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辦公室「應訊」

簡世明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國三時功課是最繁重的,記得當時一天10堂課,小考居然可以考到12次,因為某幾堂課上課見面就考,下課前再來個「回馬槍」加考一回,真正是「烤」得人仰馬翻、精疲力竭。

那一天上國文課,李雲嬌老師卻遲遲沒有出現,班長傳話要我們這一排男生的排頭到辦公室「應訊」。排頭回來了,臉上的表情陰晴不定,然後回頭「傳旨」要下一個人接力前往。就這樣一個接著一個,班上的氣氛詭異到不行,大家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女生們的表情卻是篤定中帶著一絲絲的幸災樂禍,想來她們是知道一點內情的。不過不需等多久,輪到我了。心中的擔憂果然成真,這一排男生集體作弊的事終於東窗事發了。

國文老師一向相信我們,所以考卷總是由排頭到排尾交換著批改,我們就藉著這個機會「自助助人」,把正確答案填上,當然大家都一起過關了。但是同班的女生終究會發覺,於是一狀告到導師那裡去,因為這對她們來說當然是不公平的。

教我們國文的李老師其實很特別。她總是輕聲細語、不疾不徐,身材高瘦的她常常皺著眉頭,帶著一點點憂鬱的況味。最重要的是,她的考卷都不是時下流行的、外購的測驗卷,而是她自己蒐集資料,一筆一劃「刻」鋼板自行油印而來。(當時沒有電腦也沒有影印機啊!)

自我辯解 推諉塞責

「唉,真是倒楣,那麼多人作弊偏偏抓到我。」我們在心中哀嘆著。

「其實一天考那麼多張考卷,有誰能夠統統準備呢?畢竟大家都一樣一天都只有二十四小時嘛!」我們在心中自我辯解著。

「考試!考試!那麼多的考試,這是誰的錯?能全部怪我們嗎?」甚至心中還帶著一絲絲的憤怒!

等了好久,李老師出現了。我不敢直視我的老師,只依稀記得當天她穿的藍色的裙腳。心中還想著老師一定會「大發雷霆」,處罰、記過是免不了的,回家後該怎麼向家長解釋恐怕是當下第一要務了。

輕輕啜泣 震撼無比

但是,李老師卻不發一語,然後轉身背對著我們輕輕啜泣,可以清楚看到她的雙肩輕輕聳動著。

所有對於我們的責難似乎都隱藏在老師一頭飄逸的長髮裡,時間也彷彿停止在老師的「啜泣」。一切的自怨自艾,一切的藉口都不知影蹤,留下的只是深深的懊悔,流下的只是懊悔的眼淚!

老師終於轉過身來,然後說:「打開課本第○頁。」全班鴉雀無聲,只剩還帶著抽噎的講課的聲音,迴盪在偌大的教室裡。

這件事之後都沒有人再提起,沒有責罵、沒有處罰,只有李老師啜泣的身影深印在我的腦海裡。

沒有人……從此再也沒有人作弊了!

只是輕輕啜泣,卻是一個老師所能給予、最震撼的力量。

當上老師之後,我有一個不良惡習。所有我出的考卷,都是自己在電腦前一字一句慢慢打出來的。有時候,一張考卷甚至要出上一星期。當然我知道上網「抓」題庫就好了,這樣出題最省事、最便利,但是我做不到,我會想起李老師刻著鋼板的字跡。◇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的工作就是在班上守著一群孩子、批改作業、看訂正,一天復一天、一屆復一屆。有人說,這樣的工作單調,就像是保母似的,繁瑣且擾人;但我卻知足且感恩,因為這樣的工作讓我天天和一群天使一起生活,天天上班眼中有淚光,心中有溫暖,和最誠摯、乾淨的心靈一同相處,是我的幸福!
  • 去年春天,為本班種波斯菊的家長──阿美,離婚了,徹底遠離了家暴的傷痛。阿美的孩子是我班上的小雄,我了解他們母子的境遇後,便著手幫小雄申請急難救助、獎學金、學產基金等等。本就覺得當人好苦,不忍看到別人比我更苦,祈願擔任教職的自己:能常保蓮心,心生憐憫,慈悲他人。

  • 人不會因互相指責而變好,誰都希望被認同、理解與信任。當看到別人做的不夠好時,沒有責備抱怨,先找自己的問題。良善的出發點,就會讓事情的發展越變越好。
  • 欣純是我三年前認識的學生,不是我任課的學生,但卻比其他學生還熟識,因為種種原因,讓我時常想起她。
  • 我教的一年級班級上有一個令人頭大的小孩,在家中媽媽對他幾乎是無可奈何,講不聽、叫不聽、一副不在乎無所謂的態度,常常會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開口狂叫,表情動作就像發了狂似的,表現出來的都是暴力,還會說出很不好聽的話,而這些不好的舉動還深深的影響著他幼小的妹妹,令他的媽媽不但氣憤,還萬般的無奈。
  • 從那以後遇到表現失常的孩子,我總是抱著期待,只要得到孩子誠心的信任,一切都會有轉機。
  • 記得兩年前榮恩出現在辦公室前,要不是後來對他的家庭環境有較深入的了解,榮恩枯瘦的外型、憔悴的表情,肯定讓人誤以為他是吸毒的孩子。但知道了孩子的過去及不斷遷移的生活型態後,對這麼一個時時得面對父親的壓迫,隨時都做了準備和媽媽一起逃難躲避暴力的孩子,便心生憐惜。
  • 任教新學校半個學期後,有天下午,突然接到男孩的電話。雖然他大半時間仍然是沉默的聽我講話,但當我提到「老師有空回去看你們」時,他卻快速欣然的應答著。我想,該是回去看看可愛的學生們的時候了。畢竟師生的緣分,也不是偶然的啊!
  • 小祥是個活潑、好動、體格健壯的三年級生,在鄉下的這所迷你小學裡,由於他身手矯健,總能輕易的抓住樹蜥蜴、蝴蝶、鍬形蟲、獨角仙以及各種步行蟲,又能和同學們一起分享、把玩,所以,儘管小祥從來不寫功課,是個有問題的學生,但同學們依舊和他相處愉快.....後續,還有一段長長的故事,就這樣,小祥也開始慢慢的步入學習的正軌了。
  • 因為掃地區域有很多漂亮的植物,我就跟阿伯要了幾盆,放在教室裏,都是利用早自習來澆水,就那麼一天,剛好宥宥先到教室,我就對著她說:「宥宥你來照顧它們好嗎?其他同學也會一起幫忙,你得每天跟它說好話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