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利世民(三)

资深媒体人:用香港人的故事唤醒世界

利世民。资料图片。(关永真/大纪元)
人气: 26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22年09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杨欣文加拿大温哥华采访报导)本月,一部名为“香港人:黎智英为自由而奋斗”的纪录片开始在世界不同城市上演。利世民作为嘉宾之一通过视频参与了温哥华的影后答问环节。他觉得黎智英的故事其实是一个香港的故事。应该用香港人的故事告诉世界中共在香港做了什么,警醒世人今天的香港将会是你们的明天。

接上文:专访利世民(一)资深“苹果人”谈与《苹果》一起成长的经历

专访利世民(二)资深媒体人谈传统媒体转型与自媒体兴起

黎智英的故事就是香港人的故事

谈到《香港人:黎智英为自由而奋斗》这部电影,作为资深苹果人,利世民表示:“其实,监制一开始都有问我,看一下(电影的)结构、内容怎么样去建立。”

利世民觉得,黎智英是做工厂的,80年代做成衣很成功。他甚至乎一夜致富,赚了一大笔钱。在当时的香港,没有既便宜又靓的卖衫公司,曾几何时在佐丹奴买东西的感觉就像现在到苹果店买东西那样。90年代中共给他压力,硬是要他卖掉佐丹奴,他就卖掉了,全盘生意都没了。之后黎智英觉醒了,他东山再起,创立《苹果日报》。他知道这个地方给了他很多东西,他开始想回馈给这个地方。他用自己的(所得)、不纯粹是给钱,他简直是把整个事业押进去做一个媒体。这个媒体公司是他第二个事业,是大家记得他最成功的事业。二十多年之后,中共又将人家整间公司就这样“折埋”(关闭了)。当然,这一次的迫害规模、严重程度远远比90年代那次严重很多。

他认为:“黎生的故事是香港的一个缩影,是一个香港的故事。”所以他对制作团队建议:“要将这个纪录片同时贯穿香港这个时空的故事”,“你用一个长远一点的视野去看,大家就能感受到香港发生了些什么事。”

利世民表示:“一次、两次,告诉世界什么事情呢?我觉得这个信息才是要给全世界见到。一直以来,他们(西方)觉得中共是一个,只要它发财,慢慢它就会变成一个大家可以接受的,在全球资本主义底下,大家可以接受的一个交易对手。中共会发财、会穿西装打领带,会讲人话的了。90年代你信了它(中共)一次,但是有一个人就不信,继续去为香港的自由民主去做事情。二十几年之后你就看到它(中共)表露出了真面目。现在黎智英就在香港服刑,同时还要继续被你(中共)检控。……这些事情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的,我觉得这部纪录片的重点就是你至少要让全世界的人知道,哦原来香港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原来这件事情并不是从2019年开始的,这件事是远在可能八九十年代、甚至更早的时期就开始了。”

黎智英是中共造出来的英雄

反送中以后,中共在香港推出《国安法》,港人纷纷出走。作为持有英国护照的媒体大亨,黎智英要离开是很容易的事。黎智英为什么不走呢?这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

熟悉黎生的利世民曾经和这个老板有过对话。

利世民回忆:“他为什么要不走?他有跟我说过。我走的时候也有问他,‘你不走啊?’他说,‘我怎么走呢?我走的话,我发送出什么信息给全世界?你这些没有人认识的,你走了也没有人知道,你留在这里、牺牲了也没有人记得你,你当然是走啦。我走了它们当然是敲锣打鼓说你黎智英“走咗佬”(逃跑)了。’”

“他没法走。他不想给一个错误的信息人家,说他贪生怕死。不是他为了自己,而是他不可以告诉别人你怕了这个(中共)政权。我的态度就是我怕了它我就走。所以我们的层次有不同。”

利世民难以理解的是,香港不需要英雄,政府为什么要造一个这样的英雄出来呢?

利世民清晰地记得在《国安法》临生效之前他写最后一篇文章时的情景,当时他只写了一句话:“香港原本是一个不需要英雄的地方!”

他回忆道:“那天我写不了稿。香港本来不需要英雄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英雄呢?我就是这样一句就写不下去了。然后我就跟编辑说:‘交不了稿。大脑堵塞了,对不起!’然后他(编辑)就说:‘唉,拜拜也要说句吧。’他知道我不想写下去了。”

利世民草草写了几十个字,就封笔了。最记得当天写的那句话就是:“香港不需要英雄!这个政府自己犯傻,造就一个英雄出来。”

中共自毁根基 难以为继

令利世民感到乐观的一点是,觉得它(中共)没有办法维持现在这个状态了。

利世民表示:“具体一点说,它(中共)自己损毁自己,是没有人比它做得更好的了。你看一下它的‘清零’,它自己去整那些地产商,整自己的科技公司,原本全部是它自己觉得引以为荣的。其实过去,这个国家的经济政策,由2012年到2018年运行的那些招数,包括用房地产去带动GDP,搞高新、创新的东西,在过去的三年里,它自己全摧毁了。”

“不是美国逼你(中共)去清零,也不是美国逼你去搞自己的房地产发展商,不是美国逼你要科技公司退市。全部是你(中共)自己搞的。美国现在‘搞’的就是你(中共)在美国上市那些(公司),要你公布你的信息,要不然就要你回去自己的市场,不要在美国上市。”

他指出,其实中概股搞到被别人踢走,也是自己搞出来的。因为全世界的公司在美国上市,审计准则都是一样的,规矩不是你(中共)订的,为什么你国家的数据就特别些,就不可以公开?是中共在破坏它自己的经济基础。经济基础被破坏之后,它就没办法维持现状。

回顾中共窃权后走过的路,利世民看到,这种荒谬的事情以前不是没有发生过。从土改到大跃进、到三面红旗、到文革,从50年代中一直发疯到70年代。“那你(中共)发完疯之后,不就又改革开放?邓小平临上场之前第一件事情做了什么?1978年(的时候),走去访美啊!是不是?要明白一件事情就是,共产党能够维持到今天,就是大家很不喜欢聼的一句事实就是,邓小平是整个中共历里面最亲美的那个人。现在你说习近平,我觉得他就是要否定邓小平。那习近平也做了十几年了,会再疯多久?”

