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申渊:高空自杀

申渊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20日讯】最近一个时期,在大陆各大城市的报刊上,不断出现有关“高空自杀”以及自杀所造成的巨大“杀伤力”的报导,上海《新明晚报》的网路版已输入“跳楼”一词。二○○三年十月至十二月间,仅在上海就发生六起高空跳楼事件。

中国大陆开放以来,各大城市的高层建筑拔地而起。除了高楼大厦以外,还有形形色色的斜拉桥、悬索桥。仅上海一地,就有三千多座高层和超高层建筑,堪称世界第一。这些地方便成为轻生者“高空自杀”的首选之地。中国的自杀人数按其绝对值计算,为世界第一,据不完全统计,在二○○三年一年有近五十万人次(有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寻求轻生)。在这么多自杀者中约有三分之一选择跳楼、跳桥的“高空自杀”方式。上海市消防局宣传处估计,自二○○二年至二○○三年,达到平均每月一起。

自杀人数五十万人次世界第一

二○○四年一月份,上海在一周内发生二起跳桥自杀事件。轻生者爬上南浦大桥和杨浦大桥高空的斜拉钢索,坚持几个小时,大桥交通瘫痪,造成轰动效应,电视台实况转播。公安局、消防局兴师动众,出动救火车和大批消防员、警察进行救援行动。按规定,每出动一辆救火车要配备十名消防员。发生高空自杀的场地交通混乱,影响相关地区的正常秩序,招来路人围观,甚至砸伤路人和砸坏财物。所以称其为“杀伤力强”。经济学家测算,高空自杀对城市经济带来无形损失更是巨大。类似情况也发生在南京和重庆的长江大桥上。一位司机在驶经南京长江大桥时叹息道,“这里不知有多少冤死鬼”。

二○○四年二月二十日上午十时四十五分,广州环市中路电视塔公交车站附近的广深铁路上,一名身上带伤的男子从铁路边七米高的交通指示灯顶部跳下,伤势十分严重。轻生者三十多岁。浑身脏兮兮,没有着鞋。左手腕一条伤口一直在淌血,用一件蓝色衣服包住。他同警察对峙着,一位女民警不停地进行劝解。这位外地口音的男子向下朝围观者哭叫:“我叫柳某某,河南周口乡下人,我并不想死,我怕死……”。十时四十五分一列火车驶过时,他解下缠在手上的衣服,打了个结套在脖子上,微微擡头沈思片刻,大叫一声倒栽葱纵身跳下。头撞在枕木上,血流不止。事后警察说该人家破人亡,又有人追杀他,早上在广州火车站被人痛打一顿。

贫富差距亦世界第一

不过也有例外。几年以前,上海赫赫有名的人物,省部级干部提拔物件,大众汽车公司年轻的总经理某某突然好端端地自高楼一跃而下。他自杀后传说纷纭。有说“里通外国”,有说“经济问题”,有说“害怕双规”,有说“畏罪自杀”。官方的解释是“压力太大神经紧张因病而故”,并且还开了一个像模像样的追悼会,可是在平民百姓的心中,始终留存一个问号。

这些轻生者中有些人比较幸运,当他们在楼顶桥头犹豫不决的时候被人发现及时报警,迅即赶到的救援人员把他们从黄泉路上拉了回来。有些人因一念之差而永远离开了世界。究其自杀原因不外是贫困潦倒、感情受挫、生意失败、民工追讨工资不着等等。从根木上说还是由贫富差距悬殊造成的。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经过多年跟踪调查完成的“中国城乡收入差距调查”指出,如把医疗、教育、失业保障等非货币因素考虑进去的话,中国的贫富差距居世界第一,远远低于基尼系数的警戒线。调查报告主创人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李实针对种种质疑反驳道:“这决不是危言耸听”。

自杀是一种社会现象,古今中外皆有之。但选择高空跳楼,在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同时,就值得人们深思了。对于日益频繁的高空自杀,有人建议,对于上海南浦、杨浦大桥和浦东金茂大厦这样的公共设施,应设置必要的防范措施,易攀易爬之处设立障碍物,同时加强管理和巡视。上海警方提醒市民要自觉遵守公共秩序,对扰乱者予以法律惩处。

更有专家建议,借鉴国外经验,为了预防大桥自杀,加强路面巡逻和安全防范工作。南京长江大桥上已出现了“自杀守望者”的志愿人员,专门关注和劝阻寻死的轻生者,为他们提供心理咨询和现场帮助。有的部门呼吁全社会关注,挽救大桥和*同楼的“高空自杀份子”。

转自2004年8月《开放》杂志(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4-07-20 8: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