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义 : 一百个偶然演变成一个必然--论国民党为什么败走台湾(三)

郑义

人气 80
标签:

【大纪元1月30日讯】十四、为保身家、发横财而叛变

一九四九年五月十五日,华中剿匪总部副总司令张轸率三个师二万余人在武昌以南之贺胜桥、金口一带投共。此举打乱了白崇禧保卫武汉的部署。

一九四九年八月四日,湖南省主席、湘赣绥靖主任程潜通电投共,部署在长沙——厦门——汕头——潮州这道防线上的华中军政长官所部湖南军队纷纷跟着投共,防线左翼因而崩溃,并且使右翼宋希濂统率的中央嫡系部队不可能再守住賸余的防线,顿使百粤失去屏障,共军得以长驱直下,对播迁广州未久的国府打击甚重,西南半壁江山顷刻沦陷。

一九四九年九月十九日西北军政副长官兼绥远省主席董其武宣布脱离国民政府,率一个兵团部、十六个师(旅)投共。中共兵不血刃取得绥远,便彻底解除了后顾之忧,整个中国北部尽皆变色,借此消除了国军以绥远为基地卷土重来的希望。

一九四九年九月廿五日,新疆警备总司令陶峙岳致电毛朱宣布投共,使西南、西北地区仍在鏖战的国军士气大伤,共军一野、二野得以对成都合围,迫使政府迁离大陆。

一九四九年十一月九日,中央、中国两家航空公司总经理陈卓林、刘敬宜率十二架民航机自香港北飞,满载汽油、器材、零件、轮胎等抵达天津机场。两航叛变由周恩来、李克农策动,参叛员工四十人获准每人携带免税西药等一皮箱。此举使国府军政人员再也不能用两航飞机在台湾与重庆、昆明之间来往与运输物资,大西南失陷时,许多军政要员因飞机不足而束手被擒,既打击了国府的军心士气,又提升了中共的空运能力,部分民航机改装成轰炸机后,参加了攻占一江山岛的大规模轰炸。

十五、共谍与内奸偷窃情报、策动叛变

一九三二年,豫鄂皖三省剿匪总司令部少将参议李明灏,以研究作战业务为名,从机要室偷出大批军用地图迅速送到毛泽东、朱德手中,使红军如虎添翼,巧布神兵,出奇制胜,击败了国军第五十二、五十九、十一糺个师,毙师长李明,生俘师长陈时骥,瓦解了五十万大军进攻井岗山地区的第四次大围剿。

一九三四年九月下旬,蒋公在庐山牯岭召集军事会议,部署第五次围剿的铁桶计划,拟在匪巢瑞金四周围架起三十道铁丝网和三十道火力封锁线,还配备一千辆军用十轮卡车,俾快速运送作战部队拦截,一举围歼中央苏区的红军。混入赣北第四行政区任专员兼保安司令的共谍莫雄出席了这个二百名军政官员的会议,且领取了两斤重的绝密文件、地图、表格,旋即交付他安插在保安司令部谍报科任参谋的共谍项与年,由其从德安送往瑞金。共方接报后,突然实施战略大转移,将红军主力八万六千多人渡过雩都河西去,使国军前锋扑了个空,红军则抢在国军铁桶箍围之前撤出了有全军覆灭之虞的险区。

一九三四年十月,潜伏在豫鄂皖三省剿匪总司令张学良身边任中校机要秘书的共谍潘文郁将国军进攻红军的兵力布置、战役行动、团以上部队番号、军官姓名、防区分布等机密情报偷回家中,转交中共,导致红军多次不失时机地逃出危险境地,转败为胜。

一九四三年五月,八战区副司令长官胡宗南率五个军闪击延安,由于胡宗南的机要秘书熊向晖泄密,以致功亏一篑。一九四六年四月中枢密令胡部围歼中原共军李先念部的作战计划以及翌年三月胡部攻略延安作战计划均被窃走,致使整编廿九军中伏,旅长何奇阵亡、旅长李纪云麦宗禹被俘,国军精锐整编卅一旅、一三五旅、一六七旅被歼,而共军主力顺利撤出延安。

