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丁:从乌克兰危机看北京全球战略

【大纪元2022年04月05日讯】俄罗斯形成腹背相靠,联手相依的战略关系是北京的长期战略目标。但令中共领导人非常无奈的是,普京不是那么一个容易被拉上其贼船的人。然而这次的乌克兰危机,却让中南海看到了一线渔翁得利的希望。

1月23日,离北京冬奥会开幕已只有不到两个星期。中共军机共39架跨越台海中线再度扰台。

奥运是北京树立国际形象的重中之重,是向国际社会宣示其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决心的最佳宣传方式和统战策略。乍看起来,北京挑此时机向台湾进行赤裸裸的武力威胁,完全与主办奥运的本意和奥运开幕前的氛围南辕北辙,格格不入。

更有甚者,北韩在冬奥会开始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进行了七次导弹试验,其中还包括了能威胁到日本安全的高超音速导弹。没有北京的允许,金正恩敢在这个时候出手引发国际谴责吗?这不是马仔在打老大的脸吗?而且金正恩手中的高超音速导弹技术,除了中共,谁还能给他?

但如果考虑到乌克兰危机有可能使中俄关系朝着对北京的长期战略有利的方向变化,北京与平壤的动机就呼之欲出了:北京和平壤是在迫不及待地怂恿普京尽早入侵乌克兰,中共的领导人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普京,中朝是俄罗斯可靠的战略后方。

中南海的常委们之所以急不可耐地想看到普京挥师进攻乌克兰,是因为中南海希望西方在俄军入侵之后对俄罗斯进行严厉的经济制裁。而这个制裁的结果,只能让俄罗斯的经济越来越依靠中共。

而这种依赖,将成为中共将俄罗斯绑在自己战车之上的最为有利的筹码。

北京对莫斯科的需要

说到普京治下的俄罗斯,这个被前苏共七十年统治折腾得奄奄一息的古老帝国,如今也怪可怜的。俄罗斯的GDP经济总量只有约中国的十分之一,中国的广东和江苏这两个省的GDP都要高于那个曾号称沙皇帝国的北方邻国,山东和浙江的GDP也都大约是俄全国GDP的90%。

普京治下的俄罗斯──经过前苏共统治七十年的古老帝国,它的GDP经济总量只有约中国的十分之一。图为2022年2月,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周遭。(Natalia Kolesnikova / AFP)

也就是说,这个当年曾逼着毛泽东“深挖洞、广积粮”和“备战、备荒”的北极熊,如今的经济实力也就相当于中国的一个省分而已。以其现在的实力,已经不能再用熊来形容其强悍了,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只年迈的老狼而已。

但这只老狼的狼窝,却筑在了对中共极具战略价值的位置之上。

中共未来三十年与西方的对峙与争夺将集中在印太地区,也就是中国的东面、东南面、南面、和西南面。而中国的西面和北面就成为了北京亟需获得保障的战略后方。

中共已经基本上巩固了其西面的战略纵深。而要保障其北面的安全,就不得不依赖这只老狼了。

以下是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中共今后三十年周边的战略态势:

在东面,中共将以北韩金家王朝为前锋,不断威胁韩国和日本的安全。以东北亚的稳定为筹码,在谈判桌上向美国以及整个西方世界争取最大的利益。

在东南面,中共将继续抢夺南海的控制权,包括加强对台湾的统战。通过南海运输管道的国际货运量占全球总量的三分之一,控制了南海,就卡住了日本的经济生命线。而日本对西方世界来说,则是整个太平洋地区在战略上能够在南北同时居中策应台湾和韩国的首要据点,也是美国在整个亚太地区的中军阵地。

在南面,中共将全力渗透东盟。与西方竞争,争取在对东南亚国家的影响力上占到上风。东盟目前已超过欧盟和美国,成为中国最大的交易伙伴。

在西南面,中共将通过对巴基斯坦的支持甚至直接以挑衅的方式保持对印度的压力,而印度是西方在南亚地区最重要的盟友。

在西面,中共在去年3月与伊朗签署了双边协定,承诺在协定之后的25年之内向伊朗提供总值达4000亿美元的经济援助。而作为回报,伊朗则将向中共提供连续的石油供应。中共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一直在策画通过巴基斯坦建立连接伊朗与中国之间的能源走廊。随着美军撤出阿富汗,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全面倒向中共,在未来巴阿两国将同时成为伊朗向中共提供能源供应的运输线。所以在西面,中共的战略纵深已经通过伊、巴、阿三国达到了波斯湾。

