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現心靈 澳製帽大師生活歷練中創作

有當今澳大利亞女帽界大師之稱的瓦爾特勞德.萊納(Waltraud Reiner)。 (攝影: Bernie/ 大紀元)

  人氣: 3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記者李欣然、馬穎慧墨爾本採訪報導)距離澳大利亞墨爾本最著名的購物中心Chadstone Shopping Centre不遠處,有一家帽子店,那是譽有當今澳大利亞女帽界大師之稱的瓦爾特勞德.萊納(Waltraud Reiner)經營的天地。雖說帽子屬於時尚品,但萊納打造空間卻頗有傳統韻味。尤其賽馬會或其他重大儀式,很多時尚愛好人士都會來這裡訂製帽子。

出生於奧地利的萊納,早年居住在德國。步上「製帽之路」對萊納而言,是個神奇的歷程,猶如她離開德國來到澳大利亞,是人生中奇妙的轉折!

在德國生活的前兩年,萊納計畫自己掙錢就讀心理學,但快樂的心境卻讓她不再想當心理學家。直到六年後,萊納心中升起那自童年起盤旋不止的強烈感受,「我心中有一種渴望,那種我從11歲起就一直有的感覺,又強烈起來,那種感覺似乎並不是我自己發出的,這種感覺似乎知道我應該幹什麼,每當我想起它時,我都會流淚。」

隨著感受日益強烈,萊納明白那發自心底聲音的提示:「我知道,我應該專門去做什麼,但卻不知道具體是什麼事情。」直到有一天,萊納看到一本雜誌上介紹澳大利亞凱恩斯的文章,「我突然想,也許我應該去澳大利亞。於是我去申請護照,而且很快就得到了。」於是萊納離開了德國,但抵達的不是凱恩斯,最終落腳的是墨爾本。

心靈指引 尋覓終生志業

命運之神的指引,過程也許時而清晰又模糊,但總會分毫不差。偶然的機緣,萊納得到了一家帽子店面試的機會,她回憶當時:「我縫了20分鐘後,在那枯燥的縫製過程中,奇特的感覺又從我的心裡升起來了。那時我的心中充滿了感動,我聽到一個聲音:『我到家了,這就是我在尋找的職業,我不用再尋找了。』」萊納心情的激動、興奮、欣喜……「我找到了我一直在尋找的,我要去做帽子,那才是我的職業!」

就這樣,萊納開始製帽學徒的生涯。當她確定製帽就是內心所要尋找的職業後,她開始多方求學,精研技藝。一次回家鄉探望奧地利父母的旅遊中,萊納拜訪了旅程中所有的帽子店。

「我一路都在問能不能在哪裡免費學習?到了倫敦,在Rose Cory店,那是專為英國女王製作帽子的店,幸運的我在那裡學習了四年。然後我又在Somerville帽子店工作了兩年,而這家帽子店又是專為很多侯爵和公主製作帽子的名牌店。」萊納在倫敦學到很多製帽的技巧後,回到了墨爾本,並買下了一家帽子店,一做就是七年。

遭逢人生打擊 悟得新境界

正當事業順利之時,人生中一連串的打擊也隨之而來,萊納回憶:「1997年我先生出了車禍,使我不得不關閉我的生意,但當時我已經開始從事製帽教學,在墨爾本的大專學校教製帽專課,我在那裡工作了三年。但到2000年時,我幾近崩潰。」

當時的她,一對兒女尚幼小,分別是八歲與五歲,丈夫又有自殺的想法,萊納只能壓抑所有的想法、悲哀、氣憤、恐懼……那些深藏心底的感受無人可訴說,「我覺得自己快崩潰了,我知道我得做什麼來解脫自己,但不清楚應該做什麼,我的生命之神在此時又給了我提示!」

接受指引,萊納的生命再次發生轉折!她參加學習製作洋娃娃的培訓班,學會了在製作的過程中,表達所有的情緒,所以當培訓班結束後,萊納覺得自己解脫了。「我第一次意識到通過創作表達自己情感的重要性,所以我在學校的教學目的完全改變了,以前它只是關於製帽技巧,而現在,我開始希望我的學生學會表達自己,用她們手中的材料表達自己!」

