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培欧回忆录:回应普丁的下马威

作者: 麦克.庞培欧(Mike Pompeo)译者: 季晶晶, 吴国卿, 王惟芬, 拾已安

人气 487

我犯不着受这种气。我刚刚飞了八千八百五十一公里去见这家伙,等候他接见我已经等了二十分钟——在极度重视礼节的外交界,这已经是很漫长的时间;对这位曾担任军官的人来说,应该算是永恒了。

然后我提醒自己,这就是普丁的作风。

我身在俄罗斯索奇(Sochi)——一个以举办二〇一四年冬季奥运会著名的小镇,也是俄罗斯菁英度假的地方。川普总统要求我跟普丁总统会面,看看我们能否改善糟糕的美俄关系。

俄罗斯是我最不想去的地方。过去一个星期我分别在芬兰、伊拉克、英国和加州停留,然后在五月十一日星期六晚上从洛杉矶赶回国务院。我怀疑这趟俄罗斯之行是否值得,但川普总统是老板。五月十二日星期日晚上,我又搭上飞机,前往会见普丁。

我继续等候这位俄罗斯领导人。等了半小时后,我的恼火变成了暴怒。我必须全神贯注并且用上所有的耐性才能不心烦意乱。

当然,给我下马威正是普丁的目的。他的苏联国安会(KGB)生涯和后来能让俄罗斯这个黑手党国家崛起,就是因为他对人类心理有着敏锐了解。举例来说,众所周知德国总理梅克尔(Angela Merkel)很怕狗。但在一次会议上,普丁却带着他的拉布拉多宠物犬欢迎她。

我决定不再照他的牌理出牌了,去他的外交礼仪。在那一刻,我才不在乎他是普丁。

“打电话给他们。”我下命令给我们的女发言人欧塔加斯(Morgan Ortagus),“告诉他们我马上要上飞机回家了。”欧塔加斯看到我脸上的表情。她不必问也知道我是不是当真。

欧塔加斯拨通了俄罗斯对口官员的电话,并告诉他这个消息。“国务卿不是在吓唬人。这可能对我们所有人都不好。这家伙说到做到。”

我不知道这通电话是否有用,但普丁几分钟后就到了。在某种层面看,他的行为很小家子气, 甚至很幼稚。在另一个层面上——普丁肯定了解这一点——威吓个人能让他达成重要目的。我们看到他强迫法国总统马克宏(Emmanuel Macron)和其他人坐在离他约六公尺远的一张长桌尽头。

他在那些会议上发出一个讯息:这里是我的牛仔竞技场。我想让普丁知道,与美国交手就得看美国的牛仔竞技表演。不管是像这样微不足道的防线,或者无所不包的战略原则,我们都不怕划线给我们的对手看——并且坚定不移地地捍卫这些底线。

川普政府以实力来支持和平

川普政府的外交政策建立在一个简单的原则上:以实力实现和平。虽然许多其他国家的外交部长会忍受普丁的恶劣对待,但我拒绝像学生在校长办公室外等待那样。

我不会让这个疯子认为他可以透过露骨的粗鲁来制造某种心理优势。

如果我接受他的侮辱,这条俄罗斯鲨鱼就会嗅到水中的血腥,并尝试趁我疲惫和焦躁时占我的便宜。今天你不会得逞,普丁。永远不会。

实力是外交政策不可或缺的支柱。它有许多种形式。优越的军事和经济力量是重要工具,但纯粹的意志力也是。我们的开国总统知道这一点。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在一七九三年十二月发表的第五次年度演说中指出:“美国在世界各国中应有的地位,如果没有强大的实力作为支撑,就会蒙受损害,甚至完全丧失。”

当敌人看到软弱时,他们会大胆发动攻击。如果我们缺乏正确的工具(或使用它们的意愿), 我们的对手会认为美国对恶劣行为的报复会很轻微,甚至毫无反应。我相信,欧巴马总统二〇一三年拒绝在叙利亚捍卫他自己划的“红线”,让普丁相信在二〇一四年吞并克里米亚只会付出相对轻微的代价。他的判断是对的。

同样地,普丁在二〇二二年入侵乌克兰前可能感觉到拜登政府的软弱姿态。普丁对并吞邻国的胃口始终如一。拜登总统让他相信,该是大快朵颐的时候了。

这并不是说我们应该不负责任地行使我们的能力——军事或其他方面的能力。保持美国安全的最好方法不是卷入可能使美国人丧生的不必要对抗。最好的策略是保持强大、保持愿意对少数真正重要的事使用武力,以阻止对手造成伤害。

吓阻必须做到让你的对手不敢采取行动,因为他们相信将遭受无法承受的后果。划出明确的威慑线并坚决捍卫它们可以阻止恶劣的行为者。软弱反而会刺激他们。

这种概念在美国历史上不乏先例。老罗斯福(Theodore “Teddy” Roosevelt)总统的外交政策包括某种威慑原则,他有一句名言说,他更喜欢“温言在口,棍棒在手”。在出任总统前,老罗斯福是海军部长助理,他深受海军战争学院教授马汉(Alfred Thayer Mahan)的著作《海权对历史的影响》(Influence of Sea Power upon History)影响,认为控制海洋是地缘政治力量的关键。

后来,老罗斯福打造一支现代化且战力强大的海军舰队——“大白舰队”(The Great White Fleet)——并向世界展示。这支海上棍棒向其他大国发出信号:不要恶搞美国。在冷战期间,美国的核武库是对苏联和任何考虑攻击美国或盟国的敌人最终威慑。当你对你的对手施加难以承受的毁灭威胁时,就会让他们再三思考自己的行动。

和之前的雷根总统一样,川普总统愿意与金正恩和普丁等敌人对话,但他们向来都知道,必要的话我们会拿出锤子来。不管是透过言语(以“烈焰与怒火”威胁朝鲜)、实际行动(刺杀苏雷曼尼)或是经济战(严厉制裁伊朗和俄罗斯),我们的敌人都知道我们会惩罚恶行。

除了从北约盟国那里榨取更多国防开支外,我们还透过在二〇一七年底为我们的军队提供七千亿美元资金来建立美国未来的威慑能力。我们需要重新打造有可能失去凌驾中国优势的军力——在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特别是在加强我们海军和网路战的能力上。

从我撰写本文时在乌克兰的惨烈战况来看,美国必须继续做好准备来以实力应对普丁领导下的俄罗斯——以及所有恶劣行为者的威胁。我很自豪地说,世界可以从川普政府的范例学习划订明确的威慑线,然后坚定不移地捍卫它们。

(网站专文)

<本文摘自《绝不让步:庞培欧回忆录》,联经出版公司提供>

责任编辑:曾臻

(联经出版公司提供)

推荐阅读

●庞培欧回忆录:在川普手下做满4年的秘诀

●贾伯斯使用的说服技巧 善用“框架”的威力

●最好的友情模式:无论何时彼此都放松自在

相关新闻
退休前五年  你应该做好这9件事
为何退休后应继续工作?九大好处退休生活更精彩
退休生活:用 401(k) 买房的利与弊
立遗嘱只是其一 你的退休计划应包含这6件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