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探索

命運天定嗎?(150)官運晚發官位早定的宰相

附篇:八字實例分析--丁火與日主壬水合而不化
作者:泰源

大草原。(張揚/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1830
【字號】    
   標籤: tags: , ,

宰相魏元忠  官運晚發

魏元忠與鄭惟忠,都是唐代宋城人,都很有才氣,兩人從小就很要好。年近三十歲了,兩人都未成就功名。

魏元忠,宋州宋城(今河南商丘)人,志氣倜儻,不喜官場運作。後來成了唐代著名的政治家,他歷仕高宗、武后、中宗三朝,兩次出任宰相,並兼具軍事才能,為貞觀之治向開元盛世的順利過渡起了一定的積極作用,在唐代眾多的宰相中是比較有作為的一位。

武則天晚年時,魏元忠受張昌宗、張易之陷害,貶高要尉。中宗復位時任宰相,隨波逐流,不再直言。後因牽涉節愍太子起兵(重俊之變)反韋后及殺武三思事件,後來貶思州務川(在今貴州)尉,行至涪陵而死。年七十餘。

尚書鄭惟忠  官運晚發

鄭惟忠,也是宋州宋城(今河南商丘)人,唐朝官員。考中進士,補授井陘尉。唐中宗李顯繼位,鄭惟忠升任黃門侍郎。不久拜授御史大夫,持節賑濟河北道,封為滎陽縣男,遷任太子賓客。開元十年(722年)去世。

當他們兩人年過三十功名未就時,有位擅長相術的人看見他們後,用特殊的禮節接待他們。一開始對魏元忠說:「古人說,同類的事物聚在一起,信不信?魏官人官能做到為人臣子的最高一級,聲名顯赫。你為官一定是忠誠正直,誠信而不行邪僻,一定能成為國家的棟樑,朝中的重臣。你的面相貴是貴啊,然而你命運多曲折,時有憂患。這些都是登上宰相高位以前的事,不必擔心。但是,遇事就要去做,聽著話就要應和。」

春江水暖鴨先知(容乃加/大紀元)
春江水暖鴨先知(容乃加/大紀元)

這位相士又對鄭惟忠說:「您將來金章紫綬命中注定福壽無邊,既能進入三品高官的行列,也能升任到八位重臣之一。你做官一直不會被貶職,你的壽數也長久。」

魏元忠又請教說:「我的俸祿從什麼時候開始,為官任到什麼職位結束。」相士回答說:「你今年如果向皇上上書進言,俸祿就來了。」

於是,魏元忠就在這一年,在涼宮上書陳事,卻好長時間沒有回音。這時盤纏已經用完了,他就返回走。路上遇到了一位熟人,送給他絲和絹等,他又返回了涼宮。這時,皇上已經降下詔書,召魏元忠進宮,授予他校書的官職,後來改任中丞大夫。

這期間因違逆聖命,觸犯了權貴,多次遭到責罰,下獄追究。每當他想自殺時,就回憶起當年相士說過的話,才又自己寬慰自己,剛直不阿地抨擊時政,從未動搖過自己的志向,收斂自己的言辭,最後還是免除了禍患,登上了宰相的高位。

後來,魏元忠被貶到思州務川,沿江巡行中,幾天後病勢沉重。魏元忠說:「我就死在這裡了嗎?」果然他就死了。

資料來源:《定命錄》

附篇:八字實例分析–丁火與日主壬水合而不化
150

分析:壬水日主,生正月寅木當旺之時,時辰丁未,丁壬見合,然不能成丁壬化木格。因為雖生寅木月,但地支只有一木,且見申金深藏,金能克木。天干亦不見有木,時辰不助化神,全局木之氣勢不夠,仍當正格論命。

即正月壬水,月令寅木當旺,水臨病地,水氣衰退,如無庚金發其水源,則有涸竭之虞,故必先以庚金為用也。

現看此造雖天干透出三壬,但地支無水強根,且自坐午火,寅午半合火局,時辰丁未,水見涸竭,唯以年支申金發其水源。但申寅一衝,喜用受傷,如日後再逢木火之大運衝剋申金,其勢必危。

早運卯、辰、巳,家業見破;交丙午大火,申金剋破,祿盡人亡。(本系列待續)@*#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乾隆庚戌(1790)科狀元石韞玉,未及第時,客遊澄江,遇到一位專門扶乩的人,便上前請教功名之事。那乩筆在沙盤上連寫了三個「魁」字。後來石韞玉鄉試第十三,會試第十四,殿試第一,都像穩操勝券一樣。後來石韞玉寫的《獨學廬詩》中有兩句是:「而今始悟榮枯事,早定男兒墮地時。」(見《郎潛紀聞》)
  • 上天是根據什麼來定一個人的富貴福祿呢?首先,有相當一部分人的富貴命,他(她)們的前世,或前多世是修煉人,因為修煉積了德,但又未能圓滿;或副元神修圓滿了,但主元神還得再輪迴轉世為人,因此將德帶到人世間,轉化成人間的福祿,就成了富貴福祿的命了。
  • 命書中常說:凡格局用神配合有情有力,順遂精粹,歲運順其善用,自然富貴吉壽。也有人說:八字中五行平衡,陰陽平衡,寒暖、濕燥平衡,自然是富貴福祿了。問題是這平衛從何而來?誰決定它的?為什麼有些人的命會五行平衡,而有些人的命屬五行偏枯?
  • 八字命理學中有許多格局,主要分二大類:普通格局和特別格局。無論何種格局,只要做了不好的事,都會損德。但有二種格局,出於六神的特性,更容易使帶有這種格的人失德,一種是屬男命的偏官格(又名七煞格),另一種是屬女命的傷官格。
  • 清朝時,海寧郭去非,他生來就對琴弦的聲音情有獨衷,在襁褓中聽到有人彈奏琵琶,就在母親的懷中歡喜躍動。少年時學琴之後,幾十年中不分寒暑,從早到晚都在彈琴。因此,心境平和,恬淡寡慾,不但沒有追求富貴之心,即使面對外界的誘惑和嘲笑都不為所動。人們卻視他為痴人,沒有人知道他真正的才能。
  • 杭州人邵藝洲,性情爽直,喜於交遊。有一次他在街市上偶然看見一個賣藝乞丐。這乞丐舞弄的刀劍棍棒,各種各樣,都能出神入化,絕妙異常。邵藝洲心裡明白此人本領高強,不是尋常的乞丐。……後來他們怎樣變成了生死之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