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溟的故事

三次被劫入北京团河劳教所的东北汉子

人气 3
标签:

【大纪元11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娄娜综合报道)34岁的东北汉子于溟,高大英武,豪爽仗义,心地善良,还是沈阳服装行业一位颇有成就的商人。他不但事业有成,还有一个幸福的大家庭。然而,1999年7月后,于溟却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被三次劳教,现在正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中遭受非人折磨。据明慧网最新消息,目前于溟被灌入大量镇定安眠类药物,每天只能昏睡,被绑在床上无法活动,身体极度虚弱。

于溟其人

于溟,男,今年34岁,原是辽宁省沈阳市一家服装企业的老板。不到30岁时于溟就成为沈阳市服装行业一位颇有成就的商人,曾经拥有一个幸福的大家庭。1997年7月,于溟开始修炼李洪志先生传授的法轮大法(法轮功),真、善、忍”的美好使他体会到了法轮功不可思议的非凡而高深的道德力量。

于溟的工厂里面基本都是国营企业倒闭后的下岗职工,他主动招聘他们,使他们生活有了着落。于溟的事业和生活都蒸蒸日上。

但是1999年7月后,于溟幸福而安定的生活被彻底粉碎了:辛苦经营多年的工厂倒闭;父亲含恨去世;妻子也被关押;于溟自己被劳教了三次,幼小的女儿很少有机会与父亲见面。

作为一个东北汉子,于溟生的高大英武,为人豪爽仗义,心地纯正善良。虽只高中毕业,却博古通今。他在劳教所内所作的诗、词、赋等均品调高雅、文字俊美,感人至深,甚至被队长、警察私下传诵。

于溟前两次被绑架入北京团河劳教所时,遭受非人折磨仍无法使其改变信念。这次第三次被绑架来到团河后,劳教所警察已无信心靠酷刑来达到目的,他们在给于溟野蛮灌食时加入大量镇定安眠类药物,致使于溟每天只能昏睡,并且被绑在床上无法活动,企图使用直接虐杀神经的方式消灭他对法轮功的信仰。

一入团河:任酷刑在身,加期10月仍不动摇

于溟2001年1月1日在北京语言学院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抓,送入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看守所关押。在看守所,警察们用一种特制的粗大镣铐把他的双手和双脚同时铐在一起,使其每天只能弓著身子坐在地上或是侧躺,不能平躺、更无法直立和行走。这种特殊的刑具警察起名叫“狗链”,也叫“狗揣”,本来是对付死刑犯或非常危险的对他人人身攻击倾向的重刑暴力犯的。这种刑具对人的身体,特别是 双手双脚和腰部会造成严重伤害,并存在对人格的莫大污辱,是法律中禁止使用的,而在当今的中国,对法轮功学员可肆意使之。

2001年1月25日,于溟被判劳教一年半,押到北京市团河劳动教养人员调遣处。在调遣处他正气凛然,高喊:“我因无罪被劳教……”,几名警察冲了上来,将其拖入消毒室,使用多根电棍电击他的身体各处,使他身体 各处烧伤、起泡,但他仍没有半点屈服和妥协。

进入团河劳教所后,他严肃地抵制了各种洗脑谎言,没有写任何书面保证。一次,二大队队长倪振雄对其拳打脚踢,用皮鞋踢他的两肋及小腿,地板上留下了许多血迹,后又用双手掐住他的脖子,几次使得他窒息昏厥。当他苏醒过来后第一句话就反问倪振雄:“你害怕吗?”并用眼睛正视他,吓的恶警顿时一身冷汗,后来反倒屈服于他,求他别把被打的事情声张出去。

由于于溟决不妥协,后又被非法延期10个月,重新转回调遣处集训队进行“严管”迫害。 由于其正念正行,在劳教人员以及所内警察中享有极高的“声誉”,无法“管理”,只好又把他转至女所少管队。最后,于溟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劳教所。

二入团河:劳教所内起诉江贼,被秘密转移数次

2003 年10月28日,于溟在北京鲁谷派出所再次遭绑架,又被判劳教两年半。劳教所调遣处听说于溟来了,“脑袋都大了”,团河劳教所更是不敢接收于溟,他们试图把于溟遣送回沈阳劳教,沈阳坚决不要;再联络吉林,吉林省劳教系统也不敢要。最终在上级压力下,2004年4月,于溟在被无理滞留调遣处半年多后,团河劳 教所才不得不再度接收了他。其时恰逢团河三大队法轮功学员集体反迫害、白少华抗议迫害时期,于溟立即进行声援抗议,惊慌失措的警察把他连夜秘密转至女子劳教所少管队关押。

于溟在北京女子劳教所被秘密单独关押期间,写诉状上告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所犯之罪行,被队长私下扣压。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少管队的队长曾公开说:“于溟起诉江泽民,我们怎么敢把这样的起诉书交上去。再说了,现在起诉江泽民的信多得要用麻袋才能装得下,我们交上去他们(检察院、法院)也不敢看啊!”恶警恐惧之下,加紧迫害,于溟一直以绝食抗议。

北京女子劳教所也拿他束手无策,2004年9月14日将他秘密转押至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的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在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内,于溟遭受了令人发指的折磨,两次被绑死人床,数根电棍长达几个小时的电击,都被他以惊人的意志破除。当年提起于溟,警察都说于溟“仗义”,“是条汉子”,很多普教对他又敬又畏。很多普教以能“包夹”于溟为荣,主动、积极为于溟报信、服务,替他望风。

