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下风
首届全球华人晚会,新唐人电视台慧眼识精英,筛选资深舞蹈家瑜玮出演一场独舞《喜》,当时出现一篇报导,挖掘其美学内涵。报导如下:《曼哈顿中心升起一颗璀璨的中国舞星...
港人害怕23条立法后﹐会危及自己做人的权利﹐实在多余﹕前有车﹐后有辄。有董代办及金利来们作榜样﹐金利﹑银利﹑局长﹑委员都有了﹐言论还自由之极﹐有什么可怕﹖
中共十六大开幕式八日现场直播昙花一现,可能因为作秀并不理想。
人间事不满意处常八九,得人意处无二三,江氏每当得意忘形之际,总有倒霉事接踵而来,据北京新侨饭店职工揭露,江氏费尽心机以美女“翻译”,传世国宝,钱,色密糖拉来选票,申奥成功,天安门上一呼,楼上百诺,楼下沸腾之际,正好中共《社情调查》结束:江上台“十二年来,反腐败反官僚的斗争,为什么不能取得阶段性的进展,相反更突出了危机性、严峻性、爆炸性?每天城市200多宗游行...
被毛泽东总结为中国共产党三大作风之一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从来没有真正实行过﹐老实人彭德怀1962年在庐山实行了一次﹐结果倒了大霉。到了江核心的时代﹐干脆变成了吹捧与自我吹捧﹐简直到了肉麻的程度。但去年以来却由两位勇敢的领导同志﹐开创了中共历史上生气勃勃的新局面。首先是曾庆红勇士组织人马﹐在党内生活会上专门揭露缺点错误﹐先后向胡锦涛﹑李瑞环﹑温家宝﹑尉建行由不点...
西方的脱衣舞演出在下流场所﹐东方的裸体舞竟在堂皇的䜩会厅﹕
大陆电视已输出国外﹐24小时连播﹐华侨一片赞扬﹐都以为得到祖国真实消息﹐文化橱窗﹐歌舞升平﹐还有选择地报导台湾﹐这对改变洋人从1989年6月4日以后对大陆的不实看法确有好处﹐冲洗老外反共顽固头脑。对这些成勣大陆国内观众并不知道。
如今水已搅浑﹐良莠不分﹐大陆出现新名词﹕爱国﹑民族主义(见侧掘先生名文)﹐其实勿须强拉﹐爱国主义远远逊于民族主义﹕
当年以领导干部年轻化﹑废除终身制为由把乔石赶下台﹐现在轮到自己﹐七十有六﹐况且又有邓小平遗言及中共党内决议﹐尽人皆知今年中共十六大该交班给胡锦涛。死皮赖脸﹐抓权不放﹐实在没理﹐于是满地打滚﹐使出浑身解数﹕
聊斋故事“司文郎”一文﹐说庙中一瞽叟乃天上司文郎转世﹐不用眼看﹐只用鼻嗅﹐文章优劣即可立判不爽。恶毒下流之文﹐令其闻之﹐直泻肚肠﹐瓦斯破肛而出﹐近者熏倒﹐远者掩鼻。
《南方周末》本是中共广东省委员会机关报《南方日报》属下刊物﹐每周一期﹐名为南方周末﹐发行量第一﹐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报摊上最抢手货﹐成为城乡居民周末闲情娱乐方式之一。不去影院﹐不看电视﹐公园一隅﹐一纸在手﹐偶尔会见到党报上禁载的惊人消息。全国各地读者均知其党性不纯﹐据传已被党割头﹐查其罪证﹐蒐求半日﹐仅得一则﹐录此存照﹕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如今申办奥运﹐有四个国家势均力敌﹐表面上机会均等﹐其中一只夜猫子冒充和平鸽﹐桌面上厚脸皮﹐自称现在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桌面下三只手﹐用糖弹走后门甜倒了克林顿﹐又用三只手发红包﹐把美国赶出了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上世纪廿年代一书名世之后﹐作者自嘲为遵命文学﹐是遵当时文学革命主将之令﹐不过是自愿的。时过境迁﹐今日中共已极端害怕革命﹐官办作家协会号召歌颂主旋律﹐总之只准唱喜歌﹐不能搞透明度﹐使现代的遵命文学已经难产﹐再写狂人日记之类﹐恐怕要与黄琦﹑李少白等先生住在一个地方了。
要说江泽民对马列有发展﹐倒不在什么捞什子三讲﹑三代表﹐而在于糖衣炮弹战略战术的内外应用。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