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間一個讀書人:章太炎 黃侃 熊十力

三位參加辛亥革命的國學家(三)

一匡天下古今同
行 易

武昌起義點地圖(《東京日日新聞》報於1911年11月3日隨報附贈之武昌起義地圖,當時圖說為:《最新調查清國大地圖革命動亂地註點》)。(取自維基百科)

  人氣: 47
【字號】    
   標籤: tags: ,

武昌首義

1910 年秋,受革命形勢的召喚,黃侃來到武漢,在武昌參加了文學社和共進會。又在家鄉蘄春組織了一個名為孝義會的革命團體。武昌起義時,黃侃奔赴漢口,親身參加了第一線的戰鬥,與詹大悲、何海鳴、溫楚珩等併肩作戰。後漢口不支,形勢緊迫,黃侃急回家鄉召聚孝義會,擬奪取縣城武器,組織民軍馳援漢口。但遭清軍水師襲擊,此事不果。這時漢口已失守,黃在九江巧遇前去上海求援的詹大悲,二人一起來到上海。(參張全盛《國學大師黃侃》,載於《名流成功之路》,中國文史出版社)

1911 年10 月武昌起義爆發,不久黃岡光復。因躲避追捕而隱姓埋名,在老家教書的熊十力參與其事。此後,熊赴武昌任湖北都督府參謀。這年臘月,「黃岡四傑」李四光、吳崑、劉子通、熊十力在武昌雄楚摟聚會賦詩,慶賀光復。

武昌起義爆發時,章太炎正在東京講學,聽到起義的消息,立即回到上海。這時,章與孫中山的政見分歧增多,一是反對在上海建立臨時政府(南京光復後,遷南京),認為應該先承認武昌的臨時政府;二是提出以五色旗作為國旗。

和而不同

辛亥革命是一場包容性很強的革命,得到社會各階層的廣泛參入,而包容性也正是辛亥革命領導者的性格特徵。例如:孫中山與章太炎之間在意見上存在某些分歧和齟齬,但這並不會妨礙兩人的交往與合作。孫中山先生提出「中華民國」這一國號。章太炎先生則著文一篇,標題是〈中華民國解〉,引古論今,對國號作了經典、精闢的闡述。1917 年,孫中山發起護法運動,在廣州召集非常國會,孫先生被選舉為軍政府大元帥,章太炎則擔任軍政府秘書長。有分歧是難免的,關鍵在於寬容、公義的處事態度,開創新時代的民權、民族、民生革命,離不開求同存異的精神。

當1917 年10 月孫中山先生領導的護法運動爆發時,熊十力則來往於湘、桂之間,參入湖南民軍事務,為護法運動奔走,後赴廣東任職於護法軍政府。(參閱郭著《熊十力傳》第一章)1918 年的時候,三十五歲的熊十力脫去戎裝,由軍人決志向學,以修養自身、增進國民道德為己任。這一次是熊十力人生之路上的一大轉變。

孫中山逝世時,在靈櫬奉安大典上,章太炎曾手挽一聯,表達了對孫中山先生的敬重之情:「洪以甲子滅,公以乙丑殂,六十年間成敗異;生襲中山稱,死伴孝陵葬,一匡天下古今同。」「洪」指袁世凱。挽聯說,孫、袁二人成敗迥異,孫中山先生功在天下、名垂後世。

作為辛亥革命的元老,又是大學者,太炎在革命「晚輩」面前表現出一些孤傲,似乎還不能算很不近乎人情。有人稱太炎為「章瘋子」則頗為過分,坊間的一些傳聞多是沒有什麼根據的。在太炎與蔣介石先生之間的關係上,也有類似的捕風捉影。章太炎弟子陳存仁的一則回憶,似可糾正這個「誤傳」。陳存仁是中醫專家,年輕時曾拜章太炎為師。據陳的回憶,有一年某日,章太炎在杭州的樓外樓飯店用餐,正好蔣介石也在這裡用餐。蔣先吃完飯,臨別時少不了寒暄幾句,走過來與章打招呼問好,詢問章的近況,又將自用的手杖送給章。陳寫道:「章師對這根手杖倒很鍾心,稱謝握手而別。次日,杭州各大報大登這件新聞,說章師『杖國杖朝』,蔣主席對故舊極為關懷。」(陳存仁《銀元時代生活史》第三章,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既然是憑記憶,枝節上的誤差在所難免,但在大體上應該還是合乎事實的。蔣介石先生向章贈送自己正在使用的手杖,章太炎則對這件禮物頗為滿意,「稱謝握手而別」。足見蔣、章關係其實也還融洽,種種傳聞之中,恐怕還少不了刻意的渲染和抹黑。

