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车祸后患纤维肌痛症 两年剧痛一朝痊愈

戴宜葳遭遇车祸后得了纤维肌痛症,现在恢复健康。图为戴宜葳与丈夫。(戴宜葳提供)
人气: 11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4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宇欣、张晓慧报导)“我(那时)已经在医院里,但没办法得到帮助,真是太可怕了,这个身体就像一个刑具,一个牢笼一样,把我捆在里面,然后折磨我。”曾经患有纤维肌痛症的戴宜葳(Isabella Murphy)回忆道。

来自台湾的戴宜葳出生在幸福的家庭,读书时考上北一女、台大。大学毕业后,她在美国康乃狄克大学 (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获得生物技术和电脑工程两个硕士学位,硕士未毕业就找到工作,并在美国成家。然而,在2005年,一场车祸让她的生活天翻地覆。

戴宜葳早年照片。(戴宜葳提供)
戴宜葳在台湾大学毕业时与家人合影。(戴宜葳提供)

那时正是她工作一个月后,在开车下班回家的路上被人从后面撞上。她没有受到外伤,但诊断为软组织挫伤,还有一点脑震荡。医生告诉她,不需要治疗,会慢慢康复。然而9个月之后,她的情况越来越差,连走路都成问题。

全身关节错位了

西医无法治愈她的疾病,她决定从美国回到台湾寻求中医治疗。她找到一位有经验的中医骨科医师。医师拿起她的手,一个关节一个关节地摸,摸完就扳一扳,把全身关节扳过一遍后,她就感到全身关节都不痛了。

医师告诉她:“您的关节每一个都错位了,所以才会痛。”她问:“可是X光看起来没问题啊?”他回答:“您这错位是在X光的误差值里面,所以看不出来,但是已经是不对的位子了。”

然而不幸的是,因为延误治疗,关节处的软组织、韧带已经无法把关节固定在正确的位置,只要一活动,关节就再次错位,要请医师再给扳回来。

戴宜葳的爸爸在医师家附近租了一个公寓,请医师带她做复健运动。“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就经常错位,然后又回去找他扳回来,然后又继续运动,又回去找他扳回来,很痛苦。”戴宜葳说。

得了不治之症

在痛苦的复健过程中,更严重的神经后遗症出现了。在车祸一年半后,戴宜葳发现,晚上睡觉的时候会很痛很痛,凌晨3、4点的时候经常痛醒,全身关节痛、肌肉痛,好像跑了几公里一样。她站起来走一走,松动一下酸痛的肌肉,才能继续睡觉。

与她一起看那位中医骨科医师的病友告诉她,她也有类似的问题,看了15年医生后,终于有医生诊断她得的是纤维肌痛症。

纤维肌痛症是一种痛觉异常的症状,估计发病率占总人口的2%至8%之间。患者感到全身疼痛和僵硬、严重的疲劳,可能伴随记忆、睡眠和情绪障碍。

在病友介绍下,戴宜葳前往台湾最好的教学医院之一——台北荣民总医院参加了一项临床实验。两个月的疗程过去了以后,她的病情还在继续转差。

她说:“在纤维肌痛症开始以后,那些关节痛变得不是问题了,这个纤维肌痛症反而是真正让我废掉的原因。这种疼痛比之前的关节痛糟糕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因为这是中枢神经失调,还有痛觉神经失调,就是有全身有痛觉神经纤维的地方都感觉到痛,而且就连呼吸、体温、血糖调节全部都混乱了,我经常会昏倒,需要随身带氧气瓶。”

靠吗啡止痛

住院的时候,在一个端午节的早上,她痛醒过来,想要叫护士拿吗啡,但她竟然说不出话来。

“我那时才知道人要说话,原来要动用到这么多个细胞,每一颗细胞都在痛,所有的意志力跟力量都用在忍受痛苦中,根本连发出一个声音的力气都没有。那时我才想到,我已经在医院里,但没办法得到帮助,真是太可怕了,这个身体就像一个刑具,一个牢笼一样,把我捆在里面,然后折磨我。”

纤维肌痛症的疼痛只有吗啡才能止痛。隔壁病房的一个35岁的病友24小时都挂着点滴瓶,随时要滴吗啡。她害怕吗啡成瘾,即时疼痛也不敢请医师加量。

由于没有治疗办法,医生只能给他们这些病人服用一些作用于中枢神经的药物,看看会不会改善。药物包括抗癫痫药、抗失眠药、抗躁郁症药物。她看到病友服用了这些药物后,每个人性情大变,病情却没有什么起色。

她与其他病友也寻求中医针灸治疗,针灸有缓解疼痛的作用,吗啡可以少吃一半,但仍然不足以让她恢复正常生活。

在台湾医治一年半后,病情毫无起色。戴宜葳决定回到美国与丈夫团聚,“忍痛”过一生。

在美国针灸很昂贵,她希望寻找自我针灸的方法,在搜寻资料时读到大纪元上一位中医师的专栏文章。出发前一天,她找到这位医师看诊。医师在肾、肝、胃、骨和骨髓对应的位置扎针,发现挤出来的血都是黑色,说明这些器官都不好了。她问戴宜葳:“你是不是有心结?”最后医师说:“你要回美国了,没人能救你了,你自己救自己吧。”她送给戴宜葳两张精美的法轮功单张,建议她上网学习法轮功。

