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西繪畫之父」普桑畫作寓醒世天機

原題:阿爾卡迪亞的天機
金先
font print 人氣: 50
【字號】    
   標籤: tags: ,

〈阿卡迪亞的牧羊人〉深蘊天機

即使在阿卡迪亞,也有死亡!一個天堂般的美好世界出現了問題,眾生將不得不面對死亡的威脅,漸漸走向壞滅。而這時,阿卡迪亞的女神在深思中已經作好了解救的打算……

「法蘭西繪畫之父」普桑(Nicolas Poussin,1594~1665年)在他的畫作中深蘊天機,這或許得益於他執著的古典精神和濃厚的信仰情懷。此幅〈阿卡迪亞的牧羊人〉(Et in Arcadia ego, Les bergers d’Arcadie)歷來為人所稱道,她非常類似中國的一首古詩〈春江花月夜〉,因為他們都能將唯美和哲理融於一身,從而享譽千秋。

即使在阿卡迪亞,也有死亡!

阿卡迪亞是傳說中的世外桃源,遠離人世間的紛爭和喧囂,是一個理想之境。畫中出現了三個牧羊人和一個女人。牧羊人歷來在宗教中有象徵意義,或者至少,這三個牧羊人表達了一種在阿卡迪亞的田園牧歌似的美好生活。然而問題出現了,這三個牧羊人在讀一塊石碑上的銘文,而銘文上寫的卻是:「即使在阿卡迪亞,也有死亡!」也就是說,在阿卡迪亞這樣田園牧歌的聖境,也有生死輪迴之苦!我反對某些評論家所認為的,這幅畫是在用一種更高的眼光蔑視死亡,告訴大家「死何足懼哉!」因為如果普桑要表達一種超脫死亡的心境的話,為何要把地點選在傳說中的阿卡迪亞?

在這個充滿田園牧歌的聖境,堪比天堂的阿卡迪亞,這三個牧羊人聚在一起研討石碑上的銘文,說明這個問題不曾出現過,而是一種預言。畫中四人的驚駭、不解和沉思表明他們未曾遇到過銘文中所說的「死亡」,不然的話,他們也不會對死亡進行集中的研討和深思。這一切都說明了:美好的聖境出現了問題。這個問題就是死亡!死亡即是要走向壞滅,從此人們將無法再享受這美好的聖境。

先祖留下的天兆

然後我們再來看人物的反應。這四個人物通過表情充分表達出了他們的內心想法,然而有一點不同的是,這四個人的表情與普通人不一樣。如果是普通人,我們面對死亡時要麼是麻木的,要麼是悲傷的,但畫中四人的表情卻與我們大不一樣,雖然也有驚駭,但與一般常人迥異,這也充分表明了更美好境界生命固有的那種承受力。特別是旁邊站著的那位女人,無論從姿態、穿著還是神態來看,她都不是一般的人,甚至比阿卡迪亞的三位牧羊人還要顯得高貴和典雅。

雖然她沒有珠光寶氣和盛裝濃抹,但她那種俯臨的姿勢和深思的表情,足以表明她是阿卡迪亞更重要的人物。從她的穿著上來看,我們完全看得到她非常類似聖母。由此我們可以猜測,這位女人可能是阿卡迪亞的女神,她主宰著阿卡迪亞。

還有一點值得深思,即「死亡」的預言是出現在石碑上的銘文中,這表明在阿卡迪亞的很久以前就已經被注定了,這應該是阿卡迪亞類似摩西一樣的先祖留給後人的,這是一種天兆,專門留給後人以作為提醒,充滿了神祕色彩。而我們最後回到這位女神身上來。這位女神的表情其實是最耐人尋味的。首先她面對銘文上的「死亡」預言時,陷入了深思,然而這種深思是非常平靜的,完全看不到迷惑或者慌亂,這一方面顯示出她的智慧和氣度,另一方面或許她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她跟她的子民——三位牧羊人一起研讀這段銘文,表明她已經敢於面對這個事實,而那種深思和平靜又表明她已經力圖要解決這個問題。