反共心志

章太炎從來視中共為中華之異類、敗國害民之徒,因而,當年曾經發表公函反對「國共合作」。章太炎認為,這時國內問題雖多,重點則在於「注意如何打倒赤化」(見湯志鈞編《章太炎年譜長編》第849頁,中華書局。以下簡稱湯編《太炎年譜》),可謂遠見卓識。對於馮玉祥,章認為此人「反復已多」、「患邊疆者蘇俄,而延致蘇俄者為馮玉祥」,並說「應將馮俄密約從速取消,其赤俄所派軍人黨人前來參預軍事、宣傳主義者,立即驅逐」。(湯編《太炎年譜》第850、 851 頁)當時報載,「章氏(太炎)於反赤化事,進行甚猛」(湯編《太炎年譜》第852頁)。

1926 年3 月20 日,廣州發生中山艦事件。章太炎當即在上海組織「反赤救國大聯合」,在成立大會中,與會者「推章太炎(為)主席」,通電全國反對「赤化」,電文有「赤禍日熾,漢奸公行,以改革經濟為虛名,而招致外患為事實,不亟剪除。年來海內有識之士,思所以抵禦之者,大不乏人,反赤之聲,洋洋盈耳,足徵人心未死,公道漸昌。」(湯編《太炎年譜》第855 頁)在「反赤救國大聯合」第一次幹事會宣言中又表示,「反對赤化,實為救國之要圖」,「過激派欲以赤化亡人國,詭譎變換,其後患也難知」。(湯編《太炎年譜》第861 頁)。因此,對於蔣先生1927 年的「分黨」(與共黨分道揚鑣),章必定會大為讚揚。那時,各地均湧現出不少反共救國的組織,如:「中華民國反赤同盟會」、「中華國民制赤會」、「反赤同盟會」等。

1936 年春,章為參加剿匪的二十七軍軍長李雲傑撰寫墓誌銘,稱中共為「賊」,(湯編《太炎年譜》第973 頁)這是太炎本心的流露。1936 年6 月,此時東三省已經淪陷,章太炎為抗戰獻策,提出:「(將中共)驅使出塞,即以綏遠一區處之。其能受我委任則上也;不能,亦姑以民軍視之。」要點是將中共 「驅使出塞」,迫使其真正參加抗戰。又說:「蓋聞兩害相較,則取其輕,與其使察、綏二省,同為日有,不如以一省付之共黨之危害輕也。」(見湯編《太炎年譜》第975 頁)章始終認為中共是中華的禍害,但在日寇入侵之際,如能使中共處於塞外,其危害自會大為減輕。當然,中共懷揣著借日本侵略之時機蓄養勢力的如意算盤,決不會去塞外前線與日軍作戰。

可以說,章太炎終其一生都是反共、反赤化的。熊十力則對中共存有一線僥倖之心,在大陸陷落之時不肯離開,因此事還與弟子徐復觀鬧翻。

徐復觀曾身任總統侍從官的要職,被授予少將軍銜,為蔣介石核心幕僚之一,參與機要。後來徐拜熊十力為師。到臺灣後潛心鑽研儒學,學問更加精湛,成為新儒家的代表人物之一。大陸傾覆之際,徐復觀勸老師熊十力離開大陸,老師反而執意要徐留下來,並請徐復觀幫他在中央大學謀一個教職。在這裡,熊表現出頗多不諳世事的學究氣,近於迂腐。所以,即將赴台的徐復觀,回信譏諷「直接去問毛澤東先生中大可去否」。(見周為筠著《在臺灣:國學大師的1949》,金城出版社)此次一別,即成師徒二人的長訣。

1949 年大陸淪陷之後,熊十力還是先被優待了一小段時間。或許,大陸淪陷之初,熊十力對中共有過一絲幻想,但熊似乎從未申言「擁共」。從內心而言,中共的理念與熊的理念是水火不相容的。只是時勢所迫,希翼能相安無事,自己可做點學問而已,這才是真真確確的實情。不過,即使這樣合情合理的一點要求,也不可能得到滿足。隨著時過境遷,針對附共名流的那一點虛假溫情面紗悉數撕去,大陸社會、政治環境更趨惡化,熊十力少不了屢遭批鬥、抄家的命運。徹底的心灰意冷之餘,熊以八旬高齡憤而絕食抗議,隨即罹患肺炎而終。

國學泰斗

章太炎是民國初期的古文經學大家,浙江餘杭人,年輕時曾師從清末古文經學大師俞樾,著述頗豐。著作編入《章氏叢書》、《章氏叢書續編》,遺稿則編成《章氏叢書三編》。 其中,《訄書》是章太炎研究儒學經典及中國傳統思想、文化的心得,涉及面較廣泛,在研究方法上則兼采中西,洋洋灑灑,可說是章的國學思想的自然流露。

黃侃對章太炎執弟子之禮,後來又師從經學大家劉師培,為的是繼承劉的家學(主要是《三禮》之學)。黃侃在音韻學上成就最大,整理出了一個完備、精密的上古音韻體系。黃侃雖為國學大師,生前卻未出版過任何著作。後人整理的重要著述有《音略》、《說文略說》、《爾雅略說》、《集韻聲類表》、《文心雕龍劄記》、《日知錄校記》、 《黃侃論學雜著》等。《文心雕龍劄記》則是漢語語法方面的重要著述。

