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房地产业暴力冲突不断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21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爱茗采访报导)中国的房地产业是一个具有高额利润的行业,同时也是暴力纠纷发生最多的行业。据在广州出版的《南方周末》报导,在中国,业主或维权带头人被打事件已不算新闻。在各种暴力事件中,黑社会的参与也比较突出。记者夏爱茗就此邀请北京的法律业人士浦志强和加拿大的独立分析人士杜智富进行讨论。

记者:在中国的房地产界,业主或者是维权带头人遭到殴打,被拖欠工资的民工遭到殴打等现象发生很多。有舆论认为,使用暴力的原因,是这个行业有巨大的利润,使用暴力手段是一个成本低、见效快的方法。首先想请问浦志强先生,这个现象从法律角度来说,说明什么问题呢?

浦志强:其实我觉的法律对很多事情规定的都比较清楚,不存在一个行业有暴利就可能会黑到这种程度,而且有暴利应当说会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进入来进行自由竞争,这样一种情况并不是当然出现打人或者是损害消费者利益的一种情形。

背后的真正原因,是在暴力的驱使之下,应该说政府的腐败和投资商这样一种谋取不法利益的需求,建立在损害公民基本权利的基础之下。一方面通过政府的强制力违法的将农民,或者土地原所有者和使用者的权益截取到政府手中;另一方面,是通过这种钱权交易,从政府手里拿到低价的土地,这方面的监控和舆论监督都非常重要。

记者:那么杜智富先生,您是不是也认为中共政权在房地产行业暴力使用的问题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呢?

杜智富:我同意这个说法,可是我建议我们考虑这个问题从一个再大一点的角度来看,我们看看我们中国周边国家的经验,日本、泰国和香港的经验。日本的经济萧条了十多年,原因就是他们大力的搞房地产,造成曾经有一段时间,整个东京的地产总价值比美国的整个产业总价值都要大,荒唐到这种程度!香港走房地产的路子,我们今天看到香港经济没办法再走产业升级的路。

所以中共政权要清楚的看到暴力的行为是屡禁不止的,只要是有利益在这里面,尤其是这个利又是和中国共产党的官员有关系的话,它的腐败就会不断。

记者:那么在房地产的暴力冲突中有很多黑社会参与的迹象,这是不是一个中国社会值得关注的问题?

杜智富:当然是,可是这个现象在别的地方也有,像香港也有,它就是因为有很多钱在里面,就有人会做这件事情。

记者:面对房地产暴力,有专家认为首先警方要大力打击。浦志强先生,中国警方对这方面的打击力度和效果如何呢?

浦志强:明白说,如果你没有背景的话,打击起来可能就会很容易;如果有背景的话,那可能不仅仅不能打击,以后还可能会成保护伞。我想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黑社会,中国的黑社会也往往依附在官府身上,能打掉的也无非就是黑吃黑。

现在一个最大的问题是,中国本身对于公民权利的尊重不够,比如说农民如果有了土地所有权,他要有一个交易的自由,你想拆,我可以不让你拆。依照中国的现行法律,也不可以得出结论说,政府可以随便跑马圈地画一条线,然后在这里面就必需拆迁。

不管是北京的陈丽华或旗下的企业还有荣茂下面花园这一系列的事情,这一整个项目往往都是在居民非常稠密的地方,就是这些地方区位好然后直接就开发了。拆迁应该说在很大程度上,用各种各样的哄骗或者强迫交易、黑社会打砸抢这样一种方式去做。

记者:您说到在现有法律存在的情况下,很多业主也不能够利用现有的法律来很好的维权,也有有关人士提出来,中国现在相关的法律制度还需要建立,比如对正在酝酿的物权法寄予了厚望,那么对这方面您怎么看?

浦志强:我感觉是这样的,我们这个社会的共生是依靠对法律善意的理解,没有物权法并不等于你可以拆迁别人的房子,我就算是使用权,我在使用权的地上我有在先的权利,你事后要圈一块地,你要去拆迁它、你要去规划它,你总是要和在先设定的物上的使用权人来商量,哪怕我就是一个窝棚。

记者:那您认为现在中国正在积极制定相关法律有没有必要?对制止房地产暴力有没有影响?

浦志强:我感觉它对制止房地产暴力应该没有多少影响,因为这个暴利本身是不正常的,这个暴利不是基于法定取得的,所谓暴利来讲一定是基于一种非法的方式在中国,往往是这样。

比如说你现在跟比尔盖兹先生一样,你能够发明一个很超前的东西,然后实现一种垄断,你可能会在短期内得到一种比较好的利益;而我们这样的一种情况纯粹是拿到了地之后就可以拿到一切。

实际上来讲这个过程,表面上看是房地产的暴利造成各种各样的暴力冲突和这种寡廉鲜耻的行为;但是实际上来讲,背后是中国的社会秩序和社会信用在降低。所以说,物权法的通过或相关的法律法规的制定有助于完善这个体系,当然会有助于保护公民权利。但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徒法不足于自行”,就是仅仅有法还是不够的,还需要大家对这个法的价值和理念鼎礼膜拜。

有多少省委书记、县委书记知道自己做的是非法,中宣部就知道它自己没有一个法定的地位来管理新闻媒体,但它每天少做了吗?我感觉解决中国所有的问题,首先需要解决中共政权的问题,中共政权执政的出发点,如果说整个全民素质、官员素质、包括商人的素质不能有所提高的时候,不知道还需要尊重他人的权利的时候,那仅仅有法,也往往立法就是一个政绩工程。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3-21 9: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