最后就是北面。在了解了其他各个方面中共所面对的国际局势之后,就不难看出中南海之所以要极力拉拢普京的原因。出于历史原因,中亚各国一直是俄罗斯的后院。一旦莫斯科被绑上中共的战车,中亚各国都将被中共视为囊中之物。

所以,争取普京,成为中共为其未来与西方世界在亚太地区对峙时能确保其后方安全的重中之重。

北京的未来全球战略

中共在2021年庆祝其建党百年的媒体宣传中称,在过去的百年里,中共已经完成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过程。所以毫无疑问,未来百年中共的目标将是争取世界头号领袖地位。

而中共在往后30年里的最大目标,就是在2049年其夺取政权百年之前,争取成为一个在经济和科技上能拥有超过美国实力的全球老大。

中共在2049年其夺取政权百年之前的最大目标,就是争取成为一个在经济和科技上能拥有超过美国实力的全球老大。图为2020年5月22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开幕前夕。(Leo Ramirez / AFP)

西方国家在接纳中共进入世贸之后,等待中共的政治体制改革已经等了超过20年的时间,现在已经再也等不起了。因为中共的在西方的幻想和等待期间,已经崛起成为一个自由世界未来子孙后代生活方式的威胁了。

北京的领导人心里明白,没有实质性的政治体制改革,中共将无法在未来的经济发展中如过去20年里那样继续从西方获得技术、投资、和市场的支持。所以,中共从习近平2012年上任之初,就已经开始着手其下一个百年的战略目标。

2013年,“一带一路”计划正式启动。该计划体现出北京在未来进行全球性扩张和在世界范围内全面挑战现行世界次序的路线图。

中共想在全球建立的,是一个围绕着中南海指挥棒转的,独立于西方国家之外的,由多个国家参与的国际体系。这个体系有些类似于冷战时期听令于克林姆林宫的华沙条约组织,但在性质和组成方式上却完全不同。

前华沙条约是一个建立在共产理想的共同意识形态基础之上的军事同盟。而中共想建立的,则是一个以经济渗透为主导、科技控制为手段的当代体系,一个将整个西方世界排除在外的全球体系。

中共已经在北韩为金家王朝建立了一个全部由中国设计、制造和建设的互联网系统。从中共那买来的资讯网,当然少不了一个与生俱来的东西:一个可以让中共在任何时间都能够获得核心情报的后门。中共的目标,是让所有加入其国际体系的国家都安上这样的资讯系统。这样,中共将能够比当年的克格勃更为有效地对这些国家的政府进行监视。

当然,仅仅提供技术上的说明与服务,还远远不足以让中共坐稳了这个未来全球体系的第一把交椅。从经济上对这些国家进行渗透,让这些国家的经济依赖于中共所建立的这个体系,才是北京实现其全球老大梦想的主要手段。

用物质与金钱为手段利诱和收买小国和穷国,让这些国家在联合国会议上充当中共的打手,在与中共利益攸关的议题上为中共发声和投票,是自毛泽东时代中共就一直使用的惯用手法。只不过那个时候中共自己也穷,所以只能拉少数几个廉价的小喽啰为其站台当吹鼓手。

习近平上任后,口袋里有了钱的中共自认为可以“平视世界”了,于是在毛时代就已经玩惯了的手法就有了今天的升级版:一带一路。

“一带一路”的初衷,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解决中国国内基础建设业的产能过剩。中国的住宅空置率已达到了近25%,办公楼则已接近30%。用“一带一路”的方式将过剩的产能出口到国外,既能解决国内的就业问题,又能赚外汇,何乐而不为呢?