经过近16个月的反迫害,于溟的身体情况危急,最后他凭坚强的意志,以“保外就医”的方式第二次从劳教所中闯了出来。

第三次遭毒手:迫害无可升级,灌药摧毁神经

今年三月,北京国安用阴险的手段秘密绑架了于溟,第三次将他判了劳教。他被劫持到劳动人员调遣处后,一直绝食抵制迫害,后因无法灌食,曾被送入过团河医院。现在,于溟被关押在北京市团河劳教所一大队。

现在于溟被关在一个小屋子里,每天用12个普教分成四班看着他,对他进行殴打和体罚。关他的小屋被专门进行了隔音处理,还安装了监视器和监听设备。每天对他进行暴力灌食,把他绑在特制的椅子上。当于溟喊“法轮大法好”时,普教用抹地布堵他的嘴,同时还放其他音乐,怕其他人听到。如果普教对于溟放松一点,警察看到马上就把普教叫出来训一顿,而且这些普教都是精心挑选的,都是在人品上比较坏而且下手比较狠的。

由于再没有任何手段可以逼迫于溟屈服,团河的警察大夫肖政把灌食的食物中加入了大量镇定安眠类药物,于溟每天只能昏睡,不知白天黑夜,并且被绑在床上无法活动,承受着巨大的肉体与精神摧残,身体极为虚弱。

近日,明慧网呼吁国际社会关注于溟及中国大陆所有被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每分每秒都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呼吁全世界都来关注这场人类文明史上的巨难并尽快终止它。

附:北京团河劳教所的真面目

在1999年以前,几乎没有人听说过团河劳教所。然而,中共镇压法轮功以来,这个默默无闻的劳教所,在极短的时间内,先“创建”了所谓“市级文明劳教所”,后又成了所谓“部级文明劳教所”,其“文明”程度提高的可谓“神速”。那麽这个如此闻名的“文明”劳教所到底怎样文明运作,尤其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怎样的“文明”政策呢?通过于溟以及众多法轮功学员的经历,我们已经有所概念了。

初到团河劳教所的人会被它整洁的外表所吸引,整齐的新楼,到处还有花草,以及饲养的小动物,这些都是用为镇压法轮功所设的专用拨款建造的。为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团河劳教所采取的多种惨无人道的肉体和精神摧残,肉体折磨方式主要有高压电棍电击、长时间剥夺睡眠、强迫曝晒、冷冻、军 蹲、灌食、毒打、强迫体罚、跑步、捆绑在硬床板上等,精神摧残包括强迫写放弃修炼的“保证”,长期强制灌输诋毁法轮功的宣传,及人格侮辱,24小时非法监 视,逼迫离婚,利用背叛信仰的人迫害法轮功学员,株连家属等。
以下是部分送交“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和其他国际人权和法律机构备案的团河劳教所迫害法 轮功学员案例和不法人员的违法、犯罪事实。

团河劳教所高频率、高强度的酷刑至少使包括山东招远的孙绍美,北京市怀柔区桥梓镇后桥梓村老年学员彭光俊在内的两名法轮功学员致死。在彭光俊的遗体火化时,有人趁机查看遗体时发现,彭光俊头部和身体都被打成黑紫色淤血,脸上有被电棍灼伤痕迹,肢体有的骨头已被折断。

鲁长军,黑龙江省绥化法轮功学员,2001年2月份进入团河劳教所,在二大队被捆在双层床的梯子上遭到殴打,致使他的脊椎骨尾骨部分严重受损,经医院诊断一节尾椎骨有裂缝,导致瘫痪,长期卧床。

北京协和医科大学研究员林澄涛,被酷刑折磨致精神失常。还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致精神失常,包括导弹研究专家武军等。

有一位北京平谷区刘店镇北店村的老人岳广生,当时被判劳教的时候都73岁了,走路都需要人扶,却因为炼法轮功被关押在团河劳教所。

团河劳教所的一贯做法还有,每一位未被“转化”的法轮功修炼者在其劳教期将满的前一两个月,都要被隔离,加剧对其的迫害,强迫他们写出 “转化”材料,不论是否本人意愿,以完成劳教所所谓的“转化任务”。原清华大学学生、爱尔兰三圣学院电脑系研究生赵明就层遭过此毒手。他们被多名劳教警察捆绑在床板上,七、八根上万伏的高压电棍同时电击学员身体,连续数小时,直至浑身是伤,不堪忍受后违心的写转化书,并由劳教所“制作”该学员念转化书等的录影,用以蒙骗国际社会和不明真相的人们,为镇压法轮功寻找借口。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心中的宝塔(21)——女儿歌
全球营救就王博一家再遭关押发表声明
三年冤狱后 李祥春谈其爱情故事
撕下虚伪面具 北京前进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一)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袁弓夷:共产害西方 川普抽沼泽
【一线采访视频版】大陆民众:庆幸早退出中共组织
【横河观点】美定3批党媒为外国使团 有何特征
【纽约调查】美国总统辩论委员会 与中共有瓜葛吗?
【重播】川普佛州集会 支持者现场过夜等待
【役情最前线】电邮门当事人指证拜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