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高級警督說給中國同行的心裏話

文:德國法輪功學員/古容編寫

德國高級警督卡斯滕(明慧網)

font print 人氣: 26
【字號】    
   標籤: tags: ,

德國高級警督受益法輪功

德國高級警督卡斯滕修煉法輪功十幾年了,最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時候,最吸引他的就是法輪功教導的「真、善、忍」。卡斯滕說:「其實我們社會中很多東西都有所遺失。例如,德國一詞,用中文講,叫做『道德國家』。德國的道德也有一些在整體發展中被壓制。當我讀到這些(真、善、忍)原則並且學習和理解這些原則時,我感到非常美妙。」

卡斯滕說煉法輪功使他重建生活質量。警察的工作要接觸人,卡斯滕說他以前上班時壓力很大,很容易發脾氣。有時如果同事們辦事不夠快,他就會生氣;有時市民問題太多的時候,他就會逃避工作,他說修煉法輪功後他變得沉著,而且多為別人著想,矛盾也少了。

卡斯滕從小學習音樂,他是歐洲天國樂團的大鼓手。樂團的所有成員都是法輪功學員,卡斯滕和樂團成員曾經到過歐洲所有大城市。從倫敦到巴黎,北到瑞典和丹麥,西到捷克和匈牙利,南到意大利羅馬,所到之處人們都感受到法輪功的美好,卡斯滕自己也是感慨萬分:「音樂中人們不需要太多的話語,也不需要會很多種語言,因為音樂本身就能觸碰到每個人的心靈。我們的願望是,希望通過音樂讓人們看到法輪功的美好。」

說給中國同行的心裏話

今年(2014)3月20日發生在中國大陸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地區,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私設黑監獄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並且綁架、毒打四位到黑監獄維權的律師的一則新聞引起世界廣泛關注,《美國之音》、《德國之聲》、《自由亞洲電台》都做了報導,微博熱搜一度排第二名。

到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為受迫害法輪功學員維權而被綁架的四位律師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和唐吉田。(明慧網)
到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為受迫害法輪功學員維權而被綁架的四位律師江天勇、張俊傑、王成和唐吉田。(明慧網)

這個「法制教育基地」既不是學校,也不搞法制教育,更沒有執法權,實際上是一個地方政府主持的邪惡的「洗腦班」(*註),一個地地道道的黑監獄。建三江黑監獄至少曾秘密綁架五十三位信仰群體公民(法輪功學員占多數),黑監獄抓人無需手續,關人沒期限,折磨人沒底線。一伙人對法輪功學員罰站、罰蹲、拳打腳踢、搧耳光、長時間晝夜不讓睡覺、火燒下巴、鐵棍打肋骨、野蠻灌食。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日,張俊傑、唐吉田、江天勇、王成等四位律師和三十多名受害者到黑監獄維權卻遭到綁架,張俊傑律師被警察野蠻毆打致腰椎三處骨折。

卡斯滕知道了這個中共警察助紂為虐、逆道違法的案件,他以德國高級警督的身分發出呼喚,建議中國同行快看《九評共產黨》,順應自己的良知做事,認清獨裁的共產黨。他深知,在獨裁專制的中共體治下的警察(公安)可憐的危境。

形同黑社會的中共警察可憐的危境

卡斯滕說,民主國家的警察和中共的警察執法上有很大的不同,德國的警察在執法的時候,是受到良知制約的:「在德國,如果有一個警察在沒有法律明文規定的權力之下打了人,這位警察是要因為傷害他人身體而受到處罰的。這是跟中國不一樣,完全不一樣。我們在對別人幹甚麼事情時,首先有良心上的約束。另外我們也有義務為公民排除危險。也就是說,當如果有一個公民來電話並且告知處於危險中,我們必須保護他脫離這些危險。」

卡斯滕說,如果和平的民眾,在沒有違反任何法律的情況下被關押,那麼這種關押行為在德國這裏就是非常明顯的違法。警察會因此而得對自己的行為做出解釋並且被召到法庭上。在德國,警察必須預料到,當他們不在法律框架內辦事的話,他們將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並且被叫上法庭,可能也會因此而被審判,被關進監獄。在有證據的情況下,由於傷害他人身體或者嚴重傷害他人身體,根據受傷程度,一位警察的職責將被取消,他必須到法庭對其行為作出解釋。他有可能丟掉工作,被解雇以及受到嚴重處罰。

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酷刑逼供早已是長期、大範圍的存在,如今他們把這些暴力延伸到了為法輪功學員維權的律師身上,這更是社會的一個大倒退。中共體制下警察的權力從一九九九年以後被無限放大,這些警察被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六一零」辦公室利用,一次次作出挑戰人們道德底線的事情,法律被他們置之腦後,暴力在光天化日之下進行。被中共體制違法的利用下,這些施暴的警察其實也是最可憐的一群,他們長期被中共洗腦,在中共的黑傘下無知的犯罪,警察的不符合國內外法律的行徑終究會被制裁。

