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斯曼狱中病亡 “共产主义第四把剑”折了

人气 4051

【大纪元2021年09月18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韦拓综合报导)2021年9月11日,秘鲁毛派游击队头子、恐怖组织光辉道路”前领导人古斯曼病死在监狱里。随着他的死亡,一个以他为血腥标志的秘鲁动荡时代结束了。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导,秘鲁国家监狱机构(INPE)称,恐怖组织光辉道路(又译“金光大道”)创始人阿维马埃尔‧古斯曼(Abimael Guzmán)在狱中死亡。

秘鲁国家监狱机构在推特上发表的通稿中说:“处于严格制度管控下的卡亚俄海军基地拘留中心称:9月11日囚犯阿维马埃尔‧古斯曼死亡。”

通稿称,86岁的阿维马埃尔‧古斯曼由于健康情况恶化而死亡。从1992年开始他一直在秘鲁首都利马附近的圣洛伦索岛上服刑。

监狱方面称,古斯曼此前数周受到皮肤病和高血压影响,健康状况不断恶化。他本来要在几个月后从军方监狱转到普通监狱服刑,却在转监之前病故。秘鲁政府在古斯曼死后通知了其遗孀埃琳娜‧伊帕拉吉雷(Elena Iparaguirre),她也因恐怖主义罪行被判终身监禁,目前正在利马一间监狱服刑。

据秘鲁当地报纸9月11日报导,最近几天,古斯曼的健康状况恶化。由于不想吃东西,他于7月13日接受了卫生部的治疗,对他进行了超声波和血液检查。7月17日,他被转移到医院接受监测。这名恐怖分子的死让我们想起了秘鲁人二十多年来所经历的痛苦和野蛮。让我们记住历史教训,不让这样的事再度发生。

光辉道路组织1960年在秘鲁最贫穷地区之一的阿亚库乔的大学教师和大学生中成立。1980年它开始进行反政府恐怖活动。据秘鲁政府资料显示,1990年被摧毁后,这个组织转而向贩毒者提供服务。“光辉道路”的武装分子要对1980年至2000年20年间3万1000人至3万7000人的死亡负责。

秘鲁总统佩德罗‧卡斯蒂略(Pedro Castillo)9月11日在推特上发文说,“古斯曼应对无数失去的生命负责。我们谴责恐怖主义的立场坚定不移,只有通过民主道路才能创建秘鲁繁荣、和谐的社会。”

古斯曼领导“光辉道路” 走上罪恶之路

曼努埃尔‧鲁本‧阿维马埃尔‧古斯曼‧雷诺索(西班牙语:Manuel Rubén Abimael Guzmán Reynoso)1934年12月3日出生于秘鲁港口城镇莫延多,是一个富商的私生子,母亲在他5岁时去世。他19岁时成为圣奥古斯丁国立大学社会研究系学生。在这里完成了法律和哲学学士学位。大学期间,他开始对马克思主义产生兴趣。1962年,他成为瓦曼加国立圣‧克里斯托瓦尔大学哲学教授。秘鲁媒体认为,从此时起,古斯曼开始了对国家的战争。他在大学的演讲引起了同事和学生的注意。当时,在秘鲁共产党(PCP)内部的意识形态争论中,他引用何塞‧卡洛斯‧马里亚特吉(José Carlos Mariátegui)的一句话是:“马列主义是未来的光明道路。”

1965年他与妻子埃琳娜‧伊帕拉吉雷一起访问红色中国。同年,古斯曼联合其他11人筹备成立了“光辉道路”组织。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他采用了“贡萨罗同志”的绰号,并根据毛泽东思想定义了自己的意识形态,古斯曼想在秘鲁复制这一战略,他创立的毛派游击队“光辉道路”,先在农村发展,再伺机夺取大城市,试图经由一场人民战争在秘鲁建立共产政权。