法轮功包括五套动作舒缓的功法和打坐,并指导修炼者按照“真善忍”原则提高道德标准,获得身心健康。戴宜葳说,她相信这位医德高尚的中医,但她急需的是赶快止痛,马上能工作,而不是花时间学气功。

戴宜葳与丈夫的结婚照。(戴宜葳提供)

再痛苦也要活着

然而,回到美国后,没有父母照顾,丈夫白天要上班。她自己一做家事,又把关节弄错位了,两个星期卧床不起。她无法自己穿衣,肚子饿了也痛到不想走下楼吃饭,要等丈夫下班才能吃到东西。

她给妈妈打电话,想要再回台湾,即使无法根治,至少能通过针灸缓解疼痛,让她能走路、吃饭。没想到妈妈让她不要回来,还说:“我已经没有钱了,钱都被你看病看光了,你再回来看病要借钱了。”

戴宜葳大哭一场,哭了两三天,她想到自杀,回想以前在医学院念书的时候,传闻那些医生是怎么样结束自己生命的。然而,当她想到爸爸妈妈会多么难过,她下定决心,“再痛苦我也要活下去。”

纤维肌痛症经常伴随心理健康问题,有研究发现,患者死于自杀的概率是普通人的3倍以上。

决心按真善忍生活

在无望中,她又想起那位中医师推荐的法轮功。她先在网络上下载了法轮功的录像,照着比划。当做到蹲下的动作时,髋关节错位了,她再次卧床不起。

“我连炼气功都没有办法!”她绝望地哭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她想,她不应该这么快就放弃。她忍着疼痛走下楼到电脑前,继续上网看法轮功的资料,找到了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

读了《转法轮》,她的内心大为震撼,解开了她心中诸多疑问。她很认同书中讲的做人道理,书中一直强调要照“真、善、忍”的原则做事情,而且“忍”不是含气而忍,不是说表面忍住了,心里面还放不下,而是根本不生气。她想到自己经常和丈夫吵架,吵架之后很难过,但又忍不住,如果能做到“真善忍”,那真是有德性的人,如果每个人都能做到,生活就会非常好。

读完这本书,她心中暗自想:“就算我的病不会好,我也是要照着《转法轮》里面说的这个方法去过日子。”

痛苦一夜之间消失

在患有纤维肌痛症后,她每天早上起来都要活动一根一根肌肉,大概30分钟才有办法坐起来。

第二天早上,她正打算小心地动一动四肢,用所有的意志力准备忍受疼痛。然而,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我一动,平常只能动一点点,现在手一抬就抬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我在做梦吗?我想再动动其它地方,一抬另外一只手,哎,又动起来了,而且都不痛!”她坐了起来,把脚放在地下,又顺畅地走下楼梯,一切都如同车祸发生之前一样。

戴宜葳之后学习法轮功的盘坐,一开始她担心髋关节脱臼,但盘了半个多小时,不仅没有脱臼,还感觉身体很舒服。她心中雀跃不已。

科学无法解释的奇迹

曾经在康乃狄克大学分子生物研究所从事生物医学研究的戴宜葳表示,从现代医学上还没有办法解释,纤维肌痛症为何能够一夜消失。她说:“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比我们知道的事情多得太多了。”

2011年发表在《自然评论风湿病学》(nature reviews rheumatology)的一项研究综述显示,尽管近年来医学界对纤维肌痛症有诸多研究,但仍未能全面认识其病理,每个患者发病的机制都有差异。临床治疗仍处在反复试错的阶段,而且任何止痛药的疗效都十分有限。运动与认知行为疗法等非药物治疗可能比药物效果还好,但非药物疗法的使用并没有很普遍。

从2007年8月至今十多年过去了,戴宜葳现在身体健康,而且比生病之前更加强壮。戴宜葳用“神迹”来形容自己的康复经历,“我一直相信神存在,但是那是一种希望,一种很遥远的希望,我没有想到我会碰到神、见到神,但是祂竟然在我身上展现了,我只差眼睛没有看到而已。”

戴宜葳近照。(戴兵/大纪元)

法轮功显着改善健康

法轮功是当今社会流传最广的身心修炼方法。法轮功由李洪志师父于1992年从中国传出,截至1999年,在中国的修炼人数达到七千万到一亿人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国大陆的国家体育总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抽样调查,在接受调查的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中,疾病康复和基本康复率达77.5%,加上好转的20.4%,祛病健身总有效率97.9%。

2020年发表的一项对逾千名台湾法轮功学员的问卷调查研究也发现,患有心血管疾病、糖尿病、肺部疾病和高血压等慢性病的法轮功学员,在修炼之后,这些病有70%~89%得到改善或痊愈。@

身处纷乱之世,心存健康之道,就看健康1+1

责任编辑:李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