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孟晚舟案】法官公布拒接受新证据之原因

2021年7月9日,卑诗省最高法院副首席大法官福尔摩斯(Heather Holmes)驳回了孟晚舟律师提供新证据的申请。图为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Don MacKinnon/AFP)
人气: 49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1年07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魏思明加拿大温哥华编译报导)721日,加拿大卑诗省最高法院副首席大法官福尔摩斯(Heather Holmes)公布了最新文件,文件阐述了她两周前驳回孟晚舟律师提供新证据申请的法律依据。

相关新证据是孟晚舟律师团几个月前通过香港法院从汇丰银行获得的,辩方律师试图通过这些文件来证明,美国在对孟晚舟提出欺诈指控时遗漏了关键事实,误导加拿大司法机构。辩方本期待以此来终止引渡的新证据。福尔摩斯法官79驳回了孟晚舟律师团的这一申请。

欺诈是孟晚舟在美国面临的主要指控之一,美国指控孟晚舟在20138月与香港汇丰银行的会议中使用的一份演示文稿(PowerPoint),隐瞒了其与香港星通公司(Skycom Tech Co Ltd)的关系,误导汇丰银行。检方指,孟晚舟声称将星通出售给了独立第三方,实际上售予了华为旗下的公司。

福尔摩斯法官表示,任何引入的新证据都需要能够证明美国的案件录(ROC)是明显错误的。福尔摩斯在裁决书中写道,辩方提供的汇丰银行文件没有达到这个标准。“汇丰银行的文件无疑对孟女士在审判中很有价值。但是,这些文件无法直接质疑案件录(ROC)中的证据,从而影响引渡听证会上的裁决问题。”

法官提出的关键问题之一是:虽然新文件显示一位更高级别的行政人员(汇丰银行一位董事总经理)据称是了解华为和星通之间的关系,但仅从新文件中无法明确得出这样的结论。

福尔摩斯写道:“几乎所有寻求引用的文件本身都没有明确阐明,孟女士所要依赖的事实或结论”,她指出:“支持这些事实或结论的只是根据文件来推论,而这些推论并不是文件所支持的唯一合理推论。”

法官还指出,孟晚舟之前提出的类似证据的申请也因同样的原因被驳回,即使这一次,文件来自汇丰银行的一位更高级别的主管。“还应该注意的是,L.(新证据中提及的总经理)不是汇丰银行风险委员会的成员,根据据美国案件录,风险委员做出了保留华为作为客户的决定”,法官在裁定书中写道。“关于对L.所了解的状况的推断,以及L.自己对保留华为作为客户的风险的看法,在对该欺诈指控的要素评估中,只能起到有限或间接的作用。”

她同时指出,虽然新文件似乎确实与美国通过案件录提出的事实相矛盾,但这些矛盾中提出的问题,即汇丰银行的初级官员是否与总经理L.谈过华为与星通的关系与引渡听证会需要评估的问题无关。

“就引渡听证会而言,案件的这一部分所产生的问题不是初级员工是否向L.报告了有关星通公司账户的事实,而是汇丰银行的决策者,即风险委员会成员是否被孟女士所谓的错误陈述所欺骗。”福尔摩斯写道:“由于L.没有被说成是决策者之一,关于向L.报告的内容的陈述在引渡听证会上是没有法律意义的。”

 责任编辑:林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