磨難和痛苦讓萊納開始思考,並使她從原先單純追求技術昇華到一個新境界,學會在創作帽子的過程中表達自己的內心世界,用萊納的話說就是:「用生活經驗製帽。」

「我參加了很多的研討會,製作了很多帽子,但沒有兩頂帽子是完全一樣的。正像沒有兩個人是一樣的,也沒有兩種材料是一樣的。教學中我總是和學生一起做,也許製帽的方式相似,正如我們大家的生活方式可能相似,我們都呼吸,但我們是不同的人。」

每頂帽子如同每個不同獨特的生命,就恰似每個人在生命歷程裡,總是扮演不同的角色,「我突然意識到,其實我們人生扮演的很多角色,就像我們戴的帽子一樣。我們可以是女兒、戀人、母親,可以有很多頂帽子,這些帽子並不能代表我們真正的自己,只是我們的一部分,也是我們的一種選擇。」

製帽藝術 扮靚人生

如今,對萊納而言,製帽已經不再是一門手藝,而是一門藝術了。自己獲得享受的同時,萊納也分享如何從「帽子」獲得快樂,扮靚他人的人生。

萊納分析,男性喜歡女性戴帽子,因為某些帽子會使女性更具女人味。對於女性而言,戴上不同的帽子也可以展現不同的個性風格,「例如,戴上一頂用鮮花修飾的帽子,會很有女人味;但如果帶上一頂很高的帽子,人們就不得不抬頭仰望妳。妳會由於戴了不同的帽子,而有不同的感受,更何況,妳還可以將帽子都摘下來,還原到本來的自己。」

萊納有來自各個國家的學生,也曾在香港和泰國開過製帽班,她發現東方女性對帽子既陌生又好奇。「我發現東方女士對於自己的頭髮很挑剔,她們對自己的髮型也很挑剔,而且她們往往不戴帽子,但我把帽子介紹給她們時,她們都很興奮。雖然戴帽子並不是東方人的傳統,但為什麼不可以戴各種帽子試一試呢?」

不同樣式、顏色的帽子,可以展示人們不同的自我,相對的,在萊納眼中不同的人也賦予帽子不同的靈魂。「我認為,帽子可以反映出一個人的心靈。雖然帽子本身只是一個物件,但戴帽子的人卻賦予了它靈魂。例如,戴上某頂帽子,那個人可能會被賦予不同的美德,例如大度、有趣、幽默、現實、高傲或令人討厭——我的意思是說,雖然帽子本身是死的,但帽子幫助戴帽者表達自己。」

戴帽如人生 換角度 別有風景

另外,戴帽子也講究角度,不同的角度,帽子達到的效果就會不同。「如何戴帽子很重要,需要考慮髮型,是否帶耳環?是否上口紅?而且戴帽子需要考慮角度問題,因為戴帽子的效果會因為這些而改變,如果你戴帽子的角度不對,效果也不會好。」而人生也需要從不同的角度來看待,不同的角度自然會看到不同的風景。「從一個角度看我們的人生也許很糟糕,但如果換另外一個角度,也許你會有一種完全不同的感覺。」

走過困境,萊納經營目前的製帽店,頗受時尚人士喜愛,也從事製帽教學的她,性格顯得豁達,看不出曾經的抑鬱與迷失,她說,每個人都戴著一頂無形的帽子,人生需要笑聲,需要幽默的態度。「如果人生中能夠有更多的笑容,我們會活得更輕鬆,戴帽子表現自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任何人都可以戴帽子,其實每個人都戴著一頂看不見的帽子,我們希望,用我們有形的帽子將那個看不見的帽子表現出來,並且讓戴帽者因此而感到快樂。」

「對於我而言,帽子並不是我生命中的全部,但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它是一種心理的藝術。」是技藝,是藝術,或許對萊納而言,從「帽子」那兒得到的是更多人生的哲理與省思。