一九四五年,共谍阎宝航打入国防部拍摄复制了关东军在东北兵力部署和火力配备图,为共军抢先接收东北作了充份准备。

一九四六年,共谍余心清混入北平第十一战区孙连仲部担任政治设计委员会副主委,刻意安插共谍谢士炎充任北平绥署主管人事的少将处长。当陈毅部在山东莱芜大败时,谢向共方密献军事计划,致使共军反败为胜。他安插在上官云相的天津前进指挥所任参谋的共谍朱建国,偷出天津城防军事地图密献共军,导致陈长捷部防守天津损失惨重。

一九四七年二月第四十六师师长韩练成出卖军事机密,导致美械装备的七十七师在和庄被围,师长田君健殉国。第二绥区司令官王耀武下令突围时,韩故意推迟行动,让共军占先围困莱芜城,副司令官李仙洲部六万人被分割成数段,指挥系统瘫痪,被逐段歼灭。莱芜战役是共军在戡乱战争中的第一次大胜,全歼国军在胶济线上的机动兵力,共瓦解国军一个绥靖区指挥所、两个军部、七个师共五万六千人,中将副司令官李仙洲、中将军长韩浚、少将副军长李琰、少将师长杨明、萧重光等十九名高级将领被俘,还损失了大量轻重武器。

一九四八年九月,有十九年中共党龄的国军第三绥靖区副司令官张克侠利用职务之便自由出入剿匪总部参谋处翻阅军事情报与图表,将徐州国军布防及工事图表复制后派员送达共军华东野战军,致使徐蚌会战国军处处被动挨打。十一月十日,张志侠与另一名副司令官何基沣率五十九军两个师、七十七军一个师以及第一一一团共计两万三千人让开台儿庄至微山湖的运河防线,控制所有桥梁,确保共军三个纵队从第三绥靖区正面渡河南下,迫使掩护黄伯韬兵团西撤的李弥兵团回防徐州,从而又让开了运河防线,使华另两个师主力顺利南下,插到徐州以东,截断了黄伯韬的退路。廿二日,共军在徐州以东碾庄圩地区全歼国军第七兵团,司令官黄伯韬兵败自杀。徐蚌会战本是相持之局,共军几度陷于危境,张何投共使整个黄淮平原战地的国军陷入绝境。

廖运周是一九二七年加入中共的,他潜伏国军升到一一○师师长。在豫北山东战场上,故意给共军报信,使国军奔袭计划扑了个空。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廿四日他给刘邓密送国军突围计划,致使共军提前出击,黄继兵团转移部署失利。廿六日黄维拟以四个主力师并进突围,廖主请命打头阵,旋即派人报告共方。廿七日清晨,一一 ○师从双堆集到西张庄急行军三十里脱离战场,跟着突围的十八军另一个师遭到共军密集火力袭击,伤亡惨重。十三天后,廿三师师长黄子华又率部投共,第八十五军即告瓦解,再五日,十二兵团四个军十几万人悉数被歼。

一九四六年动员戡乱后,潜伏共谍刘斐以国防部参谋次长参加官邸作战会议,存心作出许多错误的部署和献议:叫王泽浚四十四军由海州撤向徐州,叫黄伯韬带一个兵团去援救王泽浚的一个军,叫黄维兵团奔驰千里赶到双堆集袋形阵地挨打,叫刘峙轻易放弃工事做得极好、粮弹储藏极丰富的徐州,叫杜聿明以三个兵团在公路上排成无法作战的难民式长龙,像一个庞大的软体动物,暗中又将所有军事配置部署与作战计划和盘、及时地托向中共,致令国军虽拥有现代化武器与陆海空三军配合,然共军却能避实就虚,按图索骥,瓦解了一个个强大的兵团,国民党的江山竟然断送在这个内奸手里。

