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
如果你在匹兹堡北部郊区听取选民的意见,找出他们认为重要的事情,当涉及到学校,社区发展,经济繁荣,以及COVID-19封锁的情感影响时,你至少会对媒体所报道的和民意调查起疑,它们声称这里的郊区选民不再是中右派。
总体而言,超过7200万美国人投票支持川普。共和党增加更多众议员席位,现在众议院中有29名共和党女性。共和党现有50名美国参议员,佐治亚州可能再增加两名参议员,该州共和党现任议员桑尼·珀杜(Sonny Perdue)和凯利·洛夫勒(Kelly Loeffler)将于1月5日面临决选。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无论如何是史无前例的,在很多方面都是受到媒体、乔治‧索罗斯(大财团)、民主党以及来自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的大量外国势力的胁迫和无情攻击。我们共和国的存在岌岌可危。
在宪政共和国,我们政府的权力来自被管理者的授权。美国人民只在每四年的选举日做出一次这样的表态。如果他们对选举的公正性有合理的疑问(有充分的理由严重关注2020年选举的公正性),在尚未获得他们同意的情况下,那么新政府的合法性仍然是一个问题,直到这些问题得到满意的答案。而且没有理由不回答这些问题。
在研究过程中,我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民主党人确信战胜像川普这样大受欢迎的总统的唯一途径是,伪造民意调查并非法侵入选举软件。川普最后一刻举行的集会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民众,相比之下,只有几十人开着车出来向候选人拜登鸣喇叭。
前些日子,科技巨头公司的老板们出现在参议院委员会面前时,再次展示了他们是一股多么恶劣的势力。
大规模提前投票、分发数百万张未经申请的邮寄选票,以及接受选举日后的选票投递,这些危险让共和党人感到不安,十分不幸的是,事实证明这个预言是精准的。在上周的事件之后,人们对美国民主的未来产生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担懮。
2020年的总统选举是一场灾难。关于腐败和不公平操纵的指控比比皆是,诉讼案成倍增加,重新计票迫在眉睫。有人说,我们可能永远不知道真实的选举结果。
目前,我们都看到一种刻意伪装出来的姿态,那就是总统大选已经尘埃落定。这种丑态,就好比一个少年球队,在进了颇具争议的一球或者触地得分后,表现出夸张的喜悦一样。
首先,我想向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提出一些预防性的建议。无论他担任总统的时间再延长两个多月,还是到2024年1月20日,他都必须关注自己的政治遗产的未来,尤其是他通过行政命令带来的所有益处。
在唐纳德‧川普当选美国总统近四年后﹐也是那场要将他赶下台的阴谋历时四年零一天后,我们走到了今天。他们企图以任何必要手段推翻他。
如果要设计一种可以颠覆甚至破坏民主的制度,那么普及邮寄投票(当然不是要求公民提出投票申请的一般性缺席投票)将是首选或接近首选。
我们许多人,都有充分的理由,担忧这场大选的结果。因为不管是谁最终领导这个国家,都将对经济、最高法院、中共病毒应对、法律与秩序和言论自由等社会问题,产生深远的影响。
主要央行一直在讨论实施数字货币的想法。许多公民都不明白其背后的原理。
总统唐纳德‧川普和民主党提名人、前副总统乔‧拜登之间的总统选举在选举日当天没有结果,这并不奇怪。将继续清点选票,在选票非常接近的地区很有可能重新计票。最后很可能告到法院。
截至撰写本文时,总统竞选还没有宣布总统唐纳德‧川普或前副总统乔‧拜登当选。这其实并不重要。无论不可救药的腐败政治媒体是否认为其中一位候选人已经获得了必要的270张选举人票,选举战才刚刚开始。系好你的腰带!