惡法非法 納粹主要劊子手受審的警示

阿道夫.艾希曼曾經是納粹德國屠殺猶太人的主要劊子手,在被屠殺的600萬猶太人中,大約有200萬猶太人的死跟他有直接的關係。1961 年4月,艾希曼在耶路撒冷受審。艾希曼為自己辯護,說自己的屠殺行為是在恪守職責,因此他本人不應對屠殺罪行承擔責任,當然,這樣的自我辯護遭到所有人的痛斥。

審判艾希曼,是紐倫堡審判創立的規則的延續:一個人因為接受軍事命令而犯下罪行,他將承擔作為一個人的法律責任,沒有豁免權。1961年12月15日,艾希曼以屠殺200萬猶太人的罪行,被定為反人類罪、反猶太罪,以及參加犯罪組織罪而判處絞刑。 1962年5月31日,艾希曼被絞死。

惡法非法 無法無天

不管是人民還是「執法」警察,都要順應自己的良知做事。尤其是中共的警察一群,被利用迫害法輪功學員,迫害修煉「真善忍」佛法的人,卻不知道自己「聽命」的卻是毫無法律的依據,迫害善良人更是違反道德良知的。在中共的法律下找不到「法輪功違法」的法源,迫害核心「六一零」辦公室本身就是非法組織,聽命的是專政當權者的邪惡指示,而且是不立文字的口頭指示。

高級警督卡斯滕出身於德國。東德也經歷過共產黨邪惡荼毒生民的歷史。獨裁專制的共產黨的本質是邪教本質、流氓本性,它的起家就是一部殺人的暴政歷史。利用邪惡的手段操控毀滅人性。卡斯滕不希望同行被共產黨毀滅,呼喚中共的警察們要去看一看《九評共產黨》,認清獨裁的共產黨,順應自己的良知做事。

*註

黑龍江省農墾總局其實是中共治下的怪胎,它是農業產品企業集團,在管理上又是一個地方政府,行使地級市政府行政執法權。

「洗腦班」,被中共掩飾稱為「法制教育學校」、「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學習班」、「法制教育培訓中心」、「教育轉化學習班」、「關愛教育中心」等。無論叫甚麼名字,其共同特徵是,被辦班的法輪功學員被強制失去人身自由,辦班過程未經任何法律程序。「洗腦班」不屬於任何政府部門(儘管有時會有政府部門出面舉辦)、執法機構、社會團體、未經登記註冊,沒有任何法律條文或公開文件確認其性質、地位。洗腦班有可能設在任何地方,例如賓館、學校、廢棄軍用基地、戒毒所、甚至幫教的家裏,工作人員沒有執法者的身份卻有超出執法者的權力,甚至打死、打傷法輪功學員而尚未受到追究。

一九九九年七月,在江澤民的主導下,中共成立610領導小組開始了對全國法輪功學員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群體滅絕式迫害。

洗腦班其實是通過迫害人權來掙錢的黑色產業,無論產值還是利潤都相當驚人。根據案例估算,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青龍山洗腦班)從每位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身上平均能夠得到3萬元「教育費」,另外,還可以拿著被「轉化」人員寫的「三書」向上級申請最少每人2萬元的政府「獎金」。根據調查估算,一個洗腦班每年收入就有上百萬,甚至幾百萬,單黑龍江省內,各洗腦班的每年收入總和可能高達幾千萬人民幣。為了確保洗腦班的金錢收益,610犯罪組織甚至制定了「先收錢再收人」的規定,要求各地區把人送來之前先要把每人每月1萬元的「教育費」打給洗腦班。

