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华路文集
夏日的枣花,仿佛与秋日的桂花有着同一个清香的灵魂。
烟外层峰绿遍, 峰外闲云悠远。 废寺两三松,
柴烟轻绕柳斜垂, 临水谁家忙晚炊? 弄影塘鹅惜落晖。
明净盘儿白玉瓷, 帝都碧粽汨罗思。 清魂常与清香在, 艾影窗前读楚辞。
杨花实在是云一般的花。自在超脱,无牵无挂,一切随缘。几日狂风过后,不知又有多少落红难缀。“百花长恨风吹落”,但是,“唯有杨花独爱风”,自在轻盈地飘飘飞在风中。
国色天香的牡丹花,有善心有劲骨,高贵,而非富贵。宿根草本的芍药花,和与她一样风姿绰约、花香中带有药香的“木芍药”——牡丹花,一起成为自己心中记挂且年年探访的好友。
美而古老的杏花,有着多少与传统文化有关的故事。
草径苔坡寂未哗, 临湖亭外境幽佳, 新垂古柏紫藤花。
淀山初渡碧湖幽, 梦里烟波诗里舟。 古镇箫寻纱雾里, 茶楼香啜竹梢头。
碎玉残碑,断柱焦垣, 西洋楼 几度留连。 劫缘谁解,落日无言, 照皇家园,农家院,酒家幡。
相传杜鹃鸟啼叫不止流出的血染红了杜鹃花,它声声唤的都是“不如归去”。
春,不同人对她的感受是不一样的。 (一) 阴极而阳生。在这天地间的自然运化中,应运而生的美丽春之神正从冰雪中“呼之欲出”。 印象中最秀美的春天,在那濛濛细雨中的江南山野,清灵、鲜润、俏丽而温柔,是春天里的“婉约派”和浅斟低唱的昆曲。“雨丝闲绣绿罗裙,春野春山花叶新。桃色如霞油菜金,漫香云,一半儿鲜黄一半儿粉。”还能记起的自己这首旧作,并非全景式的...
“何彼秾矣,华如桃李”,古老的《诗经》中已有多处提到桃与李。路边有几株野生的山桃花和李花,她们可能是这里最早开放的树花。粉色的山桃花和白色的李花盛开时,周围依然灰色而寒冷……
一片青青竹意佳, 淡银几点是油茶, 小塘鱼戏碎冰花。
淡雅花容淡雅姿, 烟尘不染一丝丝, 芳心珍重自开迟。
白玉石般的鳞茎里,悄然睡着清纯灵秀的芽。当冬神轻轻将她唤醒,翠叶中升起的是雅淡如雪的素花和不绝如缕的清香。水仙花,又静静地含笑而来,带来冬日里的春意。
把那些蜂蝶们竞相追逐的热闹轻轻让出来,直退到“众芳摇落”的寂寞寒冷里,不意竟因此而悠然自得地“占尽风情” …
生自广寒云幔里,未访梅花,已是绝尘意。几度浮沉天与地,依然清韵长飘逸。
秋花筑小楼, 秋水净怀柔。 谈笑古今论, 逍遥天地游。
为觅秋踪到远乡, 秋归何处野茫茫, 玲珑几树寒光里, 惟取冰花别样妆。
戈壁有沟奇且秀, 蜜串晶珠,坠得虬藤瘦。 雪水流清清欲透, 坎儿古井年逾久。
海样鸣沙月样泉, 旅驼古道绿杨边。 凡尘霭霭千年梦, 法像层层几世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