选,民主派在一定程度上,未必能够影响到议会的方向,但是最少有一个声音在议会里面,这一点比香港强一点点。

最后区锦新在回应澳门与香港两个特首的防疫政策时表示:香港打针反应不理想,搞到要用送楼送东西来鼓励?事实上,澳门的反应也不是很多,从专业的角度来说,所谓新冠肺炎(中共肺炎)这个防疫针,是在相当匆忙下赶出来的,临床实验的程度未足够,基本上是不太成熟的一种防疫的针药,因此很多人迟疑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又解释了澳门比香港有一个优势,是因为香港的疫情一直都非常的严重。澳门已经几百天都没有本地个案了,偶然出现的人都是一些外面回来的,所以相当安全的,因此澳门人打针的意欲也不高。

政府准备了大量的疫苗,但是打针的那个比例真的是很小。譬如以他自己为例,也没有打针。他连珠海都不去,就完全不需要打针了。澳门也有一些企业,用奖金去鼓励员工打针,但不是政府的做法。总体来说,澳门地方小,也都比较早采取措施,疫情一直都能够得到控制,这是事实的。

最后他慨叹表示,对这两年香港发生的事情觉得很遗憾,“我们曾相信一国两制,相信50年不变。但是现在想不到二十多年就变得完全不同样子了。”

他作为一个澳门人,只能够说这个时候应该尽可能保存实力,硬碰是很难碰的,而且香港的“港版国安法”和澳门的“维护国家安全法”有一个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澳门的“维护国家安全法”是由澳门立法的,因此相对比较严谨,有很清楚的条文。

香港则是由人大去立法的,人大立的“港版国安法”就是一个布袋法,布袋法意思就是什么都可以塞进那个袋子里。过去这一两年香港警方无所不用其极地滥用再加上这个布袋法,那就无远弗届,什么人都可以抓,可以入罪了。

他祝愿,香港人可以看到光明的那一天来临。@

责任编辑:孙芸 #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Uncle Leo:守良心留港摆街站
【珍言真语】陈清华:香港终局?六四永不忘 (上)
【珍言真语】马仲仪:新医生免试注册失香港水准
【珍言真语】霸气哥:精神超越肉体 坚守香港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百年谎言 揭中共洗脑术
【未解之谜】俄罗斯奇异举动 末日预言要兑现?
【远见快评】美最高法掀风暴 推翻限枪和堕胎权
【新闻大家谈】魔化上海 堂食游击队
【财商天下】售楼奇招百出 河南“五大发明”
【秦鹏直播】美最高法院禁堕胎权 允许公开持枪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