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祭园守园人:“我虽死去”,历史绝不会沉没

——读《王容芬:为历史作证》

祭园守园人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14日讯】小人物与大历史

卞仲耘,第一个文革受难的教育工作者,一个小人物,却是一段“大历史”的符号:那个红八月的后面,就是史无前例绵绵的“要武”血潮。

王友琴、胡杰、王容芬;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九十高龄的林莽……打开邮箱:《为历史作证——评胡杰获奖纪录片<我虽死去>》,荣芬大姐又一次让我认清:托起这一段大历史的就是这样一些小人物,就是小人物的良知、悲悯、又孱弱又坚韧的双肩!

原来王容芬与宋彬彬冰火相对的那个八一八,王友琴正凝记着女附中宿舍楼白墙上的那“一大片血点子”,与“一个血手印”!

原来那时的胡杰,还是个孩子。

原来皇家女中的《光荣与梦想》对面,不屈不挠站着王友琴穿引的、胡杰《我虽死去》承载的悲怆与梦,王容芬一以贯之的悲怆与梦——王晶垚誓此终生“生于梦想,死于梦想”之悲怆与梦!

这不也就是代表民间对日索赔的王选沉甸甸的人类之梦吗?!——才会又如此悲怆:“我站在你们面前,既不代表中国人,也不代表日本人,我是代表一个“人”站在你们面前的。”

——无怪乎美国历史学家谢尔顿这样评价王选:

“只要二个,就能让日本沉没。”

“我虽死去”,历史绝不能、也绝不会沉没!

因为绝不止一个两个小人物,作为大写的“人”在托住着历史的真相与正义!

因为王容芬、王友琴、胡杰们,王晶垚、林莽们……是这样面对宋彬彬穿越世纪的八一八风采的——

不仅是向邪恶讨还公道;

不仅是还原与守护着历史的真相……

谁能否认,无数小人物的这种合力,正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大环境最坚实、最深厚的支撑!

人之为人的人类,如何继承和延续自己的历史?

——她(他)们在以行动做出着最有价值的注解!

《为历史作证——评胡杰获奖纪录片《我虽死去》》,容芬大姐自谓“影评”,是为着呼应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岁末的那封公开信的。其实,读来更像《我虽死去》浑然一体的画外余音,宛如《我虽死去》的真相凝练与悲情延续。所以后附的原文,也非大姐曾邮给我的那一篇了——希冀这篇首发内容又会有新的充实。

从网传《我虽死去》之后,光临卞家两个不速之客,到皇家女中九月盛典——罗京主持,包括各级领导人和外国使节在内的近6000名人在人民大会堂出席……既然这些既是宋彬彬八一八风采穿越世纪的权势依傍,又内蕴着香港“二零零八华语纪录片奖”长片组最高奖授予《我虽死去》的时代渴求,那么,我对影评本身之评,也就与大姐告以胡杰的相近了:它以新的情境、新的语言,延续着《我虽死去》的悲怆与梦想,它属于面对滚滚复辟浪潮的小人物挺身与呐喊——这就不仅仅是为历史作证了。
良知在行进。

——“我虽死去”,历史绝不会沉没!

2008-3-10于北京(作者博客)(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3-14 1: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