另一个高级共谍郭汝瑰在军务署副署长任内向共军提供了国军作战序列及编制装备人马数目表,还提供了对东北战局十分重要的最高统帅派军队接收张家口、北平、塘沽地区,阻止共军出关的计划。在任国防部第五厅副厅长和军调部张治中谈判助手期间,提供了国军整编情况和三人小组会议政府方面的机密情报。在第三厅厅长任内,提供了重点进攻山东的计划及调归陆军总司令部徐州司令部序列的九个军和炮兵、工兵的情报。在担任徐州司令部参谋长期间,提供了国军进攻大别山后徐州司令部所辖兵力配置情况、徐州司令部解围兖州的计划。回任第三厅厅长后,提供了国军解围长春的方案、解围双堆集计划以及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底国军的江防计划、十二月初国军京沪地区江防要图等。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徐蚌战场粮尽弹绝,罗掘俱穷,在此千钧一发危局下,京沪铁路管理局局长陈伯庄与退役的前美国十四航空队队长陈纳德密商重建飞虎队,并租用美国驻沪海军飞机到徐蚌前线支援被围的四十万国军。倘此举成功,徐州被围国军可以顺利突围,邱清泉、李弥等精锐部队全可保存,戡乱战事将会开创新局,非但江南国土不至沦陷,徐州剿匪总部还可挥戈北伐收复华北失地。可惜事机不密,半途而废:陈伯庄的私人秘书霍实子探悉此事立即向高级共谍陈铭枢汇报,陈赶赴南京找司徒雷登大使,威胁美国大使“不要插手中国的事”,并以“留有余地”作为利诱、许诺今后充当美国与中共建交之“搭桥人”,硬使司徒出面制止了陈纳德将军的援华壮举。

一九四九年一月十六日,华北剿匪总司令傅作义以廿五万国军统帅身份派邓宝珊签署“北平和平解放协议”,使共军不发一枪一弹开入北平。二月一日,人民日报竟登出共军平津前线司令员林彪、政委罗荣桓近两千字的致傅作义最后退牒,先是声讨傅的“罪行”,然后限五日内投降,否则城破后必予严惩云云。傅作义看到这封一月十六日签署的信件,感到震惊与愤怒,他内心饱受屈辱,不禁捶胸顿足,悔恨自己何必投共。此信是毛泽东起草的,一月十六日由林彪交签署协议的邓宝珊转递,邓见此函出言不逊,深怕功亏一篑,便拖延了多日,最后由傅冬菊塞在傅作义书房的大堆文件中,二月一日前,傅始终未看到这封侮辱他人格的最后通牒。据傅作义堂弟作信推测,设若邓宝珊一月中旬将通牒呈交傅作义,以他“宁可站着死,决不跪着生”的脾气,是绝对不会接受那个和平解决协议的。倘若傅作义能像昔日守涿州那样坚守北平,凭借兵精弹足,再坚持一年多韩战就爆发了,大陆何至沦陷?

李宗仁派桂系立委黄启汉在北京设立电台与南京联系,不料黄启汉经李济深策反投共,把南京傅厚岗李宗仁官邸的秘密电台呼号以及电报密码本全部出卖给中共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由李指定专人为黄启汉收发翻译李黄之间来往电报,然而黄向李宗仁谎称电台设于傅作义总部。所以和谈期间,中央代表与南京的电讯来往全为中共掌握,故中共在谈判桌上态度十分强硬,终于导致和谈破裂,而张治中、邵力子等五名谈判代表与顾问团顾问竟全部变节投共,此系古今中外历史所鲜见者。

一九四九年三月,中共中央上海局策反工作委员会书记张执一策反了首都警卫师——九十七师师长王晏清,还联络了驻扬中的四十一师师长刘卫和驻沪青年军二○九师师长方懋锴。共军渡江时,上述部队未经抵抗就自行瓦解。

