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堂食游击队”网上火了 网民:深深悲哀

人气 11801

【大纪元2022年06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静报导)封城两个月的上海,6月初逐步解封,迄今还有部分地区不准餐厅恢复堂食。有大陆作家日前披露上海人出外堂食如何躲避防疫人员审查,可谓“堂食游击队”三部曲,网民跟帖感叹:深深的悲哀。对于上海封城的乱象,也有网民说,让人笑着笑着就哭了。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上海“堂食”种种怪象

拥有上百万粉丝的网络作家雷斯林Raist本周三(22日)发表题为“上海堂食,只能偷着乐”的文章说,没想到最近一个“新素材”又火了,说不定还能成为曾经现象级小品《超生游击队》的续作,暂且叫它“堂食游击队”。(点这里

上海4月1日全面封城,6月1日开始官方说,逐步解封,复工复产,但餐饮店的堂食迟迟未完全恢复。文章透露上海最近“堂食”中的种种怪象。

文章说,某些餐厅从外面看就像废弃了一样,一点光亮都没有,窗户上都贴上了墙纸。当熟悉了种种套路后才发现,原来门口萧条是伪装,为营造出“没有营业”的假象。

但如何知道可以进去堂食呢?文章说,以前看谍战片,地下工作者需要接头暗号。现在你想在上海吃堂食,同样也能体会到类似感觉。首先得和店主成为“熟人”,走后门。各显神通吧……

(微博图片)

然而,文章说,跟随着“接头人”走过弯弯绕绕的小巷,但坐在黑灯瞎火的室内也不得安心。最后在餐馆里,尽量压低声音说话,以免地下工作“暴露”;店家要时刻提防,是不是会有防疫办的人来检查。

有网民发帖说,“饭吃到一半,老板娘冲上来把灯全关了,让我们别出声,防疫办的人在下面”,并嘲讽道:我就是吃个饭啊,又不是吸毒。上海真的太魔幻了。

(微博图片)

还有网友拍了张照片记录下了自己在“偷偷堂食”的时候,发现外面有防疫人员的一瞬间,哪怕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巨大的压迫感。

(微博图片)

不过目前上海不能堂食但允许外卖。文章说,殊不知其实外卖对于食物口感影响很大。更不要说有些餐饮,特别是高端餐馆,其实并不适合做外卖。

也有不少人选择“游击式堂食”,在就近的街边、商场店铺的外边、草坪、公园长椅和露天座位等地方吃饭。

(微博图片)

文章还说,现在不只是堂食,总感觉上海做啥都是偷偷摸摸的。各行各业都逐渐开始用“黑话”来交流。

例如,餐厅营业不叫营业,是店家找来几个“认识”的人在“试菜”。某健身房门口写着大大的“不营业”,但到了门口,教练会偷偷告诉你,赶紧进来,然后把门关上。

文章最后说,有专家说疫情前的生活是永远不可能回去了,防疫永远不会停止,如果真的如此,也希望至少相关部门能在指定政策上“人性化”一点。

网友跟帖热议:

法式大长棍:“屁民敢有意见?执法人员也知道很离谱,我们也知道他们觉得很离谱,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觉得很离谱,但是没办法离谱的是谁不言自明了。”

君士坦丁堡的血泪:“尽折腾老百姓。”

苑苑苑:“公务员吃食堂,ta们才不会在乎老百姓”;影舞天心:“不仅仅是公务员,那些国企的高管都吃食堂,比外面的餐馆都好。”

途安:“扰民有术,抗疫无方。”

猫二:“我只感到深深的悲哀”。

上海市黄埔区居民杨先生本周四(23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餐厅老板为了生存,不惜冒着被处罚的风险,听来让人伤感。

杨先生说:有很多饭店都倒闭了,因为撑不下去。已经持续三个多月,假如你的房子是租的,员工的工资要发,房租一个月要几万元,三个月租金挺厉害的。受不了。

男子解封后游上海 网民:笑着笑着就哭了

此外,还有一段视频在网上热传。上海解封后,一上海男子发出视频,只见一名长发男子将自己疫情封控期做过的“核酸抗原条”,组装成一副翅膀,穿在身上走出了家门……

这个视频声音配的是张韶涵《隐形的翅膀》歌曲。张韶涵是台湾出生的歌手,演唱歌曲《隐形的翅膀》,其中表达的是对自由的渴望。

有网友表示,以这样的黑色幽默庆祝解封,让人笑着笑着就哭了。

大陆媒体此前报导,该名韩姓男子与女友共用了61个测试阴性的测试盒,拼出了一对小小的翅膀,受访时韩姓男子说:“因为脑子里有挥之不去的一些谐音梗”,他就突然想到《隐形的翅膀》(张韶涵的歌曲)与“阴性的翅膀”谐音。

“有了这个想法,就很快地把它实现出来了”,“骑着共享单车,去了一些上海有地标性的地方”,然后拍摄影片,“就自己留一个纪念”。

视频引发大量网友围观:“这黑色幽默我看懂了”、“人才啊”、“歌词也应景”、“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阴性的上海,阴性的中国”。

不过,“中国数字时代”网发现,这个在微信视频号“DK的声色味触觉”发布的题为“阴性的翅膀”的视频,本月初被大量转发后,被以“违规”名义删除。大陆媒体也找不到相关的报导。

网络热文《我们到底走出了什么?》被404

还有很多有关“上海封城”“上海解封”的热文,在微信上遭404(被封禁),包括《我们到底走出了什么?》、《写在解封的这一天》和《上海“封城”原来是乌龙》等。

《我们到底走出了什么?》文章的作者连清川说,“我们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走出了囚笼,就如同我们当时莫名其妙地走进去。

“我们到底战胜了什么?我们到底斗争了什么?我们到底抗击了什么?没有人even bother给我们一个解释。

“所以,我们,2500万人,上海,在这60天里,70天里,80天里,那么多的牺牲、血泪和悲伤,到底是什么?”

文章指责:“是谁那么大的权力,是谁可以那么任性,是谁在21世纪的现代世界中,竟然可以如此对于这么庞大的人口与城市,予取予夺,生杀无忌?”

“如果我们依旧那么轻易地谈论生活,如果我们能够那么轻率地选择遗忘,我们就会发现,在不远处,有另一外场无妄之灾,正在等待。”文章最后说。◇

责任编辑:李缘#

相关新闻
上海封城80天后 专家曝非高危人群重症率为零
【微视频】封城后遗症:上海化工厂爆炸
上海小音咖门店全关闭 教师停薪 家长退款难
上海封城民众离心 艺人返港外资撤离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孙春兰暗示习近平北戴河让步?
【秦鹏直播】东南亚曝活摘炼狱 中国主犯泰国落网
【新闻看点】史文清被判死缓 习放曾庆红一马?
【横河观点】中共制裁台湾7朝野人士 统战失败
【新闻大家谈】中国60年最强高温 汛期反枯罕见
【马克时空】地表最强战机F-22延寿 直到NGAD服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