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
在过去的两年里,有很多关于美国和中共之间可能正在爆发“新冷战”的讨论。然而事实上,这不是“新”冷战,而是“旧冷战”的延续,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而已。
“我多么希望自己被关押的是奥斯维辛集中营,而不是中国(中共)的监狱。因为在纳粹的毒气室,人可以迅速死亡,而在北京女子监狱,它让你活着生不如死。”
据英国《金融时报》23日报导,中共最高级别外交官杨洁篪周一(5月24日)悄无声息地前往莫斯科,与克里姆林宫讨论安全问题。报导称,这是“北京和莫斯科之间进一步深化关系的最新征兆”。但我认为这是胡扯。
中国正在面临人口老龄化问题。自邓小平舍弃毛泽东时代的经济模式以来,中国经济取得了巨大发展。现在推动发展的这一代人即将退休,而能够接替他们的年轻劳动力却是青黄不接。
如果你欣喜于殖民管道公司(Colonial Pipeline)遭受网路攻击而被迫关闭燃料管线,或者你认为去年夏天在加州轮流限电的措施也很有趣的话,那么你一定会喜欢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简称IEA)的全球暖化战士为我们安排的计划。
阵亡将士纪念日(Memorial day)的最初起源是悼念日(Decoration Day),旨在纪念那些在内战中阵亡的将士,在他们的墓地献上鲜花。
不久前,一位远房表亲给我转发了一份由“64个主要组织”发表的声明,标题为“和平、裁军和共同安全运动”。我不确定这份文件是否应该归类为立场文件、请愿书或呼吁信,但无论如何,该声明谴责了他们所认为的美国共和、民主两党面对中国日趋严重的“冷战”思维。他们希望避免与中共之间爆发热战(尤其是核武器介入的战争)。
5月24日,《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七组主要事实,表明引起全球瘟疫大流行的中共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研究人员或是对病毒进行了功能获得性研究,或是病毒由于实验室安全标准不严而外泄。
立陶宛是一个波罗的海沿岸小国,人口约280万,面积6.5万平方公里。中国有14亿人口,面积960万平方公里。然而,近几个月来,立陶宛采取了一系列针对中共的行动,这些行动有时会让美国、日本、德国和法国等大国感到害怕。
谈到武器,很少会有新式武器让人“大吃一惊”。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提前几年就知道了一个新的、可能改变游戏规则的武器系统。喷气式战斗机在真正造出来之前,人们就猜测它的存在;早在隐形飞机正式亮相之前,我们就有了关于它的传言,甚至有高准确度的描绘;高超音速武器的开放研究已经进行了几十年。
美国承认宗教自由是一项不可剥夺的权利,并致力于促进和保护所有人的这项权利。
中共自2019年推出数字人民币以来,观察西方对这一举措的反应,还真是荒谬。其中许多文章还表示,中国人民银行(PBOC)抢先西方一步。更有许多文章声称,中共的数位化动作将确保人民币在全球的地位,且能取代美元,成为国际储备和交易的全球主要货币。
在中国拒绝对其失控的21吨重的长征五号助推器负责任的几天里,新任命的美国国家航空航天(NASA)局局长比尔‧纳尔逊(Bill Nelson)公开批评了中共政权,这很有必要。纳尔逊当过参议员,也曾作为专家去过太空。
根据一项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5月20日,全美因中共病毒死亡的人数是593,419。另一项统计报告了601,969人,《纽约时报》则统计了587,499人。各项统计之间的出入并不显着,其大体数量是非常清晰的。
曾几何时,专家们一直告诫公众,时任总统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后,中东战争将在2017年12月爆发。
黑山共和国是一个人口不到100万、国内生产总值约55亿美元(2019年)的巴尔干小国,该国2014年向中国贷款了10亿美元,由中国公司承建黑山第一条高速公路,这条公路在只完成了计划长度的24%后陷入停滞。
尽管华为等中国多家电讯公司存在明显的间谍危险,但“南营世界”(the Global South,指“发展中国家”,大多数分布于全球南部)各个国家正急切地与其签署电子政务和云基础设施服务。
加拿大目前处于少数政府状态,大选可能会提前发生。如果COVID-19大流行在选举日到来时仍未受控,势必引起市民对投票安全的担忧。如果选民因担心感染病毒而不参加投票,就可能影响民主程序。
美国无党派组织“响应性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 CRP)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年,中共在美国的宣传费用高达6,400万美元。CRP通过《外国代理人登记法》(FARA)的新申报文件获悉这笔数额,比2016年登记的1,000万美元增加了6倍。
近日,中国官媒以发动H-6K远程轰炸机和导弹等军事攻击行动,威胁澳大利亚。因同日稍早,澳州总理表达了对台湾的支持:“我方身为世界一员,始终主张自由”。
尽管中国共产党(CCP)对武汉实验室导致的COVID-19大流行全球爆发负有责任,但共产党独裁政权将这一世界性危机转化为巨大的利益。
中共已经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大力推动其国内研发的科兴(Sinovac)疫苗和国药(Sinopharm)疫苗的国际分销。
环保活动家、主流媒体和许多科学家经常声称,政府必须采取严厉行动,防止海平面迅速上升。他们声称,除非人类停止使用化石燃料,否则低洼岛屿和沿海地区将很快被海浪淹没。
当前,全世界的目光似乎都聚焦在台湾。这座岛屿所受到的国际关注度,远远超过其在地图上的小小面积。我们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样的新闻:中共空军跨越了两国之间的非正式分界线,又或者中方船只侵入了台湾领海。颇有口碑的《经济学人》(Economist)杂志,更是直接将这座岛屿称为地球上最危险的地方。
许多美国民众正在觉醒,逐渐认识到目前的媒体生态没有为公众提供一个真实可信、不偏不倚的报导。新闻报导应该客观公正,为读者提供事实真相,让公众自行决定对各种事件的看法;而现实状况却相反,广大读者越来越多地感受到党派倾向、世俗偏见、耸人听闻以及其它类型的媒体偏见等多方面影响,令公众对现实世界形成了错误或扭曲的认知。
今年4月,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实施了一个倍受期待的舰队作战演习。官方乏味的名称“无人驾驶综合作战问题21(IBP21)”有点误导人。
加拿大政府通过C-10法案,试图规范YouTube和其它社交媒体上的内容,《多伦多星报》4月26日的一篇文章称,“将视频上传到互联网的加拿大人,可能会发现其内容落入联邦政府的监督之下。”
在关键时刻,如果自由世界的领导人能像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和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那样有勇气、有原则、善于沟通,那我们将何其有幸。
今天我们已经很少听到关于报应的宗教教义了,不再相信罪人将遭到永久的惩罚。这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归因于宗教人士无法自由宣扬神学观点,抑或仅仅是社会的持续世俗化,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课题。
给儿童接种COVID-19(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苗的理由是什么?支持这一举措的数据和科学依据在哪儿?我们没看到,而且我们认为这很危险。
共有约 80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周六(6月19日)下午,热带风暴克劳德特(Claudette)在袭击美国墨西哥湾沿岸和东南部时,带来倾盆大雨,有可能加剧已经在四个州部分地区造成的淹水灾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