1980年代,古斯曼提出了一套自称“贡萨罗思想”的政治理论。他的追随者则称他“贡萨罗主席”,说他的思想是继马克思、列宁和毛泽东之后“共产主义的第四把剑”。

光辉道路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活跃,当时它已有大约500名成员。1980年5月17日大选前的一天,它开始发动“武装斗争”。被军方独裁专政12年后,前总统费尔南多‧贝朗德‧特里(Fernando Belaúnde Terry)预计赢得大选,光辉道路开始通过烧毁在丘斯基镇(Chuschi)的投票箱和选票来对抗秘鲁人民意志。古斯曼还命令他的追随者任意屠戮,造成该镇十分之一平民被杀。根据真相与和解委员会(CVR)的报告,这是这个恐怖组织一系列颠覆行为中的第一次。

政府军对“光辉道路”不断出击,令后者疯狂报复。1983年3月,卢卡纳马卡镇的指挥官之一奥列加里奥‧库里托梅(Olegario Curitomay)被残酷杀害。“光辉道路”暴徒把他带到城镇广场,用石头砸他,刀刺他,放火烧他,最后枪杀了他。这次报复是整个冲突中最严重的袭击之一,一群游击队员进入城镇并挨家挨户施暴,用枪和斧头杀死了数十名包括婴儿在内的村民。这一行动被称为卢卡纳马卡大屠杀。

光辉道路的袭击不仅限于农村。它对利马的基础设施也进行了几次袭击,同时杀死平民。1983年,它破坏了数座输电塔,造成全市停电,并纵火烧毁了拜耳工厂。同年,它在执政党“人民行动”办公室引爆了一颗威力强大的炸弹。1985年6月,它炸毁了利马的输电塔,造成停电,并在政府宫和正义宫附近引爆汽车炸弹。当时,费尔南多‧贝朗德‧特里总统正在接待阿根廷总统劳尔‧阿方森(Raúl Alfonsín)。

在此期间,“光辉道路”暗杀了特定个人,尤其是其它左翼团体、地方政党、工会和农民组织的领导人,其中一些人是反“光辉道路”的马克思主义者。1985年4月24日总统大选期间,它企图暗杀秘鲁国家选举委员会主席多明戈‧加西亚‧拉达(Domingo García Rada),使他受了重伤,他的司机不幸殒命。1988年,在美国国际开发署工作的美国公民君士坦丁被暗杀。同年12月4日,两名法国援助人员被杀。

多个消息来源称,“光辉道路”得到了利比亚狂人卡扎菲(Muammar Gaddafi)的支持。

所有这些行为共夺走了3万1331名秘鲁人的生命。古斯曼则因恐怖主义和叛国的罪名被通缉。

警方和麻醉专家还表示,因为有利可图,光辉道路的多数成员和毒品交易有关。秘鲁当时是全球仅次于哥伦比亚的第二大可卡因生产国。

12年来,“贡萨罗主席”被捕之前,指挥“光辉道路”实施了秘鲁史上最猛烈的袭击和暗杀行动。丧生者中有警察、军人和平民,从民选官员到城镇社区成员。古斯曼对抵制他意识形态、最受人民欢迎的部门尤其残酷。

古斯曼1992年9月被捕前的7月16日,“光辉道路”在利马的最后一次袭击中,在米拉弗洛雷斯区塔拉塔街上引爆了一枚强力炸弹,炸死25位平民和儿童,另外有155人受伤。

看看秘鲁共产党光辉道路的纲领性说法,即可确认它是疯狂杀戮的恐怖组织:“我们的立场非常明确。我们拒绝并谴责人权,因为它们是资产阶级的、反动的、反革命的权利,今天则是修正主义者和帝国主义者,主要是美帝国主义的武器。”

共产主义的第四把剑”被捕入狱

古斯曼一直是秘鲁政府头号通缉犯。1992年9月12日星期六,由反恐局特别情报小组GEIN指挥的行动,将古斯曼和他的恐怖组织领导层其他成员在利马苏尔基约(Surquillo)的一处住所抓获,交给秘鲁国家警察。被捕13天后,关进笼子里的古斯曼,出现在秘鲁公众和国际媒体面前,他穿着条纹装,明显被击败的样子,尽管还是一如既往地大声咆哮。

1992年9月24日,被捕13天后,关进笼子里的毛派光辉道路游击队头子古斯曼,出现在秘鲁公众和国际媒体面前。(Hector Mata/AFP)