张执一派王锡珍策反国军海军最大的重庆号巡洋舰,一九四九年二月廿五日该舰舰长邓兆祥上校率舰由吴淞口开往共区烟台。由此引起链锁反应,第二舰队司令林遵率舰在南京哗变、长治号在长江江面叛逃,不到一年共有大小舰艇九十七艘相继哗变,投共海军官兵达三万八千人,这些官兵与舰艇成了共军海军的骨干。

中共上海地下党负责人吴克坚透过海军总司令部新闻处上校专员郭寿生策反海防第二舰队司令林遵,承诺邀林组建共军华东海军。接着,林重新部署,将所属舰队集中在几个港口,为东起江苏江阴、西至江西湖口五百公里的江防敞开缺口。林遵为阻挡长江上游国军舰艇下驶,决定在镇江发难。一九四九年四月十八日,第七绥靖区司令张世希要求林率舰沿江巡逻,防止共军过江。林遵阳奉阴违,只通知各舰艇在共军炮火射程之外的安全地带作短程巡逻。廿三日,林率九舰、十六炮艇叛变,导致共军顺利渡江未遇狙击。

中共地下党以卅两黄金帮助陆军总部兵工处少将处长戴戎光贿赂总统府军务局局长俞济时,让戴当上了江阴要塞司令,又利用戴氏贪财的弱点,陆续安插地下党员唐秉煜出任要塞工兵营营长、唐秉琳出任要塞炮兵总台台长、王德容任游动炮兵团团长、吴广文任守备总队总队长。四月廿一日凌晨共军专拣江阴渡江,唐秉琳王德容立即叛变,对储备粮弹三个月的黄山守军形成包抄,还破坏了黄山通讯网,使戴戎光与其亲信失掉联系,要塞炮台则由叛军掉转炮口向八圩港的国军廿一军射击,又封锁江面迫降江防舰队。戴戎光被叛军生擒,共军遂以江阴要塞为据点,在东西两侧陆续登岸,使国军苦心经营三个月的长江防线完全崩溃。

潜伏在江防警备司令部任中校作战参谋的共谍沈世猷凭借人事关系渗入汤恩伯总部第三处,以工作便利,窃取了国军淞沪地区的工事构筑防御配备及作战计划要点、江南主阵地兵力配备、江北桥头堡阵地兵力配备、国军总预备队兵力控制地点、荻港兵力配备详图等,通过地下联络网送到二野司令员刘伯承手中,所以共军首先突破荻港,千里江防溃于蚁穴。

一九四九年九月国军海军第一舰队旗舰长治号奉命从舟山北上封锁吴淞口。张执一策动该舰枪炮长陈仁珊于九月十九日哗变,他率四十一名叛兵打死十一名军官,将舰只由吴淞口开往已陷共的上海,此举对国军海军实力打击甚为沉重。

一九四九年五月廿五日,共军攻入上海市中心,国军仍死守苏州河以北地区。张执一派王中民冒着炮火过苏州河寻找五十一军军长王秉钺,恰好王军长负伤离开,已由淞沪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刘昌义代理军长。王向刘劝降,刘昌义本系西北军冯玉祥部下,历史上曾多次追随冯玉祥反叛中央,其军阀本性难移,故一拍即合,乃过河与共军三野廿七军军长聂凤智见面,同意放下武器。

一九四九年五月十四日,广州绥靖公署副主任吴奇伟在香港通电投共,指示粤东、闽西旧部放下武器。此举加快了广东全省的陷落。吴奇伟叛变系由黄琪翔策动,黄曾有三次反抗中央的记录,抗战时官至五战区副司令长官,此乃国民政府姑息养奸之后果。

