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為名片工作

人氣 8
標籤:

在職場上,我也算出入過許多人人稱羨的大集團工作過了,也曾經領過不少人羨慕的薪水,甚至因為新聞採訪的關係,也訪問過許多大企業集團中的優秀工作者。

但我發現職場白領菁英常犯的一種工作迷思是—我們都在為一張薄薄的名片工作!工作是為了名片上的公司名字與職銜title,卻不是為了掏出名片給別人時的那個自己。

太多人在職場上犯了忘了我是誰的毛病,也犯了只看別人的名片,卻從來不仔細端詳拿名片給你者的樣貌。包括我自己,都曾經是這樣的一種人。

直到有一天,我離開了職場工作,在家中休息。當我想找個朋友聊聊天,說說生活中的苦悶與挫折時,我在家中把電話本拿出來,看著高達上百個認識的人的名字、電話與職稱,卻一通電話都撥不出去。

我再把一盒一盒與別人交換來的名片,一一找出來。那些裝到小小塑膠盒理,每盒約有五十張名片的盒子,堆起來足足有一個人高,裡頭肯定有上千張名片。但我一張一張找出來,卻在裡頭找不出任何一個我可以信任的朋友。

因為工作的關係,我曾經相交滿天下,但離開職場時,卻是知交無一人。人生的悲哀,真是莫此為甚。

當時,我反省了我十多年來的職場經驗,發現我認識的人可以上從百官公卿、商業鉅子、優秀的白領菁英、學者、專家,一直到尋常百姓之家的販夫走卒。但是,這些人會認識我,多數是因為我身上拿出來的名片。

當我把名片掏出來時,我可能是台灣第一大報的記者,可能是財經最專業且權威的媒體工作者,因此,人人會遞上羨慕的眼光,會渴望得到我的採訪,因此,我們可以立刻變成熟絡的朋友,無話不談且談話氣氛融洽。

但是,一旦我拿不出名片時,我就不敢去找這些昔日的朋友或夥伴了。我變得什麼都不是了,也不知該跟昔日的人脈圈談些什麼話題?因為我們已經變得沒有職場的共同話題可聊了。

許多成功者都在談建立人脈圈的重要,但都忽略掉,如果一個人的人脈是透過一張薄薄的名片搭建起來的,如果人脈的基礎僅是一張紙,人脈的串聯僅是一張又一張不同的名片所串聯起來的網絡,那麼,少掉了你自己身上的那一張名片時,整個名片網絡,事實上僅會在一夕間塌落。

靠名片搭建起來的人脈版圖,只會在第一張骨牌鬆動時,完全毀於一旦。

許多人心知肚明這種現象,所以只好在職場圈內不斷為自己挣來更多更亮麗的名片title,好鞏固整個人脈帝國。所以,不斷跳槽、升遷,以換得更光彩的名片,就成了職場上精英份子的事業宿命。

這種作法,是多數白領菁英犯的錯誤,也是我曾經走過的路。

後來,我決定我不想要再重蹈覆轍,我不想讓人家只認識我的名片,我開始去做我想做的事情,而且,只做我喜歡且對我的生命有意義的事情。

那些東西可能是藝術創作,可能是擔任志工,可能是幫助素昧平生的慈善機構募款,也很可能只是在路邊攤吃碗麵時,與陌生的老闆娘噓寒問暖。

但是,當我開始不再為名片工作,開始只為自己服務時,我發現,我的生活快樂許多。

去喝咖啡時,可以跟擅於煮咖啡的老闆品茗咖啡之道;吃麵時,老闆娘會開心的說:「你真是個好人!」;去參加公益活動時,主辦單位的人遠遠看到我,會深深鞠躬跟我致敬;許久沒打電話給慈善機構的公關人員時,電話打通了,對方會開心的說:「王老師,常在網路上看到你的文章!」

我再也不必靠名片來讓人認識我了。

我就是我,喜歡我、尊重我或討厭我的人,都是因為「我」,而不再是名片上的職銜關係。我因為我自己的努力,而認識了更多真誠相交的朋友。

也許我們平時都不連絡,但是,偶爾通上一次電話,或者,見面深談一回,互相交換彼此的生活情事,這種日子,讓人愜意而滿足。

我曾經為名片做牛做馬過,所幸,我離開了那種日子,我建立我了屬於自我的丰采,讓所有認識我的人,是因為我這個人而喜歡我、親近我。那是一種真心的交流,而我喜歡這種不需要為名片工作的日子!@

摘編自《地球人抱抱—-王志鈞(財經&職場)工作室部落格》王志鈞 提供
(責任編輯:曉玫)

相關新聞
生涯規劃:失去身份後的名片
數碼時代 紙張名片仍蓬勃發展
小小名片學問大
破除人性盲點心理學:名片效應
最熱視頻
【環球直擊】中共大規模建方艙 江澤民死留血債
【中國禁聞】江澤民綽號大盤點 醜聞笑話一簍筐
【全球新聞】方艙利益鏈曝光 各界聲討江澤民罪行不絕
【晚間新聞】西安住宅起火 消防車被擋 五人罹難
【財商天下】核酸檢測真相 越挖越驚人
【新聞大家談】防共諜 台反情報系統立大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