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丰
有一个人,在邓小平、贺龙、刘被诚们进川时,他分得的差事是成都的一个局长,这人是啥时入党入伍历任何职历史上功劳多大都无从记得,好像是粮食局。那时侯,共产主义意识形...
说民运的能量能推翻共产政权,这是梦话!但共产党的垮台已在日程,这不是梦,且已不遥远,人人都将看到。共产主义不是中国一国的事实,上世纪共出现过十五个共产政权:苏、罗、阿、南、匈、波、捷、东德;中、蒙、朝、越、柬、古;现在却还只有中、朝、越、古四个(且越南正在走向开明)。已有十一个共产政权的垮台,请问,这是不是共产主义的进程?这些巨变前,你相信巨变即将发生吗?可...
一、事实上就没有“仇富”这回事,却“很敢仇官”!
孙丰向 “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这句话发出更严重的质问:党要“形象”干鸟用?
开卷之前的热身之作第一篇:清问吴官正:哪是腐败的源头?
共产党与任何政党都不一样,它到底不同在什么地方?大家都会说:共产党有意识形态,且它的全部活动都是围绕着意识形态展开的。那么,一般政党是不是没有意识形态呢?只能说:一般政党没有特定的意识形态,它们与自然而然所形成的人的意识是同一个,他们在人的正常意识外没有特别的要求。所谓意识就是在自身内能够把事物区别开来,能够区别这个特征就是意识的形态。因而形态是意识本身的性...
共产党与任何政党都不一样,它到底不同在什么地方?大家都会说:共产党有意识形态,且它的全部活动都是围绕着意识形态展开的。那么,一般政党是不是没有意识形态呢?只能说:一般政党没有特定的意识形态,它们与自然而然所形成的人的意识是同一个,他们在人的正常意识外没有特别的要求。所谓意识就是在自身内能够把事物区别开来,能够区别这个特征就是意识的形态。因而形态是意识本身的性...
胡绩伟老个人已作了反驳,我是气不愤再来一驳出出胸中鸟气。
还在少年﹐赵公就参加了共产党的活动﹐刚进青年门就加入了共产党﹐并任县委﹑地委书记﹐这是事实﹐这不光是他个人的事实﹐也是中国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事实。是中华民族特定时代个人所无能为力的大背景。
紫老临终时还是共产党员﹐这是事实。但是紫老的觉悟早已超越了这个界限﹐他与他的老友交谈里已说出不取消无产阶级专政民主难以实现﹔今天戈尔巴乔夫老人的回忆也证实了这一点﹐那么﹕最高境界的赵紫阳就不是共产党的赵紫阳﹐而是人民的赵紫阳﹗
【大纪元1月17日讯】紫阳老,您就这样去了!怀着十六年的委屈,在你离开这个世界的当口,贼人还未伏法,恶党还在做最后的狂吠。遗憾呀!您还是走了,走的那样风清玉洁,除了怀念我们还能说什么呢?找不着词,说不出话,除了敬仰!实在不知道什么能告慰您!您那伟大的灵魂,那凡人的心。我们只能说:您做了您自己,终于从对“解放全人类”的追求回归到最朴实的人性,在您开创的道路上长...
本文专评胡锦涛“保先”讲话和人民日报社论《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基础工程》。
胡锦涛在他的讲话中说古巴、朝鲜在意识形态领域是先进的;他们在意识形态领域坚持了党性原则;并要求他的党在意识形态领域学习朝鲜和古巴。这个看上去并不吓人的人却净发让人恐怖的誓。这么几句话就含着三个方面的错误:
胡锦涛提出加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这是一个政策﹐方略﹐为他的党不至于垮台而取的救策。任何政策方略都首先须让人懂得﹐而后方可付诸﹐让人懂就构成为一个道理﹐道理就是可加理解的思想。因而方针﹑政策得不得当﹐就要看表达方针的思想原理矛盾不矛盾﹐可证不可证。
胡锦涛号召他的党员和干部增强党性,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世界观----保持共产党员的“先进性”,不仅是凭空胡诌,更是对人类本性的勿视和否定,是对人类存在同一性,因而存在资格平等性的侵犯。
意识形态究竟又是什么东西,在哪里,它能吃、能喝、能思考?还是它好吃、好喝?顶钱用?意识形态能从人的生命里独立出来吗?有自己的存在吗?你胡锦涛能像见过邓小平、江泽民那样见过意识形态,握过意识形态的手?与意识形态睡过觉?要不你坚持它干嘛用呢?(已有论这)
写在前边的话
用什么理念、什么价值立国,就培养什么样的产品。 立国之本是错的,法是错的,教育的结果不可能是善的。
意释先天:先天就是先验----先于人对它的经验,经验是指人的感知。人只有具有了经验能力才能发生经验;而且只有被感知对象作用了感知能力,才能发生对对象的经验。人们心目中的政党,是人去建了党或党做为社会事实在对人发生了作用后产生的对它的经验,这里的党说的是对这一事实的经验。
这个系列的文章是基于有一篇《结党营私还是立党为公》的系列追问而发,把原文包含的挑衅性不计,只从理性批判或学术的角度来作回答。但所回答的范围就不限于对这个系列文章,而主要是对着共产党了。
小日本逼着中共低头一事就煽了胡锦涛一个耳光:中国是非引进西方政治制度的模式不可的!
共有约 205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尽管接连传出朝鲜人出逃至韩国的消息,但实际的出逃数量远远比报导出来的更多,并且精英层脱北者在张成泽被处决明显增加,显示暴政下的金正恩政权正在众叛亲离。 日前,韩国政府证实负责对朝工作的朝鲜侦察总局出身的朝鲜军大佐投奔韩国,这也是迄今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