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组图:“破四旧” 中国空前的浩劫(2)

人气: 346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28日讯】1966年6月8日,人民日报在《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社论中,对这种“在空前未有的广阔规模上发动的对旧世界、旧思想的批判”,错误地美化为“是合乎历史发展规律的”。说什么“我们要建设新世界,就必须破坏旧世界”。号召“七亿人民都是批判家”。认为经过空前广大的批判运动,“一个七亿人民尽舜尧的伟大新时代出现在地平线上了”。动听的预言,狂热的煽动,疯狂的野蛮的破坏,带来的是泪水横溢、血迹斑斑!(接上文)

一九六六年八月,红色风暴从天而降。台安县回民作礼拜的清真寺完全被毁,阿訇被批斗,家产被抄没。宁夏回族自治区在全区范围内大拆清真寺。譬如海原县,仅三四天时间内就拆除清真寺六十七座、庙宇十七座。

可幸的是,宁夏最大的清真寺一九三六年曾被中共红军征用,红卫兵看到门前写有“陕甘宁省豫旺县回民自治政府旧址”的牌子,知道那是党的“革命圣地”,因而未在该寺搞破坏。


图为宁夏的清真寺。

全国佛寺大清扫。相传中国第一个佛教寺院是坐落在古都洛阳城东的白马寺,建于整整一千九百年前。有白马驮梵文佛经。现存白马寺为明代重修,迄今也有近五百年的历史。“破四旧”时它自然也是洗劫对象。寺院旁边有个白马寺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率领农民去革命,乱砸一通,一千多年的辽代泥塑十八罗汉被毁,两千年前一位印度高僧带来的贝叶经被焚。稀世之宝玉马被砸烂。几年后,柬埔寨流亡君主诺罗敦.西哈努克指名要朝拜白马寺,周恩来赶紧下令将北京故宫里的贝叶经和京郊香山碧云寺的清代十八罗汉运到洛阳,来个冒名顶替,才解决了外交难题。


图为洛阳白马寺。

山西代县有个天台寺,建于一千六百年前的北魏太延年间,塑像、壁画甚为珍贵。虽然地处远离县城的山沟,“破四旧”者不畏艰险,前去将塑像、壁画一扫而空。

山西绛县华山脚下,始建于唐、元代重修的太阴寺的壁画,“其绘画艺术之高超可与永乐宫壁画相媲美,可惜毁于十年内乱。”

湖北新洲县始建于唐代初年的报恩寺,规模宏大,占地百亩,毁于“破四旧”。湖南宁乡县密印寺,有唐宣宗御题寺额“密印禅寺”。一九三四年重修时以“鎏金佛像砖一万二千一百八十二块嵌诸四壁。”“破四旧”时“遭到严重破坏”。文革后,日本佛教史迹参观团欲前往访问,湖南省政府赶紧斥资维修,方为中国挽回了一点颜面。


图为湖北新洲县报恩寺。

陕西省镇巴县建于宋代的篙坪寺,经历代屡次修建,保存至今,毁于一九六六年。惟寺内的大钟重达六吨,红卫兵欲破不成,得以幸存,是迄今中国现有的最大的古钟之一。

唐朝名僧鉴真东渡日本前,曾往浙江湖州一寺院讲经,并嘱咐该寺主持铸一尊铁观音。宋天圣三年,铁观音铸成。九百多年来,因天灾、兵祸,有一半的时间立在风雨之中。可是它不蚀、不锈、不裂,完好如新。近代化验,含有钛、锰、铬等元素,堪称不锈钢。这是中国古代科技文明一大实证,其制作远在西方不锈钢诞生之前。红卫兵欲打倒这尊铁观音,用铁锤敲、石块砸、大火烧、钢锯锯,都不成功,小将们祗好作罢。

事后,几位工人将它藏进煤堆,度过这场浩劫。不幸八年后“批孔”,一个六六年时的小学生发现铁观音的双手是另铸成后装上去的。那个愚昧的青年将双手搞下,送到废品收购站,换了几块钱。那铁观音就从此成了无臂残废。


位于陕西乾县的唐高宗与武则天合葬的乾陵,陵园前六十一尊双手合十的石像的头颅均被敲坏。

四川乐山背靠乌尤山面对青衣江的大佛,高近七十米,无人砸得了。大佛背后乌尤寺的五百罗汉却是泥塑的。红卫兵一一砸去,堪称雕塑精品的五百罗汉全变成了无头佛。

宋朝末年,蒙古侵略军打到四川,宋人在今合川县嘉陵江、涪江、渠江三江会合处构筑钓鱼城,作为全川防御中心。十万军民同仇敌忾,抗击侵略军,坚守了三十余年。公元一二五八年,蒙古大汗蒙哥(元宪宗)中矢死于钓鱼城下。钓鱼城遂成一历史名城。