一個天堂般的美好世界出現了問題,眾生將不得不面對死亡的威脅,漸漸走向壞滅。而這時,阿卡迪亞的女神在深思中已經作好了解救的打算。於是,這一刻剎那間反映到了普桑的腦海中,他通過色調和結構將畫面表現出來了。畫中的色調顯得悠遠,彷彿是一種回憶,而畫面的定格卻是女神帶著三位子民一同面對石碑銘文中對這個世界將走向壞滅的預言,這本身也是一種提醒。

或許普桑已經知道了,也或許普桑不知道,只是神借用他的才華在向世人提醒這個天機。

--轉自《新紀元》261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6月19日下午2時,旅居美國的書法家張梅駒先生應邀短暫訪英並在倫敦育華中學舉辦了一堂精彩的書法講座。他從甲骨文開始講起,歷數書法史上不同朝代的名家法帖。上朔秦人小篆的輝煌,下至清代碑學的中興。在2個多小時的演講中,跨越綿綿幾千年整個書法史全貌,張梅駒先生信筆從容,娓娓道來,結合幻燈演示的法帖圖片,令到場的30多位喜愛藝術的華人觀眾體驗了一場由歷代精品和精彩解說所組成的書法藝術大觀。
  • 斯坦.李是一位漫畫家,他在動畫書中栩栩如生地刻畫出許多經典的英雄人物,他們各個擁有打擊犯罪和邪惡的超級本領。斯坦.李本人到如今仍是一個超級創作家。 (20110309-American-profiles-Stan-Lee-117674193l)
  • 米開朗基羅是神的寵兒,他就是為讚美神、儆醒人,恢復人類的正統文化,而被派到人世間來的。
  • 米開朗基羅是神的寵兒,他就是為讚美神、儆醒人,恢復人類的正統文化,而被派到人世間來的。一天清晨,米開朗基羅獨自攀登上羅馬郊外的一座山的峰巔,頓感心曠神怡、思如泉湧。他回想起聖經《創世紀》,上帝創造天地,「上帝是創造宇宙的最偉大的藝術家」米開朗基羅頓時茅塞頓開:西斯廷教堂穹頂那個位置就是為榮耀神而準備的。
  • (shown)張俊傑說,繪畫不是技術而是心術,做一個善良、正直、率真的人是繪畫的基礎,藝術的境界走到高處,表達的是對自然與萬物的愛。提升自己的心靈,與自然結合,不斷提高層次,是沒有止境的。
  • (shown)澳大利亞知名帽界大師瓦爾特勞德.萊納走上製帽之路並非順遂,當經歷磨難與痛苦後,她領悟在創作過程中表達自己的內心世界。是技藝,是藝術,對萊納而言,從「帽子」那兒得到的是更多人生的哲理與省思。
  • (shown)喜愛東方藝術的俄羅斯畫家楊安東來到臺灣,不會入寶山空手而回。拿起毛筆,汲取東方繪畫的精髓,他鍾情於國畫創作與新技巧的開發。中國畫所表現的東方思維與人文情懷,尤其是國畫的美學思想與意境的營造,已融進他獨特的、既寫實又寫意的水墨畫作中。
  • 【大紀元2月24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郝雪卿台中24日電)「台灣人很風趣、很可愛,愛和平,不愛戰爭」,說著一口流利台語的美籍神父范賦理,來台傳教58年,愛上台灣的美,以台灣為家,今天獲移民署頒發永久居留證。
  • (shown)接待WASC考核官的飛天藝術學校校長、主任看上去都氣質高雅,老師們也個個都精神飽滿,臉上洋溢著自信的活力。一查簡歷,這些老師很多都是來自劍橋、普度、史丹佛等名校的博士、碩士,藝術老師也來自世界一流的藝術團隊。飛天學生不但成績突出,氣質更是出類拔萃。學生們舉手投足和言談舉止間都有一種傳統的貴族氣息。這在現代化、自由化的美國,哪怕是其他私立學校也是很少有的,這讓WASC官員們感到很詫異。
  • (shown)「林來瘋」的突然颳起,令球迷驚喜,也讓人震驚。假如不是因為傷病無人上場,坐了兩年冷板凳的林書豪差點被逼得去當牧師。林書豪帶給不同的人們以不同的驚喜,從東方元素到美國夢,再到信仰追求,每個人從他的故事中都得到了啟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