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中美大飞机谍战(5)共谍泄战术

用举国之力 偷盗国外尖端技术 中共国安六局副处长:我们为国服务

人气 6740

【大纪元2022年05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中共一直试图用造出“大飞机”作为其实现“厉害了,我的国”的标志。中共新华网5月16日庆祝中国制造交付东航的首架C919飞机首飞成功,欢呼“这架飞机上凝聚的,不仅有突破创新的中国智慧,更有坚持梦想的国家意志”。然而,中国“用举国之力”“一定要把大飞机搞上去”的后面,有着什么样的手段呢?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上接:

【内幕】中美“大飞机”谍战(4)国安六局副处长身份曝光 美国情报界第一次见国安运作内幕 开始拼图

【内幕】中美“大飞机”谍战(3)动辄数亿的金字塔学习法 中共靠“一招发达”看到对手云记录 FBI特工笑了

【内幕】中美“大飞机”谍战(2)FBI特工顺藤摸瓜 在语言专家协助下 与中共特工“聊”上了

【内幕】落网间谍在美庭审 揭C919飞机窃密 (1)中共情报官员引渡到美国受审第一人 庭审揭开C919飞机窃密内幕

17:徐延军训同事“用错头衔”

上集说到GE航空的员工郑博士于2017年6月首次到南航做演讲,4个月后,霍尼韦尔的工程师高亚瑟(Arthur Gao)再接再厉,也到南京竞相“交流技术”。徐延军用“江苏省科促会”的名义接待这些华人工程师,给了他们一堆现金,他的真实身份是江苏省国家安全厅六局的副处长。

那么,高亚瑟在中国时,幕后发生了什么?当高亚瑟介绍完、离开房间后,录音捕捉到,徐延军给他的国安局同事柴萌(Chai Meng,音译)打电话。

在电话中,徐延军斥责柴萌犯了一个错。“柴萌,今天你自我介绍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外事办的,我们不是决定你用科促会的头衔吗?”

那怎么给兜回来?徐延军说:“要不然这样,因为昨天我告诉他,我们协会的副秘书长蔡秘书陪你的团队去。你明天就简单解释一下,说你有一个南航外事办的头衔,说得模糊一点。你的主要身份还是我们协会的副秘书长,否则,将他交给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那个(外事办)来接待,听起来不太对劲。没关系,他好像对这方面不太敏感。”

高亚瑟对此的确不敏感,他在法庭上说:“开始时,他自我介绍是南航外事办公室的,后来结束时听人叫他蔡秘书,但我从不问他全名,也从未给他打过电话,管他叫什么名字呢。帮我安排酒店预订的都是木津。”

18:徐坦承“专家承担的风险很大”

2017年10月高亚瑟在南京“技术交流”会后,木津小姐带他出去玩。录音文件显示,徐延军和三名中国工程师在会后聊了起来,他们意识到,由于霍尼韦尔的安保措施很严格,利用高亚瑟为他们提供信息可能会很困难。

徐延军说:“(霍尼韦尔工程师)今天下午的演讲,由于时间赶,我们都很着急。我原以为你们双方能谈久一点。”眼看同伙似乎不开窍,他开门见山,描述他的意图:下一步他们和外国专家的合作有几个不同的层次。

他说,在最高级别的层面,国安局为几个研究机构提供情报服务。如果他们招募的外国专家排名很高,而且可靠,这些外国专家可以直接参与(飞机)方案设计、程序验证。但是有一个工作时长的问题。

“换句话说,我们的国外专家,虽然有人选择回国发展,但大多数是不可能的,他们只能利用假期或给你半个月的时间,你把具体项目给他看,他帮你解答具体问题。”

所以另一种选择是,“我们在某些方面遇到一些问题,可以直接、具体地提出来,请外国专家解答。”

“第三个层次,要求外国专家直接给我们信息,这是我们过去常常干的,直接用他们的信息为我们服务。但这会带来一些问题,例如,信息量很大。”

他谈到他们在这方面有很多挑战,“我们可能要花很多时间来消化这些信息。此外,作为国外的专家,他们很难直接下载大批量的材料,由于他们公司的安保措施很严密。他们承担的风险很大。”

如何绕过、克服这些“障碍”,徐延军谈到高亚瑟,“他现在在霍尼韦尔做发动机控制。也许我们可以让他直接弄些信息。因为他说Allison公司已经破产,被收购了。”

“这是一个方面,获取信息。另一方面,他可以为我们的机构做其它贡献。比方说,他在某些方面不熟,他不是一个全才,也可以介绍其他专家、团队给我们。”

徐延军说,主要就这四、五个层次,第一步先“检查双方有无达成合作的共同基础。你们都看到刚才那位专家,基本上,他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问必答。”

19:不择手段偷技术“我们为国服务”

徐延军谈论高亚瑟的特点,他们可以怎么利用他。“你们对这位专家不是很熟悉,有些事你不能说得太多。”“他做T800很久了,他可能不记得一些参数、一些事,但基本上只要他能记得的,他没有不说的。此人比较可靠,不自私。我们和他的交流,我感觉很顺畅。”