七百年来,积有不少文物。千佛岩上有两千七百多尊三寸高的佛像,“红八月”中全部被毁。山东济南市南郊玉函山佛峪有九十五尊隋代石窟佛像,除佛身尚完好外,面部全都在文革中破坏。


图为四川乐山大佛。

九月,山西大学的学生到山西五台县佛教胜地五台山去扫荡四旧,除了砸庙宇外,将大多数和尚、尼姑斗争了一通。学生走后,当地党组织下令,将二百八十九名僧、尼、喇嘛逐出山门,强制遣送回了原籍。老尼姑白银珍(蒙族)已九十六岁,被赶出五台山后,无处落脚,不得不回到内蒙古草原,与几个亲人相依为命。她大难不死,过了二十年,竟成了内蒙古自治区第一号老寿星。

五台山曾有一位和尚刺指咬舌,以毛笔蘸血,化了四年时间写下了一部七十五万字的《华严经》。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人曾借到东京展览过半年,并按期原物归还。而今开到五台山的红卫兵将它劫走,这部人间难得的血写的经书就从此消失,再也无人知其下落。


图为山西五台县五台山。

八月十三日,安徽休宁县的齐云山的众多庙宇被本县学生捣毁神像两千余尊。九月初,由屯溪县开来数百红卫兵,将剩下的神像捣毁殆尽。佛教圣地皖南九华山,僧、尼全被勒令还俗,成为当地公社佛教大队的社员。香火既绝,谋生不易,政府补助还俗僧、尼每人每月五元生活费。一些僧、尼则配对成了家。

陕西周至县境内,有两千五百年前老子(哲学家李耳)讲经授学并留下传世之作《道德经》的楼观台。这道教圣地是中国最古老的道教宫观。两千年来,道家一直尊老子为“太上老君”。以他当年讲经的“说经台”为中心,方圆十里之内,散布着五十多处古迹,包括唐太祖李渊为他修的、迄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历史的“宗圣宫”。如今楼观台等古迹被破坏,道士们则全都被迫离开。按教规,道士出家后永不得刮胡子、剃头。现在则被迫剃头、脱下道服,成了人民公社社员,有的还成了当地农家的上门女婿。


图为陕西周至县楼观台。

哈尔滨市最大的佛寺极乐寺,全部铜制、木制、泥塑佛像,还有汉白玉石狮子和古文物铁鼎,通通被毁。极乐寺塔本是哈尔滨一景,被“红卫兵捣毁塔身罗汉浮雕八尊,塔内壁画二十四幅,佛像七尊。”该市尼古拉大教堂,是世界上仅有的两座同样的俄国东正教大教堂之一,教堂建筑连同经卷、器皿,全部毁之一旦。

山东崂山道家圣地,太平宫、上清宫、下清宫、斗姆宫、华严庵、凝真观、关帝庙等,“神像、供器、经卷、文物、庙碑全被捣毁焚烧。”

红卫兵“破四旧”时,普通中国人不敢公开反对,稀世文物能否保存下来,端视当事人聪明与否。安徽安庆市迎江寺有一部明代一个皇帝赐给的全部经文用金水写成的经书,五百年来为寺内的传世之宝。在那“毛主席著作字字闪金光”的时代,如被抄出,绝无可能幸免。因当家和尚及早布置密藏,金书安然度过劫波。

在孔子故乡曲阜,乡亲们把孔府、孔庙里档案、文书,以及元、明、清代的服装、出土文物、稀世碑碣等等抢救出来,藏匿在各处。孔府前的那对大石狮子四面围上木板,外面贴上“毛主席语录”。红卫兵们不敢承担撕毁毛语录的罪责,大石狮子因此未被砸坏。

上海玉佛寺的两尊巨大的玉佛,一坐一卧,都是无价国宝。为免遭砸毁,和尚及工作人员将玉佛用红纸封住,再将毛泽东的像片贴满佛身。这样,玉佛就因为革命小将不敢碰毛像而得幸存。该寺所藏的唐代以降的经书也预先转移至仓库而被保存。


图为上海玉佛寺中的玉佛。

甘肃治郡已两千多年的汉代重镇武威,即古凉州所在,为重要文物出土之地。城内博物馆存有精美的道教壁画。当局在得知革命小将可能动手时立即行动,用巨型木板将壁画覆盖,再贴上“毛主席语录”,珍贵文物遂得保存。

湖北黄梅县有个闻名于世的五祖寺。该县其他寺庙、道观全被砸烂之际,县历史博物馆和文物保管会为保护五祖寺,用盖有“黄梅县文物保管会”印章的封条将各殿封住;“正法眼藏”匾用写有“破除迷信”的纸盖住;梁柱上的“阿弥陀佛”覆盖上“革命到底”。墙上的花窗、雕砖均糊上白纸,写上革命标语。