熊十力雖讀儒學之書,起初卻入的是佛學之門,曾在南京跟從佛學家歐陽竟無學習法相唯識學。後又由佛學轉研儒學,後來成為著名的儒學家,也可稱為國學家。熊十力的儒學思想融入了某些西方哲學、心理學觀點,並受佛學的影響較深。著述豐厚的熊十力,被認為是新儒家的傑出代表人物。熊十力的主要著作有《新唯識論》、《十力語要》、《論六經》、《原儒》、《體用論》、《明心篇》、《乾坤衍》。雖然大陸沒有什麼學術環境,熊還是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寫了幾本厚厚的書(《原儒》、《體用論》及《明心篇》、《乾坤衍》、《存齋隨筆》),自然是原來的老底子。

這三位國學家都在辛亥革命中建立過或大或小的功勳,又都有顯赫的學術成就,均為人特立獨行、品行也清高。甚至還有相似的「缺點」,間或表現出些許的狂放及言語尖刻,也算是瑕不掩瑜吧。@
(二零一一年六月六日)(全文完)

--轉載自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章太炎、黃侃、熊十力等三位著名的國學家,可說是憂國憂民君子典型,三人又都曾經親身參加辛亥革命,堪稱為革命家。…章太炎弟子黃侃撰文一篇〈大亂者,救中國之妙藥也〉,在《大江報》上發表,其文寫道:「中國情勢,事事皆現死機,處處皆成死境;膏肓之疾,已不可為。然猶上下醉夢,不知死期之將至。長日如年,昏沉虛度,軟癰一朵,人人病夫。此時非有極大之震動,極烈之改革,喚醒四萬萬人之沉夢。…《大江報》事件是武昌起義的導火線之一……
  • 波瀾壯闊的辛亥革命翻開了中國現代史新的一頁,又富於傳統精神,這是一場中國人的民主憲政運動,鋪天蓋地而來,具有恢弘、廣闊的氣度。這場革命運動有社會各階層民眾的廣泛參加,當然少不了傳統中國社會的支柱:士君子。章太炎、黃侃、熊十力等三位著名的國學家,可說是憂國憂民君子典型,三人又都曾經親身參加辛亥革命,堪稱為革命家。
  • 共產黨至今堅持一黨專政、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堅持階級鬥爭,不鬆口也不鬆手。 跟共產黨協商憲政,無非自欺欺人。迄今為止的中國當代史表明,共產黨體制不可能自身改革,只能以外部革命取代。
  • 時光進入了2012年,今年的有幾個地方政治權力交接:台灣大選、香港換特首、美國總統大選、中國的胡下習上。都很有看點,我們坐在看臺上,認真觀摩評賞。我們也只能坐在看臺上,有的地方連競技場的門票都沒有,無法入場觀摩,只能場外聽裡面的聲音,比如中國。
  • 中國人被逼急了,就豁出去了,我看開著剿共貨車在加拿大到處轉的好漢張向陽就是這樣!
  • 韓寒三文掀起的巨浪還未過去,正由國內網絡波及到海外媒體。我因為寫了一篇《民主政治離中國有多遠——兼評韓寒「談革命」、「說民主」與「要自由」》而受到波及。但這批評聲音不是來自國內網友,而是少數能在海外發言的「紙上暢想暴力革命派」。
  • 2011年是讓全世界獨裁者永遠記住的一年。這一年裡,中東北非沉寂了幾十年的土地上,茉莉花突然大開,泡在石油黑金裡享盡豪奢的總統、上校們,一個個從半空跌下來,不是一命歸西,就是身陷鐵籠,而那些街頭擺攤的小販,滿臉淚痕的大媽,終於展開闊別的笑顏,長出了一口氣。因為,通過浴血抗爭,天賦人權終於回到自己手中。
  • 中國大陸GDP大躍進一樣的高速增長成為中共獨裁政權核心層和相當多普通中共黨員維護其獨裁專制統治「合法性」的一張「王牌」。有一位名牌大學的博導教授告訴我說:「誰都知道中國的問題成堆(貪污腐敗,分配不均,食品安全,......),但你也不能否認中國近30年的巨大發展吧?從文革後的貧窮落後,經濟瀕臨崩潰,到現在先後在GDP上超過德國和日本,並使中國進入國際空間大國,...。」
  • 2012新年1月1日,也辛亥革命創建共和一百週年之際,近百名來自海內外的學者專家、民主人士以及各界人士參加了「孫文學校」的開學典禮。學校的主要發起人封從德博士表示,孫文學校是一所主要面對大陸青年人開辦的网絡遠程教學學校,其宗旨是治國方略、薪火相傳、凝聚共識、再造共和,正面傳授博愛的孫文學說,傳播天下為公的治國方略。
  • 在中共幾十年的愚民宣傳教育中,特別是在毛澤東時代,有一個被中共不厭其煩反覆渲染的概念——萬惡的舊社會,在那個信息封閉的時代裡,百姓置身於一言堂的環境裡,每天被動地接受這種一面倒的宣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