--轉載自《新紀元》258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文化中心、社區大學伴隨著人們身心靈的成長,提供了重要的養分,這些積澱已經成為許多臺灣中壯年和新一代成長過程中共同的記憶。在這些成長記憶的培養土上,許多人投入了相當的心力去澆灌,使得文化的養分均霑庶民的身上,賴萬鎮先生是其中樸實又光鮮的一棵常青樹。
  • 對於人民和社會,民生主義比共產主義好,中華民國比共產黨中國好,中華民國是中國大陸民主化的希望。這是我20年前生起的希望。20多年過去,在對民國逐漸有了更多的瞭解之後,我更加堅信,大陸民主化繞不過中華民國——它的憲法、它的施政,它百年以來的社會政治實踐。
  • (shown)來自台灣的湖南餐館老闆彭永雙怎樣挑戰高品味的倫敦客、世界名流,成功經營中國菜餐館的故事。英國的美食評論家,倫敦《泰晤士報》的專欄作家吉爾.可恩( Giles Coren ) 評論說:「很久以來我就一直認為,這家也許是世界上最好的中餐館。」彭永雙的心願,是要為中國菜、為華人的餐館爭光。他的餐館吸引了很多社會名流前來,包括英國王室的人員和電影明星。彭永雙這樣看待餐館的成功:「這不是說成功不成功,第一個,你一定要堅守你自己的本分,你的崗位,我一定就是這樣,我始終一定要把菜式擺在第一位,把客人擺在第一位。」
  • 英國倫敦眾多的中餐館裡,有一家很特別的湖南餐館,它沒有菜單,價格相對很貴,在全球經濟不景氣的當今,餐館卻是常年客滿,需要預訂才能就餐。它所謂的菜單上寫著「交給我們吧」(「leave-it-to-us menu」)…湖南餐館的老闆彭永雙從事餐飲業已經40多年,也是在英華人非常成功的例子。「我們餐館在這邊已經30年,70年我從台灣來到英國,80年來這邊開了這個餐館。…」
  • (shown)(續)攀越聲樂巔峰喜踏神韻之路(下):榮獲第三屆全球華人聲樂大賽金獎。圓曲憑藉天賦、刻苦和追求,從偏遠的西藏山區到國內聲樂的最高學府中國音樂學院歌劇系,從大陸的中央民族歌舞團到海外的西班牙,又到世界頂級的意大利聲樂大師班成了著名聲樂教育家卡洛.貝爾卡基的得意門生,後來他在意大利成為優秀的歌劇演員和男高音歌唱家,可以說是登上了聲樂的巔峰。2009年圓曲參加第三屆全球華人聲樂大賽,他一舉拿下金獎。圓曲把他的歌唱的生涯和他的人生經歷娓娓道來,回顧往事無限感慨。他感到藝術水平的提高,更來源於精神境界的昇華,無求而自得。
  • 攀越聲樂巔峰喜踏神韻之路--訪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圓曲(1):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圓曲艱難曲折歌唱之路。一首氣勢恢宏的歌,深沉高昂卻飄然出世的感覺,彷彿一切塵囂都已遠去,只有這天籟之音。圓曲的聲音世上罕見,像是來自天上,使人身心震撼,進劇院的時候人們帶著沉重的負擔,走出劇場的時候,使人通體舒暢,背後像是長了翅膀。
  • (shown)張俊傑說,繪畫不是技術而是心術,做一個善良、正直、率真的人是繪畫的基礎,藝術的境界走到高處,表達的是對自然與萬物的愛。提升自己的心靈,與自然結合,不斷提高層次,是沒有止境的。
  • 翻山越嶺,陡峭的山坡,碎石不停落下;荒草蔓長已分不清方向;經受大自然洗禮及歲月刻痕,回家的路已中斷、消失。跟隨老流興部落的泰雅族人找路尋根,促成陳潔瑤開拍《不一樣的月光》,透過電影,看到原住民對待土地的溫柔深情。
  • (shown)出道兩年,10歲的陳彬睿寫了50多篇影評,得到「最年輕的影評家」稱號。應邀參加好萊塢動畫片《馴龍高手》新片宴會,陳彬睿在群星燦爛的宴會上游刃有餘,在眾星矚目中採訪了動畫片的導演和主要演員,最開心的是進門時得到兩個玩具,出來後還有玩具!
  • 八、九十年代,曾經是香港電影的黃金時期,很多片商開戲,製片人忙得不亦樂乎。那時也湧現出無數的大牌明星,塑造了香港電影的獨特風格和味道。但如今香港電影面對大陸市場的挑戰,在夾縫中生存,前景充滿曲折。陳自強分享他對於香港電影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看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