在附近农村生产大队的协助下,庙里的住持法师将寺院几十箱重要文物用拖拉机运走,无法搬运的玻璃柜中的弘忍禅师(即五祖)的真身佛像则用毛泽东画覆盖,两旁的玻璃则配以“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和“紧跟毛主席永远革命”。寺门紧闭,和尚们打扮成红卫兵模样,又在墙头打出工厂和学校红卫兵的旗帜,吓退了前去“破四旧”的红卫兵,方将这已有一千三百年历史的佛教禅宗的发源地完好地保护下来。


图为湖北黄梅县五祖寺。

陕西扶风县已有一千七百余年历史的法门寺,寺内宝塔内珍藏着印度佛祖释伽牟尼的手指骨(佛舍利)。唐僖宗登基后,将佛骨连同上千件各种稀世珍宝深埋塔下地宫石室。明万历年间修塔时曾开启地宫,善男信女恭览而未指染。一九三九年,笃信佛教的国民党退休将军朱子桥集资修缮法门寺宝塔时曾发现地宫的石门。他怕宝藏出土后将落到已占领华北的日本侵略军手中,便对人谎称内里青蛇盘绕,不可闯入。他将甬道封土复原,此后地宫宝藏果然无恙。

六六年九月,红卫兵开到法门寺“破四旧”,将地上文物捣烂之后犹嫌不足,又动手挖掘“美蒋特务”的“电台”。当挖到接近地宫夯土层时,该寺住持梁新法师引火自焚以示抗议,红卫兵们方才罢休。一九八七年重修法门寺,在考古学家指导下发掘地宫,埋没一千一百年的宝藏全部出土,完成中国近代收获最大的一次考古发掘。


图为陕西扶风县法门寺。

“破四旧”时,西藏的喇嘛教文物便遭到了灭顶之灾。仅以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为例,8月间,摧毁了建筑艺术水平较高的文昌庙、南海殿、贡巴寺等45座寺庙。烧毁宗教用品及经卷68万部(件)……。大昭寺前院,遍地堆积着被砸烂的佛像、法器、供具以及其他的佛教象征物。


1966年8月19日,拉萨召开庆祝文化大革命大会后,红卫兵组织遍布开来。最早的红卫兵组织出现在拉萨中学和西藏师范学校,很快红卫兵的成分便扩大化了,一度连戴着红领巾的小学生也是红卫兵。他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扛着丑化达赖喇嘛的漫画和铁锹,走在拉萨的大街小巷宣称要破除“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


这是大昭寺的正面。红卫兵的“革命”行动使这座古老的寺院发生了巨大变化。所有象征宗教涵义的建筑装饰都被破坏,手持红缨枪的红卫兵正在安放毛泽东的巨幅画像和五星红旗,意味着共产主义的精神占领了传统的西藏中心。


改名字标志着“破旧立新”,于是成为风尚。不但街道改名,商店改名,乡村改名,甚至人人都要改名。
所谓的“立新大街”指的是拉萨老城著名的宗教街和商业街──帕廊,也称“八角街”,指的是环绕大昭寺和第二条转经道,被认为“带有封建迷信色彩”,必须改名。


这些举着红旗、抬着毛泽东画像的红卫兵,把写着“胜利峰”的牌子插在原名为“夹波日”的山上。他们脚下是西藏第一座藏医院──医药利众寺的遗址。红卫兵认为“夹波日”是“以达赖为首的农奴主……残酷压迫劳动人民的封建堡垒之一”。


1966年8月24日,被誉为“全藏最崇高寺庙”的大昭寺遭到红卫兵破坏。这也是“破四旧”运动中,第一次公开的“革命行动”。


图为参加砸大昭寺的部分红卫兵在讲经场合影。

这个挥动铁耙,猛挖大昭寺金顶红卫兵,是拉萨中学的学生,藏人,如今是退休干部。大昭寺的四座铜鎏金顶具有悠久的历史,展现了西藏传统建筑的艺术风格。


如今的金顶为文革之后重塑。

红卫兵正在焚烧寺院的经书和附近民居房顶上悬挂的经幡。文革期间,这样的破坏行为遍及全藏。
这些巨大的藏式建筑,是当时随着大昭寺修建起来以后,在寺院周围逐渐出现的,构成了拉萨别具特色的传统藏式建筑风格。


红卫兵正在奋力地将一个很大的辘似的东西推向大火之中,那是装有许多经文的嘛尼轮,属于藏传佛教的象征物之一,位于大昭寺的二楼上,此刻被烧为灰烬。


这是大昭寺的讲经场“松却绕瓦”,传统上是举办宗教法会、传授佛法的地方,而此时此刻,原本存放在寺院里的佛教典籍却被红卫兵在这里纵火烧成灰烬。


“旧西藏”被砸烂了,信奉“喇嘛教”的藏民手拿着《毛主席语录》,望着毛泽东这个身穿中山装的“新神”,表情一片茫然……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6-28 6: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