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珍事】深居高位 簡樸傳家

作者:嚴謹

宋武帝劉裕的宮廷中,沒有裝飾奢侈的馬車,也從沒有絲竹歌舞之聲。圖為元人壁畫《仙樂圖》局部。(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92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皇帝劉裕 教子女莫忘根本

南朝宋武帝劉裕(363年─422年)出身貧寒,未發跡時,生活十分貧困。所以當上皇帝以後,他也時時崇尚節儉,不忘根本。他一生清簡寡慾,嚴整有法度,視金玉之類寶物,簡直如同糞土。他的宮廷中,沒有裝飾奢侈的馬車,也從沒有絲竹歌舞之聲。

有一次,有人獻給他一個琥珀枕,十分光耀亮麗。這時正好劉裕想要北征,聽說琥珀治金創(金屬致傷)效果甚佳,心中大喜,立刻命令將琥珀枕搗碾成末,分給諸將領做金創之藥。宮中床腳上所用釘子,工匠在外面塗上銀子(其用意想是怕釘子生鏽)。劉裕覺得太浪費,不准他們用,只許用鐵釘子。他的女兒們出嫁,他從不送她們錦繡、金玉之類。所有陪嫁之物都很簡單。

劉裕未發跡時,蓋的是布被子,連蠅拂之類也是自己用牛尾巴上的毛做成的。他當上皇帝以後,想要什麼就有什麼,再也不用為生活而犯愁了。但是他卻不肯把以前蓋過的布被子和牛尾巴做的蠅拂丟掉,而是讓他的女兒彭城公主小心地收藏好。他鄭重地囑咐女兒:「你把這些都仔細收藏好,將來可以留給子孫,教他們千萬不要忘了本。」

劉興弟是中國南北朝宋武帝劉裕長女。劉宋建立後,初封壽陽公主,後改封為會稽公主。圖為宋武帝女會稽公主(壽陽公主)。(公有領域)

劉裕未發跡前,因為窮困,所穿的布衣布襖,都是他的妻子武敬皇后親手所製作。劉裕建立劉宋王朝,當上皇帝後,將這些以前穿過的布衣布襖等,都交給自己的長女會稽公主(383年─444年)收藏起來,並且告誡會稽公主:「後世如果有驕奢不知節制的人,你就將這些拿出來給他看!」劉裕教育後代節儉樸素的用心,可說是十分良苦。

後來到了宋文帝劉義隆(407年─453年)時(劉義隆為劉裕的第三子,紀元424年繼承帝位),會稽公主的兒子徐湛之因為被別人所牽連而獲罪,宋文帝想要處死他。會稽公主用錦囊裝了劉裕穿過的這些布衣服,闖進宮中,哭著將錦囊甩在劉義隆跟前,說道:「這是當年我母親為你的父親所做的衣服,今天剛有了一頓飽飯吃,你就想要殺我的兒子!」劉義隆見到當年父親所穿的布衣服,不覺也動了感情,跟著哭了起來。徐湛之因此得到赦免。

宋武帝劉裕(公有領域)

張充受教猛醒 痛改前非

張緒(422年—489年),字思曼,吳郡(今江蘇蘇州)人,從小就很有節操,清簡寡欲。

張緒入仕後,累官至國子祭酒、散騎常侍、金紫光祿大夫。張緒很有學問,尤其精通周易,講解起來時常有精奧之語,時人都很佩服。張緒由劉宋入齊朝,仍然在朝為官,前後歷經數帝,齊高帝、齊武帝、劉明帝等都十分讚賞他清淡有節,風姿高雅。

張緒一生清簡寡慾,口不言利,有錢財就散給部下,或施捨於人,確實很有清節。他行為端正,有時困窘得整日沒有吃的。門生見他饑寒,為他煮食物,他卻從不主動索求。張緒又耿介,不肯阿諛人,有一次和客人閒談,張緒自稱道:「我一生不知道低聲下氣、奉承別人!」此語傳到朝廷宰相耳中,引起他心裏老大的不舒服,為此,張緒被外放,出任吳郡太守。

張緒有個兒子,名叫張充,字延符,入仕時,已是南朝齊代,比他父親晚幾十年。張充跟父親一樣,也精通《老子》、周易之學,後也擔任國子祭酒、散騎常侍、金紫光祿大夫。張充之所以後來能夠很有學問並立朝為官,跟下面所述的這段有趣故事很有關係:

張緒在朝廷為官時,遠離家鄉蘇州。張充和諸兄弟們,沒有父親在身邊管束,在家鄉便放浪形骸,不拘小節,肆意玩樂起來,不再把學習放在心上。

張充特別喜歡打獵,一有工夫便牽狗架鷹,到郊外盡興打獵。有一次,張緒請假回鄉探親,剛剛走到蘇州城西郊,便碰到兒子張充在那裡打獵。只見張充左手臂上停著一隻獵鷹;右手牽著一隻獵犬,嘴裡還大聲吆喝著,顯得興緻勃勃。一見到父親張緒的船到達,張充頓時顯得不知所措,急忙將臂上的鷹和牽著的獵犬都放走,恭恭敬敬地在水邊向父親下拜行禮。

張緒沒有聲色俱厲地訓斥兒子,只是語氣沉重地說道:「你又要呼鷹,又要牽狗,一身兩役,不覺得太辛苦嗎?」張充受到父親的喝斥,認識到自己的過錯,便一面向父親行跪拜之禮,一面鄭重其事地回答父親道:「古語所謂『三十而立』,兒子今年已經二十九歲了。請父親大人放心,到明年再看,我一定下決心完全改過!」

張充特別喜歡打獵,一有工夫便牽狗架鷹,到郊外盡興打獵。圖為元人《上林羽獵圖》局部。(公有領域)

此時,張緒便不再對兒子加以責備,而是立刻用鼓勵的語氣,對兒子說:「有了過錯知道改正,仍然可以成為賢人,過去孔子的學生也有過這樣的事。」

張充真可算得上悟性極高的人,這次受到父親的批評,便受教猛醒,真的下決心痛改前非。他徹底丟棄掉過去的壞毛病,修身養性,刻苦攻讀。還不到一年,他就已經讀了很多書,並且精通了《老子》、周易之學。

正是:
鐵樹開花令人驚,
九天攬月在專精。
受教猛醒立大志,
痛改前非眾皆欽!