有些人认为美中对抗是因为美国不让中国发展,利世民认为这些人纯粹是一厢情愿,还停留在义和团的水平。他质问:“中国的改革开放,美国有做过什么不让你发展的?”

有人说美国有301法案啊,利世民解释:“301法案其实是做什么呢?301法案其实是说,喂!大佬,做生意你也要跟一下规矩啊。不能次次你(中共)卖东西去别人那里就行,别人卖东西给你却不行。那时候还有知识产权的纠纷,你(中共)跑去偷别人的软件知识,别人没办法去追讨的,那就只有不让你卖了。现在其实情况是类似的。”

他指出,现在晶片行业、做5G,很多人都知道,华为卖得这么便宜是因为它的开发成本低,很多技术是从别人那“拿”回来的。“那别人说,你也偷了很久了,我现在就是不让你偷,我看你怎么样?那麽在晶片上我做一次给你看。我就是技术不给你,器材不给你,你(中共)这么厉害自主研发,做一次给我看。”

他总结道:“所以到了最后我还是那句,从始至终都是你(中共)自己破坏自己的基础,你还赖谁呢?”

香港人的抗争应该升华

当香港的抗争变得越来越困难的时候,离散海外的香港人更要在世界各地继续抗争下去。

1. 海外的香港媒体人可以怎么做

谈到海外的香港媒体人可以怎么做,利世民感到是一个“很沉重”的话题。

他表示,想继续做新闻工作的,也没说不行,但是你始终没有了那整个生态圈。很多人就说,哎呀怎么不在海外搞《苹果日报》啊?事实是搞定一盘生意是需要一定的条件。就算是自媒体,也只有少数的KOL(意见领袖)可能做得到。对大多数人来说,如果你当作是一份工作去谋生,就很容易失望。所以他觉得,海外的媒体人,一是你就加入当地的媒体公司,如果有的话;如果不是呢,有其它的收入来源,有其它的工作,继续写写东西啊、做公民记者,这些就是你的使命。

2. 拉阔联盟 继续抗争

利世民认为:“我觉得香港人应该要升华我们的抗争。”

他觉得,第一件事是要看清,可能从八九十年代就开始,其实整个地球现在唯一的、最大的矛盾在哪里?大家心知肚明。这次有点是普京做了“烂头卒”,有人在后面乐见其成。俄罗斯势弱的,它(中共)就趁势取而代之;如果俄罗斯这次得逞,又是它赢。不管你打得赢打不赢,最大的赢家都是它。

利世民解释道:“说香港人要升华的意思是,我们现在可能是人在美国、加拿大、英国、澳洲、新西兰,我们在不同的地方,我们其实捍卫着的,不单是香港人的自由。我们香港人是一种象征,就是世界上曾经一个最自由、最开明、最高度发展的一个城市,被毁于一旦。我们亲身经历过。现在我们去跟全世界讲,昨天的香港,明天就是你。现在我们共同守护着的是一个自由世界的秩序。我觉得我们只有把我们那个联盟拓宽,我们才能看到真正的共同问题是源自于那个‘神奇国度’。”

利世民提到:“我知道很多朋友就是,(认为)凡是中国的就是不对的。不要这样。我们最大盟友就是那十几亿、在(大陆)里面、现在每一天都在那里验核酸的那些身受其害的人。……到底为什么这个国家可以接受一个这么不合理的统治的呢?那个原因就是我们要处理的问题。如果我们认定,哦,这个是中国人的民族性来的,… …我们就没东西可搞的了。大家都定下心来做加拿大人、做美国人、做英国人、做澳洲人、做新西兰人。……你今生就可以不做中国人了,你不用等来生。否则,我们还是要捍卫这个自由世界里面现在我们有的东西——我们所珍惜的空间。”

他知道,在西方国家,也有一些华人、甚至个别西人会说,中国有什么不好?他通常见了这些人就说:“我为了自由来到美国,你觉得中国没有什么不好的你可以去中国大陆生活,你不要把美国搞得像中国那样。”

他建议,如果你在加拿大遇到这些被称作“useful idiot”(有用的白痴)的“左胶”,你也可以跟那些人说:“如果你喜欢中国就搬过去,但是不要把加拿大变成中国。……你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跑到加拿大就是为了避开中共的政权?你现在搞到加拿大好像中国那样,你让这些人到哪里去?”

他表示:“现在我反而要跟大家讲,我们要把我们的联盟尽量拉阔些。如果是在加拿大的,你要令到更加多加拿大人知道为什么要捍卫加拿大的自由和民主,不要使加拿大变成像大陆那样;在美国就要让美国人知道,不要傻傻地跑去告诉别人中国有多么好……我觉得我们要把整件事提升到另外一个层次,我们是自由的斗士,我们不是纯粹地为香港而战,我们是为世界自由而战。如果我们做成这件事情呢,那最终我们可以令到香港人在国际上的地位能维持下去。”

责任编辑:林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