在洗腦班這個黑色產業中,短期內將法輪功學員「轉化」所獲得收益是最高的,於是,種種慘絕人寰的酷刑就不斷在洗腦班上演著。

15年來,中共一直在全國範圍內利用「洗腦班」這種無法無天的黑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位於建三江的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法制教育基地」是其中一個,不是孤立存在的。從二零零零年開始,隸屬黑龍江省農墾總局的「法制教育基地」就一直設在黑龍江省佳木斯市建三江地區。建三江最早一個洗腦班是在一九九九年九月建立的。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shown)我是中層領導,管理著八十名素質不高的警察和五十多名保安,這些人吃喝嫖賭,坑矇拐騙,黑白兩道,樣樣精通,這群人招來是領導收了錢的,進一個就是幾萬。我問他們怎麼進來的,他們說:「蝦有蝦道蟹有蟹道,我們進來也是各行其道,說到底是金錢開道。」領導跟我說:「你去把某隊這個爛攤子收拾好,把它理順,只有你的威信才能鎮住他們。」
  • (shown)這時處長聽到了吵鬧聲過來說:「老革命,你先冷靜,我給你先講一下,現在全黨、全國從昨晚開始就抓法輪功,你休假可能不知道情況,每一個煉法輪功的都要說清楚怎麼回事,黨委緊急會議決定,紀委書記代表組織找你談話。」憑一個警察的直覺,我反應過來了:全國開始大迫害了!我在心中直說:「完了,完了,共產黨完了,好壞都不分了,我忠於邪黨幾十年,今天成了罪犯,我相信蒼天有眼,好人有好報。」紀委書記打電話請示書記說我態度頑固,書記說:「把他押回來,市公安局的還要找他。」 ──本文作者
  • (shown)我說:「不就是共產黨不准煉法輪功嗎?那我退出共產黨!」說完我順手抓了一張紙寫上了退黨申請:「因煉法輪功多次被整,我嚴正申明退出共產黨。」這時我心中甚麼也不想,沒有了任何的怕和恐懼,甚麼勞教判刑都不管了。此念一出,震撼我的心中天地,正氣浩然,身如天高,志如鋼硬。我寫好交給他們就離開了,他們追出來拉著我說:「老革命,你這樣做不行,你退黨我們領導全完蛋,……」我說:「不行,寫出如山重!」他們把我拉進辦公室說:「算了,我們相信你,以後不再打擾你了,調動是黨委決定了的,你還是去,自由就不限制你了,還是在家裏住。」當時我明白了師父說的「念一正 惡就垮」的法理。
  • 談到自己如何從一個死心塌地的中共黨徒走進法輪大法修煉,陳女士感到這真是一個脫胎換骨的變化。從善與惡的對比中,她選擇了自己正確的人生道路。她說,中國大陸的迫害還在繼續,在三千多名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就有兩個她熟悉的朋友,她不能求自己的安逸,必須到國際舞台發出聲音,讓全世界知道,共同來阻止迫害,也是讓全世界的人,在邪惡橫行時,有一個選擇良知正義的機會。
  • 亞伯拉罕•湯普森是一位土木工程師。他從小生長在一個美國天主教家庭中,沒有成為虔誠的天主教徒,但是對於生命的目的存在著許多疑問,也對佛家、道家和東方宗教的內容很感興趣,他看過一些佛教的書,卻沒有產生共鳴。此外,他還常常看到,在兩眉的中心有一種很大的眼睛看著他,這令他非常驚奇不解,這隻大眼睛究竟是怎麼回事?他不斷地追尋,探索……直到修煉了法輪大法後,他才獲得了解答。
  • 「真善忍」這個信仰改變了一切。我所有的一切都和修煉前截然不同。我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知道,我們痛苦、抑鬱、有暴力傾向、心胸狹窄和狂熱都是因為我們對宇宙法理的因果關係知道得越來越少,相反的由於無知和無神論使我們不斷地背離宇宙法理。把對「真善忍」堅定的信念作為提高身心健康的基礎,我天天努力做到對己對人真誠、寬容、恭敬有禮、有責任心、不自私。
  • 著自己在這幾年中的不斷修煉,對大法認識的不斷提高,自己意識到救人的緊迫。我就利用各種機會,聯繫上了過去許多的同事、朋友以及過去的工作部門的領導。他們看到目前我的身體狀況、精神狀態及工作能力都很佩服,他們覺得我不是那個修煉前心胸狹隘、患得患失的我,也不再是那個修煉初期消極遁世的我,而是工作認真努力、心地善良豁達的我。我再向他們講起大法的真相,他們也都願意了解接受了。
  • 我是六十年代初本科醫大畢業生,從事臨床醫療、保健和業務領導工作五十二年。退休時,心想這一輩子對家庭和事業都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剩下來的餘生就追求強身健體,淨化心靈,不斷完善自己的人格,安度晚年。然而,至今我仍在門診全天上班,繼續給人治病。
  • 一九九五年,我開始煉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至今已有十六年了。自己經歷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和平時期的紅紅火火的煉功場面,也親身體驗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江氏流氓集團的殘酷迫害。要寫的事情不少,要說的話很多,限於篇幅,僅介紹以下點滴情況,敬請諒解。
  • 河北省南皮縣法輪功學員南寶光在自己最需要錢,扒舊房打工時,撿到兩萬元現金歸還了房主,連續四年來,逢年過節房主總是買著禮物來看望這位法輪功學員,拿他家當親戚走。附近村民紛紛說,法輪功學員是真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