陳顯達燒燬排場物

南朝齊代陳顯達(428年─499年)英勇善戰,為齊朝立下很大功勞。齊高帝時,陳顯達在戰鬥中被箭射中左眼,致使左眼失明。高帝任命他為鎮西將軍。到齊武帝時,又積戰功,齊武帝任命他為征南大將軍、江州刺史。

儘管陳顯達戰功顯赫,朝廷又屢屢給他陞官,他卻從不以此自傲。他謙虛淳厚,頗能自律,時時不忘自己出身寒微。每當朝廷給他加官進爵,陳顯達不但不覺得高興,反而時常顯露出憂懼的心情。他絲毫不肯奢華,所乘車子敝舊破敗。出外時,儀仗也不過數人,且從不擺威風。他曾以年老為辭,要求引退,卻未獲允准。

陳顯達有十幾個兒子,他時常告誡他們道:「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做高官、揚名天下的志向,你們千萬不要以富貴來欺凌人家!」可惜的是,陳顯達的兒子們不像陳顯達那樣謙恭儉樸,不大肯聽父親的教誨,家中既富且貴,便不免奢侈起來。當時,王敬則也在朝為官,任員外郎,高帝時,被封為潯陽郡主。陳顯達的兒子與王敬則的兒子在一起,特別喜歡車子和駕車的牛,收羅了許多好牛,飾以華麗的裝扮,還給牠們起了許多亂七八糟的名字。

看到兒子們的所作所為,陳顯達十分不悅。儘管兒子們不肯聽他的話,他也不肯就此罷休,仍然堅持時常教育他們。陳顯達的兒子陳休,曾經擔任知府衙門的主簿,上任時路過九江市,特地趕到陳顯達那裏,向父親道別。陳顯達見兒子的行裝極為華麗,很不高興,嚴厲地訓斥兒子道:「麈尾、扇子這些東西,都是王、謝這樣的世家大族家裡的奢侈品,你不必拿著這些東西!」說完,毫不客氣地拿過陳休這些擺排場之物,丟進火中統統燒掉了。@*

清 包金柄麈尾 。(公有領域)

參考資料:《宋書》、《獨異志》、《南齊書》、《何氏語林‧箴規》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神傳文化,五千文明,重德行善,敬天知命,名利無執,色氣看輕,尤以色慾,三教嚴明,十年文革,逆天而行,批判古聖,殘害精英,德風日衰,禮樂潰崩,燈紅酒綠,盡顯魔性,魔性不除,彼岸難登,色慾不去,地獄中行,勸君回頭,欲寡心清,前車之鑒,善惡隨行。
  • 神傳文化,五千文明,重德行善,敬天知命,名利無執,色氣看輕,尤以色慾,三教嚴明,十年文革,逆天而行,批判古聖,殘害精英,德風日衰,禮樂潰崩,燈紅酒綠,盡顯魔性,魔性不除,彼岸難登,色慾不去,地獄中行,勸君回頭,欲寡心清,前車之鑒,善惡隨行。
  • 神傳文化,五千文明,重德行善,敬天知命,名利無執,色氣看輕,尤以色慾,三教嚴明,十年文革,逆天而行,批判古聖,殘害精英,德風日衰,禮樂潰崩,燈紅酒綠,盡顯魔性,魔性不除,彼岸難登,色慾不去,地獄中行,勸君回頭,欲寡心清,前車之鑒,善惡隨行。
  • 古語云:「禍由惡作,福由德生」。古人認為世事無常,人生如夢,莫費盡心機貪求名利等身外之物,唯有積德行善,向道向善才是人生之正途,因為天道佑善。反之,貪圖利慾之人,必定只有自我的私念,少有大道的追求,也就不配上天的輔助與護佑。人若是想要趨吉避凶,前程光明,必定要遵循天理而為善,正信因果客觀規律,方能不迷不謬。
  • 中國明朝英宗時期,石亨、曹吉祥誣陷徐有貞,為了給徐有貞定罪,酷刑拷打其友人馬士權,逼取口供。觸怒上天,導致了兩次天災。這兩次天災在正史中都有記載。
  • 黃河以北的懷縣,發生火災,燒燬房屋一千多家。漢武帝便任命汲黯為欽差大臣,前往視察,救濟災情。
  • 司馬光說:「以鮮於優之賢明,不應出任地方官。但顧及齊魯地區民生凋敝,日甚一日,必須有像鮮於優這樣的福星去解救才行!」
  • 歐陽修十分厭惡這種文風,有一次,恰好由歐陽修主考,他決心予以痛懲。凡是用這種所謂文體者,一律不予錄取。
  • 如願是水府龍宮中的女神,也就是當年彭澤湖龍王清洪君,贈送給廬陵人歐明的那位如願。因她事事能滿足人的要求,所以得「如願」這個名字。據說,水府中處處都有如願,但能不能遇上,就得靠各人的福分了。
  • 簡肅擔任成都長官時,范蜀還是一個被推薦應試的讀書人。
評論