“目前在T800的软件测试方面,他已经给了我们一些东西。”徐延军说,“下一步我们跟他的工作,绝不能只满足于这种交流,我们希望他能直接服务我们机构的项目,或提供更大支持。”

他们讨论了对专家演讲的要求,“他(专家)必须过来给我们讲课,换一个词,叫技术交流。他项目报告中的一些具体细节,必须给我们明确的交流(讲课)”。

他们讨论了资金问题,钱的方面没有限制,有充足的资金,徐延军说,“至于钱,对于我们(江苏)省来说,航空领域没有问题。”“目前我们对你们研究所的服务都是免费的,你不用考虑质量价格比、成本,这些都没必要,我们对一切负责。”

“你只需要提出一个话题,我们会承担这些费用。我知道你们机构可以资助研讨会费用,那都是很小的钱,我们会支付国际机票等,大金额的资金,你们不用考虑,你只需要考虑我们如何为你提供更好的服务。”

他强调:“我们的方法可以很灵活。实话告诉你,我们是来为你们服务的。我们是一个服务部门,我们为国家服务。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

换句话说,他可以不择手段。他正在代表中共集团的利益而犯罪,这是他的“职责”。他的目标是通过情报行动窃取商业机密。

当然,这些话不能公开说出去,他谈到签署保密协议,“至于如何保障机密信息的安全,这和我们省一些机构自己的信息安全有关,肯定我们部门想通过企业,集体签署正式的保密合作协议,这是我们最高级别的合作。”

20:国安局偷的是人 不仅是技术

“所以,利用这些国外技术的方法和经验,讨论和审查专家的履历。这次交流后,我们希望找到一个方向和方法。我想问你们要什么样的引擎?”徐延军单刀直入。

三名参加会议的中国科学家回答说,“我们三个人的专业领域是直升飞机,我们都关注涡轴发动机,只要能找到相关信息,什么都行。如果你找到涡轮发动机的信息,我们团队会来联系你。如果你找到其它信息,可能有人会帮你联系。”

他们给了徐延军一份他们想要的信息清单——购物清单。希望徐延军帮助解决他们当前面临的具体障碍,其中一个是“泵”。

徐延军说,如果只要求一份文件,这是小问题。如果要解决一个系统问题,就要扩大、打包成一个大项目,解决很多方面的问题。“就目前而言,我们部门的合作趋势是,我们希望项目越大越好。至于国家拨款,航空领域的资金不是问题。”

他建议他们把注意力放在高亚瑟身上,建立一个专门针对他的项目,要求他在一年内完成,“像他这样有时间、有精力、有能力、健康状况良好,两年后才退休的纯技术专家,看看他能做出多少,达到什么程度。”

他直言中航工业旗下的每个机构都提出许多询问,所有这些询问都汇总到他的部门,但他的首要任务是双引擎之类的“大项目”,像泵之类的小东西现在不是他优先考虑的,不过在找扇叶技术的过程中,可能看到泵的技术,认为没用就丢了,“我不知道泵将用于何处”。

三名工程师叹气,在基础开发上,外国已经研究了很久,国内和国际差距不小,“国家给了我们钱,让我们去找,可我们尝试了很多路径,什么也找不到,没办法。现在这是个机会,我们建立联系,把你找到的泵技术给我们。”

徐延军解释自己的工作重点不同,国安局针对的是人,而不仅仅是技术,如果中国工程师告诉他“嘿,我们需要复合扇叶技术”,他就需要了解“具体什么公司做这个”。

“我们看这个技术属于哪家公司,我们寻找该公司内的人员。”他解释,无论是从LinkedIn还是其它地方着手,从波音公司一路找到(武器生产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他们挖掘的是人,一直到找到在正确的专业公司工作、有正确的专业知识,能获得核心访问权限的人,这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这一切讨论,高亚瑟当然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将来会被如何利用,所幸的是,徐延军半年后被捕,高亚瑟再也没有回到那里。

还有一件幸事,高亚瑟说他从来不把公司的工作电脑带到中国。但另一名来自赛峰集团的法国工程师阿斯科埃(Hascoet)先生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把工作电脑带到中国了。

(未完待续)

下转 【内幕】中美大飞机谍战(6)内鬼种木马 国安在苏州赛峰合资工厂安插2名“内鬼”跨国窃取商业秘密

【内幕】中美大飞机谍战:客房里的黑客(7)国安局的“待客之道”:这边酒席宴请 那头潜入客房入侵电脑盗秘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中国C919大飞机因技术瓶颈而延后
纽航换大飞机提高运力 奥克兰机场暑期繁忙
世界最大飞机或在乌克兰空军基地被摧毁
东航坠机谜团加大 飞机或在空中部分解体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官媒证实上海军管 网友斥军警大白
【新闻大家谈】面对最差经济 北京只剩三选择
【马克时空】美援乌海马斯火箭炮 乌克兰能逆转战局吗?
【远见快评】上海解封“埋雷”李克强又出狠招
【拍案惊奇】中共酝酿的经济危机会总爆发吗?
【秦鹏直播】哀叹美对中共“大围剿” 王毅喊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