十六、共方心理战、情报战奏效

一九四六年张执一透过美军心理作战部上海组顾问吴大琨,安插熟谙英语的中共党员董秋斯、王楚良、沈知白等人打入美军这个机要部门担任反间工作,中共遂透过董王沈等人伪造情报迷惑美方与国府。在国共和谈的紧要关头,张执一经佛教名人赵朴初之手送了一份情报给美籍组长科格斯,内容是新四军政治部秘密训令,强调中共对和平建国的诚意。这份文件麻痹了美国政府,于是便有杜鲁门总统派特使来华调停国共冲突。半年后,杜鲁门才发现上当受骗,乃下令将科格斯撤职,永不录用,并解散了心理作战部上海组,吴大琨亦被解雇。但这一反间计的后果并未及时纠正,美方暂停对国府的军援与经援,使共军赢得了半年的整训时间。马歇尔祸华的症结是:他下车伊始就以停止军援逼迫国军实施整编方案。按照此整编方案,国军在一九四六年七月底之前裁撤了五十一万官兵,而共军不但未依协议整编,反而在美国放纵与苏俄支援之下日益扩充,此事对国军士气之斫丧甚钜。上述五十一万官兵,加上敌后游击队编余四十五万人、特种兵团编余十万人、汪伪和平军遣散四十七万人,共计一百五十三万人。这批编余官兵生活无着,或心存不平,遂多投靠共军,使共军于数月之间突增百万以上有作战经验之官兵,不啻如虎添翼,编成五个野战军一百万新军,致令赤祸迅成燎原之势。

中共上海局组织部长钱锳与华北局配合炮制了一宗沈崇案,声称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廿四日北大先修班女生沈崇看电影散场后被美军军士皮尔逊挟持到东单兵营沟渠内强奸三小时伤痕累累。中共控制的亚光通讯社发出这条假新闻,唯成舍吾主持的世界日报予以刊载。廿七日早晨北大有人贴出这张剪报,于是北大女生紧急集会抗议,提出“美军立即撤出中国”的口号。以北大、清华、燕京大学生为主体,在左倾教授与社会名流同情支持下,十二月卅日北京举行了万人大游行。钱锳抓住时机要求各地党组织放手发动群众。于是各大城市学生纷纷罢课、游行示威抗议美军暴行。反美风潮席卷全国,参加人数逾五十万,超过了一二.九运动的规模。此举迫使美国陆续撤出了驻天津、青岛的军队,并停止对国府的军事援助。中共建政后,曾一九五○年在南京举行表彰沈崇大会,披露她早就是中共党员。沈崇改名后在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任职,文革初调往外交出版社。红卫兵造反时怀疑一切,沈崇才露出马脚。据一九三五年入党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聂绀弩回忆,红卫兵审问沈崇时,她坦承自己扯下弥天大谎,当年地下党指示她色诱美军士兵,实际上她并未失身。她承认制造这一假案是为了“积极打击美军,孤立国民党”。五十四年后,中共官方的国防出版社推出《第二条战线》一书,仍认为“以沈崇事件为导火线的全国反美抗暴运动,是解放战争时期第二条战线形成的重要标志”。沈崇经文革风浪后移居美国,与右派丈夫、漫画家丁聪相依为命,晚年皈依基督教。她私下对友人表示,因为自己年轻时误入歧途,酿成全国性反美风暴,致使国民政府丧失大陆,她与丈夫也遭逢无穷无尽的屈辱,她感到无比忏悔、对不起受苦受难的亿万同胞。这些内幕秘辛都是蒋公生前所未知悉的,然而沈崇假案导致人心士气崩溃,却是不争的事实。

--原载:《自由圣火》,2006-12-13
http://www.fireofliberty.org/article/1866.asp(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郑义:大批武警开赴南昌 呼吁各界关注
郑义:太原国安特务正在追查贾甲
郑义:中共制度不改,黄河缺水问题无法解决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最热视频
【唐青看时事】川普猛打中共 习近平拜登如何接招
【思想领袖】议员米勒:1月6日国会惊魂
【有冇搞错】马斯克建议人类“爱和宽容”
【时事军事】三角洲9队揭秘 剑指中俄太空武器
【财商天下】美国大媒体的中国生意
【横河直播】病毒起源核查 世卫能做什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