但任何技术性的思路到了中共那儿,都会被政治挂帅的中共拿来为党的最高利益服务。“一带一路”在海外有个臭名昭著的外号:债务外交。

任何技术性的思路,都会被政治挂帅的中共拿来为党的最高利益服务。“一带一路”在海外有个臭名昭著的外号:债务外交。图为2017年5月,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召开前夕。(Wang Zhao / AFP)

在中国国内找不到活儿干的基建公司,带着自己的设备、材料、当然还有自己的人员,由中国的国有银行出资,在缺钱修桥铺路的发展中国家搭桥铺路盖机场,听起来好像做慈善事业。但当这些公司离开的时候,从他们的手中接收了大批基础设施的国家就欠了中共一屁股债。这些国家的政府和领导人在未来的岁月里,不但要还钱,还要在国际上为中共当吹鼓手。

在过去近十年的时间里,北京已经在世界各地收获了不少这样的吹鼓手,但对于北京的下一个百年目标而言,这些还远远不够。因为,中共在排名靠前的世界强国里,还没有一个可靠的盟友。中共还需要根拐杖,一个足够强悍的助手来帮忙实现其未来的野心。

于是,中南海盯上了俄罗斯。北京希望在自己未来的世界体系里,莫斯科能担当一个听话的二号角色。

普京会给中共当拐杖吗?

普京脑子里想什么,这是一个连习近平也猜不准的东西。但至少,普京到今天为止一直与北京之间你来我往,各有所得。这次冬奥会,普京是国际上唯一一个出席北京开幕式的大国领导人,算是给足了北京面子。但普京仅仅在开幕式上露了个脸,之后与北京牵了一揽子协议,为俄罗斯的石油公司拿回了约800亿美元的订单,等于是他的出场费,然后就转身走人。连开幕式后第二天的国宾宴会都没参加,似乎并不愿意在国际社会眼里显得与中南海的领导人过于热乎。

普京脑子里想什么,这是一个连习近平也猜不准的东西。图为2022年2月4日,普京(左前方鼓掌者)出席在北京举行的2022年冬季奥运会开幕式。(Alexei Druzhinin / Sputnik / AFP)

当然,从后来国宾宴会的排场也不难看出普京的聪明:那就是一个习总对世界们各国小弟们的训话会。普京好歹也算是个大国首脑,和一帮喽啰们坐在一起,岂不要让他被其国内的反对派对手们笑掉了大牙。

普京在俄罗斯的政敌包括共产党,普京甚至公开批评西方世界的左派。从意识形态上,怎么看他也不像一个要与高调地走“共同富裕”道路的中南海结盟的人。

普京的想法很简单,控制乌克兰或至少是乌克兰东部的亲俄地区。然后与白俄罗斯和中亚地区的那几个斯坦国一起,自成一方势力。与中共和西方民主世界三分天下。普京想成为中西方长期对峙的一个“协力厂商”,当一个能决定世界局势的关键少数。普京的算盘是,与其当任何一方的小弟,不如当一个鹬蚌相争时的得利渔翁。

但俄罗斯在欧盟国家有重大的经济利益,是欧盟领袖德国的重要能源供应者。俄罗斯在乌克兰开启战端,接踵而来的就必将是面临整个西方的全面经济制裁,有极大可能将全面丧失其在欧洲的所有经济利益。结果必会使目前俄罗斯所面临的经济困境雪上加霜,使俄罗斯的经济在更大程度上依赖于中共。

也就是说,习近平和普京都想当渔翁。习近平想藉西方国家之手,将普京推向自己。而普京则想赌一把:西方不敢将其全面推向北京,所以西方的经济制裁不见得会像其口中说得那么严厉。或者说即使当前被制裁了,今后仍有斡旋的空间。

乌克兰与俄罗斯有着深刻的历史和人文关系。普京之所以选择在目前这个时机对乌克兰采取行动,也是瞅准了中共在亚太地区的扩张让西方世界忙于应付,自顾不暇。

所以,无论北京如何拉拢普京,普京在未来是否会倒向中共仍然是未知数。这是一道测试世界领各国领袖们政治智慧的世纪大考题,关系到未来五十年的世界格局。

——转载自《新纪元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谢田:普京砍向美国和美元的三板斧
【菁英论坛】俄乌战后新格局 全球化变半球化
俄乌实战凸显世界军力前三名的差距:情报篇
中欧峰会提中国方案 专家:中共看不懂世界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真实死期遭疑 江泽民黑历史再曝光
【时事军事】战场情况对比 乌俄胜负已分
【探索时分】俄4700枚导弹 为何乌克兰不屈服
【舞蹈三剑客】舞蹈演员才有!意想不到的8个“怪”习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