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中共极端封城 网友:饿死也算清零?

人气 2387

【大纪元2022年04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随着官方从分阶段封城到全面封城,上海越来越多的民众陷入寻找食物的困境中。与此同时,民众对中共不惜一切代价实践“清零”政策的做法越发感到不满。专家表示,上海封城已经接近人们的心理极限。

生活物资供应不稳定,解封又遥遥无期,人们的焦虑正在上升,这就是目前的上海。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导,33岁的张宇(Zhang Yu)说,“我们在新闻上看到有食物,但我们就是买不到。”她说,“只要你去买菜的应用程序,它就会说今天的订单已经满了。”

一家快递公司员工李晓亮(Li Xiaoliang,音译)批评政府忽视了住在酒店隔离的人。他说,在他租住的房子附近发现有阳性病例后,他与两名同事分享一个酒店房间。

他们带了方便面,但已经吃完了。现在,他们每天只能吃一顿在前台订购的40元人民币的午餐盒,但送货商有时还送不来。周四(4月7日),李说,他一整天只喝了水。

李还说,当地政府“明确表示他们不关心那些住在酒店的人,让我们自己想办法”,“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物资、食物。”

随着封锁的持续,很多人在社交媒体上求助以获取食物和药品,有人在网上哀求说:“有没有好心人卖点菜和米给我啊,就一个土豆了,2斤米。”

“无语了,饿死也算清零是吗”

面临政府不惜一切代价执行清零政策,用户名为“一般可以就行51818”的网友说,“无语了,饿死也算清零是吗?”截稿前,这个贴子获得了6,887个点赞,并引发了大量回应。有网友说,“这就是为什么敢大张旗鼓说感染致死为0,却不敢说因过度防控原因致死的数字是多少了。”

还有些网友说:“就是只要不是因为新冠而死,致死率就为0。……饿死什么的都不算。”

“真的笑死了,魔幻形式主义,不是新冠死的就好,管你怎么死的。”

“饿死的、因病治疗不及时的、被逼无奈跳楼死的,但我管你怎么死的,反正不是新冠死的就行。”

“饿死事小,新冠事大。”

“尸检结果只要不是死于新冠,就是0死亡。懂了?其它死法随便选。”

“一开始不好好防,现在搞成这样了,就开始借着防控的名义把人弄这么惨还导致好多死亡的,这就是我所说的过度防控。”

BBC说,被封控的网友每天都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发声,希望公众和媒体看到真实的上海,但官方平台不开放评论或者删除评论。而在平行时空的另一端,公众透过官方平台看到的是3.8万医护支援上海,全国各省援助物资陆续送达。而自媒体上居民呼吁要物资,批评防疫政策的文章则被删除。

政府不可靠 只能靠自己

CBC报导,上海闵行区的一名陈姓居民说,她家五口人在3月30日和4月4日分别得到了政府的食品包。这些食物包括鸡肉、茄子、胡萝卜、西兰花和土豆。

陈加入了一个购买俱乐部。

“每个人都在组织订购食物,因为我们不能指望政府给我们送餐”,陈说,“它们不可靠。”

独居在杨浦区市中心的一家汽车制造商的运营专家格雷戈里‧高(Gregory Gao)说,在食品销售商说该地区的供应点正在关闭后,只剩下美团了。

“我已经连续两三天买不到东西了。”29岁的高先生说。

上海的很多网上求助帖子,绝大部分都是围绕生活物资问题。浦东的Stormzhang是一名互联网博主。Stormzhang在网上发布求救信说,“绝大部分人靠自己自救,要么小区团购,要么叮咚、盒马、美团自己抢菜。”

“你们根本体会不到早上6点叮咚,8:30盒马抢菜的那种艰辛,以及努力一整天抢不到一根胡萝卜的落差与焦虑。”

“现在上海人民的基本生活保障遇到了极大的问题,绝大部分上海人民每天全部的生活就是到处寻找抢菜渠道。”

“我知道说出来很多人不信,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者,说实话你告诉我,在2022年的今天,国际性大都市的人民每天买不到菜,吃饭是问题,我也是不信的,然而它就是真实地发生了。”

专家:上海封控已非常接近人们的心理极限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说,在对中共来说政治敏感的一年里,上海民众的抱怨让执政的共产党感到尴尬。上海的例子让外界看到,中共旨在隔离每一感染者的“清零”战略所付出的巨大人力和经济成本。

上海从分阶段封锁政策扩展到无限期全城封锁,居民事先几乎没有收到警告。

市卫生局在线新闻发布会上,一位观众留言向官员们提出了挑战:“放下稿子!请告诉领导,现场用手机买菜。”

《纽约时报》说,上海的这场危机不仅成为了对公共卫生的挑战,也是对“清零”政策的一次政治考验,中共已将自己的合法性押在这个政策上。

当局对上海进行封控,重新引发了人们对该做法代价的质疑,尤其是在高度传染性、症状相对较轻的奥密克戎变异株的情况下。《纽时》援引多伦多大学政治学家王惠玲(Lynette Ong)的话说,如果连上海都能封控,人民可能会担心政府严格控制疫情的做法没有止境。

“上海被封控的事实表明,我们已非常接近红线,接近‘清零’政策可容忍的限度。”王惠玲说,“上海是个拥有2,500万人口的大城市,对上海进行封控的挑战性极大,已非常接近人们的心理极限。”

上海人对自己城市的疫情应对已越发感到沮丧和愤怒。据一段网上流传的影片,一个小区的居委会曾想通过组织居民唱“爱国”歌曲来鼓舞士气,却受到了居民的集体咒骂。

《纽时》援引香港大学病毒学家金东雁的话说,与中国其它地方的人口相比,上海受过高等教育且见多识广的人口更容易对封控措施表示怀疑,尤其是在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的症状不那么严重的情况下。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上海市民与警方对话录音曝光:饿四天要造反了
分析:上海人不满封城 疫情考验北京领导层
诗:中共二十大前乱象
专家:中共黑客活动激增 针对美政府和公司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俄吞并乌四区 马斯克叫板普京
【舞蹈三剑客】豪华牛肉挑战!A5和牛VS.干式熟成和牛,蒙着眼睛能分辨吗?
【神韵早期节目】为神而舞 (2013)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