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森堡城堡:丹麦保存最好的文艺复兴式宫殿

ARIANE TRIEBSWETTER撰文/吴约翰编译
罗森堡城堡的外观以对称设计的花园为特色。红砖立面、高塔、尖楼和山墙都是典型荷兰文艺复兴式建筑。(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27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罗森堡城堡(Rosenborg Castle,又译玫瑰宫)位于丹麦哥本哈根市中心,是为了休憩而建造的文艺复兴风格宫殿。这座城堡不但拥有精致的建筑特色,其悠久的历史长达400年,还一度是丹麦王室的住所。

罗森堡城堡建于1606到1624年间,它是国王克里斯蒂安四世(King Christian IV)建造的诸多出色宫殿中,至今依旧屹立不摇的建筑。罗森堡城堡是国王克里斯蒂安四世的最爱,也是举办许多重要活动的场所。

罗森堡城堡的外观以对称设计的花园为特色。红砖立面、高塔、尖楼和山墙都是典型荷兰文艺复兴式建筑,启发后来的丹麦式建筑。据说国王克里斯蒂安四世与建筑师伯特尔‧兰格(Bertel Lange)和汉斯‧范‧史汀温克尔(Hans van Steenwinckell)在1600年代初期共同设计了罗森堡城堡某些部分。城堡最早是一座小型游憩宫殿,之后历经多次扩建,到了1633年才形成今日所见的规模。

18世纪以前,丹麦王室把罗森堡城堡当作避暑用的夏宫。1710年后,宫殿变成王室收藏传家宝的地方。王室宝库(the Royal Treasury)收藏着世界上最精美的丹麦王冠珠宝。城堡内完善保存着1700年代的房间,收藏从国王克里斯蒂安四世到腓特烈七世(King Frederik VII)等丹麦君主的家具和肖像。例如,骑士大厅(the Knights’ Hall)、王座室(the Throne Chamber)、大理石厅(the Marble Hall)等,都以挂毯与奢华家具布置得美轮美奂。

骑士大厅(the Knights’ Hall)

骑士厅展示丹麦的军事遗产,收藏盔甲、武器和其它历史文物。骑士大厅在1624年完工,最初当作宴会厅,后来成为接待空间。国王克里斯蒂安五世(King Christian V)悬挂12幅挂毯,描绘国王在斯堪尼战争(the Scanian War)(1675─1679年)的胜利。挂毯上方天花板的灰泥粉饰可追溯至18世纪,呈现丹麦国徽(the Danish coat of arms)图样,还有丹麦历史画家亨德里克‧克罗克(Hendrick Krock)创作的四幅肖像画,展示四个王权器物(the Four Regalia):王冠(the Crown)、王权宝球(the Orb)、宝剑(the Sword)和权杖(the Scepter)。

骑士大厅展示丹麦的军事遗产,收藏盔甲、武器和其它历史文物。墙上悬挂12幅挂毯,描绘国王在斯堪尼战争的胜利。天花板的灰泥粉饰呈现丹麦国徽,照片中间黑色区块是肖像画作,展示象征王权的四大器物:王冠、王权宝球、宝剑和权杖。(Shutterstock)

王座室(the Throne Chamber)

王座室(位于骑士大厅)的现状几乎跟丹麦新古典主义画家、新丹麦王家艺术学院(the New Royal Danish Academy of Art)教授尼古拉‧阿比尔德加德(Nicolai Abildgaard)所设想的一样。房间内的色彩强烈,对称严谨。位在观者左侧、雕刻精美的加冕宝座旁由三只银狮雕像守卫,大理石格子地板,以及描绘丹麦和瑞典战争故事的华丽挂毯。

王座室的色彩强烈,对称严谨。位在观者左侧、雕刻精美的加冕宝座旁可见三只银狮子守卫、大理石格子地板,以及墙上华丽的挂毯。(Shutterstock)

大理石厅(the Marble Hall)

大理石厅原本是国王克里斯蒂安四世第二任妻子克斯汀‧蒙克(Kirsten Munk)的卧室,展现丹麦王室的权力和财富。1668年,国王腓特烈三世(King Frederik III)为颂扬君主制,以极尽华丽的巴洛克风格重新装修这间房间。天花板上的灰泥粉饰可见身材胖胖、带有翅膀的小天使(putti),展示象征王权的标志。小天使围起爱心造形的区块展示丹麦国徽的各个组成部分。墙上以仿大理石装饰,这在当时其实比真正的大理石昂贵,同样以各式徽章装饰。

这间大理石厅原本是克斯汀‧蒙克的卧室。天花板上的灰泥粉饰可见象征王权的小天使。小天使围起的爱心造形区块展示丹麦国徽的各个组成部分。墙上以造价昂贵的仿大理石装饰,展示各式徽章。(Shutterstock)

克里斯蒂安五世厅(Christian V’s Hall)

