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艺术 文学 连载 教育 人物 生活 美食 旅游 保健 移民 职场 投稿

新闻 评论 社区 科技 网闻 体育 娱乐 突破封锁 关于我们

“我来到南极洲,来拍摄这些本该凶猛的动物,没想到一连4天,南极洲有名的掠食大王竟然不断地照顾我、养育我、喂我吃东西,这真是我当上《国家地理杂志》摄影师以来最不可思议的经历!”——保罗‧尼克伦(Paul Nicklen)
奇妙生物界

这只母花豹在咬死一只母狒狒后,成了动物摄像师镜头追踪的对象。壮硕的狒狒或许能成为一顿大餐,但豹子的收获还不止于此:还有一个温馨又棘手的惊喜在等待着它。

动物园里的8只新生刺猬不幸没了妈妈,不过它们非常幸运找到了一只愿意给它们哺乳的猫咪。

当旁人身处危险境地时,向对方伸出援手,这不仅仅是人的良知良能,很多实例表明,动物们也会这样做。在一位动物园游客拍到的影片中,猩猩的义举就证明了这一点。

在南非探险期间,一对夫妇见证了动物界令人难以置信的温柔,并将这珍贵一刻捕捉了下来:母狮并没有吞噬新生的羚羊宝宝,而是在母性本能的驱使之下,保护着、照顾著这个弱小的异类。

一辆汽车在撞了袋鼠妈妈后飞速开走了,留下它倒在路边。当有人发现它并打电话求助时,它已经快要死了。

你的自拍照,著作权当然归你所有,但如果是动物用你架设的相机拍了几张自拍照,版权到底归按快门的动物,还是归你呢?这个问题听上去离奇得像个笑话,但英国动物摄影师大卫‧史莱特(David Slater)多年来就为这个问题官司缠身,近日竟然宣告破产,已经在计划以后帮人遛狗维生了。

加拿大一处海滩上,一只小虎鲸在退潮后发现自己被困在巨大的礁石间,它开始哭泣求救。恰巧有个路过的人看到了它,接下来6个多小时里人们所付出的努力被记录在短片里,让我们重拾对人性的信心。

1974年,这位时年23岁的研究生琳达‧科博纳率领团队,将一批曾用于肝炎疫苗研究的黑猩猩放归野外。由于它们都生在笼子里,之后的四年里,琳达一直在南佛罗里达州野生动物园陪伴它们适应野外生活。

提起猛禽,人们会想到老鹰。其实鹰隼多种多样,可与老鹰媲美的角雕就是其中之一。它可以长到足足1米高,拥有一双粗大健壮的腿,脚爪的握力竟有180公斤,扑捉食物极其强悍、凶猛,被称为“空中美洲豹”。

一只黑熊、一只非洲狮和一只孟加拉虎,2001年同时被救出“虎穴”——毒枭家的铁笼。此后15年间,它们形影不离,亲情不可思议,成为有名的“BLT”(“Bear, Lion, Tiger”简称)三兄弟。

野兽与人的世界常常无法融合——如果狮子老虎满街跑,不会有什么好事;不过,这两个世界却偶尔交集,发生的事情十足令人惊喜!美国一位准妈妈上月和好友参观动物园时,就有一段这样的奇特经历。

小马驹“微风”一出生就被妈妈遗弃,幸好救援人员及时发现。悉心的调养,加上一只大泰迪熊的温暖抚慰,使它很快恢复了活力——“微风”时常枕着毛茸茸的熊腿休憩。3年后,长成俊帅大马的“微风”与熊妈妈重聚时,一下就认出了它,场面真是太可爱了。

21岁的坎贝尔‧琼斯(Campbell Jones)和女友前不久在西澳大利亚的罗特尼斯岛(Rottnest Island)骑单车作环岛游,想不到邂逅一只世界上顶顶友好的短尾矮袋鼠(quokka)。

鸭子鲁迪(Rudy)和金毛猎犬巴克莱(Barclay)之间的友谊,不是一朝一夕结下的。事实上,它们一度是“对头”。不可思议的是,有一天,它们转身成了最好的朋友,而且如胶似漆。

