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苏凰:主权还是党权?人权还是兽权?

苏凰

中共夺权后的中国到底变成民主权还是党权?国民拥有的是人权还是兽权?(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3月23日讯】中共长期以来以所谓“主权高于人权”之极权政府的国家主权学说来作为其现实的愚民实践,并由其伪学者们予以胡乱解释把人权弱化成一个低位的所谓“伦理概念”,由此证明其“主权高于人权”的正确。

我们读了《九评共产党》知道,中共是由反宇宙的九大邪恶基因组成,中共的每一个眼神与动作,它背后的引申出来的欲望就是如何巩固中共的统治。

中共为什么要高调“主权高于人权”呢?这里面也自有其目的,甚有必要为之作一二申论。

我们知道国家主权分为法律上的主权与政治上的主权。

一般而言在一个正常的国家,政府之权能是由本国的人民所授,则执行此主权之代表当系此民选之政府,而这个政府也能体现民意,那么这个国家主权无论在法律与政治上的享有者与受益自然还是其人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此种所谓政府之代表国家主权才可以说是为真实的或者是合法的,此即“主权在民”。

而在一些极权主义国家,譬如现代中国,所谓之“政府”祗是为中共寡头集团所垄断毫无民意支持的一个反动组织,在如此条件下,国家主权就容易被中共僭越而成为它的一家私器,从而为中共反动的独裁统治穿上一件合法的外衣——这也是为什么中共爱不断的去聒燥于“国家主权”概念解释的一个原因。

但这个被中共僭越的国家主权其实不是正真意义与概念上的“国家主权”,只不过是中共党权的一个外延。

中共之于现代中国,它组建了一个所谓五官俱全的现代“政府”。

但与其说是一个“政府”,还不如说是一个实现中共党意与个体利益的政治化的宗教团体。

这个宗教团体既无实现民意的可能与功能甚至也没有这样的意志,而且其教义十分反动——自它诞生以来,便始终敌对中国固有文明与文化,也敌对世界主流的政治文明,所以,在《九评共产党》一书,将中共定义为邪教。

自然,中共肯定为一邪教,故不需再多言,但中共与国家主权的关系,也纯粹祗为一党之与一国家、党权之与国家主权的关系。

因此我们要明白无论在以前或者现在、未来中共所叫嚣的所谓“国家主权”者不过是其反动的党权——中共所幻想对中国继续统治的统治权而已。

既然中共代表不了国家主权,那么在其统治之下,也就谈不上主权在民的政治文明,也就更谈不上具有普世意义的人权的保障与发展了。

但前面说了,中共冒领这个国家主权的正朔组建了一个所谓五官俱全的现代“政府”,所以有了中共的对“人权”这个解释与那个解释,祗不过中共的这个所谓“人权”与别国的不同——

别国的人权内容中有“四大自由”、有创制权、有预算权、有立法权、有弹劾权;我们的通通没有,只唯有中共赏赐的“生存权”;中共另有的言外之意还有“我们因中共而有生存、中共创造了我们”。

中共的这种置国人于奴化地位的“人权”解释,否定了一个人作为独立生命所有的人格尊严与作为“人”生命的伟大意义,把“人”定位在了动物的标准之内。说直接一点,这根本不是什么人权,祗是动物之权。

中共为了进一步的弱化、矮化人权的意义以防止自己的邪教体系解体,也让它的那些伪学者们把人权说成是一个所谓的“伦理概念”,从而推定“主权高于人权”。

不错,人权有着它在社会学上的伦理的意义,但这绝不是它的全部意义,人权的伦理的意义祗是它其中的一部分。

“主权高于人权”在中共的演变下,成为在现代中国的中共党权高于一切的变态,中共即政府、政府即中共。

所有国际社会上对中共导演的人道主义灾难的关注与制裁,都被中共以“主权高于人权”的理由瓦解——这就是最后它所要的效果。

《九评共产党》揭露了中共的邪教本质透视了中共的九大邪恶基因,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认识中共的最高视点,“主权”与“人权”的问题祗不过是中共诸多恶戏以求幻想的对中国继续统治的妖术之一,这也是本篇对中共之“主权、人权”问题再做申论的一个目的与意义。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3-23 11: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