这个房间以前是克斯汀‧蒙克的起居室,国王腓特烈三世将其重新装潢。中央有座红、金双色壁炉,可追溯至国王克里斯蒂安四世时期;上方的天花板画描绘一个管弦乐队在演奏乐器。据信由国王腓特烈四世的宫廷画家伯努瓦‧勒科弗(Benoît Le Coffre)在天花板内外饰条上绘制了孩子们跳舞玩耍的模样。

这间房以前是克斯汀‧蒙克的起居室。中央有座红金双色壁炉,而天花板画描绘一个管弦乐队在演奏乐器。(Shutterstock)

国王腓特烈四世大厅(King Frederik IV Hall)

国王腓特烈四世大厅后来改建成妹妹苏菲‧赫德维格公主(Princess Sophie Hedevig)的接待厅。室内有1623年安德斯‧尼尔斯(Anders Niels)绘制的彩色天花板,以及安东‧马蒂亚斯‧约瑟夫‧多马诺克(Anton Matthias Joseph Domanöck)在维也纳制作的钢臂水晶吊灯。墙上装饰着荷兰织布工艺与国王克里斯蒂安四世及其家人的肖像。

国王腓特烈四世厅是公主苏菲‧赫德维格的接待厅。室内特色有1623年绘制的彩色天花板,以及维也纳制作的钢臂水晶吊灯。墙上装饰着荷兰织布工艺,以及国王克里斯蒂安四世及其家人的肖像。(Shutterstock)

克里斯蒂安六世室(Christian VI’s Room)

这间美丽的房间曾经是苏菲‧赫德维格公主的卧房。墙上挂的编织毯,描绘亚历山大大帝(Alexander the Great)的日常生活,产自比利时法兰德斯著名作坊。原木拼花地板(The parquet floor)取自国王克里斯蒂安六世的房间,1870年左右从腓特烈斯贝宫(Frederiksberg Palace)运到这里。卧房内展出的许多家饰物品都与克里斯蒂安六世国王的房间有关,可追溯至18世纪。

苏菲‧赫德维格公主曾是这美丽房间的主人。墙上挂着产自比利时法兰德斯著名作坊的编织毯,描绘亚历山大大帝日常生活。(Shutterstock)

罗森堡城堡是目前世上保存最完善的文艺复兴式城堡之一,呈现几世纪前丹麦君主的日常与节庆生活。1838年,丹麦王室将城堡对外开放,展示为数众多的房间和王室文物,让大家得以一睹丹麦君主制丰富的历史与昔日风采。

原文:Rosenborg Castle: Denmark’s Renaissance Palac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艾莉安‧翠布斯维特(Ariane Triebswetter),国际自由新闻工作者,拥有现代文学和古典音乐背景。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奥斯陆大教堂(Oslo Cathedral)原名“救世主教堂”(Our Savior’s Church),这座于市中心、弧形一层楼高的荷兰巴洛克风格建筑,以石材与红砖混合而成。大教堂东边是教堂前侧圣坛或称礼拜堂(chancel),钟楼有铜制的圆屋顶,搭配文艺复兴风格的尖塔。大教堂几世纪以来不断在整修与翻新。
  • 雕塑通常用来纪念重要人物或是故事。古往今来,雕塑流行的题材包括神话场景、政治领袖或宗教人物。然而,古典雕塑中有个最特别的主题并不在上述类别里。人物雕塑《斯皮纳里奥》(Spinario)或称《拔刺的少年》(Thorn-Puller)呈现的是一位坐着的裸体男孩,全神贯注地在拔他脚上的一根刺。几千年来,这座雕像给艺术家带来非常深刻的启发。
  • 英国威尔顿庄园(Wilton House)完美融合古典主义与英国美学,堪称独树一格。外墙采用当地石材建造,与英格兰威尔特郡(Wiltshire)乡村融为一体。古典比例、强调对称、矩形特征等设计,符合古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Vitruvius)和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建筑师安德里亚‧帕拉迪奥(Andrea Palladio)的美学原则。外墙没有石柱,最初的构想是为了让人们可以待在户外,同时还能屏蔽来自地中海炙热的阳光,这样的设计适合北方的地理与气候。
  • 大理石屋(Marble House)静谧地坐落在纳拉甘西特湾(Narraganset Bay)沿岸,它是美国罗德岛纽波特(Newport)第一座大理石豪宅,将原本幽静的木屋改建成富裕的堡垒。取名“小屋”(cottage)是为了对早期木瓦风格(shingle style)避暑别馆的尊重。但事实上,这是一栋“适合王后”居住的顶级豪宅。
  • 哥特式雕塑家在创作每一件作品时心怀上帝。他们精心雕塑的作品描绘了圣经与圣徒们的生活,成为教堂建筑中重要的一部分──将上帝的讯息铭刻在人们的心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