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忍的智慧

作者:蕭玉

(攝影:/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21
【字號】    
   標籤: tags:

冬天,是一個隱忍的季節,它睿智而理性的為人們演繹了「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的內涵,它將熱情埋藏至深,只為迎來下一個季節的盎然春意。

隱忍的冬季也帶給人們對忍的思考,有人認為「忍字心頭一把刀」,其實這是一種消極的忍耐和錯誤的認識,並沒有領悟到忍的真義與內涵。忍是主動去「化干戈為玉帛」,以高尚的修養與謙虛的姿態去善解周圍的一切。

忍之境界如同水的品德

忍是一種境界,與水的品德相似。《道德經》中云:「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於道。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政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無尤。」意思是,水滋潤萬物而不與萬物相爭。它停留在眾人所不喜歡的地方,所以接近於道。水是萬物之根本,它滋潤了萬物,卻從不張揚的從高往低流。水包容一切,並將一切容納於心中,深沉而博大。

水能匯流成河,聚河成湖,合湖成海,詮釋了齊心與仁愛。水透明的將一切展露出來,讓你可以完全相信他。水是公正的,無論將水置於任何容器之中,水面永遠是平的。

水的堅韌註定無論經過多少曲折,最終能克服一切困難而完成自己的使命。水能遇方則方,遇圓則圓。正因為水與萬物無爭,所以沒有任何煩惱。因此,忍是博大、包容、透明、無爭、是融會而貫通。

韓信能忍天下之不能忍

忍是成就一切的根本,「韓信受辱於胯下」的典故至今激勵著人們。當年,淮陰屠戶中有個年輕人想侮辱韓信,說:「雖長大,好帶刀劍,怯耳。」並當眾侮辱他說:「能死,刺我;不能,出胯下。」韓信注視對方良久,慢慢低下身來,從他的胯下爬了過去。街上的人都恥笑韓信,認為他是個怯懦之人。(《史記.淮陰侯列傳》)

其實不然,正因為韓信不逞匹夫之勇才避免一場殺戮,因為不看一時,只重千秋,更是「有容乃大」的堅韌意志。韓信能忍天下之不能忍,故能為天下之不能為之事,後來他成為了劉邦的重要功臣,與張良、蕭何合稱「漢初三傑」。

隱忍能將人的心靈變得美好,鼓勵你走向新航程的動力,是西風雲低時客舟聽雨的淡然;是在漂泊的旅途中欣賞日月星辰的灑脫;是在喧囂的紅塵中替你尋覓童真的心燈。它輕敲著你的心門,在苦辣酸甜中帶你嘗盡人生的個中滋味,之後,便能領略到「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人生如夢,看夢裡之事,如流雲般變幻莫測,倘若能保持一個隱忍與寬廣的心境,定能領略到天地萬物間的繽紛色彩,秋去冬來,時光淡然而過,卻輕輕地將隱忍的胸襟留給了駐足於歷史長河之畔的人們。

無論孤煙大漠還是殘雪夕陽,只要靜靜地笑看風雲,便將萬物包容於心中了,這便是隱忍的智慧與境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紀元記者詹亦菱台灣花蓮報導)廉政署辦故事志工培訓,希望訓練志工到學校和孩子互動,8日上午由副署長楊石金,率領同仁到花蓮市幼兒園,宣導反貪、反浪費和誠實等正確認知,傳遞廉政良善理念。
  •  話說很久以前,在中國古代,有一個武狀元,自以為功高官大,目中無人,常常欺侮鄰居。
  • 今日,我與一位很知心的朋友聊到:人要做到打不還手、駡不還口,甚至是以德報怨,是多麼高層次的修煉啊!做人真的分很多層次。遭受惡意言辭和咄咄逼人的情景時,如何體現自身的修為,化解人與人之間的衝突和矛盾,無非也是另一種試煉和成長。
  • 「德高望重」,這是中國文學中很普通的詞彙,品評人物時常用,但為什麼非要是德高、望重呢?不是權高望重?錢多望重?才高望重?當然,這就是中國神傳文化最根本的內涵,重德!
  • 常言道:「一個籬笆三個樁,一個好漢三個幫」,說的是交友的重要性......
  • 在一個寒冷的冬夜,去看望一位遭人誣陷的朋友。他對我的安慰不以為然,並說自己早已釋懷。這時他起身接了一個電話,我聽出來是有人想告訴朋友誣陷他的人是誰。他立即回答說:「你千萬不要告訴我那人是誰,我不想知道!」......
  • 桃園市慈文、永順、會稽、快樂等四所國小,為推展品德教育紮根計畫,共塑親師生懷有感恩心、尊重心、良善心,打造品德教育示範城市績優學校,桃園市公所補助軟硬體設施,10日上午各校舉辦運動會,並分別啟用思源亭、品德光廊、品德教育多媒體教學區及品德樹屋等硬體設備啟用儀式,市長蘇家明期望,能將品德教育做的更好,目標朝向「學生好品德、社會更祥和」的穩健步伐邁進。
  • 鄰居們見楊翥事事謙讓,待人謙和,還能受辱不怨,都被楊翥那寬容仁厚的心深深感動了。有一年,有一伙賊人密謀著要搶劫楊家,當鄰人們得知此事後,竟主動組織起來,輪流到楊家守夜防賊,從而免除了楊家的一場災禍,實在叫人感動。
  • 人與人之間,原是平等。平等待人是應當之舉,算不上特別高尚,照理說,做起來也稱不上困難,可是,由於人所處的地位環境不同,能夠平等待人或得到別人的平等對待,並非輕而易舉之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