立陶宛的一位男青年Erikas Plucas,在家门前收留了一头奄奄一息的幼年鸵鹿后,精心地扶养它长大。当小鸵鹿回到大自然后,常回来看望Erikas,它也成了他精神上的依托。人和动物可以如此亲密和谐地生活在一起,这是怎样的一段奇缘啊。

每年这个时候,是美国黄石公园中饥肠辘辘的灰熊四处觅食的季节。而公园内的“灰熊与狼探索中心”住着一群聪明的熊,非常知道到哪里去找吃的。它们这种能力现在派上了用场——帮助冷藏箱、垃圾箱厂商鉴定产品是否“防熊达标”(bear-proof)。

从常识来看,人与动物的区别在于,动物的一举一动都是出自本能,而人则会以不同标准来思忖、衡量事物,进而作出各种各样的决定。然而近日曝光的一组罕见图片却显示母狮也有良知与恻隐之心,让动物学家们质疑现有科学的认识。

【大纪元2017年06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苏琳编译报导)一对会说话的鹦鹉不因容颜更改而嫌弃眷侣——它们的爱只关乎心灵。 这对爱情鸟,雄性的名叫蓝靛(Indi),雌性的名叫柠檬(Lemon),三年来,它们安家在美国佛罗里达州...

雌海马会将受精卵产在雄海马肚子里的育儿囊(孵卵囊)中,经过9至45天的怀卵期,再孵出发育成熟的小海马。近期《国家地理杂志》在脸书分享了雄海马生产的镜头。只见雄海马腹部鼓得大大的,生产前不停顶撞腹部,随后育儿囊打开,小海马一批接着一批“喷涌”而出。

蹦将是一只巨大的苏卡达陆龟,重达70公斤。它还有让汽车停下来的本领,倒不是它挡了道,而是司机们看到它常会停车观看或拍照。很多东京市民都熟识这一老一少,因为从银座到月岛这三里路,是他们固定的散步路线。

深邃而广袤的海洋,对人类仍然是个谜。但在深海勘探之中,人类也发现了许多奇怪得惊人的海洋生命体。许多海洋动物有着非常特殊的自我保护机制,比如说:生得通身透明。当然,陆地上也有些不可思议的奇怪生物,如热带雨林深处的透明昆虫。

我当时看了照片,不禁捧腹大笑,怎会有长得这么喜感的牛啊?而这也埋下日后我到英国追高地牛(Highland Cow,或Highland Cattle)的种子。

无论你在哪里看到仓鸮(barn owl),它们萌萌的表情都会让你感叹:生物界真奇妙!虽然是猎食动物,它们的样子实在优雅:眼窝深深,面相不俗,特别是独一无二的心形脸庞,堪称“忠贞不渝”的完美象征。

随着蜂群崩坏症候群(Colony Collapse Disorder,又称蜂群崩溃综合征,简称CCD)在全球范围内日趋严重,蜜蜂种群明显比预期中减少的更快。就美国而言,四分之一的蜂类面临灭绝。这对人类的膳食来说无疑是个坏消息。

无论是在繁华的曼哈顿,还是纽约的其它四个区,都有数不清的公园及公共花园。不像纽约植物园、布鲁克林植物园、皇后区植物园和中央公园温室花园那样人潮涌动,很多花园悄然镶嵌在古雅的博物馆、社区和教堂庭院之中。这些“秘密花园”既适合走马观花,也值得久久流连。其美丽宁谧,会让你零距离接触到大都会的温馨与生机。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主持的新研究表明,世界上可能有18,000种鸟类,比以前估计的想像的多一倍。新研究聚焦于所谓“隐藏”的生物多样性,就是看起来很相像、或像杂交,实际上却是独一无二的品种。

除了矮种马以外,马的身形通常都相当高大,平均为1.5米左右,而保持着吉尼斯世界纪录的“高头大马”身高则超过2米。它名叫大杰克(Big Jake),是一匹15岁的比利时障碍马,身高达6英尺11英寸(2.1米),重达2600磅(1170公斤)。

每年的最后两个月是灰海豹的分娩季节,如果您想到英国林肯郡亲睹这些可爱的幼崽,可要抓紧机会了。位于劳斯市(Louth)的多纳努克自然保护区(Donna Nook nature reserve)目前由林肯郡野生动物信

一只失去母亲庇护的袋熊幼崽被澳洲一家动物园收养后,近日在互联网上人气飞涨。

共有约 232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