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市冷 互联网裁员 中国毕业生内卷加剧

人气 7994

【大纪元2022年05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岑心、易如采访报导)千禧年出生的一代正值大学毕业,开始步入社会,但是等待他们的是毕业即失业的窘境。专家分析,多项中国经济数据不佳,大环境对他们求职不利,内卷情况只会更严重。

2000年千禧之年,孩子的出生率非常高。官方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高校毕业生规模1076万,同比增加167万人。2021年毕业的全国高校毕业生超过了909万人,同比增长了35万人,2020届高校毕业生874万人,同比增加40万人。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导,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卢锋表示,毕业生人数增加的背后,和“推后就业”密切相关,中专生毕业想考大专,大学生毕业后很多人考研,人数一年一年累积,导致2022年新求职人数可能会出现一个峰值。

车厂毁约校招生频传 反映车市萧条

在理想汽车被曝出毁约2022年毕业的校招生之后,小鹏汽车也被曝出了同样的情况,“小鹏汽车被曝毁约20逾名应届生”的话题5月19日还冲上微博热搜榜。

广州大四王同学说,他去年通过校招途径,与小鹏汽车签署了就业协议,但今年5月公司HR(人资主管)称业务调整,无法提供就业岗位,为学生提供5000元补偿。

《每日经济新闻》报导,4月上旬小鹏汽车还被传出裁员计划,有员工在招聘社交平台上留言称,公司部门正在调整中,部分部门裁员比例可能达到30%。

根据中汽协公布的数据,中国全国汽车销售4月份同比下降47.6%、环比下降47.1%,首4月累计销量按年下跌12.1%。

旅美经济学家Davy Jun Huang告诉大纪元,最近中国大陆汽车销售市场非常萧条。在电动车的生产端方面,蔚来、理想、小鹏等中高端车型均受到疫情影响出现停产和减产,在销量端方面,作为中高端车型主要销售地的东部沿海城市,多个城市被封控和静态管理,造成门店歇业,影响订单和交付。

多行业受疫情冲击 青年失业率创新高

此外,据中共国家统计局近期发布数据显示,4月份全国城镇失业率为6.1%,比上月增加0.3个百分点,创下自2020年武汉封城以来的新高,其中16~24岁青年失业率冲上18.2%,史上仅见。

Huang表示,在中共疫情防控措施之下,自2月份中国新年以来,全国2.9亿农民工中约有三分之一没有返回他们就业的城市。据研究公司美奇金(J Capital Research)根据对中国劳工机构的采访,中小企业的就业人数已缩减了约30%。

他分析,最新的PMI数据显示,中国经济持续下行,由于中国个体工商户占市场主体总量的三分之二,而且九成集中在服务业,以批发零售、住宿、餐饮和居民服务等业态为主,而这些行业恰恰是受疫情冲击严重的行业。

综合上述情况,Huang说,企业的营收陷入困难,就业机会不足,已经出现裁员,中国今年有创纪录的逾千万名大学生毕业,空缺职位数量无法满足就业需求,应届毕业生更难找工作。

北大博士生当城管 武汉大学毕业生薪三千

据网易新闻报导,国企、事业单位年年扩招,但仍有九成大学生进不去事业单位,一位国企的老员工说,大学生没有什么经验,很多国企只招收具有一年以上甚至五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大学毕业生加入考研大军。2022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报考人数为457万人,招生人数约为120万左右,有四分之三的报考人员只能陪考。

但是研究生毕业后仍面临就业窄门。近日北京市朝阳区公布公务员录用名单,多数拟录用公务员毕业于名牌大学,而广受关注的某街道城管执法岗位,录用一名北京大学物理博士生。

有网友质疑,“一个小小的城管岗位,吸引北大的博士来参与,内卷都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湖北某市企业主柳先生告诉大纪元,“在武汉,一般人对上大学没啥兴趣了,只有学霸,才对上大学有兴趣。因为多年来,央企、国企先录取一本(指第一批次录取的本科大学,多指211学校)的学生,二本、三本大学的,找工作全凭自己社会关系和能力。”

武汉一名企业主告诉大纪元,武汉是高校数量全国第二的城市,每年的毕业生很多,仅次于广州。在武汉,本科生毕业找工作问题不大,但薪资普遍很低,大部分只能拿到三千多,而且每周单休一天。

这名企业主说,最主要还是经济大环境“不升反降”,他认识的小企业主,很多都在陆续关停中。今年网上有个很火的段子,是说应届毕业生在武汉应聘,HR问期望薪资是多少,答六千,HR直接说:你是来应聘老板吗?

互联网裁员潮袭来 加速社会内卷

5月19日,腾讯宣布对PCG旗下的腾讯体育业务进行调整后,综合陆媒报导,腾讯新一轮的裁员还涉及多个事业群,包括云业务、游戏业务,其中游戏部门裁员比例大约在10%左右。

相关业务调整引发网友批评,也引来腾讯创办人马化腾在朋友圈吐苦水,他转引一名公众号帖子并且评论说,“这段描述得太形象了:部分网民关心经济的方式是:企业可以破产,但不可以裁员;企业可以破产,但不可以加班。”

腾讯创办人马化腾在朋友圈转引一名公众号文章并评论。(网路图片)

其他互联网企业,包括阿里巴巴在今年3月份就传出裁员消息,京东近期也通过裁员进行新一波瘦身。

旅美经济学家Davy Jun Huang分析,北京当局这两年出手整顿所谓的科技公司,这些科技公司也就是互联网应用公司,这些公司过去被严重高估,认为互联网应用无所不能的,吸引大量资金流到这儿,大学也培养了很多这方面的专业,但是到头来猛然发现,这些公司其实就是以资讯、娱乐为主,而中国需要的是实在的生产制造。那种一窝蜂的培养方式,其实本末倒置。

Huang说,再加上中美贸易战、芯片短缺,以及制造业缺少资金与人才支持,整个经济结构及就业形势非常不乐观。这问题现在被北京当局作为一个重点工作来抓,但是,能否在短期内逆转发展,可能还是相当困难,

Huang说,“而且在过去这种靠讲故事赚快钱的时代,已经改变了整个社会对工作就业的想法,年轻人乃至中年人,很多人都不愿意去做具体的生产制造,想一招发达,加上各种上市融资的圈套,也加速了社会的内卷。”

责任编辑:方明

相关新闻
腾讯营收18年来增速最低 马化腾“过冬”
大陆4月失业和经济数据恶化 专家揭更糟情况
【财商天下】大陆消费和信贷塌方 失业率创新高
大陆毕业生就业难 县级单位招聘9成要研究生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美国如何对抗中共对世界的威胁
【未解之谜】通行灵界的科学家之五:外星球上的居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