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难忘震撼——唐山大地震幸存者忆往事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7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秋雷采访报导) 7月27日,编辑部联系到一位唐山地震的幸存者——现旅居北欧的田歌女士,通知我去采访。当我敲开田歌家大门的时候,一种神秘的感觉不时刺激着神经。唐山,这个名字对绝对多数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24万生命的飞灰烟灭,好像还在眼前,而今已经是地震后的第三十个年头了。

田阿姨坐在轮椅上,我正想如何委婉的提问,才能最大程度减少她的伤害,没想到,我们的话一开头,她就给我讲起了曾经的故事,她讲的非常平静,那让我觉得应该算是刻骨铭心的往事,她只是娓娓到来,像是讲诉另外一个人的故事。

“我是1947年生的,打小就长在北京城,是老北京了,父母都是职员,算是一般家庭吧,我们这个年龄就是现在常说的老三届,我六十年代末插队到了陕西,七十年代初期就到唐山工作了。”

田阿姨静静的回忆着,她的北京话既慈祥又亲切,我的思绪被她渐渐带金了那个并不熟悉的时代,“那时候是文革其间,斗争的挺厉害的,城里不养闲人,年青人都要到农村去,像我这种普通家庭的子女就要去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了。”

“我插队是到的陕西,后来因为亲属关系就到了唐山,在一所学校当老师。说是唐山啊,其实是唐山与汉沽交界的一个县城里,后来和大多数人一样,结婚,爱人早就认识了,也是北京的,之后有了自己的女儿,两个人过着两地分居的生活。”

老人说话慢了下来,似乎在思索着那曾经的往事。 

“1972年7月27日前几天,天气很怪,怎么怪啊?总是云濛濛的,太阳也在云层后面,经常稀稀疏疏的下雨,我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记忆中就是那几天天气特别闷,热得让人无法忍受,连气都透不过来。 ”

“当时学校还有个下水道,地震前,一群学生围着看,说是跑出来一条蛇;我一个同事家里养精心饲养的两只兔子没灾没病的突然死了。”

“七月二十八日那天,正睡到后半夜。现在大家都知道了,那一刻是3:42分。给我的感觉是甚呢?突然之间,地动山摇!人还没反应过来,先是上下颠,后是左右晃,脚下的大地,大幅度的起伏就像有人在拨弹簧,又像人被搁在大筛子上,没完没了地晃,没完没了的筛!”

“当时的感觉来就像坐在游艇上飘浮一样,周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自己意识到地震了,忽见一个人影跑了出去,我坐了起来,刚想跑出去,一面墙紧接着就砸了过来,我就被压了下去,当时我的下半身就麻木了,后来,隐约听到了同事们的喊叫声,我清醒的意识到他们把我从废墟中拉出来,下半身这时候已经没有感觉了。”

随着讲诉,一点点的细节开始慢慢清晰起来。

“老师们赶紧拿棉被当担架往医院送,可是医院也倒了,不过我们当地的很多医生们还都活着,据说当时还做了一个肝破裂手术。这时候各地的伤员也开始大量出现了,开始紧急治疗。直到1976年7月29日人民日报才正式公布消息,全国人民才知道:7月28日凌晨3:42分,河北省唐山、丰南一带发生强烈地震,震级为7.5级,烈度11级。以后又确认,震级是7.8级。”

“地震后,单位帮我拦了一辆军车。把我送进了北京的军队医院,后来传言越来越多,军队医院必须要保证军队干部和领导们的治疗畅通无阻,所以就紧急把我们一批人从北京调入了陕西谓南医院,后来又迁到了河北省医院。我在那里住了半年的院,我的腰伤了,只能终身坐在轮椅上。”

“我们学校一共死了两个人,我的一个同事,也是北京的,死了,我和她的关系非常好,因为当地人有些欺生,我还经常保护她,给她打早点,她特别高兴吃到油条。她父亲还是军队干部,后来到学校痛哭不已。”

“现在很多证据都已经表明了,我自己也比较关注这些,其实地震到来之前,唐山不少地震监测站、台、点也发现各种异常情况,提示‘大震就要来临’的高危预报,但当时正处于‘批邓反右’政治运动高潮,对涉及到有关京津唐地区的震情,很多人视为一个危险的政治敏感问题,采取回避态度。这场地震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讲是人祸吧。”

不觉时间已经晚了,说了这么多,田阿姨有点疲倦,我就不再多问。当我提起田阿姨的模范丈夫时,她又微笑了,眼光里流露出觉察不到的柔情:

“他辗转千里迢迢,一直跟我转医院到陕西,后来又到石家庄。来北欧也是他先来两年后,然后接我和孩子,几十年了,他一直不离不弃,照顾我,支持我。”

她的表情慢慢淡了下去:“人生也许真的是无常,我曾经想过如果没有地震的话我会怎么样!但是无论如何,这场地震对我和我丈夫来说是生命中最残酷的一次考验,不过我残废之后,终于结束两地分居,可以回到北京和家人团聚,孩子户口也一并解决,这也是最大的收获吧。”

田阿姨忽然像个孩子似的笑了,我的泪水却怎么也忍不住流下来,用终身的残疾换来一个家庭的合法团聚,那是怎样一种残酷和不为人知的艰辛生活啊。

我告别了田阿姨走出大门,此刻已是国内的二十八日。和往年一样,唐山的许多十字路口又会燃起一堆堆的火光,无声的哭泣带来多少难以触及的回忆,那曾经是怎样散落于天地之间的悲痛!那曾经是怎样绝境之中对于阳光的期盼!那又曾经是怎样足以让人窒息咀嚼的沉默!唐山地震,给我们留下的真正是什么呢?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6-07-28 7: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