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华:一想起她我就流泪

(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4日讯】一天在下班骑车回家的路上,突然想起我的婆婆(爸爸的妈妈)已经不在世了,我再也看不见她了,眼泪就哗哗的往下流。小时候婆婆抚养过我,我们婆孙感情非常深,但由于迫害,我十年无法回国。怕勾起父母伤心,至今我也没问父母婆婆具体是什么时候走的,但心中那份思念还是在不经意间流淌出来,一想起自己未能为她老人家送终,我的眼泪就如同开闸的水库一般止不住的流。

婆婆一生命运坎坷。幼年时父母双亡,苏家的家业全归了舅舅。在她16岁那年,舅舅随意把她嫁给了我公公。尽管王家祖上曾是“八府巡按”,但由于与风水先生的一段纠葛而遭了报应。据说这位巡按大人早年默默无闻时曾请风水大师指点迷津。大师找到一块风水宝地说:“你若按我说的做,我保你青云直上,但我把天机泄漏给你,我的两只眼睛都会瞎的。”巡按大人发誓要像对待自己家人一样供养风水先生一辈子,但几十年后两人闹矛盾,巡按大人把瞎子赶出了家门。

瞎子为了报仇就教了个徒弟。徒弟成功地说服巡按大人在望溪河上按他的要求建了一座大桥,以保他官位再升一级。桥修好后的一百天,瞎子突然来到巡按家,口中唱到:“桥是弯弓船似箭,箭箭射中王巡按,负义之人龙脉散,儿子儿孙挑煤炭。”巡按大人以为上当了,赶紧派人去拆桥,可桥桩怎么也拆不下来,毫不容易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桥桩拆掉,霎那间整个河水都变成了红红的一片。原来这是伤了龙脉了,王家从此一蹶不振,我公公这一辈真就是挑煤炭的。

婆婆不但长得美,而且手非常巧,她绣出的鸳鸯龙凤不但像活的一样感觉能动,而且绣花速度非常快,十几天就能绣出别人几个月都绣不完的活,一件毛衣,两天就织出来了。婆婆告诉我,当她嫁到王家时,一看这个家这么破败,丈夫这么无能,烈性的婆婆于是想上吊自杀,几次绳子捏坏了脖子可人就不咽气。后来有了我父亲,婆婆再也不想死了,从那以后,她就靠绣花挣钱。她拚命干活,不久就创下了一份家业,在镇上大街上修了一套宽宽大大的楼房,这在当时是非常少见的。

1949年以后,婆婆无法再给财主家绣花了,全家只能靠公公在供销社卖盐巴、针线等日常用品生活过活。婆婆先后生了九个孩子,只有六个活下来了。遭遇这些生活变故,性格刚烈的她在做月子时生了气,于是得了肺气肿,(这是她自己的解释)。在我记忆中,每天早上婆婆起床后都要咳嗽、大口大口的踹气,吐很多痰后才能开始一天的生活,但她几乎一分一秒都没闲着,干完别的事她就坐那绣花、衲鞋底。无论她病得多严重,她总是默默的承受,从来没听她抱怨过什么,而她对我的关怀却总是那么细致入微。记忆中婆婆从来没批评过我,但她却用行动给我做出了示范,让我学会了做人的自强不息和吃苦耐劳。

婆婆除了手巧,而且很有远见。爸爸小时候一度很贪玩,小学毕业没考上初中,那一次婆婆把他从楼上打到楼下,又从楼下打到楼上,从那以后爸爸才开始发奋读书,最后成了全国不多见的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专家。

在我记忆里,婆婆永远穿戴得整整齐齐,头发一丝不乱地盘在脑后,八十多岁时她的头发都是黑黑的,配上白净的面颊,黑黑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我能想像她年轻时的迷人风采。那时她每天依然要衲鞋底,我们用不完她就送给别人,至今我还保留着很多婆婆送给我的绣花枕头和鞋底。

婆婆去世后发生了几件奇怪的事,让父亲这位马列主义学者都很震撼。婆婆刚去世后的一天,父亲做了个梦,梦见婆婆光着脚朝他走来,并对他说:她们不给我鞋穿!醒来后,父亲立即给老家的姑姑打电话,询问她们给婆婆下葬时的详细情形。果然姑姑她们由于忙,没给老人家穿鞋就埋葬了。这事让父亲想了很多,看来人死了并不是真的一切都没了,好像唯物论也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了。

父亲后来赶回老家要找块风水宝地埋葬婆婆。那天风水先生带着一大家人去找新坟地,父亲走在山坡上,突然脚底一滑,摔倒了。爬起来继续走,在小山坡上来回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个好地方。正准备换地方,父亲突然脚底又一滑,又摔倒了。爬起来一看,怎么跟刚才第一次摔倒的地方完全一样!父亲明白了,这是婆婆在指点他,于是叫人从他摔倒的地方挖下来。挖啊挖,不一会就在黑土中看见一个由白色泥土组成的仙女图案!

风水先生说这是绝佳的风水宝地。一想到婆婆哪怕离去了,也在另外一个世界里默默祝福着我们,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9-05-24 8: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