秘鲁媒体说,古斯曼的被捕代表了“贡萨罗主席”神话的终结、秘鲁国家和平的开始,以及一个个性崇拜组织的结束。曾经,他的追随者认为他几乎是救世主、无所不在的人。

这位“贡萨罗主席”的极端左翼思想被定义为“共产主义的第四把剑”,仅次于马克思、列宁和毛泽东。他设计的暗杀和屠杀计划,被同类推崇为反国家和社会的武装战略。

1992年9月,古斯曼接受了当时的阿尔贝托‧藤森(Alberto Fujimori)政府一个由匿名法官组成的军事法庭的审判,最终因叛国罪、恐怖主义罪被判处终身监禁,关押在卡亚俄海军基地,他与该组织其他领导人一直被关在那里。他的妻子、光辉道路二号人物埃琳娜同样被判处无期徒刑。

然而,在宣布军事审判违宪后,宪法法院2003年取消了对古斯曼和其他1,800名罪犯的判决。2004年秘鲁政府重新任命3名新法官审理古斯曼,两年后的2006年10月13日,秘鲁法庭重审古斯曼,法庭依谋杀、恐怖攻击等罪名,再次判他无期徒刑。法院表示,毛派游击队光辉道路在1980年到2000之间所发动的叛乱流血冲突,造成3万多人死亡。

秘鲁新闻资讯(RPP Noticias)称,当时71岁的古斯曼听完法庭对他重新审判的判决结果后,并未公开回应。古犯被送回卡亚俄海军基地最高安全拘留中心继续服刑。

在法庭审判之前,一些抗议人士聚集在法庭外,他们手持横幅,高喊反古斯曼的口号。

历史的教训 人民的意愿

范妮莎‧基罗加(Vanessa Quiroga)是1992年7月16日在米拉弗洛雷斯塔拉塔街发生的恐怖袭击的幸存者,她在RPP Noticias上谈到了恐怖分子领导人古斯曼的死亡。她说,“所有秘鲁人不得不经历的一切真的很遗憾,而且在阿维马埃尔‧古斯曼被捕29年后,我们还没有学到任何东西,这让我们更加痛苦……让我们要求政府在学校告诉我们关于恐怖主义的时代。有必要不忘历史。”

谈到古斯曼的死亡,前特别情报小组(Gein)成员安娜‧塞西莉亚‧加尔松(Ana Cecilia Garzón)认为,国家“现在必须发表声明”,以便火化“我国最大罪犯”的尸体。“他们应该把他火化,然后把他扔进下水道,因为那个人对这个国家来说是灾难性的。”她警告说,虽然对光辉道路恐怖组织在军事上已经获胜,但政治层面却没有发生同样的情况,“我们必须继续努力彻底消除光辉道路(的影响)”。

因公众普遍不希望这个罪犯的遗体和平民一起埋在公墓,秘鲁司法和人权部长阿尼巴尔‧托雷斯(Aníbal Torres)致信国家检察官佐莱达‧阿瓦洛斯(Zoraida Ávalos),要求他采取必要行动,依据《卫生总法》和一般公墓法,由公共部下令火葬恐怖分子领导人古斯曼的遗体。

2021年9月11日,恐怖主义袭击美国20周年的日子,这一天,秘鲁国家恐怖主义罪犯古斯曼死了。这种貌似的巧合,能否让人们联想恐怖主义分子危害人类的相同之处,进而发现复制毛主义的光辉道路背后,那个世上仅存的最大恐怖组织中国共产党,才是当今恐怖罪行的根源所在,从而深刻反省共产主义对人类的至深戕害。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王丰:影帝为什么要抢记者的饭碗?
《共产主义黑皮书》:铁幕另一侧的秘密战线
【名家专栏】我的母校是共产主义训练营吗?
【名家专栏】不要走共产主义独裁的老路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抛“李云迪嫖娼”中共一箭双雕?
【秦鹏直播】谁是朝阳群众?起底中共情报网
【新闻看点】拜登再承诺保护台湾 白宫唱双簧?
【财商天下】财新被打入冷宫 胡舒立惹祸
【马克时空】路透社披露共机发动机短命 无高强度作战能力
【军事热点】北约积极应对俄罗斯核威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