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记者无疆界“网络与自由”负责人

标签:

【大纪元6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王泓巴黎报导)近日﹐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疆界组织将2004年度“网络自由奖”授予了中国大陆“天网”网主﹑至今被关押在中共监狱的黄琦先生。大纪元记者为此采访了该组织“网络与自由”部负责人﹑撰写2004年度报告 “监控之下的互联网”的于连‧潘先生。


”监控下的互联网”2004年度报告
”监控下的互联网”2004年度报告

记者﹕您好﹗记者无疆界组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中国的网络自由问题的﹖

潘﹕实际上我们这个部门是从2001年才有的﹐因为在很多国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独立的媒体﹐或者很少﹐这也是中国的情况。我们发现在中国不仅存在着新闻自由的问题﹐同时因言论观点被捕的人很多是互联网的网民﹐所以我们就在2001年建立了网络与自由这个部门。

记者﹕为什么今年的“网络自由奖”颁发给一个中国人﹖

潘﹕去年是一位突尼斯人﹐今年给了一个中国人。因为我们认为中国是对网络控制最严厉的国家﹐中国是世界上监控网络花财力最多﹐做努力最大的一个国家﹐跟其它国家不是一个级别的。如果要分类的话﹐可以分成中国和其它国家。没有另一个国家可与之比拟。对于其它国家来讲﹐在压制互联网方面﹐中国是“成功的样板”。中国是全世界禁止网页最多的国家﹐也是逮捕网络异议人士最多的国家。我想是因为中国境内很少有真正独立的媒体﹐所以真正的网上记者被抓的只有27个﹐更多的还是网络异议人士﹐有61个。

记者﹕据你们观察中国政府主要禁止的话题有哪些﹖那些网络异议人士是因什么罪名被捕的﹖
潘﹕中国政府禁止的领域非常广﹐象替西藏人说话的﹐替法轮功精神运动说话的﹐争取民主的﹐批评中国的人权政策的﹐记者无疆界组织的网页也是被禁止的﹐在中国不能上。当然黄色淫秽的网页也算在内。抓人的理由都是说他们犯有“企图颠覆国家政权罪”﹐我们看不出来怎么在网络上写篇文章就成了企图颠覆政府了﹐很荒唐。

记者﹕那到底他们是因为发表哪些方面的言论而被捕的﹖

潘﹕他们大多是因为公开批评政府﹐一般是揭露当地或国家政府部门的贪污腐败﹔要求更多的民主﹔批评国家对法轮功的镇压。有几个被捕的上网人士就是法轮功成员﹐他们通过网络想让人知道他们遭受的迫害﹐结果被抓﹑被关押﹑被酷刑折磨。基本上是这些。

记者﹕为什么把今年的“网络自由奖”授予黄琦呢﹖

潘﹕黄琦是我们很长时间以来就在营救的网络异议人士﹐我们对他了解比较多。他2000年就被捕了﹐也就是说是最早被抓的几个人之一。是在中国最早开始用互联网传递信息﹐发表观点的人﹐尤其令人敬佩的是他使用真名实姓在自己的网页上表达观点﹐公开批评政府﹐这需要很大的勇气。现在被关押在监狱已经4年了﹐我们一直支持他﹐我们认为他应该得到这个“网络自由奖”。而且他太太非常担心他的健康状况﹐担心他是否能在2005年刑满时被释放。他告诉他太太有可能他们不放他出来﹐所以我们用这个奖来表示我们对他的支持﹐希望他早日获得自由。

记者﹕您的组织是怎样对被捕网络异议人士进行营救的﹖

潘﹕一般情况下﹐我们首先就是要让人们知道谁被捕了﹐写一篇文章出来报导这个人﹐尽量广泛的传播这个消息﹐让媒体去讲。尤其是黄琦的案例﹐有很多媒体都在讲黄琦﹐这个非常重要。这就象扎在脚上的刺一样﹐中国政府在媒体的舆论压力下迫不得已也要做一些举动。这是第一个要做的事情﹐然后还要向其它国家政府﹑法国政府﹑欧盟等进行游说工作﹐让这些政府在与北京接触的时候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从而使事态有所改善。这是主要的两种干预方式。

记者﹕那在你们这样做之后﹐你们观察到中国方面的改善吗﹖

潘﹕中国的情况总是比较复杂一点。中国是一个不可避免的﹑重要的贸易伙伴﹐所有欧洲国家政府和美国政府都在向中国献殷勤希望得到中国的巨大市场﹐特别是互联网方面﹐中国是在网络方面发展最快的﹐有世界上最多的需求﹐那里有众多的网民﹐近8千万﹐仅次于美国﹐在世界上排第二。所以对欧洲国家国家来说中国是不可避免的贸易伙伴。当记者无疆界组织提出人权要求和呼吁的时候﹐他们也听到了﹐但并不一定往心里去﹐因为他们不想牺牲经济利益换取人权。他们先考虑经济利益﹐然后才是人权。我们看到当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到访的时候﹐法国议会邀请他去讲话﹐没人敢提出在中国存在着严重的人权问题。

我们每年都做一份总结报告﹐2003~2004年度与2002~2003年度相比中国没有更多的抓人﹐只有杜导斌和其他几个网络异议人士。但是中国政府作出很大的努力更加强了控制的措施。比如在BMW撞死人事件之后﹐在网上有很多人撰文评论﹐打抱不平﹐之后﹐政府的监控措施加强了﹐网吧﹑网上论坛的﹑提供上网服务的公司都得到明确的指令不许这类消息在网上出现。我们感到近几个月以来监控又有所收紧﹐更难在网上表达想表达的观点。

就是说中国不是一个容易受外部压力影响的政府﹐加上经济利益等等﹐所以像我们这样的国际组织的批评还不能使他们有实质的改善。但是我们会做不懈的努力。在压力之下﹐刘狄被释放了﹐我们希望继续施加压力﹐使杨建利﹐杨子立﹐及更多的因言论观点被关押的人重获自由。(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法国出版两部关注中国人权的新书
关于一本法语新书 《中国黑皮书 》
【专访】记者无疆界负责人谈中国网络自由
加入美英行列 瑞典禁止华为和中兴参与5G
最热视频
大疫下解救有道 历史启示带您闯过中共肺炎
【珍言真语】梁锦祥:拜登丑闻曝中共靠港漂白
【有冇搞错】一带一路遭毛思想打击
【大选观察】拜登的烫手山芋:扩充最高法院
【重播】川普亚利桑那演讲“让美国再次伟大”
【直播】专访《蚕食美国》制片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