全国性选民欺诈可能会将乔·拜登送入白宫。尽管主流媒体和社交平台不遗余力封杀,该指控选举日之前仍不胫而走在民间流传。拜登儿子亨特的笔记本电脑和他的前生意伙伴已提供足够证据,中共向这位民主党候选人及其家族支付了数百万美元,服务内容却无从知晓。
东部时间凌晨2点,也就是选举夜的第二天早上,川普总统在威斯康星州稳稳领先。不到四个小时后,这一优势就蒸发了。乔‧拜登让你相信,威斯康星州的投票率达到89%左右的合法记录。这不可信。
11月5日,汤姆‧哈里斯在《伦敦每日电讯报》上撰文,对川普总统誓言要在宣布他竞选失败的一个或多个州进行抗争深感遗憾。
保守派在庆祝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大法官上任的同时,不应该相信媒体的舆论,认为我们有一个 “保守的最高法院”,或者保守派大法官将形成 “6-3保守派多数”的局面。
中央银行继续被通货膨胀困扰着。当前的货币政策就像一个不计后果的司机,以每小时200英里的速度开车,一边看着后视镜,一边想着“我们还没撞毁,让我们加速吧”。
部分是由于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的原因,同时也是由于最高法院上个月举行的有关支持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做出的关于迟到的邮寄选票的决定的投票陷入僵局,美国如今面临着两个有关政治权力的庄严的格言,一个是“谁投票不重要;谁计票才重要”,另一个是“是谁在监督监督者?”(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ies?)我们不是没有得到警告。
10月26日,“华盛顿自由灯塔”发表了一篇引人注目的调查文章,揭露了中共(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对自由社会发动战争的一个真正骇人听闻的、具破坏性的例子,在这场战争里,中共是以影响力和信息做为武器。
如果川普获胜,那么苏联解体的昨天就是中共的明天。如果拜登获胜,我相信中美之间的新冷战将很可能失去动力,中共将会松一口气,然后继续推进击败美国和统治世界的战略。我希望,在国际政治中的关键时刻,澳大利亚继续与美国站在一起,加入民主国家的正义联盟,直至彻底击败中共政权,迎来更先进的民主制度的盛行。
美国总统大选和国会改选目前暂时处于僵局,许多人对此忧心忡忡、甚至难以自己。关注的人们远远超出了美国公民的范畴,而是涉及到了全世界许多地区的人们。人们的忧虑和担心当然可以理解:我们为人世间权力政治的肮脏感到痛心疾首;为优秀的领导人受到如此的非难感到惋惜;为腐败、与中共勾兑的政客的无耻却没得到迅即的法律惩罚感到失望;
我们似乎看到的是一个由民主党议员、律师、活动家团体和他们的亿万富翁捐赠者组成的网络在协调努力,以成千上万甚至可能是数百万张非法选票来窃取选举。
1783年,伊曼纽尔‧康德(Immanuel Kant)在一篇简短而深刻的文章中写道:“启蒙运动就是人从自我强加的托管模式中挣脱出来。”
早在今年春天,美国官方当时的口头禅是“需两周来拉平曲线”、“十五天后,疫情才会减缓”,美国和其它国家已具足勇气,努力对抗中共病毒……然后,我们被要求暂时限制行动自由、结社自由、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来换取对医疗系统的保护,好对抗中共病毒。
《华盛顿邮报》最近发表的一篇有关民意调查如何进行的文章揭示了一件所有内部人士都知道、但是广大公众可能不知道的事情:在原始数据(即对回复的统计)和公开发布的民意调查结果之间有很多步骤。
最近,美国司法部向谷歌公司发起了反垄断诉讼。这条消息,对很多保守派人士来说,可谓振奋人心。然而,个中缘由,却并不全如他们所期待的那样。
共有约 513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长达四年的反对他的运动如今已经进入高潮,该运动开始于2016年川普第一次竞选总统,联邦调查局出于政治动机对他的竞选团队进行调查,在其随后执政的四年里,有人一直在努力把他赶下台,先是制造“通俄门”谣言,然后对他进行弹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